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49章 心头的悸动
    好一会儿,方希悠和那个男人都没有动,姬云期在一旁看着,也是一言不发。

    许久之后,男人才反应过来,说:“呃,对不起,我唐突了,呃,抱歉!抱歉!”

    方希悠微微笑了下,看着对方和自己微笑着道别离开。

    等到那个人走了,方希悠才坐下来。

    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却忘记了拿起筷子,手伸向杯子拿起来准备喝水,放到嘴边一倒,才发现杯子是空的。

    “姐?”姬云期叫了她一声。

    “嗯,什么?”她问。

    “呃,要不要给你,调查一下那个人?”姬云期道。

    方希悠看着眼前的姬云期,挤出一丝笑,道:“有什么必要调查呢?又不是什么可疑的人。”

    姬云期看着方希悠,直觉告诉姬云期,方希悠,有点,奇怪。

    “好了,赶紧吃吧,吃完了去找壶,你是不是打算让我哥晚上回来收拾你?”方希悠开始继续吃饭了,道。

    “妈呀,忘了!”姬云期说着,赶紧吃饭。

    可是,方希悠好像没什么胃口,说是赶紧吃,自己却不怎么动筷子了。

    “姐,你,怎么了?”姬云期问。

    “哦,我,我吃饱了。”方希悠道。

    “才,这么,点儿?”姬云期道。

    方希悠笑了下,道:“最近没什么胃口,所以,你吃吧!我等等你。”

    说着,方希悠就拿出了手机开始翻邮件。

    “姐--”姬云期看着方希悠,又叫了声。

    “怎么了?”方希悠看了她一眼,道。

    “呃,其实,如果你想和他聊一下的话--”姬云期道。

    方希悠微微愣了下,正在滑动邮件的手指,突然停滞了。

    抬头看了眼姬云期,笑了下,道:“只不过是一个见了一面的人,有什么必要聊呢?我没那么多时间。”

    说完,方希悠就继续看邮件了。

    姬云期看着方希悠,“哦”了一声。

    是啊,只是见了一面的人而已,不对,是两面!方希悠拿着手机,眼睛也盯着手机屏幕,却不知道眼睛看见了什么。

    两面,是两面,而且,第一面,是在她流泪的时候。

    这个桥段,让她想起了叶黎,心里猛地一股恶心。

    她才不会放在心上呢!这样的男人,有什么值得她浪费脑细胞想这么几分钟的?

    肤浅的男人!

    这么想着,方希悠呼出一口气,继续看邮件。

    姬云期看着这样的方希悠,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多管闲事了?希悠姐爱的是泉哥,别的男人,怎么会让她动心?根本不会!希悠姐刚才只不过是愣住了而已,仅此而已。

    对,就是这样,姬云期对自己说。

    很快的,姬云期就吃完饭了,和方希悠一起乘车去了方希悠给她说的那个有古玩的地方,是一条胡同里面,车子开进去都很吃力,两个人便步行进去了。

    果真,姬云期找到了方希悠说的那个茶壶,而且,和那个被自己弄碎的茶壶真是,一模一样。

    “哎呀,看着这个,我真感觉之前那个是赝品了。”姬云期对方希悠说。

    方希悠笑了,拿着那个小茶壶,道:“你啊,这玩意儿再看着像真的,也总归是假的。你就把它摆起来,别让我哥注意到了,要不然,他一眼就能看出来不一样。”

    “怎么会?我看着是一样的!”姬云期道。

    方希悠却只是笑了,道:“赶紧回家吧,我还要上班呢!”

    姬云期赶紧把茶壶包好,装进了包包里,付了钱就和方希悠一起离开。

    上了车,方希悠闭上眼睛,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让司机把车开回上班的地方。

    要做的事还很多啊!

    打开手机,屏幕上是曾泉的照片,他的侧身照,是她有一天在曾家的院子里偷拍下来的,他根本不知道。那一天,她看见他背靠着柱子站着,眼前是夏天的花园,阳光明媚,花红叶绿的。可是他脸上的表情,有种说不出的安静。好像这个世界和他无关,好像他已经脱离了尘世一样。那一刻,她的心头,不禁有种悸动,小心地把照片拍了下来,当做了手机屏幕。

    他,是那样的安静,那样的,迷人。

    方希悠的眼睛,润湿了。

    或许,今生,也就如此了吧!

    回到办公室,方希悠立刻就进入了紧张的工作状态。五点的时候,母亲打来电话,问她晚上是不是会回家吃饭,她说不了,让母亲不要等她。

    家里,时常就是母亲一个人吃饭,父亲很忙,总是要加班,或者去地方调研、办案等等。母亲总是一个人--

    其实,她自己不也是一样吗?那个属于她和曾泉的家,也总是她一个人。

    一个人,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

    和母亲说了再见,方希悠准备挂电话,却听母亲说“今天我去医院看了逸飞”。

    “哦,他怎么样?”方希悠忙问,“我今天一直在忙,没时间过去--”

    “看着身体还可以吧!就是精神状态不太好!”母亲道。

    “他出了那么大的事故,精神状态也不可能好到哪里去的。您忘了我小姑夫当年出事后,几年都跟换了个人一样吗?”方希悠道。

    “还那么年轻的,看着真可惜。”母亲叹道。

    “您也别担心了,有医生在的,他们会好好治疗的,康复训练啊心理干预啊什么的,他会康复的。”方希悠道。

    “是啊,你说的对,我不是为逸飞可惜,我只是看着敏慧的样子,唉,那孩子,真是--”母亲说道。

    “敏慧在医院吗?”方希悠问。

    “嗯,在病房里呢!不过,我看着逸飞好像也不和她说话,她和逸飞说什么,好像也没回应,感觉很尴尬的样子。”母亲道。

    方希悠想说,逸飞不喜欢她,不想看见她,就让敏慧回家去,干嘛在那里待着添堵呢?她在医院里待着,两个人的状况也不会缓解,何必让自己这么痛苦?

    “没事,您别担心,逸飞可能只是因为刚醒来,心理创伤很重,所以态度难免会不那么周全。”方希悠道。

    “我也这么和敏慧说的。不过,你啊,改天有时间好好劝劝敏慧,我看着她也是状态不怎么好。”母亲道。

    “嗯,我知道,妈!那我先忙了,您不用等我了。”方希悠道。

    母亲叮嘱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方希悠收了线,坐在办公椅上,想起了那个和自己一样的叶敏慧,心中难免唏嘘!

    她记得敏慧下飞机赶到医院时那崩溃的样子,那几乎要替逸飞去死的样子,现在想想,如果逸飞真的是那样冷淡的话,敏慧--唉,恐怕心里已经,要死了吧!

    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方希悠接了起来。

    “是,夫人嗯,我马上过来!”方希悠挂了电话,就拿着夫人说的那份文件,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覃逸飞和叶敏慧的情形,远在回疆的霍漱清也从覃逸秋的电话里得知了。

    霍漱清没想到逸飞居然这么做,到底这是要干什么?

    “漱清,你也别担心,他总体上还是可以的,江津在这边陪着他,还比我们其他人更好点。”覃逸秋道。

    “哦,那你们也都注意休息,既然他现在这个样子,就让敏慧多回家去待着吧,免得逸飞的状况没有好转,她也--”霍漱清对覃逸秋道。

    “嗯,我会劝她的,可是,我怕我也没办法劝,这话让我怎么说?”覃逸秋道。

    霍漱清想了想,道:“敏慧她一直都和希悠很谈得来,你要不跟希悠联系一下,请她帮帮忙?”

    覃逸秋叹了口气,没说话。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霍漱清问。

    “今天中午我接到一个圈子里的女孩发的消息,看那情况,好像希悠和那个叶黎--”覃逸秋说着,顿了下,霍漱清,倒是愣住了。

    “叶黎?”霍漱清道。

    “是啊,就那个,叶黎。”覃逸秋道,“我把照片发给你,你自己看吧!哎,漱清,希悠和曾泉,还没离婚吧?”

    “没有!”霍漱清道。

    “可是现在这样子,好像已经一点希望都没有了的感觉,两个人身边都各自有人,这就算是不离婚,也很难再走到一起了。”覃逸秋道。

    “你也别这么武断,希悠,不是那么肤浅的人。她不会看上叶黎那种人,你不要想多了。”霍漱清道。

    “是啊,我也觉得希悠不是肤浅的人,可是,曾泉这么对她,我觉得如果换做是我,我可能也会做点什么事吧!不管是不是动了心,起码会报复一下什么的。”覃逸秋道。

    霍漱清一听就笑了,道:“你就死了这份心,老罗这辈子是不会给你机会体验的。”

    “我只是假设嘛!我觉得任何正常的女人都不会对这样的现实坐视不理的,区别就是具体采取的行动了。”覃逸秋说道。

    “你放心,希悠是不会做那种幼稚的事的,她是个政治敏感性很强的人,不管她和曾泉闹到什么地步,她都不会做违背根本原则的事。在这方面,没有几个女人可有她的那份冷静和理智!”霍漱清道。

    覃逸秋叹了口气,道:“是啊,如果她是个不冷静和不理智的人的话,她和曾泉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没有什么性格是十全十美的!”霍漱清说着,又叮嘱道,“希悠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你要知道处理的分寸。”

    “嗯,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覃逸秋道,“我现在把消息发给你,你自己看看。”

    说完,覃逸秋就挂了电话,把今天方希悠在画廊的照片发给了霍漱清,包括叶黎在楼梯上亲方希悠手背的那张。

    霍漱清看着照片,手机,响了。

    是孙敏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