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66章 你们都有自己的天赋
    苏以珩点头,道:“嗯,我昨天见她了。”

    “你说,现在这样不让她和逸飞见面,真的有用吗?逸飞不爱敏慧的话,就算没有迦因,他也不会爱敏慧。覃家这么做,只会让逸飞对敏慧越来越反感。”方希悠道。

    “现在不光是覃家这样坚持,敏慧自己也,没有放弃。我现在都有点搞不清她是真的爱逸飞,还是一个执念。”苏以珩道。

    方希悠叹了口气,没说话。

    “现在迦因也是很让人担心,霍书记在那边忙的根本顾不上她--”苏以珩道。

    “迦因,怎么了?”方希悠问。

    “我昨天和她的那个心理医生聊了下,徐医生,你记得吗?”苏以珩道。

    “嗯,我知道。”方希悠道。

    “昨天徐医生和我说,迦因的病情完全没有丝毫的好转,而且,关键是她现在这样完全拒绝治疗,完全拒绝和别人沟通,真的,很麻烦。”苏以珩道。

    方希悠没说话。

    “希悠,这件事,你可以不用关心过问,可是,迦因也是我们的一员,我们不能看着她--”苏以珩道。

    “你觉得我要去安慰她,还是原谅她?”方希悠问道。

    “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到了这样的地步,你也该往前看,希悠,要不然你走不出来这个旋涡。”苏以珩道。

    “你不用劝我什么,以珩,我和迦因,我想,到了这样的地步,大家还是尽量不要接触比较好,免得太尴尬,你说呢?”方希悠道。

    苏以珩叹了口气,经理就领着侍应生开始上菜了,一道道菜上来,经理和苏以珩、方希悠二人聊了几句就主动退了下去。

    “希悠,我们应该帮帮迦因!”苏以珩道。

    “你是不是很闲,以珩?”方希悠看着他,道。

    苏以珩也愣住了,看着方希悠。

    “你觉得你去劝她什么?劝她去回疆,还是去榕城?”方希悠道,“现在这个情况,你觉得她去哪里才合适?”

    “呃,我也不知道。”苏以珩道。

    “既然不知道,就不要自作主张去干涉她的决定,不要去帮她选择什么。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因为替她做主的人太多,而她这个当事人,恰恰什么都没有做。这是她的人生,不管对错,都是她自己该选择的,而不是周围人替她来做决定。你们都觉得她是个病人,不能刺激她,不能让她劳心,要让她轻轻松松的,可是,你们这么做,反倒是让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假如把她换成是你,周围人都把你当成废物,当成要保护的对象,你觉得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方希悠道。

    苏以珩说不出话来,愣了好一会儿,才说:“没有人把她当成废物,你别这么--”

    “的确,你们是没有那么看待她,你们只是想要尽全力去保护她,把她放在一个真空里,这样才是最安全的,是不是?可是她不是个小孩子,你们越是这么做,她越是觉得自己没用。你觉得,一个人一旦觉得自己没用,没有任何价值,活着也没有意义的时候,她会怎么做?”方希悠看着苏以珩,道。

    “阿泉和我说过,迦因曾经要自杀--”苏以珩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她要是不自杀才是怪事!”方希悠道。

    说着,方希悠就端起酒杯喝酒了。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苏以珩道。

    “我说的不对吗?她要是觉得自己活在世上还有一点用处,还有一点用,她会去自杀吗?而你们非但没有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用你们的想法去为她做决定,难道不是你们这么一群人过度的爱把她逼到这个地步的吗?”方希悠道,“现在倒好,漱清去了回疆,文姨就把孙敏珺派给漱清,虽说文姨有她的考虑,可是,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让孙敏珺在漱清身边待着,这就是对迦因最大的伤害!”

    苏以珩叹了口气,喝了口酒,道:“是啊!”

    “现在,你说让她去哪里?回疆?还是榕城?还是留在这里?没有她能去的地方!”方希悠道。

    “她都走到这样的地步了,你还不能原谅她吗?”苏以珩道。

    “我和她的事,跟这些无关。不过,我倒是挺希望她去回疆的,让她也能体会一下看着自己丈夫和另一个女人相处融洽的心情是什么样。”方希悠喝了口酒,道。

    “你啊,就这么逞一下口舌之快!”苏以珩道。

    “没有啊!我是真的很想让她体会一下那种感觉!”方希悠道。

    “她劝霍书记带着孙敏珺走的时候,就已经体会过了。”苏以珩道,“而且,你在这件事上,”看着方希悠,苏以珩顿了下,“是,你有你的立场,你可以去怨恨迦因,我也不能说你什么,只是--”

    “只是什么?”方希悠道。

    “只是,你想看着她失去自我,放弃活下去的希望吗?”苏以珩道。

    方希悠看着苏以珩,说不出话来。

    “是,关于迦因的事上面,很多人都做了错事,我也是其中之一,可是我看得出她在努力去收拾她所认为的自己闯下的烂摊子,她在承担责任,尽力弥补。你难道忘了,逸飞出事的时候,迦因自己也是作为病人在医院的。可是,逸飞出事了,她就离开医院帮着我们去找阿泉,从京里到扬州到云南,又到榕城。如果没有她,你说我们怎么找得到阿泉?阿泉是她的哥哥没错,也同样是你的丈夫啊!她也是在帮你啊,希悠!”苏以珩道。

    方希悠没说话,只是端起酒杯喝酒。

    “找到了阿泉,霍书记让她去医院里照顾逸飞,让她帮忙唤醒逸飞,你觉得,如果换做是你,你怎么做这件事?明知道覃家有多么不想看见她、有多么怪怨她,明知道外界会怎么评价她,可她还是去了,不是吗?”苏以珩道。

    方希悠依旧不语。

    “逸飞醒了后的情况,你也知道了。现在她这个样子,你说万一有什么意外,你怎么能安心?我们谁都没有办法安心!我们都说逸飞和阿泉是我们中的,是我们不能缺失的一员,难道迦因不是吗?就算她在感情上有些错误,犯了错,可是,谁能没错?谁会不犯错?难道就因为她曾经的一些错误,就这样把她排斥在外吗?”苏以珩道。

    方希悠,没有回答。

    “希悠,你为了阿泉做了这么多,可是,迦因也是在做,只是你们发挥作用的场合和程度不同,你们都有自己的特长和天赋。你能做到的事,迦因做不到,迦因能做到的事,你也做不到!刚才我一直在为你担心,我知道不该让你一个人去面对叶家,我为你担心,我也为你骄傲,希悠!”苏以珩说着,方希悠望着他。

    “你能直面叶首长说出逸飞的事,逼迫他们收手,你让我震惊,希悠,你是勇敢的女孩,你是聪明的女孩。可是,迦因她也在为我们这个团体做她的贡献,在她做完了她能力范围的事,就这样被大家排斥出去,无视她的付出,你觉得这样对她公平吗?”苏以珩道。

    方希悠,沉默了。

    “希悠,你说的有道理,我们大家过度关心迦因,把她当成是一个需要保护的人,导致她失去了自己活下去的方向和力量。那么,你能帮助她吗?帮她走出现在的困境,让她可以重新回到我们大家中间来,你,可以吗,希悠?”苏以珩认真地望着她,几乎是在恳求了。

    方希悠喝了口酒,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以珩?”

    “为什么?你想听我怎么说?”苏以珩道。

    “我只想听你的心里话。”方希悠道,她说着,盯着苏以珩。

    苏以珩看着方希悠,沉默好一会儿,才说:“我不想你后悔,希悠!这就是我劝你的全部动机,我不想你后悔!”

    “后悔?我后悔什么?”方希悠道。

    “你虽然一直很怨恨阿泉对迦因的感情,可是,你能说你自己不喜欢迦因吗?迦因来到曾家这些年,难道你不喜欢她,没有把她当做是一家人,当做是我们这个团体的一员吗?”苏以珩道。

    方希悠不说话,喝了口酒。

    “我很了解你,希悠,我对你的了解,超过我对我自己的了解。我知道你心里怨恨迦因,我也知道你喜欢她,你关心她,因为你内心善良,因为你曾经努力接纳迦因,因为你也觉得迦因值得你喜欢,值得我们大家喜欢和接纳。我不想你后悔,是因为我知道万一迦因不在了,你一定会后悔,因为你是个善良的人!”苏以珩语气诚恳,道。

    方希悠眼里,涌出了止不住的泪,她抽出纸巾擦去眼里的泪,道:“你把我想的太好了,以珩,我不是那样的人。不过,的确,曾经,我是想过,如果迦因死了就好了,她死了,阿泉就不会再喜欢她了,就不会有人再和我抢阿泉了。可是--”

    “可是你没办法看着她死去,是不是?”苏以珩望着她,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