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91章 永远都不要忘了你是谁
    然而,罗文茵打断了方希悠的话。

    “现在,他们的关系已经这样了,你觉得泉儿还能做什么事?你不要再去想着把自己变成迦因,或者变成泉儿喜欢的样子,你有你能做的事,你没必要变成别人,就算是去迎合泉儿的喜好,你也不能再像以前那么朦朦胧胧的了。”罗文茵道。

    方希悠望着罗文茵,道:“文姨,您的意思是--”

    罗文茵此刻完全化身成了方希悠的好闺蜜,跟方希悠传授着如何让一个男人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的秘诀,方希悠听着,脸颊一阵阵泛红,真是,要羞到地底下了。

    可是,方希悠深深觉得罗文茵说的对,她,不会再让曾泉从自己身边离开了,即便不能得到他完整的爱,她也不能让他有心思去碰别的女人,去想别的女人!就像罗文茵做到的一样!

    离开家的苏凡和曾泉,哪里知道罗文茵和方希悠在说这些事呢?

    “你说的,什么事你没做过的要去做?”曾泉在路上问她。

    “夜店啊!你去过的吧?我没去过,活到这岁数,我没去过,你带我去一家。”苏凡道。

    曾泉愣住了,看着她。

    “我们只是去看看那里面是干什么的而已,最多就是喝喝酒--”苏凡见他盯着自己,道,“不过,如果你想要叫什么特殊服务的话,我会替你保密的!”

    说着,她笑了,看着他。

    “你这脑子里在想什么啊?”曾泉无奈地说。

    “没什么啊!就是,想去探索一下陌生的世界,而且,有你在,我不怕出事啊!我自己一个人不敢去!”苏凡道。

    曾泉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我说的真的,我一直都想去,很好奇啊!以前,刚工作那会儿,在云城的时候,只和雪儿去过酒吧,和她之前的男朋友一起。”苏凡道。

    “这还真是意外啊!我没想到你是会去泡吧的人。”曾泉道。

    “没有达到泡吧的程度啊!就是跟着去过几次,老去那种地方,我哪有钱的?而且,也不能老让人家两个付钱啊!虽说是朋友,可是不能老赖着人家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云城的酒吧都好吵,那些驻唱歌手,不知道是音响效果还是什么,歌声很不好听。”苏凡道。

    “那也差不多啊!酒吧和夜店,你连酒吧都觉得吵,夜店--”曾泉道。

    “差得远了。完全不同啊!”苏凡道。

    曾泉无奈地叹气摇头,道:“你知道我现在什么感觉吗?”

    “什么感觉?”苏凡问。

    “我感觉我要带着一个好孩子去做坏事了。”曾泉道。

    苏凡笑了,揽住他的胳膊,道:“那你是答应了?”

    曾泉无奈地点头,道:“好吧,我带你去,也好过你一个人实在好奇地受不了跑出去,那时候真要出了事,我们可跟霍漱清没办法交代了。”

    “跟他交代什么?我又不是未成年人。”苏凡道。

    “在他眼里,你就是个未成年!”曾泉笑着说,“好,走吧,上车,我带你去一家,我以前老去的。”

    “真的啊?太好了!”苏凡道。

    “赶紧上车走吧!你这个当妈的也是,扔下女儿不管,半夜三更去夜店,一点都不像良家妇女!”曾泉说着,走向车子。

    “我才不想做什么良家妇女,我今天要好好疯狂一次。”苏凡说着,上了副驾驶位。

    “那,我是不是该给你叫特殊服务啊?”曾泉发动了车子,笑着说。

    “可以啊!你肯定不会告密的吧?”苏凡道。

    “得了吧你,我才不会做这种事。”说着,曾泉就把车子开出了院子。

    “哪种事?”苏凡问,“是不会告密,还是你不会叫服务?”

    “得了得了,这种文字游戏,我们还是不要玩了。”曾泉笑着说。

    “你玩这种游戏也玩不过我啊!”苏凡道。

    “怎么可能?”曾泉道。

    “我可是正经的文科生!”苏凡道。

    “好吧,这一点,我不可辨驳。”曾泉说着,苏凡看着他,他的嘴角,一直都有隐不去的笑意。

    苏凡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心里,轻松了好多。

    夜店不夜店的,似乎也没那么必要去了。

    “沪城,很不错的地方!”苏凡道。

    “你是不是常去?”曾泉问。

    “嗯,我以前,呃,在榕城的时候去过几次,都是为了店里的事。”苏凡道,“我第一次去沪城,还是,逸飞带我去领奖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奖!那时候,真的感觉到了大城市一样。”

    曾泉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好像在想什么一样。

    想了想,曾泉把车子开向了另一个方向。

    的确,苏凡想起了过去的事,想起了第一次和逸飞去沪城领奖,那个时候,真的,好开心啊!她和逸飞说,想去东方明珠看看,去黄浦江边,还要去南京路,逸飞就傻乎乎地陪着她去了,也不说他对那些旅游景点多么没兴趣。她依旧记得站在明珠塔上看见的绚烂夜景,记得站在自己身边的逸飞,记得逸飞和她说“以后我们要把念清开到沪城,变成一个顶尖的国际品牌”!

    可现在--

    泪水,从她的眼里流了出来,她转过头看向车窗外。

    车子里,陷入了一片沉默。

    等到她发现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张纸,再回头看去,是曾泉在看着她。

    “我们,不如,换个地方去?”曾泉道。

    苏凡赶紧擦去了眼泪,问:“哪里?”

    “医院!”曾泉道。

    医--

    苏凡愣住了,盯着他。

    “我带你去见逸飞!”曾泉道。

    苏凡一把拉住他的胳膊,道:“你疯了吗?我不能,不能见他!”

    “可是,你,想见他一面,不是吗?”曾泉道。

    “我不能见他,难道你不明白吗?”苏凡道,“现在这样的处境,我见他干什么?”

    她拉着他的胳膊,恳求道:“曾泉,你把车停下,我不能见他,我不能!”

    “你--”曾泉一下子把车停在路边,一个急刹车,她差点就撞上了控台。

    “你心里的话,不跟他说出来,你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你知道吗?难道你要把所有的遗憾都带进坟墓里面去吗?”曾泉道。

    苏凡闭上眼,转过头,泪水在脸上蔓延着。

    曾泉抓住她的双肩,她望向他。

    “迦因,就算是,以后,再也不见他,就算是彻底放弃过去,和他见一面,好好说清楚,以后,你就不会再有遗憾,明白吗?”他盯着她的双眼。

    她的泪眼蒙蒙里,看见的是红着眼眶的曾泉。

    “不要,让所有的牺牲都变得那么没有希望,好吗,迦因?”

    车子,在路边,停着。

    “我,不该见他。”良久之后,苏凡望着曾泉。

    曾泉看着她。

    “我和他要说的话,在他昏迷的时候,已经,全都说完了,我,不知道再和他说什么,我可以和他说什么呢?说多了,只会让他的情况更糟。我们,都该走自己的路,过自己的生活,而不是,像过去这些年一样纠缠不清。伤害的,是我们大家,他,我,敏慧,还有,霍漱清!”苏凡道。

    曾泉,不语。

    “逸飞是个好人,他心地善良,他,总是会为别人考虑,他对我好,对念卿好,如果,如果没有他,苏凡,不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可是,我自私地,伤害了他,让他变成了这个样子,让他,失去了,失去了太多。如果,我再见他,毁了的,就是他的整个人生!我不能那么做,你明白吗?我,不能!”她望着他,道。

    曾泉坐在驾驶座上,望着前方,苦笑了。

    车子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苏凡也靠着椅背,道。

    “什么,怎么办?”曾泉问。

    “霍漱清!”苏凡说出这个名字,心里一痛。

    曾泉看着她。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明天他要来了,可是,我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我--”苏凡道,顿了下,“我们之间,有什么东西,变了。”

    “你,不爱他了吗?”他问。

    “怎么会不爱啊!认识他以来,我都在想,如果可以嫁给他该有多好,可是,等我们真正结婚了,这么多年,发生了这么多事,感觉两个人的脚步都在急匆匆走,感觉周围的世界,自顾自地翻天覆地着,而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苏凡幽幽地说,“有些时候,我甚至在想,如果我死了,被刘书雅杀死了,不要活过来,他是不是,是不是会活得更好?找一个更适合他的女人做妻子,而不是像我这样,一无是处,用我妈的话说,是脑子坏掉的,脑子坏掉的人!”

    路灯,照在她的脸上,曾泉望着她那沉静的表情。

    “你,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他问她。

    苏凡看着他。

    “在想着去迎合别人之前,你先想清楚,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如果,你连自己都忘记了,忘记了自己可以做的事,忘了你是谁,你永远都找不到自己,永远都会看着霍漱清而不能走近。”他说。

    苏凡,没说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