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81章 你们都是一样的人
    这时,方希悠的泪眼蒙蒙里,看见了站在门边的首长,和曾泉!

    方希悠立刻就松开了孙颖之,赶紧站起身,问候道:“首长!”

    孙颖之也没想到父亲来了,起身却发现了曾泉也在,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你们都坐下。”首长道,对曾泉道,“泉儿跟我过来。”

    于是,首长就走到了妻子身边,坐了下来。

    “看来你这边很顺利!”首长习惯性地挽住妻子的手,微笑道。

    夫人微笑点头。

    “夫人--”曾泉问候道。

    “你坐吧,泉儿!”夫人道。

    于是,曾泉便坐在了方希悠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方希悠和孙颖之也都坐下来。

    “好了,我们现在谈谈你们三个的事。”首长道,“谁先说?”

    曾泉和方希悠对望了一眼,开口道:“首长,其实,我和希悠已经约好明天去办离婚。”

    孙颖之愣住了,看着曾泉和方希悠。

    “希悠,你决定好了吗?”夫人望着方希悠,和蔼地问。

    方希悠望着曾泉,没有回答夫人的问题,却是对曾泉说道:“你,决定了吗?”

    曾泉望着方希悠,沉默了。

    方希悠轻咬唇角,她好想说,我们,不要离了吧!我们,好好继续在一起吧!我们--

    可是,她没办法说出来,她该怎么说?

    “阿泉--”她叫了他一声。

    “嗯。”

    “其实,我想说,我们,不要离婚了。”方希悠说着,眼眶中泪花闪闪。

    孙颖之呆住了。

    首长和夫人望着这一幕,只是看着三个孩子,没有说话。

    “我想再有一个机会,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可是,我,没办法这么和你说。”方希悠道。

    “为什么?”曾泉问。

    “因为,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方希悠道。

    “希悠,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的包容,这么多年,我也,的确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我没有很好的尊重你的意见,没有顾及你的心情。我--”曾泉道。

    孙家三个人望着这一幕,都没有说话。

    孙颖之望向自己的父母,父母对她微笑点头。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分开了。”孙颖之走到曾泉和方希悠的面前,道。

    曾泉和方希悠站起身。

    孙颖之望着曾泉,努力挤出一丝笑,道:“阿泉,其实,我一直都想和你在一起,我想,我想要给你幸福,让你幸福,也让我自己幸福。这些日子,和你在一起的这日子,我很开心,和你在一起,我就很开心。可是,我看得出来,我开心的时候,你并不开心。如果你不开心,我又怎么会幸福?”

    曾泉和方希悠望着孙颖之。

    “希悠,我妈说的对,我不该在你们还是夫妻的时候插足你们的生活,我,不能你们做选择。可是,我想和你说,我和阿泉,我们是清白的,你,相信他!”孙颖之对方希悠道,“不管你们做什么决定,我不希望你们是在彼此误会的情况下做出这样的选择。”

    说完,孙颖之深深地望着曾泉,对他笑了下,跟父母说了声,就走了出去。

    一颗心,是碎了吗?

    这么多年的隐藏,这几天的追逐,就是这样的结果吗?

    如果他不开心,她又怎么会幸福呢?

    “希悠--”孙颖之走到门口,回头叫了声。

    “颖之--”方希悠道。

    “如果你们离婚了,我会,继续等着阿泉的!”说完,孙颖之笑了笑,拉开门走了。

    “看来,这件事,我们不用再担心了。”首长微笑着说。

    “抱歉,首长,让您和夫人为我们浪费宝贵的时间!”曾泉道。

    夫人微笑着摇头,道:“你们都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也不想看着你们三个人稀里糊涂的过着。”

    “阿泉,我记得以前你老和我们说的一句话,你还记得吗?你小的时候说的。”首长微笑看着曾泉,道。

    曾泉和方希悠坐下来,道:“对不起,首长,我,我不知道是什么--”

    “你小的时候啊,经常对我和你爸爸还有你岳父,我们几个说的是,身为一个国家的领导者,如果连眼前的不幸都不能解救的话,还怎么去解救那些看不到的人民的苦难?”首长微笑着说。

    “原来这是泉儿对你说的?我还以为--”夫人对首长说。

    首长微微点头,道:“是啊,那个时候泉儿还不到十岁,我们几个人在一起聊天的时候,他就很喜欢跑过来听,然后就给我们纠正。”

    “对不起,我,我以前,小时候太皮了--”曾泉有点尴尬,道。

    首长摇头,道:“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将来是个做大事的孩子。因为,很多人,都不会有你那样的见解,哪怕你只是个孩子。”说着,首长望着夫人,微笑道,“可惜瑾之离开的太早了,她真是一个很伟大的母亲。”

    夫人点头,道:“是啊,瑾之是很聪明的人,”说着,夫人看向希悠,道,“你还记得你婆婆吗?你和她,很像,希悠!”

    方希悠微微有些愣住,看着曾泉。

    “我,我吗?”方希悠问。

    夫人点头,道:“嗯,你和瑾之,在很多地方都很像,一样的聪明智慧,一样的美丽善良,而且,”夫人说着,不禁笑了,道,“一样的,对婚姻有些不知所措。”

    方希悠沉默不语。

    “泉儿,你的设想,刚才你和我谈的,我很,支持!”首长说。

    曾泉的眼里闪过深深的惊喜,方希悠也是为他高兴,毕竟,这是他自己观察问题,然后得出的解决方法,并且自己去实践寻找实施的办法,就像以珩说的,这是他的梦想。

    “我们这个国家,想要真正的富强起来,实现民族的复兴,必须要让这块土地上的大多数人生活富裕。国家强盛,人民富裕,这才是我梦想的祖国的样子。而我们的国家,还有7.5亿农民居住在农村,他们的生活环境的改善、收入的提高、对土地的有效利用,都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很关键的问题。特别是土地的问题,我们既要保证国民建设对用地的需求,又要保障最基本的农业用地,而现在,18亿亩的耕地红线,已经面临着失守的危机。失去了这最后的保障,我们的农业将会出于危机,我们不能把人民的口粮交给外国人来控制,那就是卡脖子的危险了。”首长说道。

    曾泉点头。

    “这些年,我们也在积极想办法解决,用各种办法来疏导这些压力,改善农民的待遇。可是,最根本的,我们没有做到,那就是最大效力的利用土地。你的想法,让我很震撼,泉儿,你的解决的办法,我目前没办法给你一个态度,但是,你的想法非常好,切入点很好。我支持这一点,之后,我会跟他们谈,让相关部门开始着手调研,希望可以尽早的拿出一些方案出来,找一些地方开始试点,看看能不能成功。但是这个切入点,我很赞成。”首长道,“就按照你的想法让他们去做!”

    “谢谢您,首长,谢谢您的支持,谢谢!”曾泉很是激动。

    他怎么能不激动呢?这是他摆脱了父亲,摆脱了家族影响力,自己思考而得出的结论,这是他的成绩。

    方希悠没想到首长会这样肯定曾泉的成绩,也是为他感到高兴。

    “不过,泉儿,你觉得你的未来,是应该放在这些研究上面呢,还是,去领导这些研究者?整合更多的资源来多更大的事?”首长问道。

    “我--”曾泉说不出话来。

    “从这件事上,我看到你身为一名执政者的天赋,那就是善于发现问题,并且能有独特的比较有效的解决办法。这个社会有很多的问题,拆台的人多,可是,真正有建设性的意见来解决问题的人,很少,这很少的人,就是我们需要的领导这个国家未来的人。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泉儿,我,需要你去更重要的岗位。至于你提出的这个问题的解决,你以后可以继续作为这个项目的首创人来参与后续的进度,可是,我需要你现在就接任沪城市的位置。”首长道。

    曾泉,惊呆了。

    方希悠没有说话。

    首长望着曾泉。

    方希悠沉默了片刻,才开口说:“叶首长放弃了沪城吗?”

    曾泉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方希悠。

    首长点头,道:“他和你公公谈过了,放弃了沪城,选了其他的地方。”

    方希悠没说话。

    “这件事,你做的很好,希悠!你,非常勇敢!”夫人对方希悠道。

    “您,知道了?”方希悠问。

    夫人点头,首长便说:“你公公和我说了这件事,他征求了我的意见。”

    “可是,那不要紧吗?”方希悠问。

    “不是你说的吗,不能纠结于一城一地的得失,眼光,放远一点!”首长微笑道。

    方希悠,惊呆了!

    这是她和叶首长说的话,首长怎么会,怎么会知道?

    “泉儿,你回去好好和你父亲谈谈,明天早上,我希望得到你的回答。等你准备好了,就来见我!”首长起身,其他三个人也都站了起来。

    “是,我知道了,首长!我,回去,好好谈谈。”曾泉道。

    首长走到曾泉面前,轻轻拍拍曾泉的肩膀,看着曾泉,道:“不管是国事,还是家事,都要冷静处理。年轻人可以冲动,但是,冲动之后,要冷静下来好好思考。明白吗?”

    “是,首长!”曾泉道。

    首长微微一笑,就走出了妻子的办公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