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65章 不是你能对付的人
    “那就很遗憾了,叶伯伯。有些话,您多听听,也没什么坏处,对不对?”方希悠道,“一个迦因好不容易活过来,一个逸飞也是好不容易才活过来,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把自己珍爱的人放在危险的境地,您说呢?”

    叶首长笑笑。

    “希悠不想多说什么,只是,大家有什么事能商量就商量,这样动不动就见血,不就越来越没办法沟通了么?”方希悠道。

    叶首长只是笑着,却不说话。

    方希悠便拉开门,走了出去,叶首长跟着出来,秘书和叶黎就赶紧走了过来。

    “谢谢叶伯伯给希悠机会向您讨教人生至理,以后如果有机会,还请叶伯伯不吝赐教!”方希悠礼貌地面对着叶首长,道。

    “你客气了,你倒是给我教了不少,希悠!”叶首长道。

    “都是您给希悠机会放肆,谢谢您,叶伯伯,祝您生日快乐,身体健康!改日希悠再来拜访您!”方希悠道。

    “你要走了?”叶黎惊道。

    方希悠望着他,微笑道:“是啊,家里还有点事,要回去一趟。不好意思!”

    叶黎看着她,完全懵了。

    父亲一看儿子这样子,便对秘书说“你亲自送希悠回家”!

    “是,首长!”秘书道。

    “向你父母问好,改天再一起喝茶!”叶首长对方希悠道。

    “是,谢谢叶伯伯,再见!”方希悠礼貌地说,说完就跟叶黎说了“再见”离开了。

    看着方希悠的背影,叶黎完全呆住了,她到底和父亲说了什么,怎么这么快就走了?不是还要一起和家里人吃饭,让他们都知道--

    叶黎赶紧要去追方希悠,就被父亲喊住了。

    “你回来,我有话和你说。”父亲说着,就折身往书房走,家里的勤务人员过来报告说饭菜好了,要不要上桌。

    “上吧!”叶首长说完,就进了书房。

    叶黎一方面看着方希悠远去,一方面又看着父亲走进书房,两个方向看着,还是跟着父亲的脚步了。

    “爸--”叶黎叫了声。

    “以后不要再去纠缠她了!要是再让我听见你和方希悠的事,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父亲道。

    叶黎愣住了,道:“爸,到底出了什么事?您怎么--”

    “方希悠不是你可以对付的人,你最好有这点自知之明。”说着,首长从电脑上拔出方希悠拿来的那个U盘,打开书桌的抽屉放了进去,接着就锁上了抽屉。

    “您在说什么?什么不能对付--”叶黎望着父亲,道。

    父亲看了他一眼,道:“就你那点城府,方希悠把你耍的团团转,你都不知道,现在还在这里问我?你要是稍微聪明点,就不该让你变成一个大笑话!”说着,父亲从叶黎身边走了过去,拉开门走出了书房。

    “爸--”叶黎叫了声。

    “她和你没有一点可能,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不要让我也跟着你被笑话。有这时间,好好学点东西--”叶首长说着,转过身看着叶黎,“我原以为这些年你历练的可以了,看来你现在还是嫩,好好拍你的电影办你的展览,离这个圈子远一点,如果你想好好活着的话。关于方希悠,别忘了她身边还有个苏以珩,你要是再缠着她,苏以珩对你做什么,我可,没办法保你。”

    说完,叶首长就走出了书房。

    叶黎愣在当场。

    这到底是怎么了?

    是啊,怎么了?

    叶黎这辈子是不会知道方希悠和父亲谈了什么,如果他知道了,他肯定会对方希悠感到害怕,这个看起来平静如水的女子,却有着那样强悍的勇气和过人的机智。

    走出了里院,方希悠刚要准备上车,一个声音就叫住了她--

    “希悠?”是叶家二小姐。

    “二姐!”方希悠微笑着转过身问候道。

    “怎么了?不吃个饭就走?”叶二小姐一脸不解地看着方希悠。

    “不了,家里还有点事要回去。改天我请你吃饭!”方希悠微笑道。

    叶二小姐看着方希悠的样子,又看了眼父亲的秘书,顿时明白了什么,笑着拍了下方希悠的肩,道:“你啊,还真是--不错不错,我没看错你!改天你有空了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我请你!”

    “那多不好意思--”方希悠道。

    “我必须要请你的!别跟我抢。哦,对了,我明天要去看顾希的秀了,你不能去啊!”叶二小姐道。

    “嗯,我不能去,你就好好玩儿吧!正好还可以去瑞士滑个雪!”方希悠微笑道。

    “是啊,就这么计划的。”叶二小姐道。

    冷风吹来,方希悠对叶二小姐说:“那我先回去了,你回去吃饭吧!宴席要开始了。”

    叶二小姐看着方希悠上了车,和她挥手再见。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叶黎,就你也想追方希悠?哈哈!叶二小姐这么一想,心里就乐的不行,回到了餐厅,宴席开始了。

    而方希悠,一上车就给苏以珩打了个电话。

    “嗯,以珩,是我,你过来吧!”方希悠说完,就挂了电话。

    “方小姐--”陈秘书道。

    方希悠微微一笑,对陈秘书道:“抱歉,我和以珩约好一起去医院看看逸飞的,我已经好几天没去了,到路口了我就下车,他在那里等我。”

    逸飞--

    “哦哦,是这样啊!那--”陈秘书道。

    “不好意思!”方希悠微笑道。

    陈秘书也笑了下。

    “哦,对了,您要去松江省,是吗?”方希悠问。

    “没有没有,在首长这里就很好!”陈秘书忙说。

    “松江省很不错,不过,其他省份也没有不好,做人还是要灵活一点,给自己多点选择,您说是不是?”方希悠面带微笑,说。

    陈秘书笑了,道;“是是,方小姐说的是!的确如此!”

    车子到了路口,方希悠看见了站在路边车旁的苏以珩,便让司机停了车。

    警卫和陈秘书都下了车,方希悠走到了苏以珩身边。

    “您好!”苏以珩和陈秘书握手。

    “苏总好!”陈秘书道。

    “麻烦您送希悠过来了!”苏以珩也很客气。

    “应该的应该的。”陈秘书道。

    说完,几人就分开了,各自去往目的地。

    “怎么样?”苏以珩一上车就紧张地问方希悠。

    “没问题,他说下周和进叔见面谈。阿泉那件事,他也说放弃了。”方希悠道。

    苏以珩愣了下,很快就连连点头,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那就好,那就好!”

    方希悠靠着车门,脑袋抵着车窗,闭上了眼睛,泪水从眼里涌了出来。

    苏以珩看着她,揽住她的肩,方希悠就把头靠在他的肩头。

    “没事的,希悠,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会好的!”苏以珩道。

    方希悠没有说话,擦干眼泪,望着苏以珩,道:“我和他说放过逸飞!”

    苏以珩,愣住了。

    “你,逸飞--”苏以珩道。

    方希悠看着苏以珩。

    “你这么做,也没错,可能这么做,还更有效一点,至少让他们知道不能再对逸飞下手了。”苏以珩点头道。

    “但愿会有效吧!我不想再看着谁受伤了,这几年,我们都发生太多的不幸了。”方希悠叹了口气,道。

    苏以珩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方希悠看着他,道:“我还没吃饭,我先吃个饭,你陪我去?”

    “可以,我已经安排好了,咱们先去吃饭,完了再去医院。”苏以珩道。

    说话间,车子就开到了餐厅的停车场,两个人下了车。

    一到餐厅,经理就迎着他们两个到了早就订好的位置。

    “珩少,您稍等一下,马上就出菜。”经理恭敬地说。

    苏以珩“嗯”了一声,问方希悠:“你要不要喝点酒?”

    “可以,我正想来点。”方希悠道。

    和叶首长那样的人面对面,真是很费脑细胞!虽说喝酒不能补充脑细胞,可是能让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给您新开一瓶,还是上次那一瓶?”经理问苏以珩。

    “就上次那个吧!”苏以珩道。

    于是,经理便领着服务生去准备餐点了。

    “敏慧的状况怎么样?”方希悠问苏以珩。

    苏以珩摇头,道:“每天都去医院,可是,逸飞--唉,我真是想把他们两个都揍一顿。这是干什么事儿啊!”

    方希悠叹了口气,道:“爱情这东西,真的,没有办法强迫!”

    “是啊,可是敏慧那丫头,真是死心眼的不行,真是--”苏以珩道。

    “这一点,可能就是秉叔的遗传了。”方希悠不禁笑了下,叹道。

    “秉叔也没她那么,不知趣啊!当初我妈和我爸结婚后,秉叔就没有再什么了,可敏慧现在--”苏以珩道。

    “逸飞不是也没结婚吗?而且,现在逸飞这个样子,敏慧心里是放不下他的,就算逸飞再怎么排斥她,她也总是要偿了自己的愿。”方希悠道,说着,不禁笑了下,道,“秉叔当初也没有说放弃静姨啊,要不然后来你爸和静姨离婚了,秉叔就立马能补位?他也是一直在死心眼的等着的。”

    苏以珩叹了口气,道:“你这么说也对,这死心眼,还真是遗传的。”

    方希悠不禁笑了,侍应生抱着酒来了,方希悠便对苏以珩说:“迦因最近都没有去医院,你知道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