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98章 并不是好的选择
    一家人的热闹晚餐,很快就有新的客人加入了。

    “我们来蹭饭了,欢迎不欢迎啊?”是方慕白的笑声。

    果真,方慕白夫妇走了进来。

    “爸、妈?”方希悠起身,迎了上去,曾泉也赶紧起身相迎了。

    “爸妈,你们提前说一下,我和希悠去接你们!”曾泉道。

    方慕白摆摆手。

    “是啊,怎么进来一点动静都没有的。”曾元进笑着道。

    “没让通报,就想来个突然袭击。”方慕白笑着说。

    方希悠和苏凡便帮着两位长辈整理摆放外衣。

    “请坐请坐,这才准备开饭呢!”罗文茵对方希悠母亲微笑道。

    “漱清呢?还没回来吗?”江敏微笑问道。

    “是啊,还没呢!”罗文茵道,“我们先开始吧,他和迦因说过要晚到了,不知道是不是去医院了。”

    江敏和方慕白听罢,点头。

    是啊,霍漱清可能去医院了,毕竟覃逸飞醒来后他还没见过呢!

    罗文茵猜的没错,霍漱清的确是去医院了,和覃春明一起开完会去的。

    事实上,在开完会后,霍漱清被首长单独叫过去汇报工作了。回疆的事,是首长非常重视的,霍漱清近期在回疆的表现,首长也是一直在关注的。而覃春明,则在办公室和其他同僚聊着,交换一些意见,谈谈合作交流什么的,毕竟他现在是沪城的一把手,顺带等等霍漱清。别人问起来,他也很公开的说“漱清要去医院,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关于覃逸飞的车祸,各种猜测早就传开了。覃春明一直都在说,只是意外而已。而实际上,谁都清楚没那么简单。可是覃春明只是一笑而过,即便是面对叶首长,他也是笑笑,说“人有旦夕祸福,谁都没办法保证会发生什么的”。是啊,谁都没办法保证发生什么!话中有话,明眼人都清楚。

    而霍漱清这边,也是跟首长事无巨细地做了汇报。关于回疆的方方面面,他也算是了解一些,毕竟他自从到了回疆就是马不停蹄到处跑,只不过因为冬天,自然条件的限制,他也只能去一些距离首府乌市比较近的地区考察,其他边远的地方,便是通过视频连线和地方首长了解的,当然,还有一个,就是华社位于各市区的庞大的新闻网络。每天上午,霍漱清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了解华社和基层军队发来的简报。是啊,除了华社,霍漱清还委托基层军队通过他们的传输系统向他传送地方政府送去的工作简报。看完这一切,足足要一个半小时,而且这些还是市级的报告,县级政府的上报期限是三天一次。为了在上班之前看完所有的报告,霍漱清每天都会提前两小时起床。

    正是因为霍漱清的亲身体验和如此精细的工作,此时面对首长汇报工作的时候,他要报告的内容,自然是很多的。

    覃春明足足在会议室等了霍漱清一个半小时,才等着霍漱清和首长谈完。不过,是首长叫他一起进去谈了,而不是霍漱清出来找他的。

    一进首长的办公室,覃春明就听见首长还和霍漱清在询问回疆的问题。

    “春明同志来了啊!”首长道。

    “首长!”覃春明道。

    “正好,漱清和我说你们正在协商的那个合作议题,非常好,我很支持。”首长道。

    覃春明注意到首长的手边放了个小本子,上面好像写了不少的东西。

    “是啊,不过,我想等到泉儿上任了,再详细实施。”覃春明答道。

    “泉儿不是已经办了手续了吗?你马上就有新搭档了。”首长笑着说。

    覃春明点头,笑笑道:“就是在等着他,希望他们这一对大舅哥和妹夫,能干件漂亮的大事。”

    首长点头,道:“这一点,我是有信心的。”说着,首长看着霍漱清,道,“让曾泉去沪城,以后呢,你们一东一西,互补长短,把两对翅膀都做强了,我们才飞的起来。”

    “是,首长,我记住了。”霍漱清道。

    “今晚,你们是不是要小聚一下?”首长含笑问覃春明。

    覃春明笑了下,道:“是啊,元进说他的酒好,叫我们一起尝尝。”

    “嗯,你们聊聊也好。你和元进,还有慕白都是老人了,漱清和泉儿都是后辈,经验能力各方面,自然是和你们没法比的,你们呢,多聊聊,带带他们两个。”首长说着,看着霍漱清,又看着覃春明,“我对漱清是放心的,漱清做事稳妥谨慎,回疆的事交给漱清,我不用太担心了。可是泉儿呢,毕竟和漱清没法儿比的,工作能力各方面都差些。漱清你平时多帮衬帮衬他,他要是能历练到你这个程度,我也不会说这些话了。”

    “首长您放心,曾泉那边,我们会好好沟通,不会有问题。”霍漱清道。

    首长点头,又说:“春明,有些事,希望你呢,和漱清可以,理解!”

    覃春明点点头,他明白首长说的就是曾泉的安排了。

    首长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把曾泉托付给他不算,还连霍漱清都被托付了,那绝对就是有重大的安排的。

    霍漱清怎么会不明白呢?毕竟都是在官场这么多年的人了。

    原来曾元进没有和他说的原因,是在于这里啊!

    “我们是党的干部,服从分配,这是最基本的原则。您不用担心!”覃春明道。

    “那就好。”首长顿了下,对霍漱清道,“回疆的重要,不用我再和你说了。你的工作,也做的很好,非常好,我很满意。我知道你是在认真做事的,派你过去,可以说是正确的决定。要是需要其他方面的配合呢,你给我打电话就可以了。”

    当霍漱清和覃春明一起离开首长的办公室,上了车去医院,覃春明才叹了口气。

    “您,怎么了?”霍漱清问。

    覃春明没说话,直到两个人走到了覃逸飞的病房门口,覃春明才对霍漱清低声说了句“曾泉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啊!”

    霍漱清望着覃春明,一言不发,看着覃春明走进了病房,他就跟了进去。

    自从覃逸飞出事以后,霍漱清也就是在刚开始陪过他,现在看见覃逸飞,霍漱清精神难免一振。

    “哥?”覃逸飞惊讶道。

    “小飞,你看起来,真是,好太多了!真好!”霍漱清笑着说。

    他的笑声总是很爽朗的,覃逸飞听着那么熟悉。

    “我希望过年可以回家。”覃逸飞对他笑着道。

    “一定没问题的,小秋说你做康复训练也很努力,过年回家根本没有悬念。到时候,我们给你好好庆祝一下!”霍漱清道。

    覃逸飞对霍漱清笑了,望着他,道:“你是开会来了吗?”

    “嗯,看完会,过来看你。”霍漱清道。

    “那你们,没吃饭,是吧?”覃逸飞看着霍漱清和父亲,问。

    “我们等会儿回家--”霍漱清道。

    “曾家那边肯定这个点都吃完饭了,刚才念卿打电话给我说,她舅舅舅妈都在家里吃饭。看样子是已经开始了。”覃逸飞道。

    念卿给逸飞打电话说,吃饭的事?

    霍漱清笑了下,道:“哦,那我等会儿去你们家蹭饭好了。”

    “不用不用,”覃逸飞对江津道,“你要不给咱们订个餐,就那家的,让他们快点送过来。”

    “你这是要请客吗?”覃春明对儿子道。

    “是啊,正好我也想吃了,嘴馋了。”覃逸飞笑着道。

    “不用了,江津,我和覃叔叔等会儿回家吃饭,和小飞聊会儿就走。”霍漱清对江津道。

    “好吧,那我,先去外面走走。”江津对霍漱清笑了下,又跟覃春明道别,走出了病房。

    于是,病房里就剩下了覃家父子和霍漱清。

    “你这胳膊腿儿,看着,呃,伙食不错。”霍漱清笑着对覃逸飞道。

    “我姐每天都让厨房做好多吃的,唉,我不吃吧,她就逼着我,我都快要吐了。”覃逸飞道。

    “你姐天天过来给你送吃送喝陪你,你还不领情?”覃春明道。

    “没有没有,我领情领情,就是,让我少吃一点行不行?再这么下去,唉,哥你看我这腰,肚子都出来了。”覃逸飞对霍漱清道。

    霍漱清笑了,道:“没事,等你康复了再好好练,把腹肌练出来。”

    “我也这么想的,现在就想练了,可是医院不让在病房里摆健身器材,连哑铃都不让,难不成都是当了凶器?要说凶器的话,医院里可没多少吗?”覃逸飞道。

    “你啊,就忍忍吧!”霍漱清笑着道。

    “是啊,我现在就天天倒计时,数着回家的日子。”覃逸飞道。

    霍漱清没说话,覃春明就对霍漱清说:“你看这小子,越来越贫嘴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手术伤到什么神经了,怎么就变成--”

    “不是手术伤到神经,是车祸伤到脑子了,你们可以当做我是双重人格。”覃逸飞打断父亲的话,笑着说。

    “那你什么时候让我看看你的另一个人格?不那么贫嘴的?”霍漱清笑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