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95章 这一切都太意外了
    “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吗?”他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念卿是不是又捣蛋了?”

    “没有,还好。”苏凡想了想,道,“我哥和我嫂子,和好了!”

    和好了?

    这么突然?

    这么快?

    “好事啊!”霍漱清道。

    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吗?

    可是,他,怎么不知道呢?

    “他答应我爸说是去沪城上任,明天办手续,后天去。”苏凡对他说。

    霍漱清“哦”了一声,拿着勺子的手停下了动作,静静坐着,陷入了深思。

    “还有什么吗?”他问苏凡。

    还有?

    苏凡想了想说:“哦,刚才方书记来了,我哥过去了。”

    霍漱清“嗯”了一声。

    苏凡哪里知道他在想什么,却听着他不说话了,以为他累了,便说:“你早点休息吧,我挂了。”

    “还有其他的事吗?”他又问。

    “什么事?关于什么的?”苏凡不明白,问道。

    “关于曾泉的。”霍漱清问。

    曾泉的这个突然的变化,岳父没有和他说,不过,可能岳父明晚会告诉他。但是,按照常理来说,在苏凡告诉他之前,岳父一般都会把这些事告诉他了,这毕竟不是小事,而是,非常重大的事。发生这样重大的变故--即便他一直也希望曾泉去沪城,可是事情转变的太快,快的他还没有得到消息就发生了,这,不正常。

    苏凡是不知道霍漱清在想什么的,她以为霍漱清只是关心曾泉,而霍漱清是很关心曾泉的,他和曾泉的关系非常好。

    于是,苏凡便把今晚曾泉和她说的那些事,告诉了霍漱清。

    霍漱清,久久不语。

    没想到,短短这一天发生了这样大的变故。

    “他和孙小姐,已经没了联系了吗?”霍漱清问。

    “嗯。”苏凡应声道。

    霍漱清没说话。

    “霍漱清,我现在不知道怎么,怎么想了。”她不自主地就和他聊了起来。

    “想什么?”他问。

    “颖之对我哥的感情,这么多年,就这样突然放弃--”她说,“家里人都为我哥和嫂子的和好高兴,我爸很开心,我看得出来。我也该为他们高兴,可是,我哥--”

    “丫头--”他叫了她一声。

    “嗯。”

    “不管曾泉选择谁,颖之还是希悠,你都不能过问,不能再去问曾泉,明白吗?而且,既然曾泉和希悠和好了,那你就好好祝福他们,绝对不能再问一个字,明白吗?”霍漱清叮嘱道。

    苏凡顿了下,道:“晚上我和我哥出去了一趟,刚才这些,都是他刚刚和我说的。”

    “以后,不能再做这种事了。”霍漱清道。

    苏凡没说话。

    “他们两个走到离婚的边缘,不可收拾的地步,既然重新和好了,不管是因为什么缘故做了这样的选择,你都不能再去问了。你要知道,他们如此分崩离析的原因是什么。”他说。

    “是因为我,因为我--”苏凡道。

    “之前希悠因为这个要和曾泉离婚,现在她尽释前嫌和曾泉和好,你觉得她会真的不介意过去的事吗?就算她不说,可是,她对你的戒心,会比以前更甚。我知道你关心曾泉,可是,你真的那么关心曾泉的话,就尽量不要做任何让希悠怀疑的事了,起码,在近期,绝对不能再和曾泉私下接触。要不然,希悠会认为你不希望他们的和好--”霍漱清道。

    “我嫂子不是那样的人,她不会那么小心眼,不会那么--”她说。

    “这是一个人的本能,丫头,这和人品没有关系,这是本能。你想,如果换做你是、她,你会愿意我和另一个女人私下来往,甚至和那个女人的关系比跟你要好,你,能接受吗”霍漱清道。

    苏凡,说不出话来。

    她不愿意,她不能接受,所以,孙敏珺在他身边,晚上进出他的卧室,她就会吃醋,会心里不舒服--

    可是,方希悠不是她,她的世界,只有霍漱清,方希悠的不是,方希悠的世界里有很多,不止是曾泉。

    “你知道希悠和孙小姐为什么这些年都关系很冷淡吗?”霍漱清道。

    “因为,我哥?”苏凡问。

    “是的,她们两个从小是最好的姐妹,可是,因为曾泉的缘故,反目成仇,多少年不来往。你是个女人,你应该明白女人在自己男朋友和丈夫面前的占有欲。”霍漱清道,“曾泉是希悠唯一爱的人,她是不会让别的女人靠近曾泉的,包括,你!这一点,我希望你记住,永远都不要忘了。过去你并不知道曾泉对你的感情,希悠还会忍着。而现在,她好不容易和曾泉重归于好,她是不会再让过去的事再次发生了。”

    “可,我,我和我哥,我们,只是--”苏凡解释道。

    “你这么认为,可希悠不会了,你要明白。为了大家可以和平相处,你,一定要听我的话。”霍漱清道。

    苏凡沉默了,良久不语。

    霍漱清,也没有说话。

    是的,今晚苏凡和曾泉又单独出去了,而且是当着方希悠的面,方希悠,怎么会咽下这口气呢?

    他知道苏凡没有心机,她不会想太多,她一直都把方希悠当做和她一样单纯的好人,可是,方希悠不是个简单的人。

    “霍漱清--”她叫了他一声。

    “什么?”他问。

    “那么,你也是和我嫂子一样,看待我和曾泉的吗?你,也,怀疑过,我们吗?”她问他。

    她想知道,她是不是在无意间,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做了伤害他的事,她,想知道,是不是自己又犯了错,不知道的错!

    她,不想伤害他,不想--

    霍漱清,沉默了。

    “霍漱清--”她又叫了他一声,“请你,告诉我,好吗?我,不想--”

    “我相信你,丫头,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是相信你的。”他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你--”她的眼里,泪花闪闪。

    “因为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了解你,我,相信你。”他说。

    她抬头,泪水,从眼里涌了出来。

    霍漱清--

    “我刚才和你说这些,让你以后和曾泉保持一定的距离,你要记住,不能忘了。你们是兄妹,可是,你们比普通兄妹关系很好。我相信你们,可是,希悠,是个女人!不要再让她把你当成假想敌,也不要让她继续沉浸在过去的记忆里,明白吗?”霍漱清道。

    苏凡点头,低头闭上眼泪水就流了出来。

    “好了,你去休息吧,我还有点事要处理,明天我就回来了,只不过,我明天回来会很忙,你等着我,有什么事,我回来再说。”他说。

    “嗯,我知道了。你早点休息,别太累了。”苏凡道。

    说完,苏凡就挂了电话。

    听着听筒里传来的鸣音,他微微愣了下,原以为她会说“霍漱清,我爱你”再挂电话的,结果,这么,快!

    可是,更多的事,填满了他的大脑,很快就把苏凡这个举动给忘了。

    曾泉接受了沪城的任命,孙颖之退出了三角恋,方希悠和曾泉和好,这三件事,绝对不是孤立的。

    霍漱清的感觉是相当敏锐的,这三件事,看起来没有什么太大的直接关联,可是,三件事都不是小事。曾泉本来是辞职了,彻底放弃了仕途的,即便是父亲被问责,他也没有回京,却突然要去沪城。孙颖之,爱了曾泉二十几年,甚至还为了曾泉而选择了错误的婚姻,最后以离婚为结局来等待曾泉,天南海北追着曾泉的足迹,陪着他在云城的农村生活,好不容易捱到了曾泉恢复自由身的时候,却突然放弃了唾手可及的幸福和未来。至于方希悠,决定了曾泉离婚,虽然她私下调查叶首长那边的事,利用了叶黎,冒险去见了叶首长来摊牌,这个行动,并不完全是因为方希悠爱曾泉,她并不完全是为了曾泉这么做的,她,是为了这个阵营做的,方希悠的政治敏锐性和执行力,不是一般人可以达到的。这样的情况下,三个人,做出了完全违背初衷的选择,这不是小事,不是普通的事!

    最最意外的是,在这一系列事件发生的时候,他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岳父没有告诉他,而且,覃春明也没有说。

    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三件事是很突然发生的,岳父和覃春明都没有事先得到消息。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至于方慕白去曾家,就目前的情形,很可能是劝导两个快要离婚又和好的夫妻去了,只是,这个急迫性,值得玩味。

    霍漱清想了想,给覃春明打了个电话。

    覃春明今晚刚好赶回京城,为了明天霍漱清也要来参加的那个会议,这时候刚刚从医院回家的路上。

    “漱清?”覃春明问。

    “覃叔叔!”霍漱清道。

    “我刚才去了医院,很快就到家了。”覃春明道。

    霍漱清明白了,便问:“小飞怎么样了?”

    “还在康复中,和医生配合的还不错,不过他说要重新开展他的工作,正在和江津一起计划呢!我听了下他的设想,还算好。”覃春明道。

    “他能重新拾回信心,这是好事,我回来了去看看他。”霍漱清道。

    “嗯,你们聊聊也挺好的。哦,你先忙吧,等会儿到家了再说。”覃春明说完,就挂了电话。

    路上通话,还是不如家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