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96章 他要是不说就别问
    霍漱清在沙发上静静坐着,参汤,也没有一点味道了。

    他起身,走到窗边,望着外面那黑漆漆的世界,放下窗帘,拿着手机,走出了卧室。

    家里,安安静静的,秘书们和勤务人员都已经休息,他没有叫他们,他们也就不会过来。

    他走下楼梯,走到了客厅,坐在了沙发上。

    这个家里,和当初他在云城的时候完全不同,看起来很有家的感觉,可是,依旧,孤孤单单。

    安安静静的,让他感觉好像依旧能听到回音。

    不管到何时,这都是他要经历的,这,就是他的宿命吗?

    他的爱人,和他的家人,在遥远的,几千公里以外的地方。他,也不是不想他们,可是--

    现在的孤独,只是为了日后可以更好的在一起,可以让他们更加安全、更加幸福!

    他坐在沙发上,往后一靠,闭上了眼睛。

    手机还没响,覃春明还没到家。

    “霍书记?”一个女人的声音,飘入了他的耳朵。

    他一睁眼,看到的是孙敏珺。

    “哦,是你啊,什么事?”他问。

    “没事,我就是看见您坐在这里--”孙敏珺道,“你是不是需要什么?我给您找?”

    “不用了,没什么需要的,你去休息吧!”霍漱清道。

    孙敏珺望着他,看着他又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想了想,道:“霍书记,我今天出去给念卿和嘉漱买了点回疆的特色小礼物,您要不要看看?”

    礼物?

    霍漱清看着她。

    孙敏珺微微笑了,赶紧走进了一楼楼梯拐角那边的一间房间,没一会儿就拿了两只小盒子出来,放在茶几上,从盒子里掏出了礼物,拿给霍漱清看。

    霍漱清拿起来,那色彩艳丽的小玩意儿的确,很可爱,是小孩子喜欢的。

    “谢谢你,麻烦你了,小孙。”他把玩具放在茶几上,道。

    “不客气,这是您到回疆后第一次回家,孩子们肯定等着您的礼物的。”孙敏珺微笑着把礼物装进了盒子,“哦,对了,嘉漱,还在榕城啊!”

    “嗯,过几天念卿也就回去榕城了。”霍漱清道。

    “夫人说,迦因也要去,是吗?”孙敏珺道。

    “嗯,她们一起过去。”霍漱清道。

    孙敏珺没接着说下去,只是把礼物都收了起来,道:“您要不要喝茶什么?我给您倒?”

    “不了,谢谢。你去休息吧!”霍漱清说完,就起身上楼了。

    孙敏珺抱着给念卿和嘉漱准备的玩具,站在楼梯口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才走进楼梯拐角处的那个房间,把东西都放下了。

    手机,也响了。

    孙敏珺一看号码,关上门,接听了电话。

    “是,夫人。”孙敏珺道。

    “漱清回来了吗?”罗文茵问。

    “是的,他今天回来的早一点。”孙敏珺道,“已经在准备休息了,不过,我看他好像在等什么电话一样。”

    “哦,他有和你说什么吗?”罗文茵问。

    “没有,什么都没说。”孙敏珺道。

    “迦因的事呢?他说什么了吗?”罗文茵问。

    “他说迦因过阵子要去榕城,其他的,都没说。”孙敏珺说完,问道,“夫人,我要不要问他什么时候接迦因过来?”

    “不用了,他要是不说,你也别问。其他的呢,有什么进展?”罗文茵问。

    “我已经派人在调查那件事了,过两天就会有结果。”孙敏珺道。

    “那就好,时间不多了。”罗文茵道。

    “是,夫人。”孙敏珺道。

    “好,其他的事,明天你回来了再说。”罗文茵道。

    “是,我知道,夫人,您早点休息。”孙敏珺道。

    说完,罗文茵就挂了电话。

    孙敏珺走出了房间,锁上门,上楼走去自己的房间。

    霍漱清刚到卧室,覃春明的电话就来了。

    “我刚到家,出了什么事吗?”覃春明坐在书房的椅子上,秘书赶紧给他倒水。

    “迦因和我说,曾泉要去沪城--”霍漱清便把苏凡告诉他的事告诉了覃春明,覃春明也是愣住了。

    “我还没接到通知。”覃春明道。

    “您--”霍漱清道。

    覃春明刚说完,秘书那边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曾部长的电话。”秘书道。

    “你稍等下,漱清。”覃春明说完,就把霍漱清的电话先挂了,从秘书那里接过手机。

    “元进?”覃春明道。

    “春明大哥,你回来了?”曾元进问。

    “嗯,晚上到的,去医院看了下小飞。”覃春明道。

    “小飞现在恢复的很快啊,我听文文说的。改天我去医院看看他。”曾元进道。

    “没事,文茵总是过去,已经很麻烦你们了。”覃春明道。

    “应该的。哦,我要和你说的是,泉儿回来了,他明天就办手续去你那边。”曾元进道。

    覃春明这下倒是没觉得意外,因为刚才霍漱清已经和他说了,不过,他还是问:“他答应了?”

    “嗯,他明天开始办交接。”曾元进道。

    “那就好。”覃春明道,“他和希悠的事,也好了吗?”

    “嗯,没事了,这两个孩子,真是让人头疼。刚才我和老白还把他们狠狠批评了一通,这两孩子,真不让人省心。”曾元进道。

    “只要他们没事就好了,年轻人嘛,吵吵闹闹总是难免的。”覃春明笑着说。

    “漱清明天过来了,我晚上请你来家里喝酒,怎么样?到时候老白也一起来。”曾元进问道。

    “好啊,没问题。那我带点什么好玩意儿过去?”覃春明笑问。

    “你的人到了就行了。”曾元进笑道。

    “好,到时候见。”覃春明道。

    “那就这样,你早点休息。”曾元进道。

    两人寒暄两句,就挂了电话。

    结束了和曾元进的通话,覃春明坐在原地沉思了片刻。

    漱清说的没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曾元进现在没说,明晚--

    曾元进特意打电话来和他说这件事,一来是邀请他明晚去家里小酌,二来,也算是把曾泉的事和他通了气。只是,漱清那边,怎么--

    覃春明在这么想的时候,曾元进的电话也打给了霍漱清。

    霍漱清知道覃春明和曾元进在通话,至于通话内容,他也猜得出来。

    然而,他还没有等到覃春明的回电,门上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谁?”他问。

    “霍书记,是我,小孙!”孙敏珺道。

    霍漱清愣了下,走到了门口,开了门。

    “部长的电话!”孙敏珺把手机递给霍漱清。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快速拿过手机,孙敏珺便关了门,站在楼道里。

    “爸--”霍漱清叫了声。

    “漱清啊!到家了吗?”曾元进问。

    “嗯。”霍漱清道。

    “有两件事,第一件,泉儿要去沪城上任了。第二件,我打算给你那边安排一个人--”曾元进道。

    霍漱清听着岳父在电话里的内容,陷入了深思。

    曾泉到位,岳父给他派的那个人,是他知道的能力很强的一个干部,派了那个人过来,的确会分担他在政务上的不少压力。

    “你觉得这样可以吗?”曾元进问霍漱清。

    “可以,他是完全没有问题。”霍漱清道。

    “那我明天就安排,你来了,先和他见面谈谈,这样等你回去,就可以腾出手做其他的事了。”曾元进道。

    是的,他来回疆,责任重大,事无巨细肯定会把他的精力分散掉,而不能专注于最重要的事情。岳父这么安排,的确是为他考虑,也同样是在把回疆的局势稳定在自己可以掌控的范围。

    “明天晚上我约了春明和老白一起喝酒,你和泉儿一起过来陪陪我们。”曾元进道。

    “好的,我知道了。”霍漱清道。

    “那就这样,其他的事,明天见面再说。”曾元进说完,就挂了电话。

    霍漱清沉思了片刻,走向了门口,开门把手机递给孙敏珺。

    孙敏珺一看门开了,赶紧从他的手机接过电话。

    “麻烦你了。”他说。

    “没事没事。”孙敏珺说完,就听霍漱清说了句“晚安”,看着他关上门进去,她在门口站了会儿,对着门说了句“晚安”,折身走向了楼梯。

    霍漱清走回卧室,手机响了,是覃春明打来的。

    覃春明便把刚才曾元进说的事和他说了下,两个人聊了会儿。

    夜色渐深,相隔千里的两个人,却是同样难以如梦。

    苏凡躺在床上,又起来,走出去从客厅里拿了平板电脑坐在床上看电影。

    明天,他要回来了。

    他走了多久,她怎么都记不清了?

    明天,他什么时候到家?肯定,又是很晚吧!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着。

    等到东方晨曦破晓,所有人又迎来了一个新的日出。

    住在自己家里的曾泉和方希悠,在经过了一个癫狂的夜晚之后,闹钟响了却没有叫醒他们。

    家里的仆人也知道昨晚他们回来住了,可是,一看时间,都快八点了,怎么他们还没起床呢?

    仆人也不能叫他们,难得夫妻两个人可以一起晚起,就不打扰了。

    曾泉,是被电话给催起床的,原来是组织部通知他赶紧去办手续的事。

    挂了电话,他一愣,静静坐在床上,好像还没有清醒,却发现腰间多了一条胳膊,他回头一看,是方希悠在看着他微笑。

    “吵醒你了?”他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