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53章 请您理解他
    夜色下,苏凡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久久不动,眼睛,却是闭不上。

    曾泉,并没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

    她该怎么和父亲说?

    手机,响了。

    是父亲打过来的。

    “爸--”苏凡道。

    “是不打扰你睡觉了?”父亲问。

    “没有。”苏凡坐起身。

    “我刚到家,你,能到我们这边来一下吗?”父亲问道。

    “哦,可以,我马上就过来。”苏凡说完,就赶紧挂了电话。

    看着丈夫挂了电话,罗文茵道:“你明天要用的东西呢?我给你再加几件?”

    “不用了,我--”丈夫说完,手机响了。

    罗文茵便拿起手机一看,惊讶道“是希悠?”

    曾元进看了妻子一眼,伸手,罗文茵便把手机递给了丈夫。

    “希悠,怎么了?”曾元进问。

    “爸,有件事,我想和您商量,您现在在家里还是--”方希悠道。

    这么晚了--

    “我在家里。”曾元进道。

    “那我和以珩马上过来。”方希悠道。

    曾元进挂了电话,妻子就问“希悠要过来?”

    “嗯,她和以珩一起来。”曾元进道。

    罗文茵是知道的,苏以珩是送了苏凡回来,可现在又要和希悠一起过来--他是去找希悠了啊!

    以珩怎么不会去找希悠呢?他是那么挂念希悠的。今天见了阿泉,他肯定会和希悠说阿泉的事。可现在,他们两个过来--

    罗文茵还没搞清楚一个头绪,是她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孙敏珺的号码。

    “敏--”罗文茵叫了声,结果传出来是霍漱清的声音。

    “妈,是我。”霍漱清道。

    罗文茵“哦”了一声,道:“你爸在呢!”说着就把手机给了丈夫,曾元进接了过来。

    “漱清?”曾元进问。

    之前已经为了江采囡说的那个条件,曾元进已经同霍漱清说过了,现在霍漱清--

    “爸,之前您说的那件事,我看暂缓吧!”霍漱清道。

    “暂缓?”曾元进不解。

    “希悠这边有新的情况,她等会儿会过来跟您商量,她已经跟我和以珩说了,我觉得那件事,现在完全可以暂缓。”霍漱清道。

    暂缓?那些人会满意吗?曾元进不知道方希悠到底有什么情况让霍漱清都有了这样的决定?

    “希悠说她马上过来!”曾元进道。

    于是,霍漱清便挂了电话。

    罗文茵看着丈夫那深思的面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又不好问。

    而这时,门上传来敲门声,是苏凡来了吗?

    罗文茵便赶紧去开门了,进来的是苏凡。

    “妈,我爸在吗?”苏凡问。

    “在呢,正在换衣服,你进来等一下。”罗文茵道,苏凡锁了门,就坐在了父母卧室的会客厅里。

    “是不是把你吵醒了?”罗文茵语气柔和,问道。

    苏凡摇头,道:“我没睡着。”

    “你什么时候去榕城?”母亲问。

    “呃,再过几天吧!”苏凡道。

    罗文茵知道现在覃逸飞在医院里等着苏凡,想要见苏凡,而所有人都不希望覃逸飞见她。现在苏凡要是在京城,要让她不去和覃逸飞见面,恐怕不那么容易,而且,她在这里,却不去看逸飞,传出去了难免会尴尬。于是,罗文茵希望苏凡尽快去榕城,远离京城这些是非,大家都能轻松点。

    可是,这些话,罗文茵没办法直接说出来,她不是不清楚苏凡这些日子照顾逸飞的艰辛。可是能怎么办?现在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能怎么办?徐梦华真是快要把苏凡赶出医院了,要是再让苏凡和逸飞见一次,后果真是不可想象!

    “念卿说想去国家博物馆看看,正好有个她喜欢的展览这几天。”苏凡道。

    罗文茵“哦”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迦因来了?”曾元进从更衣间走了出来,对女儿道。

    “嗯,爸,您刚回来吗?”苏凡起身问。

    “是啊,刚到家,明天还要去出差。”曾元进说着,坐在沙发上,端起水杯准备喝水,杯子里却没水了。

    苏凡便起身给父亲倒水。

    “你哥,怎么样?”曾元进问苏凡。

    “他说准备实验一下,看看怎么利用冬天农闲的时候让土地流转起来,增加农民的收入。”苏凡倒了杯水,端给父亲。

    曾元进夫妇一听,都愣住了。

    “他,在做这个?”罗文茵问。

    苏凡“嗯”了一声。

    曾元进知道儿子在那边做什么事,可是他没有多余的精力去了解儿子具体在做什么,而且,曾元进也心里生气,对曾泉在那边具体做什么也没兴趣知道,别人和他说,他也懒得理会。他现在只希望儿子会回来,而不是在那山里面做什么事情,就算是做,也做不出什么事。

    可是,苏凡说的这件事--

    “爸,您别担心,他没事,在那边,也还好!”苏凡道。

    曾元进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一天到晚正经事不做,胡乱折腾什么?”

    “爸,您觉得他这么做,不对吗?他不该--”苏凡望着父亲,问。

    “什么位置,讲什么话,想什么事,这都是有分寸的,他现在算是干什么?放弃了行政职务却又去做这样的事,有什么意义?有什么必要?”曾元进道。

    “可是,我觉得他这样做很有必要。”苏凡道。

    曾元进看着她,罗文茵赶紧拉了下苏凡的胳膊。

    罗文茵知道丈夫心情不好,现在就不想女儿和他有什么争执。

    可是,苏凡只是看了眼母亲,望着父亲,道:“爸,他这次做事,的确是太鲁莽,而且欠考虑,让您处在很尴尬为难的境地。可是,我觉得他现在做的事,并非完全没意义,完全没有必要。反而,我觉得他很有想法,而且,他这样的想法,并非是其他官员所有的。他有他的考量,有他思考问题的方式,也同样,有他的理想和抱负!”

    “他的,理想和抱负?”曾元进看着女儿。

    罗文茵又拉着苏凡的胳膊,示意苏凡别说了。

    可是苏凡推开了母亲的手,望着父亲说:“当初,我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和我说,爷爷和他说过,爱国就是爱这块土地上的每个人,就是爱这块土地,爱这块土地和人民的未来,并且为了一个美好的未来去努力。他说,爷爷跟他说,只有让这块土地上的人民生活富裕幸福,更加自豪地活在这个世界,这,才是去真正的对国家负责任!”

    罗文茵惊呆了,盯着苏凡,曾远进也是说不出话来。

    的确,以前父亲对曾泉讲过这样的话,曾元进也是知道的,曾泉对他说过爷爷讲的什么,只是,他没有想到曾泉到现在还记着这一点,而且,还在和苏凡讲,而且--

    “爸,他并不是什么都不愿意做,并不是什么都不会做,他,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在践行他的理想。也许,现在他这种做法并不是很适宜,并不适合现在的任用制度,他让您为难,可是,我想,您是不是和他好好谈一谈,听听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正确面对他思考的事,面对他要做的事?”苏凡望着父亲,道。

    曾元进,沉默了。

    罗文茵,也是说不出话来。

    苏凡低下头,道:“这次的事,我也有错,其实,我应该去劝他回来,可是,今天和他聊了很多,”苏凡说着,望向父母,发现父母都在看着她,“我不想劝他回来,我也觉得,他可能,不要回来,或者说,等他想要回来的时候再回来。”

    “迦因,你乱讲什么?”罗文茵道。

    “你,为什么这么说,迦因?”父亲问。

    “爸,他很清楚他在做什么,您与其逼着他按照您给他选择的道路、安排的道路去走,倒不如静下心来和他聊聊,看看他在做的事。”苏凡望着父亲,认真地说,“爸,他并不是要忤逆您,并不是不孝,只是,他对自己的人生,对自己的过去和未来有疑惑。等他想通了,等他做好了决定再回来,难道不好吗?”

    “迦因--”罗文茵道。

    苏凡没说话。

    “迦因,或许,你说的是对的。”曾元进道。

    苏凡望着父亲。

    “这么多年,我的确,有些事做的不对,可是,你要知道,这样的路,这一条路,一旦走上来,根本没有没办法回头,没有办法停下来。”曾元进道。

    苏凡不语,她知道父亲说的没错,可是--

    “可是,凡事都有一个时机,时机错了,即便是正确的事、好事也都会变成坏事。”曾元进说着,看着苏凡。

    “爸,您说对,可是,您和他好好谈谈--”苏凡道。

    苏凡的话还没说完,门上就传来敲门声。

    罗文茵赶紧起身去开门了,是警卫领着苏以珩和方希悠来了。

    “希悠?以珩?赶紧进来!”罗文茵忙说。

    “文姨--”方希悠和苏以珩问道。

    “快进来吧,外面太冷了。”罗文茵道。

    方希悠一进来,就看见了站在沙发边的苏凡。

    苏凡嘴巴微张,却,没有发出声音。

    “爸,迦因!”方希悠问候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