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40章 没有人逼他
    苏以珩笑笑,道:“是他自己和我说的。”

    苏凡不语。

    原来,曾泉和苏以珩说过她,在她还不知道的时候。

    “他和我说过你在安全局的事。”苏以珩道。

    苏凡看着他,笑了下,道:“他连这个都说了啊!我真是很好奇,你们之间有什么是不说的。”

    苏以珩也笑笑,道:“他和我说,他很佩服你的勇气,他,很敬重你。”

    苏凡笑了,叹了口气,道:“我没想到会在那里遇到他,没想到--我没想到的事,都太多太多了,我一直都把他为我做的事当做是理所当然,我--”

    苏以珩摇摇头,道:“他也是很开心的,为你做那些事,他,很开心。你也知道他那个人啊,对于别人的事总是很冷淡的,天塌下来也不会见得有什么反应。可是,他为了你做那些事,他自己也是得到了很多的满足的,那种心理的满足!那样的满足感,是他做其他事所不能获得的。”

    苏凡望着车窗外。

    北方的冬天,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肃杀之色,可是,今年的冬天,好像漫长的让人看不到春天的希望一样。

    苏以珩没办法把更多的关于曾泉为她做的事告诉苏凡,比如曾泉当初和他说要帮助霍漱清升官,帮助霍漱清有一个更平坦的仕途。

    “你为什么这么做?要是霍漱清的官越做越大,那个女孩不就更不会离开他了吗?还是说,你希望霍漱清官做到足够大了抛弃她?”他还这么问过曾泉。

    可是,曾泉说,只有霍漱清平顺了,苏凡不会担忧,她才会开心。

    如今,想起曾泉曾经说过这些,以及曾泉着实为霍漱清帮过的忙,苏以珩的心里,除了叹息还能有什么呢?他还能做什么呢?

    是啊,因为那些是苏凡希望的,阿泉才会去做,哪怕他知道苏凡爱的只有霍漱清,哪怕他知道自己为她所做的一切她都不会知道。即便如此,阿泉也是一直在--

    人啊,总是这么愚蠢,这么傻!

    “他是我,很特别的朋友,我,一直都很喜欢和他聊天什么的,尽管,他说话总是没个正经。即便是正经的话,他说着说着,也就变味儿了。”苏凡说着,不禁笑了。

    苏以珩点头,笑道:“的确如此,他就是这样!他一直都这样。”

    车子,朝着小山村而去。

    而此时的京城里,方希悠正在会议室里听报告,商讨关于近期夫人的一个出访活动的细则,包括全部的活动内容、衣装、还有讲话等等。

    “方小姐,您父亲在您办公室里。”秘书在她耳畔小声说。

    方希悠愣了下,对同僚们道:“你们继续讨论,我很快就回来。”

    说完,她就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父亲极少来她办公室,方希悠快步走到办公室推开门,就看见父亲坐在沙发上,放着沙发边的杂志和宣传册。

    “爸?您怎么--”方希悠道。

    “是不是打扰你了?”父亲问。

    “还好,我们只是在讨论--您有事儿吗?”方希悠给父亲的茶杯里加了水,坐在旁边问。

    “逸飞醒了,你知道吗?”父亲问道。

    “嗯,敏慧给我说了,我给徐伯母也打电话了。等明天休息的时候,我再去医院看看他。”方希悠道。

    “你妈已经去看过了,你找时间去一趟就可以了。”父亲道。

    方希悠点头,道:“最近有点忙,所以没有办法过去。我抽时间去一趟--”

    “以珩早上给我打电话说,他和迦因去找泉儿了。”父亲打断方希悠的话,道。

    方希悠愣住了,看着父亲。

    “昨晚逸飞醒了的,迦因从医院回来,今天就和以珩一起去了--”父亲道。

    “您想说什么,爸?我也应该去吗?”方希悠问道。

    “你想要做什么,是你的自由,可是,现在情况有些不是很好,泉儿最好可以回来--”父亲并没有明说出曾元进的处境,可是,他的话,还是被方希悠打断了。

    “爸,他想要回来还是不想回来,那是他的自由。谁想去劝他,谁就去劝,我不会做那种明知没结果的事!”方希悠道。

    “你,是这样的人吗?”父亲看着她,道。

    方希悠望着父亲。

    父亲喝了口茶,放下手里的杂志,起身道:“我只是和你说一声,该怎么做,你自己去考量。只不过,这次曾家的麻烦,是个大麻烦。我会和元进一起扛过去,不管多难,我们都会一起扛。至于你们怎么做,那是你们的事,是你们的自由。只是,我不希望你在将来的某一天为现在的躲避而后悔!”

    说完,父亲就走向了门口。

    “他们,要让进叔辞职,是吗?”方希悠的声音,从父亲身后传来。

    父亲不语。

    “您知道他是不会辞职的,这点事也不足以让他辞职,而且首长也--”方希悠道。

    “是啊,他不会辞职,那么泉儿的前途呢?”父亲转过身看着女儿,“泉儿的前途,你觉得可以保得住吗?”

    方希悠想说“那是他自己的选择,没人逼他,我更没有逼”,可是,她没说出来。

    父亲看着方希悠,深深叹了口气,就走了出去。

    方希悠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动。

    是啊,连苏凡都去了--苏凡去了不是更热闹吗?他想要见的人都在他身边,不是很完美吗?

    可是,心,还是痛了下,说不出的痛了下。

    手机响了下,是叶黎!

    方希悠看了眼,手机响了好几声,她才接听了。

    “嗯,什么事?”她问。

    “中午在哪里等你?”叶黎问。

    中午?

    哦,是啊,中午和叶黎要去看他那个画廊的一个展览的。前天叶黎就和她约了,展览正好是她很欣赏的一位英国设计师。

    “我直接去你那边就行了,不过要稍微晚一点。”方希悠道。

    “好,我等你。到时候见!”叶黎道。

    方希悠没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曾泉,曾泉!

    秘书敲门,方希悠看向门口,愣了片刻。

    “哦,我马上过去。”方希悠说完,让秘书关上门,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让你查的那件事怎么样了?”方希悠问。

    “已经查清楚了,什么时候向您汇报?”电话里的人问。

    “一小时后,在上次那个地方见,你等着我。”方希悠说完,就挂了手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