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70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我知道你心疼她,可是,逸飞,你越是这样对敏慧冷淡,你家人对迦因的怨言就越是多,他们会把你对敏慧的冷淡都归咎于迦因。”方希悠望着覃逸飞,道。

    “可是这和她没关系啊!我真的不理解我家人为什么要这样?他们为什么--”覃逸飞道。

    “你要明白,你家人有多爱你,他们就有多么怪怨迦因!”方希悠道。

    “可是,我该怎么办?希悠姐,我想见她,我--”覃逸飞望着方希悠,恳求道。

    “你想想,你是想见她呢,还是让她以后安安静静地去生活,少背负一点谴责呢?”方希悠望着覃逸飞,问。

    “我--”覃逸飞说不出来。

    “逸飞,你比任何人都了解迦因,是不是?”方希悠道。

    覃逸飞不说话。

    “你比任何人都了解她,你也比任何人都关心她,即便是漱清,也没有做到你的这一步。你总是为她考虑为她着想,你所想的只有她的快乐和幸福,是不是?”方希悠认真地说。

    覃逸飞转过头,望向窗外。

    是啊!他想的,只有她的快乐和幸福,这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关心的,他只在乎她是不是开心快乐,只在乎她是不是幸福,只在乎她会不会流泪。

    “可是,逸飞,你知道吗?你对她这样的关心和在乎,让她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方希悠说着,覃逸飞望着她。

    “所有人都会指责她不是个好女人,指责她背叛了漱清,指责她破坏了你的生活,让她无地自容,难道这是你想要看到的吗,逸飞?”方希悠道。

    覃逸飞张开嘴,却,说不出话。

    “虽然现在是个开放的社会,每个人都有权利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和伴侣,可是,她结婚了,她有丈夫和孩子,有家庭,她的丈夫,是你的哥哥。你想想,别人会怎么看待你和她,还有漱清?”方希悠认真地说,她看见了覃逸飞眼里的泪,看见他此刻心里的伤痛。

    “我知道要放下一个人很难,真的很难,特别是你刻骨铭心去爱过的一个人,你的世界的中心的那个人,可是,逸飞,有时候,放下,并不是不爱她,只是,换个方式,换个方式去爱,看着她去努力生活,看着她去追寻她的自由,你爱她,就放手让她去寻找她想要的生活。可是,不管她要选择什么,你都不能去干涉,你明白吗?很多时候,我们所谓的爱,只会把我们爱的人推向痛苦的深渊,因为我们爱的那个人,也同样爱着我们,因为爱,她不会拒绝,她没办法说出拒绝的话,特别是迦因,她就是这样的人,是不是?”方希悠道。

    覃逸飞闭上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是啊,希悠姐说的没错,雪初,就是这样的人,越是面对她爱的人、她重视的人,她就越是,无法拒绝。比如说,面对他,面对清哥,面对她的父母。不管大家给她安排了怎样让她难以接受的命运,她都没有反抗没有拒绝,她只是接受着,她只是不想,不想让爱她的人伤心,不想让他们失望,却忘记了她自己想要什么,放弃了她自己的想法。

    她,就是这样的雪初!

    方希悠看着覃逸飞,沉默了片刻,才说:“逸飞,你爱她,就放手给她一点空间,别让她在背负那么多的谴责了,好吗?”

    覃逸飞的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此时,看着这样的覃逸飞,方希悠心里也是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她这么做,到底是为了苏凡,还是为了敏慧?劝覃逸飞放弃苏凡,难道覃逸飞就会接受敏慧了吗?敏慧那么爱逸飞,逸飞的心里没有了苏凡,就会放进去敏慧了吗?

    方希悠也说不清,她也不知道。

    可是,直到和覃逸飞这样聊了出来,她的心里,才有种对苏凡的歉疚。

    是啊,苏凡是在被动接受着所有人的安排,被动承受着谴责,承受着怨恨,来自覃家的、敏慧的,还有,她的。

    “希悠姐--”覃逸飞的声音,打断了方希悠的思绪。

    方希悠看着他。

    “谢谢你这样理解她,为她考虑。你,是个好人!”覃逸飞道。

    好人吗?

    方希悠却说不出话来。

    其实,这么多年,她也是在对苏凡的怨恨和关心中徘徊的。怨恨苏凡是曾泉心里重视的人,怨恨苏凡可以让曾泉那么开心,怨恨苏凡--可是,看看苏凡这么些年的遭遇,这些意外,她又会忍不住可怜苏凡。真的是很矛盾!

    可现在被覃逸飞这么一说,方希悠却觉得有种被打脸的尴尬。她要是告诉覃逸飞,我真的很恨苏凡,恨她夺走了我的丈夫,我对她的恨,不比敏慧对她的少,那么覃逸飞又会怎么看待她呢?

    唉,她是不会说出来的,不止是为了她的脸面,更是为了曾家的脸面,为了曾泉的脸面。不能让覃逸飞知道苏凡被她的哥哥爱过,不能让覃逸飞知道苏凡就是她哥哥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做妻子的理由。

    最后的尊严,还是给自己留一点,给大家都留一点吧!

    方希悠如此想着,摇摇头,道:“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逸飞。我,只是--”

    “一直以来,我身边的人都在说我不该记挂着她,她是我的嫂子,我,不能想着她爱着她,可是,我没有办法看着她难过,看着她--”覃逸飞说着,声音有些哽咽,方希悠的心里,也是一阵潮湿。

    她从没这样和覃逸飞交流过,从没谈过这些事,谈过苏凡,她心里想的,也就只有让敏慧得到想要的爱情和婚姻,而现在--

    看着覃逸飞对自己诉说他对苏凡的情愫,方希悠的心里,为覃逸飞感到悲伤和惋惜,也为叶敏慧感到难过和叹息。

    “你说的对,她的确是没有拒绝过身边人对她的安排和设想,不管是我,还是她的父母,还是清哥。我们大家都一样,都是在用爱她的名义,做着伤害她的事。我,”覃逸飞望着方希悠,顿了下,“在这次出事前,我爸和我说,雪初她身体不好,不能和清哥去回疆任职,所以文姨派了孙敏珺过去照顾清哥。所以,我和我爸吵了,我责怪他们根本不考虑雪初的处境,我,恨他们,恨我爸,进叔和文姨,我也,恨清哥!用爱的名义,做着伤害她的事,却是那么的,冠冕堂皇。所以,我从家里出来了,我来医院找她。却,这样出事了。我一直都认为我是最爱她的人,我是最懂她的人,可是,直到现在,我才知道,我和其他人一样,都只是在用自己以为的方式爱她保护她,却没有去真心了解她到底要什么,她是不是需要这样的关爱。我,只是,自以为是地爱着她,自私的,爱她,伤害她!”

    说着,覃逸飞的眼里,流下了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不是吗?

    苏凡是覃逸飞心里最珍惜的人,是他的整个世界的中心,而现在,当覃逸飞意识到自己其实根本就是在伤害他最珍爱的这个人的时候,怎么会不落泪?怎么会不痛心?

    爱她,还是在控制她,覃逸飞,流泪了。

    方希悠取出一张纸巾,塞到覃逸飞的手里,覃逸飞却没有去擦,只是静静坐着,让这个他并不是那么那么熟悉的姐姐看着他流泪,不是对着自己的亲姐姐,不是对着自己爱的人,而是对着方希悠!

    苏以珩和妹妹一起在楼道里等着方希悠出来,夜深人静,楼道里安静极了,偶尔碰到两三个认识的人,也只是打个招呼而已。

    兄妹两个没有一个不担心方希悠在和覃逸飞说什么的,方希悠明显是在和覃逸飞说什么,只是,他们都不知道。叶敏慧希望方希悠是在劝覃逸飞和苏凡分开,可是,方希悠和覃逸飞并没有太深的交往,方希悠说话,覃逸飞怎么会听?

    千万不要搞砸了啊,姐!叶敏慧在心里担忧着。

    而苏以珩也是有些不安,不过,他是了解方希悠的,他知道她做事有分寸,不会做什么不宜的事情,不会说过分的话。可是,他明白,方希悠和覃逸飞能说什么?他们两个,有什么可聊的。

    难道,是在聊苏凡?

    很有可能。

    可是,希悠能和逸飞聊苏凡的什么,而且还聊这么久?

    即便是了解方希悠,苏以珩现在也猜不出病房里的谈话内容。

    江津也是有些不明白,方小姐和逸飞聊什么能聊这么久?不会是方小姐在劝逸飞对敏慧好一点吧?很有可能,方小姐和敏慧的关系,谁都清楚,不是姐妹胜似姐妹,方小姐对敏慧也是很娇惯的。只是,就目前逸飞对敏慧这个冷淡的程度,方小姐应该不会说那方面的事吧?方小姐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明白吃力不讨好这个词呢?

    直到方希悠从病房走出来,叫了江津一声。

    江津赶紧起身走过去。

    “方小姐--”江津道。

    “我们先回去了,逸飞要是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我把我的号码给你。”说着,方希悠掏出了手机,江津也赶紧掏了自己的手机出来。

    苏以珩兄妹两人看着这一幕,还是没明白怎么回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