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64章 这就是方希悠
    “叶伯伯,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们双方谁都不想让事情继续恶化下去,您说是不是?下面的人事情没做好,一旦闹大了,难免牵扯到您和我公公他们。到时候真的因为这些小误会而让你们关系破裂,岂不是因小失大?”方希悠望着深思的叶首长,道。

    叶首长不语,依旧闭着眼睛。

    方希悠的心里,似乎再也没有一丝的担忧了。

    霍漱清说的对,只要她表现出十足的勇气,只要她表现出整件事的可怕后果,叶首长是不会想不到那一层的。即便目前事情没有恶化到让大家兵戎相见的地步,可是,将来也难免会如此。

    方希悠在心里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端起茶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

    叶首长看着这样淡定的方希悠,心里也是很纳闷的。

    那件事已经到这样的地步了吗?手下只是报告了上来,说要把即将举行的这次的选举结果给推翻掉,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去关心具体怎么做。下面的人做事,他不用太清楚,只要大概知道就行了。却没想到方希悠居然把整件事调查的这么清楚!这很明显是有人反水了,在向曾家提供情报,要不然,方希悠怎么会拿到这么多的证据?尽管这些证据还没有足够强有力到在最高领导人那里出示,可是,政坛上的事不是破案,证据并不是那么的重要,却又不能完全没有。只要有差不多的迹象,就可以定论了。而此时方希悠做的,就是这样的事。

    今晚方希悠来到家里谈这件事,叶首长也猜得出她肯定是和曾元进、方慕白沟通过了的。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要是叶首长和曾元进直接面对面来谈,那就真是方希悠所说的“小事化大”。方希悠来出面,把事情通告双方领导,这样就可以避免双方领导直接见面商谈可能会产生的不可挽回的结果。毕竟,方希悠是个局外人,又不是局外人,她的身份来谈这件事最适合。

    选举,是一件大事,却又好像不是那么大的事。可是,不管怎样,形式的合法是必须的。而曾元进和叶首长双方坚持的,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形式是否合法。大家私底下怎么说都可以,可是形式上,绝对不能有任何违背法律。

    “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叶首长深思之后,看着方希悠,道。

    方希悠放下茶杯,认真地望着叶首长,道:“是的,叶伯伯,这,也是我公公的意思。”

    叶首长淡淡笑了下,道:“外界都在传说你要离开曾家,看来传说终究只是传说而已。”

    方希悠没说话。

    叶首长看了秘书一眼,秘书就走了过来,叶首长低声对秘书说了句什么,秘书点点头,就拉开门出去了。

    应该是出去打电话调查这件事了吧!方希悠心想。

    “叶伯伯--”方希悠叫了一声。

    叶首长看着她。

    “其实,除了这件事,最近我们都发生了很多事,很多不愉快的事。”方希悠道。

    “你指的是什么?”叶首长问。

    “曾泉的事!”方希悠道。

    叶首长笑了,道:“你这是想说什么?是不是要求有点太多了,希悠?刚才这件事,的确,你说的很对,我们都应该停下来,不能引起更大的乱子,这一点,我是很同意的。可是--”

    “得饶人处且饶人!”方希悠打断叶首长的话,道。

    叶首长嘴巴微张,愣了下,看着她,合上嘴巴,然后又张开。

    “你是说我欺人太甚了?”叶首长道。

    “叶伯伯,希悠不敢讲这样的话。只是,凡事都有个度,您和我公公共事这么多年,大家有个磕磕碰碰再所难免,可是,抓着一点事情就把另一方逼到墙角,这样做,是不是有点稍微不那么好呢?”方希悠道。

    叶首长努努嘴,没说话。

    “曾泉这件事,我公公的确是有不符合规定的地方,他的确是包庇了曾泉。可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您是德高望重的前辈,难道您是要给后辈们教授明明不能将对手置于死地,却还要一意孤行吗?”方希悠望着叶首长,认真地说。

    “你公公的目的,你很清楚,我也很清楚。沪城有了个覃春明,你公公再把自己的儿子弄过去,你说,这是谁要把谁置于死地呢?”叶首长盯着方希悠,道。

    “我们中国有23个省、4个直辖市、两个特别行政区、五个自治区,难道您就盯着一个沪城吗?”方希悠没有直接回答,却反问道。

    “你这是觉得我格局太小?”叶首长道。

    “叶伯伯,希悠不敢这么说您,您是长辈,您从政大半生,经历的自然比希悠要多很多,您看问题自然也比希悠要高很多。可是,关于这一点,曾泉这件事,希悠却要说您真是格局太小!”方希悠道。

    叶首长盯着她。

    如此不卑不亢的方希悠!

    “您说的有道理,沪城是很重要,可是,我们中国,不止一个沪城,除去港澳,还有31个省级行政区,只是这样盯着一城一地的得失,是您这样的前辈做的事吗?希悠并不认为这是您的想法,一定是下面什么人在您面前撺掇了。”方希悠道。

    叶首长不禁笑了下,摇摇头。

    进退自如,分寸把握恰到好处,既坚定地摆明了自己的立场,又没有让对方丢了脸面。果然,是方希悠!

    “再者,曾泉是我公公唯一的儿子,身为父亲,对自己的儿子总是有很高的期望,总是想着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儿子,尽全力把儿子扶持走到最远的地方。这样的父亲的苦衷,我想,叶伯伯您也是很清楚的,是不是?毕竟,您也是一位父亲!”方希悠望着叶首长,道。

    叶首长抬起头,无奈地笑着叹了口气,道:“真是被你给说的,无言以对了,希悠。”说着,叶首长看着方希悠,“阿黎,真的,那么不让你喜欢?”

    方希悠没说话。

    “我只是一个父亲,正如你所说,我只是想知道我儿子那么迷恋的女人究竟如何看待他。”叶首长道。

    “叶总他,很有才华,他是一位有才华的艺术家,也是一位眼光很独到的艺术鉴赏家和投资家,可是--”方希悠道。

    见叶首长看着自己,方希悠接着说:“可是,我们,可能,不太适合。”

    她只是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评价叶黎,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叶首长也就听出来她的意思了。没有感情色彩,那就说明她根本没有动心。

    “剃头担子一头热啊!”叶首长笑着叹了口气。

    “他会找到一个好女孩的。”方希悠道。

    “嗯,会的。”叶首长叹道。

    方希悠沉默不语。

    这时,门上传来敲门声,叶首长说了声“进来”,秘书就走进来了,悄声在首长耳边说了几句话,首长就让他出去了。

    “希悠,关于你之前说的这件事--”叶首长开口道,看着方希悠,方希悠坐正身体望着他。

    “这件事,你回去可以和你公公说,我会处理好我这边的人,让他也把他的人看紧点。你说的对,不能因小失大。至于曾泉的事,你也可以让你公公放心,我不会再追究下去,他不用再担心什么。他要怎样安排,他就去安排。可是--”叶首长道。

    “是,您说--”方希悠道。

    “可是,既然是我们双方罢兵,我让他得到他想要的,他也得我想要的给我送过来。”叶首长道。

    方希悠想了想,道:“我会把您的意思转达给他,我公公说,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和您见面谈谈具体的方案。不知您意下如何?”

    叶首长看着她。

    “可以,下周我会和他约时间。”叶首长道。

    “谢谢您,叶伯伯!”方希悠道,说着就拿着手包站起身了。

    “要走了吗?不吃饭了?”叶首长问。

    “是的,我现在,不,不想和叶总,呃,再给他什么误会了。”方希悠道,“很抱歉,叶伯伯。”

    叶首长站起身,道:“以后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来找我,不用这么拐弯抹角了。不管怎么说,你还叫我一声伯伯。”

    “谢谢您。”方希悠道。

    “阿黎的事,我会和他说清楚的,不会给你添麻烦!”叶首长道。

    方希悠没想到叶首长会这么说,没有责怪她利用了叶黎,还这样帮她。

    她愣神意外的这一刻,叶首长微微笑了,她毕竟还是个年轻人,再怎么聪明,终究还是个年轻人!

    “走吧,让小陈送你回家。”叶首长说的是自己的秘书。

    方希悠道谢,拉开书房门。

    “叶伯伯--”方希悠猛地停住手,回头望着叶首长。

    “什么事?”叶首长问。

    “逸飞,应该要好好活着,是不是?”方希悠道。

    叶首长愣住了,盯着她。

    方希悠只是微微一笑,道:“逸飞他从来都不过问家里的事,一个人这么多年也是没有依靠春明书记在打拼的。就跟您的阿黎一样,没有关系的人,就不应该被牵扯,您说是不是?”

    叶首长淡淡一笑,背着双手,看着方希悠道:“你今天说了很多啊,希悠!看来以后我想和你聊都没办法了,我不太喜欢话太多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