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35章 你给了他很多
    事实上,苏以珩也觉得苏凡很可怜,整件事里,苏凡事实上是最无辜的一个,可是似乎所有的责任都让她一个人来扛了,谴责和埋怨,都是针对她一个人。尽管没有人当面说出来,可是做法显然就是如此。

    昨晚从医院回家之后,苏以珩还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身在巴黎的妻子正在为时装周的秀场做训练和准备,这是妻子在退出model界之后又一次被知名设计师邀约的走秀。

    听到苏以珩说了苏凡的事,顾希也是唏嘘不已。

    “迦因姐是不是要难过死了啊!唉,覃家怎么,这样?”顾希叹道。

    “这也没办法啊!”苏以珩道。

    “迦因姐不眠不休守候了逸飞那么长时间,逸飞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就算你们都骗他,他的记忆也不会骗他的啊!这样强迫他和迦因姐分开,实在是,太残忍了。”顾希道。

    “残忍也必须这样,要不然这段感情继续这样下去,就不止是难堪了。”苏以珩道。

    “可是,你们想过没有,这样做的话,真的能让逸飞爱上敏慧吗?爱一个人,不是一两个感动造成的,而是无法控制的心动,逸飞的心,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在迦因姐身上。这样逼他,唉,就算他被敏慧感动了,在周围人的撮合下,他和敏慧结婚了,他的心里,始终都是迦因姐。”顾希道。

    “我怎么会不清楚呢?可是,不管是谁,覃家、曾家,或者说霍书记,他们都不会让逸飞和迦因再继续见面了。我看迦因的样子,也是不想再见逸飞了吧!”苏以珩道。

    “所以说这样才惨啊!”顾希道,“以珩,我怕你们这样继续下去,害了的人,还是只有敏慧和逸飞。”

    苏以珩深深叹了口气。

    “你们,还要去找我哥吗?”顾希问苏以珩。

    “嗯,我和迦因约好,天亮就走。”苏以珩道。

    “我,不希望我哥回来!”顾希道。

    苏以珩知道顾希和曾泉的感情好,曾泉不管是身为哥哥,还是弟弟,在家里的这一众姐妹里人气都是不同一般的高。曾泉很关心自己的姐妹,简直就跟宝玉一样的。只是,他和苏凡的关系就那么尴尬。曾泉也不是不想把自己和苏凡的关系变得跟顾希这样,变成正常的兄妹和朋友,可是,相识的方式和最初的心态完全不同,结果就导致了后面的发展走向了完全不同的结局。

    “如果他不回来面对,这次秉叔会很麻烦。”苏以珩道。

    “你想过没有,如果我哥他真的想要解决这次的事,或者说他回来就能解决这次的事,他会不回来吗?他想远离官场,他根本就不想做官,只是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机会,他必须要去做姨夫给他规定的路,接受姨夫给他安排的婚姻。而这次他和迦因姐的事,只是一个契机,一个让他终于可以放下家庭和事业的机会。如果这是他真正想要做的,你们为什么还要逼他回来?让他重新走过去的路呢?”顾希道。

    此时,当苏以珩面对着罗文茵的时候,想到的,依旧是妻子昨晚说的话。

    大家,到底要让曾泉做什么?

    “以珩哥--”苏凡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

    “迦因来了?”苏以珩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道。

    “恩,抱歉,让你久等了。我们现在就走吧!”苏凡道。

    “你先吃个早饭吧!”苏以珩道。

    “不了不了,我带上一点东西路上吃好了,现在已经迟到太久了。”苏凡道,“妈,我去厨房拿点吃的。”

    “那你赶紧去吧,别让以珩等太久。”罗文茵道。

    苏凡便赶紧走出去,去了厨房了。

    “路上多照看她一点,以珩,迦因现在,身体不太好。”罗文茵道。

    “您放心,文姨。”苏以珩道。

    罗文茵叹了口气。

    这个女儿,到底是命好,还是命苦呢?

    “文姨,迦因的身体,还是之前的问题吗?”苏以珩问。

    罗文茵点头,道:“她跟着你去找泉儿的时候,就是从医院里自己出来的,医生不放,她自己要走。医生和我说,她这个样子,身体极度虚弱,再加上精神状态也很不好,很容易出问题。可是--”说着,罗文茵叹气擦泪,“这孩子啊,我也不知道怎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变得好像都要她自己去--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文姨,您别难过,一切都会变好的,迦因,她很勇敢,她比我们想象的勇敢!”苏以珩忙安慰罗文茵道。

    “唉,女孩子,要那么勇敢做什么?我倒真是希望她永远都不要那么累--”罗文茵道。

    不想她那么累,就把您的女秘书派过去陪伴她的丈夫吗?苏以珩心想,却没有说出来。

    “妈,您怎么了?”苏凡走进来,问道。

    “哦,没事,没事,我和以珩聊了几句天而已。”罗文茵擦去眼泪,望着女儿,道,“你都准备好了吗?那就赶紧走吧!衣服带了吗?可能没那么快回来。”

    “我已经装好行李了,就几件衣服。应该不会很久的,妈,您别担心,有什么消息我会及时跟您说的。”苏凡道。

    罗文茵起身,送女儿和苏以珩到了院子里。

    看着女儿和苏以珩上了车,罗文茵就让司机准备车子,她要去医院里探望覃逸飞。

    苏凡坐上了苏以珩的车,看了他一眼,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以珩哥,我先吃点东西,抱歉。”

    “啊,没事没事,你随意,没关系。”苏以珩道。

    苏凡笑了下,从袋子里掏出一块面包,小心地啃着,又拿出一瓶矿泉水,使劲拧着盖子,可是没拧开。

    “来吧,我帮你。”苏以珩道。

    “没事--”苏凡说着,用牙齿一咬,瓶盖就开了,然后就开始喝了。

    苏以珩,惊呆了。

    没想到苏凡也这么,汉子!

    “顾希怎么样?我这两天看见网上有她的视频了,她那个粉丝会很厉害啊!”苏凡边吃边说。

    苏以珩笑了下,道:“现在的粉丝都那样吓人,我都不敢在媒体上说她一句不好的话。”

    苏凡笑了,道:“你这是疼她,难道你害怕她的粉丝群殴你吗?”

    苏以珩笑着,没说话。

    苏凡却低头啃着面包,默不作声了。

    苏以珩看着她,良久,才说:“迦因,你--”

    “什么?”苏凡看着他,问。

    “呃,你觉得,阿泉会回来吗?”苏以珩道。

    苏凡长长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我觉得,他可能不会回来吧!”

    “你也这么觉得?”苏以珩道。

    苏凡点头,道:“如果他想回来就自己回来了。”

    见苏以珩看着自己,苏凡问:“你是想问我,既然知道他不回来,怎么还要去劝他,是吗?”

    苏以珩点头。

    “我想自己去面对他,和他,说谢谢!”苏凡道。

    苏以珩,愣住了。

    “这么多年,不管是过去在云城的时候,还是最近,他一直都在帮助我,他帮了我很多,事实上,我和他开始的接触,也是他帮我开始的。他帮了我那么多,而我,一直没有和他说谢谢,我,真是个自私的人。”苏凡道,“我太自私了,因为我,他失去了太多的东西,失去了他父母给他的完整的家,失去了,失去了婚姻,失去了--”

    “可是,你给了他很多,你知道吗,迦因?”苏以珩打断她的话,苏凡望着苏以珩。

    “阿泉,他之所以去了那个你们一起去的小村庄,就是因为那个小村庄对他来说有特别的意义,因为你让他感觉到了某些他从来都没有感觉到的东西,没有得到的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可是,那些东西,我想,就是让他觉得你是特别的存在的原因!”苏以珩认真地说。

    苏凡低下头,啃着面包,泪水却从眼里涌了出来,吃到嘴巴里,咸涩极了。

    苏以珩把纸巾递给她,他赶紧擦去眼泪,道:“谢谢你,以珩哥,谢谢你这样劝我,谢谢!”

    “我,只是根据我自己的感觉来猜测。至于阿泉和希悠的婚姻,你是更没必要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担了。”苏以珩道。

    苏凡笑了,道:“以珩哥你真是太会安慰人了,怪不得顾希这么爱你。”

    苏以珩摇头,道:“这是两码事,希悠和阿泉的事,我是最清楚的。”

    苏凡看着他。

    “我啊,一直就很爱希悠,哪怕是最初和顾希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只有希悠。”苏以珩道。

    苏凡,愣住了。

    苏以珩笑了下,道:“阿泉一直想让我和希悠结婚的,他啊,没有一刻想和希悠结婚,他好像根本就没动过那样的念头。”

    “为什么?怎么会?”苏凡问。

    苏以珩苦笑了,仰起头,道:“我们三个人的关系,有点复杂。阿泉希望我和希悠结婚,当初我和顾希在一起,他还觉得我是为了把希悠推给他,拿顾希做幌子,还和我打了一架。你知道吗,在那次之前,我们两个很多年没打过架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