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59章 我讨厌你
    做决定?什么决定?

    苏凡没明白他的意思,她愣了下,却没有问他。

    她想告诉他,其实他母亲的状况不是很好,而且霍佳敏也的确为了照顾婆婆失去了很多的自由,可是,一想到曾泉说霍漱清那边情况也很复杂,想到他工作很忙碌,也就说不出口了。

    不管他是什么意思,她还是以后再问吧!等他的情况好一点再说。

    “嗯,我知道了。”苏凡应声,“时间不早了,你休息吧!明天不是也很忙吗?”

    “每天都那样。”霍漱清道。

    “你注意身体,别太累着了。”苏凡也只能这么说了,她又不能去他身边,她能做什么呢?

    “我知道,你也是,你这几天怎么样?既然最近不出门了,就好好在家休养。”霍漱清道。

    “我没事啊,挺好的,什么都好。”苏凡笑了下,道。

    不想让他分心,不想让他因为家里的人和事分心。

    两人聊了几句关于孩子的事,就挂了电话。

    周遭,又是一片说不出的安静。

    为什么自己和他,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苏凡望着眼前的黑暗,长长地叹了口气。

    霍漱清挂了电话,坐在沙发上,久久不动。

    他想她回来,在他的身边,就像过去一样,他一回家就会看见她那灿烂的笑容,寒夜里她会替他暖着被窝,让他暖暖的,只要一抱着她,就会感觉到安全感,浓浓的安全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孤独!

    霍漱清抬起头,望着头顶。

    苏凡,你什么时候才可以回来?

    这时,手机响了,霍漱清拿起来一看,是家里的座机。

    “什么事?”他问。

    “霍书记,给您的参汤端上来吗?”是孙敏珺的声音。

    “哦,你端来吧!”霍漱清道。

    孙敏珺便挂了电话,从厨房的锅里盛了一碗参汤,放进了勺子,把碗放进了托盘里,端着托盘就上楼了。

    临来之前,罗文茵和她说过,霍漱清的胃不太好,晚上一定要给他熬汤喝,暖胃。

    事实上,霍漱清在曾家的时候,罗文茵也是这样嘱托厨房的。只要霍漱清在,厨房晚上就一定会熬汤端给他。孙敏珺也曾在厨房帮忙做过这件事,给霍漱清送过汤。现在到了回疆,这件事就完全是孙敏珺在做了。

    孙敏珺敲门的时候,霍漱清正在看书,听见敲门声,便起身去给她开门了。

    “麻烦你了!”霍漱清道。

    “应该的,霍书记!”孙敏珺微微一笑,端着托盘就进来了,小心地放在茶几上。

    “你放那儿就行了,回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霍漱清道。

    “好的,霍书记。”孙敏珺道。

    “哦,你把李聪叫过来,我有事和他说。”霍漱清走向沙发,道。

    “是,我这就去叫他。”孙敏珺应声。

    看着霍漱清坐在沙发上拿起勺子,孙敏珺不禁问了句“您觉得味道怎么样?”

    霍漱清尝了一口,点点头,道:“的确不错,你这手艺,哪个男人娶到你就享福了。”

    他说着,不禁笑着看了孙敏珺一眼。

    孙敏珺脸颊微微一红,微笑道:“您过奖了,霍书记。要是您有别的什么要求,尽管吩咐就可以了。”

    “没有,很好了,你做的很好。”霍漱清道。

    孙敏珺道谢,站了几秒钟,她想起霍漱清让她去叫李聪的事,便说:“霍书记,那我去叫李秘书长了。”

    霍漱清点点头,孙敏珺便离开了。

    关门的时候,孙敏珺回头看了眼霍漱清,心脏剧烈的跳跃了几下,就赶紧掩门走了。

    孙敏珺熬的汤,味道是很不错的。这是她细心学过的,罗文茵让她跟着厨房的阿姨学了半个月。

    霍漱清的内心,还是很感激罗文茵这个岳母的。不得不说,罗文茵为了苏凡,真是考虑了很多。而且,罗文茵真的很关心他这个女婿,真的已经如同母亲关心孩子一样了,尽管罗文茵只比他的姐姐大几岁而已。也许是因为他母亲年纪大了,精神也有些恍惚,很多事都不再清晰,没有罗文茵这么细心。

    传来一阵敲门声,也传来秘书李聪的声音--

    “霍书记,是我,李聪!”

    “进来吧!”霍漱清道,李聪便走了进来。

    虽说李聪在跟随霍漱清来到回疆后升任了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按理应该是有单独的住处的,可是李聪还是住在了霍漱清的家里,辅助霍漱清办公。

    “明天上午--”霍漱清对李聪交待着,李聪快速掏出小本子和笔开始记录。

    时间,就这样一步步走向了黎明。

    第二天,苏凡一大早就起来去叫女儿起床。她昨天在回来前就打电话和念卿约好了一起去看展览,念卿也是很早就醒来了。母女两个洗漱完毕来到餐厅,依旧只看见罗文茵一个人在吃早饭。

    “妈,我爸走了?”苏凡问。

    “嗯,他今天要出差,早点出门了。”罗文茵道,“你们两个今天要出门?”

    “姥姥一起去吧?”念卿道。

    “不了,姥姥啊,今天还有别的事要去做,给你们母女一个单独的空间。”罗文茵对念卿微笑道。

    念卿撅了噘嘴,没说话。

    李阿姨给念卿的碟子里放早餐,苏凡便起身说“我来吧,李阿姨!”

    “姥姥,你是不是要去医院看小飞叔叔?”念卿边吃边问,完全没有注意到母亲的表情。

    罗文茵看了苏凡一眼,对念卿笑着说:“不去,是别的地方有事。小飞叔叔已经在康复了,姥姥不担心了,不用天天去。”

    “可是我想去啊!”念卿道,“昨天我还和小飞叔叔约好要给他看我的画呢!您看,就这副!”念卿说着,从椅子上滑下去,跑到门口,把椅子上放着的一个文件夹拿了过来,捧给罗文茵。

    罗文茵打开一看,道:“这不就是你昨天画的那幅画吗?原来你是要送给小飞叔叔的啊!”

    “是啊,我和他说好的,要送给他一幅画。他说我要是画的好的话,他就会给我奖励。”念卿笑着说,脸上那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苏凡看着女儿,没说话。

    罗文茵看了女儿一眼,对念卿笑着说:“那,要不,下午姥姥带你去?你早上和妈妈看展览,下午咱们一起去医院?”

    “不要,姥姥这样太辛苦了,我和妈妈看完展览就去看小飞叔叔。”念卿说着,坐在椅子上开始吃饭了。

    念卿的饭量从来都很好,除了刚开始断奶那时候苏凡不会喂养,把孩子饿瘦了一阵子,后来就被江彩桦给喂养的白白胖胖的了。

    罗文茵没想到念卿这么执着,虽然念卿和覃逸飞的感情是深,可是--

    不能让苏凡去医院啊!这要是苏凡去了,覃家和叶家那边,罗文茵也没办法解释啊!

    可是,当着苏凡的面,罗文茵已经再不能说了,这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要是再说下去,就是让苏凡伤心了。

    苏凡会伤心,可是,苏凡不能去。

    罗文茵还没想好怎么说,就听见苏凡对念卿说:“你要想给小飞叔叔看画的话,下午跟姥姥去医院,妈妈就不去了。”

    “为什么?妈妈你是不是不关心小飞叔叔?”念卿盯着母亲,道。

    罗文茵的心头,一阵刺痛,她看着苏凡。

    苏凡却是面带微笑,耐心地和念卿解释。

    “妈妈不喜欢去医院,妈妈在医院住了太长时间,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医院了,你想去的话,就跟着姥姥去吧!好吗?”苏凡对女儿道。

    罗文茵的鼻头酸涩,什么都没办法说,继续看书。

    可是,书上的字,已经模糊不清了。

    “你这个骗子!”念卿突然很大声的喊了句。

    罗文茵猛地抬头,见念卿盯着苏凡。

    “念念--”罗文茵叫了声。

    可是,念卿没有理会外婆,盯着苏凡,流着眼泪,道:“我讨厌你,你根本不关心小飞叔叔!”

    “霍念卿!”苏凡的声音也提高了,盯着女儿。

    女儿在她面前流着泪,哽咽道:“你就是不关心小飞叔叔,你这个骗子,我讨厌你,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苏凡双手紧紧攥着,盯着女儿,眼里泪花闪闪。

    可是,念卿抬手擦了下自己的眼泪,就扔下手里的餐具,从餐厅跑了出去。

    李阿姨见状,赶紧追了出去。

    苏凡一言不发,抽出一张纸巾擦了眼泪,继续吃饭。

    罗文茵放下书,坐在苏凡身边,轻轻揽住苏凡的肩。

    苏凡低下头,泪水从眼里流了出去,流进了碗里,她还是拿着勺子喝着碗里的粥,却是尝不出什么味道了。

    “对不起,迦因!”罗文茵轻声道。

    苏凡摇头。

    “那孩子太娇惯了,回头我去和她好好谈谈,她会理解的。”罗文茵道。

    “妈,不是您的错,您不用管了,她要怪我,就去怪吧!您不用管了,就这样吧!”苏凡说着,可是,心里,如同被钝刀锯着,疼,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罗文茵看着苏凡,看着她低下头盯着碗里,看着她的泪水滴进了碗里,心头一阵阵抽着疼。

    “迦因--”罗文茵叫了声。

    “妈,您别说了,我,什么都知道,我,明白,我,明白!”苏凡说着,抬头望着母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