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37章 一命换一命
    霍漱清看着江采囡,又看了眼桌子上的文件袋。

    “怎么,你不打开看看吗?我又不会带病毒进来!”江采囡笑笑,道,掏出烟盒,打火机点了一支。

    烟雾袅袅,从她的指间腾起。

    “你还是少抽点烟!”霍漱清道。

    江采囡的心头,猛地一痛,却笑着说:“习惯了。”说着,就把烟蒂摁灭了,端起咖啡喝了口。

    他这一句不经意的温柔,却让她心头一阵晕眩。

    如果,可以一直在他身边,听着他这样温柔的话语,被他这样温柔安慰着,该有多幸福?

    可是,如果,真的,只是如果!

    “你怎么不打开?”江采囡问。

    霍漱清打开了文件袋,从里面拿出来的,竟然是--

    果然,是曾泉的辞职信!

    果然!

    “原件呢?”霍漱清问。

    “原件在京里。”江采囡道,看着他,“听说你岳父现在很头疼,是不是?”

    “你把这个拿给我,是要做什么?”霍漱清没有回答她,反问道。

    “我不想让他们的事牵扯到你,我不能看着你被他们拖累。”江采囡道。

    “谢谢你,不过,这是我妻子家的事,我是不能也不该逃脱的。”霍漱清道。

    江采囡笑了下,道:“你对迦因,这份心真是,叫人感动,也,嫉妒!”

    “她是我的妻子,我们是一家人。所以,我岳父的事,我也必须承担。唇亡齿寒,这句话,你应该很清楚。”霍漱清道。

    “是啊,你们是一家人!唇亡齿寒!”江采囡长长地叹了口气。

    “你给我这个,是有什么要传达给我吗?”霍漱清直接问。

    是啊,现在的江采囡,是不会像过去那个她一样,为了帮他而背叛她的家族,现在--江启正的死,彻底改变了她,霍漱清知道。

    既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没必要遮遮掩掩的了,不是吗?至少,江采囡来和他谈,大家有什么争执都还能有个回旋的余地,不至于把棋都下死了。

    江采囡也没有再说别的来耍花腔,直接说:“曾泉有他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不管是离婚,还是辞职,这一点,我也是支持他的,我们,也支持他,毕竟,一个人最根本的要把自己活的惬意了,你说是不是?”

    霍漱清没说话,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江采囡便接着说:“这次的事,也并非是要让曾部长失去什么,只是曾部长这个人,这么多年了,有点太专权了,这样就不好了,你说呢?什么好处都要他一个人来占,让别人怎么活?”

    “所以呢?”霍漱清问。

    “我们,想要沪城市的市长!用沪城市的市长职位,换这个原件!”江采囡道。

    霍漱清淡淡笑了下,道:“你们知道仅用这样的一封信,是没办法让曾部长辞职的,是不是?你们,从一开始就不想让他辞职,是吗?”

    “没有人会这么蠢,相信你们也不会这样认为,是不是?”江采囡说着,又取出一支烟点上,吸了口,吐出了烟雾,“让曾部长为难一下,我们才能有机会来和他谈,要不然,曾部长如日中天的气势,谁有机会和他谈呢?”

    “沪城市市长--”霍漱清拿着那份辞职信复印件,笑了笑,“你们老早就盯上那个位置了,是吗?”

    “曾部长想把那个留给曾泉,是不是?”江采囡道。

    霍漱清没说话。

    “覃书记年纪大了,又是委员,沪城只不过是一个过渡,他在沪城最多待上一年就会进京,而曾泉,会接替他的位置。曾部长要把曾泉尽快扶上马,只是没想到--”江采囡说道。

    “沪城市市长的份量,是这个可以换的吗?”霍漱清拿着复印件,对江采囡道。

    江采囡笑了下,道:“难道不够吗?”

    霍漱清看着复印件,笑笑,没说话。

    “任何东西,看它是不是在关键时刻出现。骆驼,也会被稻草压死,是不是?”江采囡道。

    霍漱清依旧没说话。

    沪城市市长,要是让给了江家,那么,就相当于是沪城市完全失手了!

    江采囡说的没错,覃书记最多在沪城一年,一年后绝对要进京。而一旦他调走,沪城市很难再空降一位书记过去,多半都是市长直升。那么,沪城,就失手了!

    沪城是那么重要的一个省份,不能这样轻易失陷。

    可是,辞职信--

    “漱清,大家都各退一步,不是很好吗?你说呢?曾部长这样贪权,即便我们家不盯着他、向他发难,别家会放过他吗?”江采囡道,“漱清,你和他不一样,我知道的,我不想你这样继续跟着他,成为他的替罪羊。枪打出头鸟,你又不是不明白!”

    霍漱清看着辞职信,又看向江采囡,道:“就这些吗?”

    江采囡点头。

    “我和我岳父商量!”霍漱清伸手,“借一下你的打火机!”

    江采囡便把打火机给了他,霍漱清起身,走进了洗手间,打开马桶盖,点燃了那份复印件,把灰烬冲进了下水道。

    等到霍漱清出来,江采囡也摁灭了烟蒂,坐在原地喝着咖啡。

    “我给你再倒一杯?”霍漱清见江采囡的咖啡杯里快要见底了,便问。

    按说,一般问这种话的时候,就是一种委婉的逐客令了。

    江采囡并不是听不出来,也不是不懂,她还想和霍漱清聊会儿,却说:“虽说你的咖啡好喝,不过,我还是不能再喝了。改天请我去你家喝,怎么样?”

    说着,江采囡笑了,看着霍漱清。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笑了下,道:“可以啊,欢迎!不过我家里的咖啡,呃,没人泡。”

    “现在谁不知道霍书记家里有一位貌美年轻的美女?难不成美女不是为霍书记泡咖啡,而是做其他事?”江采囡笑着道。

    霍漱清笑笑,道:“得得得,服了你了。”

    江采囡笑笑,看着霍漱清,甩了下头发,道:“迦因不在,你是不是就开始有歪心思了?”

    霍漱清笑笑不语。

    “不过,迦因能让你带着那个美女过来,看来她也是想开了。”江采囡道。

    “你现在是不是就关心我家里的事了?没有别的?”霍漱清问。

    “好歹迦因把我叫采囡姐,我总不能看着她的位置被人给抢了吧?”江采囡看着霍漱清,道。

    “那你可以放心,没有人可以抢她的位置!”霍漱清说着,翻开了桌头的一份讲话稿。

    九点钟有个会,秘书给他写了讲话稿,他要最后再看一遍。

    “是吗?可是你的信誉不太好啊,霍书记!”江采囡上半身微微前倾,胳膊趴在办公桌上,盯着他。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却发现她胸前--

    她的胸前,一道深深的沟壑。

    他笑了下,继续看着自己的讲话稿,道:“我怎么就信誉不好了?”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当初你和迦因在云城的时候,就是孙蔓和你分居两地的时候吧?”江采囡微笑看着霍漱清,“妻子和你分居两地,你就不老实了,是不是?”

    霍漱清看着江采囡,她化了个淡妆,虽说年纪也不小了,快四十岁了,可是看着有熟女风范。

    “迦因很快就回来了,所以,不会算是分居!”霍漱清道。

    “是吗?”江采囡盯着他,声音柔柔的。

    “那当然--”霍漱清道。

    “可是,你为什么又要让她去医院照顾覃逸飞呢?你就不怕覃逸飞更加忘不了她?”江采囡打断他的话,问。

    霍漱清拿着笔的手,顿住了,笔尖,抵着纸张。

    抬头,依旧是江采囡那张脸。

    “你这么做,传言对你可是很不利啊,漱清!”江采囡继续说。

    “逸飞的车祸,你知道多少?”霍漱清没有回答江采囡,却问道。

    江采囡愣住了,身体往后倾盯着他。

    “逸飞是我的弟弟,我是不会看着他出事的。当然,我也不会看着那些害他的人逍遥法外,采囡,你应该知道!”霍漱清沉声道。

    江采囡看着他,完全说不出话来。

    “一命换一命,你说,这次,该让谁来换逸飞这条命?”霍漱清盯着江采囡,道。

    江采囡从未见过这样可怕表情的霍漱清,他不像是在问她,更像是在,警告,或者,宣战!

    一命换一命,为了苏凡,他逼死了她的堂哥江启正。是的,江启正是被霍漱清逼死的!

    而现在--

    江采囡笑了,看着霍漱清,道:“那只是一场意外,难道你没看到警方的调查报告?”

    “是啊,意外!”霍漱清说着,低头修改了一下讲话稿,一二个字。

    “漱清,有句话,你听说吗?”江采囡看着他,道。

    “什么?”他问。

    “峣峣者易缺,皎皎者易污。阳春之曲,和者盖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江采囡道。

    霍漱清看着她。

    这是《后汉书-黄琼传》里面的一句话,六六年太祖在给他的妻子写信的时候提过。那封信,霍漱清也是读过的。

    “既然覃逸飞已经醒了,你又何必去追根究底?脸皮都撕破了,你觉得你能拿到什么好处?你觉得你身后的人,可以保你一辈子吗?”江采囡认真地说,“漱清,该放的时候,要放下来,没必要--”

    “你,放下了吗,采囡?”霍漱清打断她的话,道。

    江采囡瞠语。

    霍漱清看着她几秒钟,又低下头,继续审阅讲话稿,道:“你回去吧,我会好好考虑你说的事。”

    江采囡看着他,看他好像不愿意再理会她了,就没有再说下去了,起身说了句“那我先走了,有空去你家参观”,说完,江采囡就走了。

    直到她关上门,霍漱清才抬头看向门口。

    他,不会放下!

    保他一辈子?他没想过。

    特别是政坛上,往往都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花无百年红,他怎么会不知道?

    可是,让他放过?不可能!

    拿起桌上的电话,霍漱清给自己住的家里拨了过去。

    孙敏珺接了电话。

    “我十一点要去商务厅,你到时候过来一下。”霍漱清道。

    “是,我知道了。要给您带什么东西吗?”孙敏珺问。

    “不用了,你过来就可以。”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孙敏珺听着他挂断了电话,放下了听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