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54章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
    “来,坐吧,希悠!以珩也坐过来!”曾元进道。

    方希悠和苏以珩便道谢,苏凡就去给他们两个倒水了。

    “嫂子、以珩哥--”苏凡道。

    方希悠挤出一丝笑,看了苏凡一眼,苏凡也对她笑了下。

    “漱清和我说,你有事要和我谈,什么事,希悠?”曾元进问。

    方希悠看了眼苏凡,曾元进也看了眼女儿,便对方希悠和苏以珩说:“走吧,我们去书房谈。”

    苏以珩和方希悠便起身了。

    “文姨、迦因,我们先过去了。”苏以珩道。

    “嗯,那好吧,你们过去吧,要喝什么,你们自己弄。”罗文茵道。

    “好的,文姨,晚安!”苏以珩说完,就和曾元进、方希悠一起出去了。

    卧室里,就剩下了罗文茵和苏凡。

    “迦因--”罗文茵叫了女儿一声。

    苏凡看着母亲。

    罗文茵坐在了沙发上,道:“刚才,你那么说你爸,他,心里会,难受的。”

    “对不起,可是,我--”苏凡坐在母亲身边,道,“妈,我不想我爸继续误会我哥,埋怨他!”

    罗文茵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是好心,你是想让他们和好,可是,你爸啊,心里最疼的,是泉儿!一直以来,他的梦想都在泉儿的身上,他希望泉儿可以比他走的更远,比他做的更好,名垂青史,让曾家也成为伟大的家族。他,是爱泉儿的。”

    “我知道,可是,我爸对他的做法,让他失去了自我,让他,痛苦。”苏凡道,“我知道我爸也很苦,可是,我哥他--”

    罗文茵摇头叹气,道:“迦因,父子之间,如果父亲对儿子有太多的期待,难免会变成这样。今天你哥和你爸走到这样的地步,并不是你爸不爱泉儿,不是你爸过度干涉泉儿,而是,你爸,实在是太希望泉儿超越自己了。所以,他给泉儿安排了求学的道路,安排了婚姻,安排了仕途,甚至是未来。我也不能说你爸完全没有错,可是,你爸,太,情有可原,你明白吗?”

    苏凡不语。

    “所以,你这样说你爸,他会很寒心的。你知道吗?泉儿走了的这些日子,你爸总是睡不好,好几个夜里,我醒来就看见他在沙发上看文件,他,根本睡不着。”罗文茵道。

    苏凡沉默了。

    是啊,父亲很爱曾泉,对曾泉有太多的期待,天下的父母何不如此呢?

    “我爸为什么不能听听我哥心里的话?为什么不能了解一下我哥想要什么呢?”苏凡道。

    罗文茵看着女儿,道:“的确,你爸做的并不对,他只是一厢情愿地为儿女安排着他所认为的最好的选择,这,就是父母之心。你也做妈妈了,你对念卿和嘉漱也是有很多的期待的,你也想尽力为他们安排好人生,让他们少受一点挫折,让他们可以更容易的实现梦想--”

    “可是,每个人的路,只有自己去走,只有自己才知道想要什么,想做什么!”苏凡打断了母亲的话,道。

    罗文茵愣住了,盯着女儿。

    “妈,的确,父母是疼爱孩子,想要给孩子最好的,可是,孩子也是独立的一个个体,有独立的人生和梦想,他不会也很难去重复父母的路,很难--”苏凡情绪有些激动,道。

    也许,是因为想到了自己吧,想到了自己被母亲这样一步步安排着,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失去了选择的能力,变得,变得,如同一个婴孩一般,脑子里空空。

    苏凡没办法责备自己的母亲。

    她理解母亲为父亲的辩护,理解母亲为她人生的安排,可是--

    “迦因,你觉得,你爸爸他真的,一点正确的都没有吗?你觉得他就应该为他剥夺了泉儿的自由而接受这样的惩罚?他整天忙于公务,他却依旧疼爱自己的儿女,关心你嘛,怎么,你们就不能理解他一下,非要把他逼到一个专制父亲的角度吗?”罗文茵道。

    苏凡盯着母亲,嘴唇颤抖着。

    “是,我爸爱我哥,疼他关心他,我爸的确是用心良苦。难道就因为他的用心良苦,我哥就要无条件接受他的所有安排而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吗?”苏凡道。

    “你,你在说什么?”罗文茵盯着女儿,道。

    这个女儿,自从相识以来,只有最初的时候和自己闹过别扭,用过这样的语气讲话,而现在--

    苏凡低下头,沉默良久,才说:“妈,我们理解你们,可是,也请你们,理解一下我们,好吗?”

    罗文茵望着女儿含泪的脸,呆住了。

    “你,什么意思?”罗文茵道。

    “妈,对不起,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很感激您为我做的一切,真的,我,非常非常感激,我知道您爱我,您不放心我,您担心我处理不好和霍漱清的复杂关系,所以你时时处处都在帮助我,您告诉我该怎么做,您让我怎么做,我真的很感激您!可是,”苏凡顿了下,望着母亲,“妈,我已经不知道我该做什么了,我已经不知道我该怎么做自己,做霍漱清的妻子,做念卿和嘉漱的母亲,我不知道,不知道我是谁了!”

    说着,苏凡的眼泪流了下来,望着罗文茵。

    罗文茵,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妈,我到底该怎么做?我该做什么?我,真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啊!”苏凡说着,捧着脸哭了起来,泪水,从指缝里流了出来。

    罗文茵的眼里,热泪汪汪,静静望着女儿。

    此时,曾元进的书房里,方希悠把之前和霍漱清商量的那件事告诉了曾元进,曾元进,良久不语。

    “进叔?”苏以珩叫了一声。

    曾元进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过,你们的想法是对的,现在这样--”

    说着,曾元进顿了下,看着方希悠和苏以珩,道:“就按照你们商量的去办,沪城这边,我先压下来,可是,现在,如果泉儿不回来,我也没办法压太久。总得有个方案,首长那边也是很着急的。”

    “阿泉他,”苏以珩顿了下,道,“迦因和您说了吗?”

    “泉儿要做的那个什么增加土地利用率的事?”曾元进问。

    “是的。”苏以珩道。

    “他这个想法,倒是很好,现实的问题摆在那里,他想的的确也算是一条解决之道。关于农民的创收问题,中央这么多年也一直不停地在探索调研,他能从土地上着手,还算是有一点想法。只是,这件事,是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单是一个村的那么几户居民和那么一点田地,根本没办法进行实验并推广--”曾元进道。

    苏以珩点头。

    曾元进毕竟是在政坛浸淫多少年的老干部了,方方面面都是很了解的,站位也是他那个角度的。这一点,苏以珩很清楚,方希悠也清楚。

    “您说的对,我也这么觉得。”方希悠道,“不过,既然他能有这个想法,现在找人开始去做,慢慢的提炼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也未尝不行!”

    “你也支持他这么做吗?”曾元进看着儿媳妇,道。

    “我,”方希悠顿了下,道,“我想,如果,这是他想做的事,是他想要找回自己本心的方式,那么,就让他去做吧!”

    曾元进愣住了,苏以珩的心里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是啊,他并非是真的想要做这件事,而是,他在探寻他的未来,他的本心。他,是这样的人,就是,这样的人!方希悠的心里,也舒缓了许多。

    “你的意思是,就让他一直在那里待着?”曾元进问。

    “这样一直待着也不是个办法,可是,现在他是不会回来的,您说是不是?”方希悠道。

    曾元进叹了口气。

    是啊,泉儿不会回来,连迦因都没办法把他劝回来,现在,恐怕就只能等着了。可是,沪城市的市长,不能等啊!

    书房里,良久陷入了一片沉默。

    许久之后,方希悠才说:“爸,您别担心,等到叶首长的生日过了,我和以珩去找一下阿泉,我想,应该会把他劝回来!”

    苏以珩和曾元进都愣住了。

    “希悠?”苏以珩道。

    “我有办法劝回他!”方希悠道。

    两个人都看着她。

    “你,什么办法?”曾元进问。

    方希悠苦笑了下,道:“爸,我和他,的确不是很好的夫妻,可是,这个世上,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我知道怎么让他回来!”

    “可是,希悠,他那么对你,你,你怎么还--”曾元进的心里,真是充满了深深的愧疚,刚刚方希悠说叶家那事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得很对不起方希悠了,现在方希悠又--

    “爸,现在这件事,不再是我和他之间婚姻破裂的问题,而是牵扯到了太多的人,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管我和他最终是什么样的结局,我都不能看着您和我爸,还有覃书记大家那么多人的努力都因为我们而白费!我只是想去弥补我们两个人放下的错,希望,现在还来得及!”方希悠望着曾元进,道。

    曾元进,看着儿媳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