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72章 没必要拖着了
    可是,我向流星许的愿,直到现在才实现啊,阿泉!

    孙颖之望着他,却怎么都没法说出来。

    “你看,那是大熊星座--”曾泉起身,把位置让给孙颖之,孙颖之愣了下,起身坐在他那个凳子上,看向了望远镜里的世界,那无垠的夜空,那闪烁的群星。

    “果然在这里看星星,可以看到好多啊!”孙颖之叹道。

    “你在美国的时候没有看吗?”曾泉问。

    “看星星也是要有心情才做的事。”孙颖之道。

    “应该说是无聊才做的事。”曾泉道。

    孙颖之看着他,道:“阿泉,你,回去吗?”

    曾泉看着她。

    孙颖之低下头,又抬头望着他,道:“阿泉,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可是,你在这里待着,并不能解开你心里的结。你,应该去和你爸爸好好谈谈,把你们对彼此的话,不管是爱还是恨,都说出来,好好谈谈,然后找到解决的办法。这样逃避,不是办法。”

    曾泉苦笑了下,没说话。

    “阿泉--”孙颖之叫了他一声,曾泉看着她。

    “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陪着你,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孙颖之说着,轻轻握住他的手。

    他的手,冰凉,甚至,这些日子还有点粗糙。

    孙颖之的指腹触碰到那些裂痕,心里不禁一痛。

    他转过头,望向远方那深邃的夜空。

    路,到底在何方?

    “颖之--”曾泉叫了声。

    “嗯。”孙颖之望着他。

    “我,想和希悠离婚。”他说。

    孙颖之惊呆了,看着他。

    “你,想好了吗?”她问。

    “嗯。”他点头,“这么多年,她为我付出了那么多,可是,我并没有给她想要的婚姻,我,欠她太多了。”

    孙颖之望着他。

    曾泉也看着她,道:“明天我想回去,和她办手续。与其让她和我在一起浪费时间,不如,放手让她去找一个真正爱她的人。”

    孙颖之的心里,颤抖着。

    尽管她也很清楚,曾泉说要和方希悠去办手续并不意味着要和她怎么样,可是,至少,这对于她来说,是希望的到来!

    “可是,希悠她会同意吗?”孙颖之问。

    “希悠是个理智的人,经过这件事,她已经恨我恨到不行了,何况,离婚是她提出来的,我,没必要再拖着了。”曾泉说着,低下头。

    孙颖之看出他情绪很低落,心里也很是不安。

    “阿泉,你,舍不得她,是吗?”孙颖之忍着心痛,问。

    曾泉苦笑了下,道:“这是最好的选择,不是吗?”

    他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是舍得,还是舍不得?

    “你,爱她,是吗,阿泉?”孙颖之问。

    曾泉轻轻拍了下孙颖之的肩,道:“你要不要继续看星星?”

    孙颖之起身,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曾泉便继续开始调整望远镜的角度。

    他,爱希悠吗?孙颖之想知道。

    在楼顶上看了一个小时的星星,曾泉就接到了方希悠的电话。

    他微微一愣,孙颖之看见了他手机上显示的名字--希悠!

    “你们聊吧,我下去洗漱了。”孙颖之起身道。

    “嗯,你早点休息!”曾泉道。

    “你也是,别在这里待太久,会着凉。”说完,孙颖之就朝着楼梯走去。

    走了两步,她就听见身后传来他的声音--

    “什么事?”他在和电话那边的方希悠说话,孙颖之停下脚步,回头望着他,却赶紧又离开了。

    他们,要离婚了吗?

    孙颖之回到自己的房间,给警卫连长刘连长打了个电话,让他安排明天返京的事。

    “您要回去了吗?”刘连长问。

    “嗯,阿泉要回去,我也准备回去看看我妈。”孙颖之道。

    是啊,妈妈已经给她打过好几个电话让她回去了,可她--

    该回去了啊!

    楼顶上,曾泉和方希悠在通电话。

    “明天有空吗?”他问方希悠。

    “没有,明天日程满满的,呃,我后天--”方希悠道。

    她想说“我后天来找你”,可是,没说完,就听他说:“我明天回来,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们去把手续办了。”

    手续,办了?

    方希悠的脑子里,猛地懵了一下。

    他,是来和她离婚了吗?

    也好,他来了,她就不用去找他了。

    很好,这样,很好!

    “嗯,好的,那,后天我安排好时间了给你打电话,你会在家里吗?我是说,你爸那边?”方希悠的心,还是说不出的痛了,却说。

    “你在你妈那边吗?”他问。

    “没有,我在,在咱们家住。”方希悠道。

    咱们家--

    这三个字,在后天之后,也就变成了历史了。

    “那,明晚我过去找你,把财产分割一下,这样办手续会快一点,不会耽误你太久。”他说。

    “嗯,好的,那我明晚在家里等你。”方希悠的心,还是一阵阵的抽痛。

    “好,我几点过去?”他问。

    几点?他,不是去家里住吗?

    也好,就这样吧,就这样结束吧!她不是自己和敏慧说觉得痛苦就要放手吗?她为什么做不到呢?不对,她能做到,她也决定了要离婚,只是,她没想到,真的到了这一步的时候,心会这么痛。

    “呃,我好像,要到十点才能到家。”方希悠查了下手机上的工作记录,道。

    “好,那你早点休息--”话说完,曾泉才想起来电话是她打来的,问,“你打电话,是,什么事?”

    方希悠愣了下,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说什么事,闲说了两句,他就说离婚的事了。

    “没什么,我也是想问你--”她顿了下,说,“我也是想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办手续。”

    “哦,那就后天吧,明天晚上我们先谈一下,后天直接办手续。”曾泉道。

    “嗯,那就这样决定了,你早点休息,我要睡了。”方希悠道。

    “晚安。”他说,听着她挂了电话,才摁掉了手机。

    放眼望去,无垠的夜空,群星闪烁。

    只要有一个人可以幸福,那也是值得的了!

    可是,方希悠躺在床上,泪水从眼里流了出去。

    一切,终于结束了,结束了。

    她擦去眼泪,没什么舍不得的,结束了,才能重新开始,不是吗?

    他有了颖之,而她,她也会找到她的幸福。就算,就算没有男人也没关系,她不是那种没了男人就不能活的女人,她可以活得很好,非常好!

    这个夜,难眠又漫长。

    苏凡这几天一直在陪着女儿完成她的寒假作业,各种参观,各种写参观报告,还有念卿的音乐演奏练习要给乐队指导老师发视频,总之也是每天忙个不停。直到这时,苏凡才知道现在的一个幼儿园家长有多累人了。每天忙忙碌碌的,躺到床上就直接睡着了,完全没有多余的脑子去想别的事。

    也许,这样忙碌也挺好的,至少不会去想霍漱清在那边怎么样了,去想逸飞的事,什么,都不会想了。然后等念卿把在京里做的事做完,就回榕城去。苏凡,这么想着,进入了梦乡。

    梦里,什么都没有。

    霍漱清每天都很忙,工作的事,各种安排。这几天冷空气加剧,有好几个地方暴风雪,牧民受灾。每次只要哪里发生灾害,从上到下的领导就要忙活起来,各种救人救灾救牲口,特别是在回疆这种民情复杂的地区。救灾任务极为紧急严重,霍漱清亲自去了一个受灾最严重的地方。等到他脑子闲下来,也是要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了,加上两地的时差,他上了床睡觉的时候,苏凡早就睡着了,电话打过去,也是没人接听。

    连续好多天,一直都是这样。

    苏凡从电视上看到回疆受灾的事,也看到了霍漱清去了灾区,想要给他打电话询问情况怎么样,却想着他很忙,就没有打过去。每天在陪着孩子的时候在手机上翻一下新闻,唯一看的也就是和他有关的消息。每每到了这时,苏凡就想起孙颖之和她说的,夫人做剪报的事。

    那样的爱情,不管到何时都不离不弃的爱情,自己可以拥有吗?苏凡却不知道。

    看着手机上那些未接来电,苏凡总是想要给他拨过去,可是,他有空吗?看看华社主页上回疆板块的新闻,就知道他有多忙了,不是开会就是检查工作,或者会见什么人之类的,他真的好忙好忙。忙到苏凡觉得他连喝水的时间都没了,忙到苏凡觉得自己给他打电话就是影响他了。

    长长地叹了口气,耳畔就传来女儿的声音--

    “舅舅--”

    苏凡猛地回头,进来的,不就是,曾泉吗?

    念卿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跳下去,扑到了曾泉的怀里。

    “哎呀,我们的公主又重了啊!”曾泉抱起念卿,笑着说。

    “舅舅我没胖!”念卿撅着嘴,道。

    曾泉笑了,苏凡起身走过来,也不禁笑了。

    “现在知道臭美了,不许说任何和胖有关的字眼。”苏凡对曾泉道。

    “我们家的小公主怎么会胖呢?是衣服穿多了,衣服重了。”曾泉笑着说。

    念卿得意地笑了,抱着舅舅的脖子,道:“舅舅,你怎么黑了啊?你去海边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