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86章 只有你才能带走他
    一切,根本没有变,不是吗?

    即便他说他们重新开始,既然他说“过去的已经发生不可更改”,即便他说“我们要往前看,要过好以后”,可他的笑容,还是对着苏凡的,不是吗?

    方希悠悄悄离开厨房,一个人站在楼走廊下,望着黑漆漆的天空,静静地,站着。

    她应该有所预料的,即便,即便他决定重新开始,可是,总有些习惯,没那么容易就改过来,不是吗?就像以珩说的,既然已经决定要接受他,要和他一起去共赴未来的人生,那就,慢慢去改变他吧!

    方希悠闭上眼。

    的确,苏以珩就是这么和她说的。

    今天,从夫人办公室出来后,她看见了曾泉和颖之两个人的湖边--

    从她的角度她并不能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可是,她也知道他们两个是在告别,颖之,在告别他,也在告别她的爱情,她的暗恋。

    即便他们在告别,可她毕竟是个女人,那是她的丈夫,是她的权利,怎么可以--

    即便对自己说,他们以后不会再有什么了,夫人说,首长会和颖之谈的,会和颖之说清楚,颖之会明白。可是,即便如此,方希悠也是有着身为女人的自尊的,自己的丈夫和妹妹,又和妻子最好的姐妹如此暖昧,她怎么可能对这样的亲昵行为熟视无睹?

    回到办公室,她反锁了门,拿出手机,给苏以珩拨了过去。

    苏以珩今天去出国谈判了,刚好这会儿从谈判桌上下来,就接到了她的电话。

    “怎么了,希悠?”苏以珩示意了一下助理,自己就在秘书的引领下来到旁边的一间空置办公室,锁上门。

    方希悠便说颖之要和曾泉分开了,可是他们两个在湖边什么的。

    “哦,这样啊!”苏以珩道。

    “什么叫这样啊?”方希悠道。

    “那你和阿泉,是和好了?”苏以珩问。

    “嗯,算是吧,我觉得还是,想和他在一起,我--”方希悠道。

    “既然决定了就好好过下去,过去发生的一切,不管他和迦因的,还是颖之的,你都要彻底放下,要不然,你们还怎么过的下去?”苏以珩道。

    虽然不知道方希悠为什么突然改变了决定,可是她不具体说,他也不能具体问,毕竟是身在异乡,通话的安全性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希悠和阿泉、颖之三个人的事突然有了转向,那背后肯定是有大事件的。比如说,最近他接到的一份密令,就是在调查一些国内企业在海外并购案中的违法行为,而被调查的那些企业,苏以珩一看就是有问题的。这样的调查,映射出政局的怎样的变化,苏以珩怎么会不明白?在这个节骨眼上,曾泉的这个三角关系突然有了结果,已经不言而喻了。

    方希悠没说话,苏以珩便劝道:“希悠,既然你要和他重新开始,那么,就千万不要跟过去几年一样了。人的耐心,总是会耗尽的。好好做个妻子,多陪陪他,你那么崇拜夫人,就多学学她的夫妻相处之道。不管你们两个能不能和夫人首长一样和睦,起码不要再像过去那样了。要是重蹈覆辙,真的没有人可以挽救你们的婚姻了。”

    “你说的好像错误都在我一个人身上一样。”方希悠道。

    “现在还抓着谁对谁错,还有什么意义?不管谁对谁错,你都不要再提了。特别是迦因那件事,这种事很伤男人自尊的。这些年你和阿泉关系陷入僵局,多半就是因为你心里放着这个梗始终解不开。过去倒也罢了,事情没有挑开,还好说一点,要是以后你还记着那件事,动不动就因为那件事和他闹,那么,真的--”苏以珩道。

    “我是找你吐槽的,你干嘛老是教训我?”方希悠道。

    “我哪有教训你?我只是怕你老毛病又犯了。我和你说,希悠,拿得起,放得下,你要接受他,那就接受他的全部。如果你不能接受,那就趁早收手。省得你们两个又在一起拖个几年,把两个人最好的时间都拖没了。”苏以珩道,“你是个聪明人,该怎么做,不用我说,希悠。你要知道,为什么阿泉喜欢迦因,就是因为和迦因在一起的时候他很轻松,迦因不会指责他什么,他们只是平等相处,没有任何的包袱。你们的婚姻背负了那么多,这个现实不可能改变,可是,你应该想想办法,让他回家之后可以轻松,让他有个家的感觉。阿泉也不是木头,他对你也是有感情的,时间长了,你们会好的。”

    “你的意思是,让我走出第一步吗?”方希悠沉思道。

    “嗯,这次的事让阿泉颜面扫地,他真的是受了很大的打击,你让他迈出第一步,是不可能的。你就放下你的骄傲和自尊--”苏以珩道。

    “我,哪有骄傲?你真是--”方希悠道。

    “希悠,我不想以后再说这些话,我只是希望你和阿泉可以幸福下去,这是我的希望,也是很多人的,包括,颖之!”苏以珩道。

    “颖之?”方希悠道。

    “难道你以为让颖之放弃这么多年的爱是一件轻松的事吗?她好不容易等到你们两个要办离婚了,结果你们又重新复合了。你说,作为你,你的心情会怎么样?这次是给颖之判了死刑,你要明白,她为什么愿意退出。”苏以珩道。

    方希悠沉默了。

    “说到底,不管别人怎么看,你们的生活,最有发言权的人是你们自己,最有感受的人也是你们自己,千万,不要再重蹈附则。如果你继续爱阿泉,就多牺牲一点,阿泉会回报你的付出的,希悠。这次,只有你才能把他带出痛苦的深渊,我也希望是你把他带出来,而不是别的任何人。”苏以珩道。

    此时,耳畔,依旧回响着苏以珩的话。

    方希悠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折身走向了厨房。

    此时,曾泉正开心地跟着苏凡和其他的勤务人员学习包馄饨,而且好像他学得小有成就一样。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方希悠微笑着走进厨房,问道。

    “方小姐--”勤务人员们问候道。

    方希悠温柔地微笑着,道:“辛苦大家了。这些日子阿泉和我不在家,我们都很想念家里厨房的美味呢!今晚回来,又给大家添麻烦了。”

    “没有没有,方小姐,不麻烦不麻烦。”一位阿姨道。

    “是啊,只有方小姐喜欢就好了。”另一位大姐笑着说。

    方希悠微笑道:“那以后我们就尽量多回家来打扰大家好了,可以吗,阿泉?”

    曾泉淡淡笑了下,道:“嗯,以后多回来。”

    其实,最近关于方希悠和曾泉婚变的传闻满天飞,即便是曾家的勤务人员也都多少听到了一些,特别是这夫妻两个还根本不在家,最关键的是,方希悠最近一直没有回过家。以前就算曾泉上班没回来,方希悠偶尔还是会回来住一两个晚上的,而最近,方希悠完全不来了,这足以说明了一些问题的存在。

    首长家里的勤务人员,是了解高层家事国事变化的一手信息员,没有一点两点的工夫,也没办法在首长们家里干下去。因此,方希悠和曾泉,肯定是出了问题,曾家的勤务人员们都很清楚。而此刻,方希悠又和过去一样落落大方和大家聊天说话,而且曾泉也那么配合,难道不是说明他们已经和好了吗?

    唉,原来前一阵子的离婚传闻,这么快就结束了啊!

    “阿泉,爸爸回来了,在客厅等你呢!你要是想学做馄饨,改天再学,怎么样?”方希悠温婉地问道。

    “回来了吗?我都忘了。”曾泉道。

    “你去和爸爸坐一会儿,晚饭好了我再来告诉你们。”苏凡见状,对曾泉微笑道。

    “好吧,那就交给你了。”曾泉起身,拍拍手上的面粉,看了眼自己的作品,道,“好像进步很大啊!还不错。”

    “作为初学者已经非常厉害了,必须要夸奖你一下。”苏凡笑着说。

    曾泉笑了下,道:“那你也早点过来。”

    “嗯,我知道,嫂子,你们先过去吧!”苏凡笑着道。

    “那就辛苦你了,迦因!”方希悠微笑道,看着曾泉去洗手池边洗手,方希悠便走过去,给他解开围裙的扣子。

    曾泉愣了下,回头看了她一眼,她对他微微一笑,没说话,只是解开了扣子,曾泉也没有再说什么,两个人收拾干净了,就和苏凡还有厨房的工作人员们道别,离开了。

    离开了厨房的夫妻两个,方希悠挽住了曾泉的手,曾泉看了她一眼,握住了她的手。

    方希悠的头靠着他的肩,道:“阿泉,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我们,从头开始!好吗?”

    曾泉停下脚步,望着方希悠。

    “你,能,接受这样的我吗?”曾泉问道。

    “为什么不能呢?我爱你,阿泉,不管到何时,我,爱的只有你,阿泉!”方希悠望着他,认真地说。

    曾泉注视着她,手贴上她冰凉的面颊。

    他微微低头,唇靠向她,方希悠闭上双眼,一颗心,疯狂地跳动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