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52章 真是一对奇葩
    挂了霍漱清的电话,方希悠坐在沙发上,久久不动。

    苏以珩看着她,给她的酒杯添了酒,递给她。

    “谢谢!”她说了句,继续望着前面的地板,那漆黑的,地板。

    苏以珩的手,轻轻放在她的肩上,方希悠转过头,盯着他。

    “希悠,干的好!”苏以珩注视着她,道。

    泪水,从方希悠的眼里涌了出来,她的手颤抖着,端着酒杯喝酒,可是,泪水流进了酒杯里,酒已经变了味道。

    她低下头,无神地抽泣着,泪水,在脸上不停地流着,嘴唇颤抖着。

    苏以珩揽住她那颤抖着的瘦削的肩,方希悠靠在他的肩头,闭上眼睛。

    “没事,没事的,希悠,一切都会好的,都会好的,没事!”他安慰着。

    方希悠一言不发,只是靠在他的肩头,流着泪。

    书房里,长久地,谁都没有说话。

    苏以珩知道,即便她是个极为隐忍的人,可是,能把这样的弥天大计隐藏这么久,独自一人执行这么久,需要多大的胆量和智慧?她能扛到现在,真是,真是不容易了。

    “以珩,我恨他!”她终于开口了。

    苏以珩没说话,他知道她说的这个“他”是谁。

    事发这么久了,她一直都没有说过话,什么都没有说过,没有发作,就算是出去度假散心,只走了一天就回来了。

    她,扛不住的!他知道她扛不住!

    而现在,他需要做的聆听,就如同他这么多年做的那样。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他怎么可以,可以这样,这样无视我?我在他的眼里,这么多年,我到底算是什么?我,算是什么?”她哭泣道。

    苏以珩没说话。

    “他要离婚,他要走,好,你走就走,可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要和颖之在一起?你,为什么--”方希悠道。

    苏以珩拥住她,道:“希悠,希悠,别哭了,别哭了。”

    “我真的不甘心啊,以珩,我,不甘心啊!现在,所有人,所有人都知道他和颖之在那边,让我怎么办?他,他难道就不会为我考虑一下吗?一下都不为我考虑,就让全世界看我笑话,让所有人都在背后笑话我吗?他,为什么就不能--”方希悠哭泣道。

    “嘘--”苏以珩劝着她,“别哭了,好吗,希悠?他会回来的,他--”

    方希悠却摇头,道:“我不在乎他回来还是不回来,以珩,我,真的,不在乎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我等着他守着他,可是,最终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我的心是肉长的,我,已经没办法在坚持,我--”

    “坚持不下去,就不要坚持了!”苏以珩望着她,道。

    方希悠泪流满面,望着他。

    “你们两个,都需要一个机会重新开始,如果,你没有办法撑下去,就不要再撑着了,希悠!”苏以珩道。

    泪水,无声地从她的眼里流下去,她低下头,肩膀颤抖着。

    “阿泉和颖之,其实,并不是那种关系。阿泉是个什么样的人,你难道还不清楚吗?就算是再怎么饥不择食,也不会和颖之在这个节骨眼上--”苏以珩道,顿了下,接着说,“希悠,你的心情,我知道。阿泉这么做,的确,是欠考虑--”

    “欠考虑?只是欠考虑吗?他这是,这是把所有人都推到火坑里,自己一个人站在安全的地方看着。他真是,真是--”方希悠道。

    “希悠,我不会为他辩解,可是,我想,他这么多年,从小到大,他的心迹,他的想法,你应该最清楚,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没办法让你去理解,我不该让你无视你自己的痛苦而去为他考虑、去理解他的选择,可是,希悠,你毕竟以前爱过他,哪怕现在你不爱他了,你怨恨他,都可以,可是,你还是会理解他的,是不是?”苏以珩望着她,认真地说,“希悠,我想你找到一个会让你幸福的人,而在这之前,你对阿泉的怨恨,不能再继续了,如果你一直怨恨着他,你还怎么继续你的人生?怎么寻找你的幸福?”

    方希悠低头,苏以珩望着她。

    “其实,你心里,还是爱他的,是不是?”苏以珩道。

    “我,早就,不--”方希悠道。

    “如果不爱他,你是不会委屈让叶黎接近你的,是不是?”苏以珩道。

    方希悠盯着他。

    苏以珩叹了口气,道:“希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能忍受叶黎那样的人,为难你了,希悠!”

    方希悠苦笑着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我,以为自己可以接受他,可以接受他的恭维和吹捧,可是,”说着,她端起自己的酒杯,擦去眼泪,“没有办法接受的人,怎么都没有办法忍受。”

    苏以珩笑了,也端起自己的酒杯,道:“我知道,你有洁癖,心理洁癖!你就是个初女座!”

    “初女座怎么了?”方希悠道,“你说的对,我是有洁癖,我没办法接受他靠近我,我怎么都没办法。”

    “因为没办法喜欢,所以才会产生严重的排斥吧!”苏以珩道。

    “也许吧!”方希悠道,和他碰了下杯,“可是,我,好像,也做了很不好的事,被他给利用了。”

    苏以珩笑了下,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递给她看,道:“是不是这个?”

    方希悠看了一眼,正是今天中午在叶黎的画廊的那张照片。

    “没想到你都收到了。”方希悠道。

    “嗯,你知道吗?叶黎已经在私下被称作是方家的女婿了!”苏以珩笑着道。

    “真是恶心!”方希悠道,“就知道他是那么个货色!”

    “不过,他还是挺有才华的,要不然也不会让那位那么欣赏,那位那么多的私生子,就他可以经常出入叶家,连姓都给他改了。”苏以珩道。

    “私生子终归都是见不得光的。”方希悠道。

    苏以珩知道,方希悠也是很重视门楣的,在这个圈子里就是如此,不管怎么说,联姻和继承,私生子都是处于劣势。叶黎如此粘着方希悠,事实上也是在期盼着可以在方希悠和曾泉离婚后娶到方希悠,一旦他娶到了方希悠,那么他在叶家的地位就非同一般了。毕竟,方希悠是方家最受宠的公主。但是,两个人的地位,终究都是不平等的,可这些都无所谓,叶黎的计划就是感动方希悠,让方希悠陷入爱河,这样一来,即便是这样不平等的婚姻,也是可以成功的。毕竟,爱情至上!

    只是,叶黎这样的伎俩,如此明显的目标,方希悠怎么会不清楚?

    叶黎自以为自己会成功,可是,在方希悠面前,他的计划,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失败!

    “现在看看我们真是可笑!”方希悠喝着酒,笑了下,道。

    “什么?”苏以珩看着她,把纸巾递给她,她擦了下脸上没有干的泪痕。

    “我和阿泉,我们两个人,都在出规着,真是,可笑!”方希悠笑道。

    “别这么说!”苏以珩道。

    方希悠笑了下,道:“其实,他说,想和我重新开始。”

    苏以珩看着她,道:“那你,怎么决定的?”

    方希悠摇头,道:“我,拒绝了。”

    “为什么?你真的,拒绝了?为什么?”苏以珩完全不理解。

    原来不是阿泉没有说,是希悠--

    以前总是卡在阿泉这里,他总是说阿泉身为一个男人不自觉,没想到这次,关键时刻,居然卡在了希悠这里?

    苏以珩简直是无语了,超级无语了,这两口子,怎么回事啊?

    方希悠嘟嘟嘴,一脸无辜,道:“我,我也,不知道,我,不想,我害怕,我--”

    苏以珩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方希悠怎么会不明白苏以珩此时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越过啊!

    “对不起,以珩,我知道你为了我们的事这么多年一直都很放心,你一直都在帮我们,可是,我们--”方希悠道。

    “离了吧,赶紧离了,我,我真是受不了你们两个,这都是怎么回事啊?”苏以珩道。

    方希悠盯着他。

    “你,干嘛啊?”方希悠道。

    “我干嘛?我还想问你们两个要干嘛?好端端的,一天到晚端着,干嘛啊?这是过日子的样子吗?你们啊,要是不能好好过了,就真的,离了吧!这次他回来就离了,各奔东西,各自寻找幸福。真是看不下去了,看不下去了,你们两个累不累,我已经不想了,反正这么多年下来,我累死了,顾希也累死了,你们两家的父母长辈,就连长清和云期也都被你们折腾死了。”苏以珩道。

    方希悠沉默了。

    苏以珩看着她。

    “对不起!”方希悠低声道。

    苏以珩真是要气死了,恨铁不成钢啊!

    这两口子,真是奇葩,全世界难找的奇葩!

    还能说还说什么呢?

    “以珩,你,别生气了。”方希悠道。

    苏以珩长长地叹了口气,道:“我不生气,我生什么气啊?你们两个都是我的朋友,我生气干什么?只是,”说着,苏以珩看着她,道,“希悠,真想放弃了吗?你想清楚,一旦放弃,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不想你后悔,你,一定要想清楚。”

    方希悠,沉默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