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97章 电影里的场景
    方希悠摇头,道:“是不是要迟到了?”

    “呃,他们打电话让我尽快过去。”曾泉道。

    话毕,曾泉的手机又响了,方希悠要说什么,也没来得及说,就看着曾泉接了电话。

    是父亲打来的。

    “晚上我约了春明一起来家里喝酒,漱清也会在,你过来陪陪。”父亲道。

    “嗯,我知道了。”曾泉应声。

    “好,那就这样。”父亲说完就挂了电话。

    曾泉坐在床上,没有动,听着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愣了一会儿,昨晚的事才浮上脑海。

    这样,就正常了!

    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

    坐了一会儿,他给霍漱清拨了个电话。

    霍漱清还在家里没出门,秘书把今天的新闻拿给他看,手机就响了。

    “是曾市长!”秘书李聪道。

    霍漱清接了电话。

    “曾泉?”他问。

    “嗯,是我,你,还在家里?”曾泉问。

    “等会儿出门。”霍漱清道,“你要去沪城了?”

    “嗯,昨天和爸爸说的,他和你说了?”曾泉问。

    “是的,今晚一起喝酒,为你洗尘。”霍漱清笑着说。

    “不用那么正式,不过我倒是有很多问题要跟你请教。”曾泉道。

    “你还说我不用正式,你这才是正式。”霍漱清道,“有什么事儿你说就可以了,我能帮的一定帮。”

    曾泉也笑了,道:“你这话我先记下了,别到时候我真有麻烦了,你不认账。”

    “我的人品就那么差吗?”霍漱清笑道。

    “呃,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问一下你的意见。”曾泉道。

    “你说吧!”霍漱清道。

    曾泉起身,套上睡袍,走出了卧室:“你等一下,我给你说。”

    走出了卧室,曾泉关上门,直接走进隔壁的书房。

    “是关于迦因的事。”曾泉道。

    “哦,她,怎么了?”霍漱清问。

    “我想问你一下,你是希望她去你那边呢,还是去榕城?”曾泉道。

    “她,和你说什么了吗?”霍漱清问。

    “没有,我只是想,”曾泉说着,顿了下,“你回来和她好好聊聊,不要再让她在那个怪圈里待着走不出来。”

    霍漱清沉默片刻,道:“我会和她聊的。她,最近出了什么事吗?我们,好一阵子都没怎么通话了。”

    “我想,还是让她自己和你说吧!”曾泉道。

    “嗯,我知道了。”霍漱清道,“谢谢你,曾泉。”

    “不客气,她,毕竟是我妹妹。”曾泉道。

    “嗯,恭喜你,沪城的事,还有,希悠的事!”霍漱清道。

    “谢谢!那就这样,晚上我们再聊。”曾泉说完,两人就说了再见,挂了电话。

    站在书房里,曾泉久久没有动。

    直到门上传来敲门声。

    他回头,是方希悠进来了。

    她刚洗完澡,头发还没干,穿着浴袍就走了过来。

    “你,怎么了?”她问。

    “哦,没事,刚,接了个电话。没什么。”曾泉道。

    方希悠看着他,他才说:“哦,我爸说晚上回家喝酒,覃叔叔和你爸一起过去,还有霍漱清也会在。”

    “漱清这是去了回疆后第一次回来啊!”方希悠道。

    “嗯,他去了那边那么忙的,迦因的事,他也没怎么过问。”曾泉说着,就往门口走,“我去和冲澡了,早饭好了吗?”

    方希悠愣住了,看着他的背影,没说话,看着他走了出去。

    他,总归都是,在意迦因的。

    刚才,他也是在和霍漱清通话吧!

    方希悠没说话,走出了书房。

    正在家里的霍漱清,脑子里想着曾泉刚才说的关于苏凡的事,再想想昨晚苏凡说她和曾泉出去了,他们聊的,肯定也不止是曾泉的事,还有苏凡自己的事。

    苏凡和曾泉,不管到什么时候,他们都是关系要好的朋友。

    只是,苏凡和曾泉说了什么,为什么她都没有和他,说?

    霍漱清,陷入了沉思。

    是不是他最近,太忽视她了?是不是他--

    “霍书记?”秘书李聪叫了他一声。

    “什么?”他看着秘书。

    “电话,谢队长的电话。”李聪道。

    谢队长?是省武警总队的队长!

    霍漱清立刻接过电话。

    “我是霍漱清!”他说。

    电话里的人跟他做着报告,霍漱清眉头紧蹙。

    没有一刻是可以宁静的,哪怕是吃早饭的时候。

    “嗯,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霍漱清道,“你尽快通知他们几个赶过去。”

    说完,霍漱清就把手机交给秘书,道:“我上楼穿个衣服,准备车子马上出门。”

    “是,去哪里?”秘书问。

    “警备司令部!”霍漱清说完,就“蹬蹬蹬”上楼了。

    李聪也准备离开了。

    很快的,霍漱清从楼上下来,孙敏珺刚端着菜从厨房出来,看着霍漱清已经准备出门了,忙问:“霍书记,您不吃了吗?”

    “嗯,有事要出去了。”霍漱清说完,就和秘书、警卫员一起离开了。

    孙敏珺站在厨房门口,看着他离开。

    “孙小姐,这些--”家里的保姆,看着餐桌上霍漱清几乎没怎么吃的早餐,问。

    “收拾了吧!”孙敏珺道。

    霍漱清到了回疆后,几乎每天早上都是这样忙碌出门的,连早餐都不能怎么好好吃。夫人还强调说,霍书记胃不好,一定要让他好好吃饭,保重身体,可现在这样--

    今天中午11点,霍书记就要起飞回京了,下午要去京里开会,早上这样急匆匆出门,肯定又是出了什么麻烦事。

    唉!

    霍漱清如此急着出门了,而苏凡也起来照顾女儿和母亲吃早饭了。

    父亲起的很早,苏凡也是很早起来就在厨房帮忙给一家人准备早饭,陪着父亲吃完,送父亲出门离开,母亲才收拾完毕起床出来吃饭。

    最近苏凡一直在家里,罗文茵也就不那么早起了,赖一会儿床,手机上翻翻八卦,洗漱化妆,出来吃早饭的时候,丈夫已经上班去了,只有苏凡在餐厅里。

    “你最近做菜越来越好了。这又是你做的吧?”罗文茵问女儿道。

    “嗯,我感觉也还不错,就是不如刘阿姨做的好。”苏凡道。

    “已经很好了,你又不是专业做这些事的,差不多就可以了。”罗文茵道。

    这时,母亲的手机响了,苏凡一听,原来是说妹妹曾雨的事。

    “小雨,什么时候回来?”苏凡看着母亲挂了电话,问。

    “不用管她,我看她现在在外面倒是自由了。”罗文茵道,“你哥和你嫂子刚刚和好,这个时候,还是不要管娇娇了,我派人盯着她的,不用担心。”

    苏凡没说话。

    “今天泉儿办了手续,明天他就和希悠一起去沪城了,我还是想他们两个能在家里多住一会儿呢!”罗文茵道。

    “哦,他们,怎么还没过来吃饭?我嫂子上班要迟了吧?”苏凡道。

    “我听说他们昨晚没回来住。”罗文茵看着早报,道,“他们刚和好,多在一起待着,是好事。”

    苏凡点点头。

    是啊,曾泉和方希悠可以尽释前嫌,重新开始,那是最好的事了!

    “迦因--”母亲叫了苏凡一声,苏凡看着母亲。

    “以后,尽量,不要和你哥单独见面了,好吗?”罗文茵道。

    苏凡,看着母亲。

    母亲没有再说什么。

    苏凡的脑子里,是霍漱清昨晚说的那些话。

    “嗯,我知道了。”苏凡沉默了片刻,道。

    “那就好。”罗文茵道,“今晚漱清回来了,这次他来的时间很短。”

    “嗯,我知道。”苏凡道。

    “好,那我等会儿还有事,就先出门了,中午我不回来,你们不用准备我的饭。”罗文茵道。

    “我等会儿和刘阿姨说。”苏凡答道。

    “晚上希悠和泉儿都会回来吃饭,你覃叔叔和方叔叔,他们都会过来和你爸喝酒,还要准备下酒的菜。你让厨房也早点准备着。”罗文茵道。

    “嗯,我知道了。”苏凡道。

    “好了,我吃完了,先走了。”罗文茵说着,擦了下嘴巴就起身离开了。

    苏凡坐在餐厅里,咬着面包,却根本尝不出这无味的面包是什么感觉。

    一整天,过的很快。

    苏凡和厨房的阿姨们一起准备着晚餐和晚饭后的夜宴小酌,陪着念卿学习逛街,时间,也就到了晚上。

    晚餐的时候,曾泉和方希悠也是一起来了。

    两人更衣完毕来到餐厅,看着餐厅里的灯照着餐厅里亮堂堂的,照在餐具上,看着餐具上的花边也似乎在熠熠生辉。

    “舅舅舅妈?”念卿正在帮着妈妈和罗文茵的秘书沈小姐一起摆餐具,一看见曾泉夫妇一起进来,就跑了过去,一下子扑到了曾泉的怀里。

    曾泉抱起念卿,亲了下她的脸颊。

    方希悠站在一旁微笑着。

    苏凡摆好了餐具走过来,微笑问候道:“你们回来了?等会儿就开饭了。”

    “漱清呢?他,没回来吗?”方希悠问。

    “呃,他好像还要等会儿,我们不用等他了。”苏凡道。

    方希悠“哦”了一声,念卿就从舅舅怀里下来了。

    “你明天要去沪城了吗?”苏凡问方希悠。

    “是啊,我和夫人请假了。”方希悠说着,挽着曾泉的胳膊,微笑道,“去那边帮阿泉安顿好了,然后我再回来。马上就是新年了,事情很多。”

    “希悠回来了啊!”罗文茵的声音,传进了餐厅。

    方希悠便立刻转过身和罗文茵问候了,罗文茵挽着方希悠的胳膊,一起走到沙发上坐下,聊了起来。念卿则缠着曾泉说说笑笑着,曾元进也来了。

    苏凡站在一旁,和勤务人员们一起帮忙上晚餐。

    耳畔热闹欢乐的气氛,却似乎感觉离她很遥远,就像是电影里的和睦幸福家庭一样,而她,只是一个看客。

    霍漱清,你,怎么还不回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