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90章 脑子坏掉了
    走廊里的灯笼在风中轻轻摆动着,灯光摇曳,飘忽不定,感觉像极了自己的心情,这样摇摆着,摆着摆着。

    曾泉准备折回自己的房间,他感觉很累,他要休息。

    身后,一个声音传来--

    “哥?”是苏凡?

    他回头。

    “是你啊!要去干什么?”曾泉问。

    “刚把念卿送到我妈和嫂子那边,我回房间去给她拿东西。你呢?和爸爸谈完了吗?”苏凡问。

    “嗯,我打算回去睡一会儿,今天,有点累。明天还有一堆的事。”曾泉道。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启程?”苏凡看着他,问。

    “呃,明天开会接受任命,启程的话,要等到后天,或者大后天了。”曾泉道,“不过,我还要回去之前的单位交接。”

    “那你还真是很忙啊!”苏凡笑了下,道。

    曾泉没说话,双手插兜,缓步朝着自己的院落走着。

    “看到你们两个和好,大家都很开心!”苏凡和他并排走着,道。

    “是吗?那就好!”曾泉说着,叹了口气。

    苏凡看了他一眼,道:“你,怎么了吗?我看嫂子很开心,她,真的是很爱你,她和我说了很多,她说她会陪着你去沪城--”

    “嗯,我知道,她,真的是很好。她,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妻子!”曾泉道。

    苏凡没说话。

    “现在想想,我好想,挺不知好歹的,是不是?”曾泉问她道。

    “因为你之前要和她离婚?”苏凡问。

    “是啊,我--”曾泉道。

    “不管是分还是合,只要是你遵从内心做出的决定,没有人可以责备你,也没有人有那个权力去责备你。”苏凡停下脚步,望着他,道。

    曾泉看着她。

    谁都没有说话,四目相对。

    良久之后,曾泉仰起头,苦笑着叹了口气。

    苏凡不解,看着他。

    “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可以不用付出代价就得到的,这一点,我很清楚。所以--”曾泉走到她身边,一只手放在她的肩上,注视着她的眼睛,“一定要好好的幸福下去,去追求你想要的幸福,不要被任何人控制了你的思想,好吗?”

    苏凡抬头,看着他。

    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他,有事!

    可是,他不说,她不能问。

    一家人的开心,方希悠的笑容,这是他背后的无奈的结果,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吗?

    “呃,能不能陪我去做一件事?”苏凡想了想,问。

    曾泉看着她。

    她对他笑了,道:“我去跟嫂子说一下,我们,去个地方,怎么样?”

    “什么,地方?”他问。

    “我从没去过的地方,你陪我去!”苏凡笑着道,然后折身就跑向了母亲的会客室,母亲和嫂子,还有念卿在那边。

    曾泉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不知道她没去过的地方是什么地方,可是--

    听苏凡一说,罗文茵一脸尴尬,这丫头是要干什么?好容易希悠和泉儿和好了,这个迦因,要干什么?

    方希悠也是心里一沉,看着苏凡。

    “我们出去一下,很快就会回来,嫂子别担心,我会把他安全带回来!”苏凡笑着对方希悠说。

    方希悠还没开口,罗文茵却说,“迦因,你们两个要出去玩,改天再去,今天都这么晚了--”

    “没事,你们好好玩,不用急着回来!”方希悠对罗文茵微笑了下,对苏凡道。

    “谢谢嫂子,我们会很快回来的!你早点休息!”苏凡对方希悠说完,又对念卿说,“妈妈和舅舅有点事出去一下,等会儿你早点去睡觉,知道吗?”

    “那你们怎么不带我?”念卿道。

    “念卿和舅妈一起玩不好吗?”方希悠对念卿微笑着说。

    念卿撅着嘴,苏凡便笑着和大家挥手再见,出了屋子。

    苏凡一出去,方希悠脸上的笑容就倏然而逝,罗文茵捕捉到这个变化,心里真是恨的要死,这个女儿,怎么,怎么这么没眼色?泉儿两口子好不容易和好了,这个迦因,是要干什么?如果没有这次的事,如果泉儿和她的事没有暴露,她和泉儿出去干什么,也都没这么尴尬。现在,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这个丫头,怎么都不知道避讳的啊!

    罗文茵真是要被女儿给气死了,可是,当着方希悠的面,她还得替苏凡和曾泉开脱。

    “迦因这丫头,唉,真是,脑子有问题,希悠,你别生她的气,她--”罗文茵道。

    是啊,迦因是脑子有问题,所以才会当着嫂子的面,把这个曾经爱慕过她的哥哥大半夜从家里拉出去。

    方希悠只是微微笑着摇摇头,道:“文姨,您别这么说,其实,”顿了下,方希悠才说,“其实,我知道,他也是,被勉强的。我们都要离婚了,突然和好,我心里,也,没底!”

    罗文茵愣住了,看着方希悠。

    “念卿,舅妈和姥姥有些事要说,明天再陪你玩,好吗?”方希悠抱着念卿,道。

    “可是我--”念卿看着方希悠,又看了眼姥姥,便说,“好吧,那我去找沈姐姐了。”

    罗文茵便赶紧打电话给秘书沈小姐,让她过来带着念卿回房。

    念卿离开了,罗文茵才对方希悠说:“希悠,文姨,有些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文姨,您说吧!”方希悠道。

    “你和泉儿,刚才,是不是,有些,呃,做了些什么事?”罗文茵也有些尴尬,问这话的时候。

    身为一个婆婆,关心儿子媳妇的房事,怎么能不尴尬呢?又不是乡下老太,不识字不懂事的。

    方希悠点头。

    “那,你为什么还说--”罗文茵道。

    “是他主动的,我很开心,可是,我知道,他并没有那么快就爱上我,我们之间,或许,他,对我只是感激吧!而不是--”方希悠道。

    罗文茵拉住方希悠的手,盯着方希悠,道:“希悠,咱们两个以婆媳身份相处这么多年,我很喜欢你,我也知道你对泉儿的感情有多深。的确,泉儿以前是有些偏颇,可是,你要知道,男人,是有弱点的。如果,你想要把他牢牢控制在自己身边,让他的眼里,把你放的多一点--”

    方希悠望着罗文茵。

    “男人是很直接的,你要是把他的身体留住了,让他对你多一些主动,那么,他的身体,就不会有太多机会去碰别的女人!”罗文茵道。

    这是婆媳之间第一次交流御夫之术,如果是以前的方希悠,还会觉得不好意思,还会脸红,可是现在,在看过孙颖之抱着曾泉痛哭离开后,方希悠还会不好意思吗?罗文茵和曾元进的夫妻关系,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和美。方希悠一直都觉得,这个结果不光是罗文茵生的貌美,对曾泉好,被曾家人喜欢,恐怕,更重要的原因在曾元进身上,罗文茵一定有很厉害的闺房之术,要不然,就曾元进那个相貌和地位,还不得多少个外室养着吗?而且,苏凡和霍漱清--苏凡在衣橱里的那些怪模怪样的衣服,都是用来做那种事的,而霍漱清对苏凡也是死心塌地的,肯定是苏凡在床笫之间也很厉害,霍漱清也是阅人无数的人,却对苏凡那么情深意重,肯定有这方面的关系。

    现在,和罗文茵敞开了说这件事,方希悠倒真是放开了。

    自己的母亲在夫妻之事上的失败,让方希悠对男女之事心存恐惧,根本不敢主动。这么多年虽然和罗文茵住在一个院子里,却从没聊过这方面的事。看来,她应该早点和罗文茵聊聊,让罗文茵指导指导自己的。

    “文姨,真的,可以吗?如果,他不能真心爱我,又怎么会和我--”方希悠道。

    “你这个傻孩子,我跟你说,男人和我们女人不一样,对于我们女人来说,爱和性是一体的,男人对这两件事可以完全剥离。可是,如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身体恋恋不舍的时候,这难道不是爱上了吗?他爱上你的身体,爱上了床上的你,这也是爱。即便这种开始方式有点,有点不那么高雅,可是,你想想,你要的是真实的爱,真实的丈夫,还是一个虚幻的男人,一种缥缈的爱情?”罗文茵看着方希悠,问。

    方希悠沉默了片刻,道:“我,我怕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心里想着--”看着罗文茵,方希悠说了句,“对不起,文姨,我,不该这么说,可是,我怕他和我做那个的时候--”

    “你是担心他想着迦因,是吗?”罗文茵直接说出了方希悠的担忧。

    方希悠尴尬地点点头。

    “作为迦因的母亲,我,可能和你说这些话很怪,可是,希悠,文姨理解你对泉儿的感情,我知道你有多爱他,而泉儿也不是冷漠的人,他并不是对你没感情,只是因为他父母婚姻失败他影响太大了,他把这份对婚姻的恐惧加到了你身上,他不喜欢这样的婚姻,而不是说他真的有多爱迦因,你明白吗?”罗文茵道。

    方希悠点头,道:“我知道,这些日子,我也想过,可能,我不该那么太怪怨他,的确迦因身上有他喜欢的特质,而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