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88章 这就是新婚夜
    这是第一次,结婚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不对,第三次,第一次是在更衣间的那一次,第二次是他喝醉酒的那次,这是第二次,方希悠感觉到了身为女人的快乐。

    他并非是那种冷淡的男人,他并非是不想要,只是--

    躺在他的身边,她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变得透明了,身体都轻盈了许多。

    看来,这次的决定,是正确的,没有和他分开,没有因为意气用事而和他分开。如果就这样分开了,真的,太,可怜了不是吗?

    方希悠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侧过身,望着他。

    可是,曾泉一直望着房顶,房顶一片漆黑,基本上算是一片漆黑,因为屋子里只亮着床边的一盏落地灯。

    他那英俊的侧脸,就在光影的交错中静止着。

    书上都说什么“英俊的男人如同古罗马的雕像一般”,她一直都觉得这是作家们编出来的,可是,现在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方希悠脑海中想到的就是这样的形容。

    他,就是比那雕像还要完美的男人!不管是他的相貌,还是身材,还是他身为男人的,强悍!

    她轻轻地吻了下他的胸口。

    曾泉转过脸看着她。

    四目相对,眼神相接,方希悠却突然不知道和他说什么,便微微笑了下来解除自己此时的尴尬。

    “起床吧,别让爸爸他们等太久了。”方希悠说道,说着,她就起身,捡起床边的一件刚才被扔下来的衬衫,套在身上去了浴室。

    曾泉躺在床上,望着她远去的背影,转过脸,望向窗口。

    好多天没有回来,窗帘也被家里的勤务人员拉上了,此时看见的只有窗帘上那依稀不清的纹路。

    这样,才是正常的夫妻,不是吗?做夫妻的事,在一起睡觉,一起陪着家人吃饭,这,才是正常的夫妻。而他,现在需要过正常人的生活,而不是,一味地去渴求自己想要的什么。自己想要的,并不见得就是真实存在可以得到的。

    希悠,是个好女人,是个好妻子,真的,他现在是真的这样认为的。即便希悠她以前对他的确不够关心,的确冷淡,可是--

    他是个男人,他也犯了错,而且,希悠能为他去见叶首长,真的--

    曾泉闭上眼,嘴角漾起一丝苦涩的笑。

    浴室里,方希悠快快冲了澡,正在吹头发,曾泉就进来了。

    看见他那精壮的身体,她的脸还是不禁红了,便说:“你赶紧洗吧,我给文姨打电话解释一下。”

    “不用了,他们不会问的。我会很快洗完。”曾泉道。

    妻子对他笑了下,曾泉就走进去冲澡了。

    耳畔,是水流哗哗的声音,方希悠却突然有种新婚的感觉。好像这才是他们的新婚之夜,而不是,而是多年前那个尴尬冷漠的夜晚。

    那个夜晚,他们甚至连彼此都没有碰一下,就背对背躺在床上睡着了。他说他太累了,就什么都没有做,而她,不知道他是真的累了,还是,他根本,不想碰她。

    为了他,保存了将近三十年的宝贵身体,在那个夜晚等着他去打开的时候,他却--

    方希悠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是如何度过了那一晚的,似乎她的人生中从来都没有过那样漫长的夜晚。

    都说戴妃和查尔斯王子的婚姻悲剧,从他们的蜜月就开始了,对于方希悠来说,她的婚姻悲剧,从婚礼那天就开始了。

    这个悲剧,一直,持续到今天,才有了婚姻该有的样子。

    那么,今天,就算是她的新婚夜吗?明明,明明早上他们两个人还在准备着明天去办离婚手续的。这一切,真的,改变的太快了。

    幸福来的太快,她都不敢相信。

    这一场幸福,是从他刚刚在屋檐下的那个吻开始,从那个吻开始,她就迷迷糊糊被他拉着手,到了他们的卧室,到衣服被扒光,到--

    刚才的情形,在她的脑子里重新上演了一遍,回忆之时,她甚至能感受到他刚刚带给她身体的疼痛和欢愉,好像依旧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在她的耳畔,好像可以感受到他的吻的热度,感受到,他的,强健!

    “你还没吹完?”曾泉的声音,突然在她的耳畔响起。

    方希悠好像做坏事被抓到的孩子一样,一下子就呆住了,赶紧关掉了吃风机,起身对他微笑道:“你这么快?”

    “嗯,我们换衣服过去吧!”他说。

    “哦,”她刚说完,就看见他那湿乎乎的头发,忙叫了一声,“等一下。”

    “怎么了?”曾泉回头,不解地问。

    她拉着他的胳膊,把他按到洗脸台前的凳子上。

    “你看你,头发都湿湿的,这么大冷的天,出去肯定就感冒了。”她说。

    曾泉愣愣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坐在她前面,看着她长发垂肩、面颊绯红,拿着吹风机给他吹头发。

    这一幕,从未,发生过。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耳畔,只有吹风机的呼呼声。

    吹了一会儿,方希悠就把吹风机关掉了,然后给他梳头发,头发还没有完全干,只是不像之前那么滴水了。

    他的头发,很柔顺,她很喜欢。

    “你看,这样怎么样?我再给你吹一下--”她说。

    他却转过头,抓住她的手。

    方希悠愣住了。

    “怎么了,阿泉?”她问。

    “希悠--”他起身,一手捧着她的脸。

    他的声音那么温柔,方希悠都要呆住了。

    她的心,噗通乱跳着,如同少女一般的羞涩。

    他的眼神,让她晕眩,让她--

    “你真美!”他说。

    她的脸,更红了,她不敢和他对视,她低下头。

    可是,她的下巴还是被他抬了起来,在她抬头的那刻,他的吻,就落在了她的唇上,稳稳的,热热的。

    身上唯一的遮蔽,就是那条浴巾,一下子就掉落在了脚边--

    这下子,刚刚真是白冲澡了。

    浴室里,传来她低低的叫声,还有他粗重的船息。

    曾元进夫妇和女儿外孙女在餐厅里等着这一对夫妻,却怎么都等不到。苏凡不知道他们怎么还不来,是不是,是不是吵架了?很是担心。罗文茵也是担心的不行,想要派人过去看看,却都被曾元进给止住了。

    这个时候,不管是不是吵架,都应该交给他们自己去解决!他如此说。

    “先给念卿夹菜出来吃吧!孩子饿了,我们再等等。”曾元进道。

    于是,苏凡就给女儿把菜夹到了碗里,念卿抱着碗就开始吃了。

    “对不起,爸,文姨,迦因,念卿,我们,来晚了。”方希悠的声音,从餐厅门口传来。

    “没事没事,来,来来,坐吧!”曾元进道。

    罗文茵刚要开口问这小两口怎么了,一看方希悠进门的时候是挽着曾泉的手的,再看方希悠脸上那尚未褪去的红晕,看看方希悠眼里的神采,罗文茵瞬间就明白了。

    苏凡现在是肯定不会去问“你们刚才做什么去了”这样的话了,如果是以前,她还会和曾泉开玩笑地说,现在,方希悠在眼前,她,不会再说了。

    他们是夫妻,就像爸爸说的,就算是吵架,也是他们夫妻的事。她不能再去过问了,绝对,不能!

    要是他们两个和好了,那就是好事,那也是曾泉自己的选择,不管曾泉怎么选,她都没有立场再去过问了。

    以前的话,她还会和他聊聊什么的,现在--还是算了吧,要是方希悠知道了,肯定,肯定不会高兴的。

    苏凡没说什么,只是站起身,对方希悠说:“请坐,嫂子,念卿先开动了。”

    方希悠对苏凡笑了下,坐在了曾泉身边。

    于是,这一张长桌上,曾元进的左右手两边分别坐着儿子儿媳,以及妻子和外孙女、女儿。

    “迦因,把酒给大家倒上,我们家里好久没有在一起吃饭了,今天大家来喝一杯。”曾元进道。

    “姥爷--”念卿叫了声。

    “怎么了?”曾元进问。

    “可是我爸爸还没回来,小姨也不在家,弟弟也不在,我们一家人还缺了三个人啊!”念卿道。

    “没事,明天你爸爸回来了,过几天小姨也就来了啊!我们一家也很快就团圆了。”方希悠对念卿微笑道。

    “是啊,舅妈说的对,今天是舅舅舅妈回来了。”罗文茵对外孙女道。

    看着方希悠精神这么好,罗文茵心里真是一块巨石落了地。

    希悠是真的爱泉儿的啊!老天保佑,就这么过下去吧,再也不要出什么意外了。

    苏凡笑了下,便要开始倒酒。

    曾泉起身,打开了酒瓶,对她说“没事,我来吧”。

    苏凡看着他,曾泉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念卿,微笑道:“你要喝什么?舅舅来为你服务!”

    “我要喝--”念卿道。

    “你还真是不客气啊,这就开始点了?”曾元进笑着对外孙女道。

    “舅舅说他要做服务员的嘛!”念卿道,又笑着对曾泉说,“舅舅,我会给你小费哦!”

    一家人笑了,苏凡却对女儿说:“你不能对舅舅这么没礼貌的。”

    “没事,最近舅舅没在家,我们的念卿每天要照顾姥姥姥爷还有妈妈,辛苦了是不是?舅舅要为我们的小功臣好好服务一下,感谢我们的念卿!以后要再接再厉哦!舅舅舅妈不在家,这个家里就靠念卿照顾了!可以吗?”曾泉对念卿微笑着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