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00章 她比希悠还优秀
    冤家宜结不宜解吗?

    覃逸秋站在院子里,想着覃东阳说的话。

    的确,她不该那么,那么自私。她只考虑了覃家的利益,考虑了覃家的脸面,可是,她忘记了苏凡是罗正刚的妹妹,忘记了苏凡是霍漱清的妻子,更加,忘记了苏凡帮了覃家,救了,小飞!

    覃逸秋啊覃逸秋,你怎么--

    回去家的路上,覃春明对霍漱清道:“曾泉这事,你怎么想的?”

    “您的意思是?”霍漱清问。

    覃春明摇摇头,道;“曾泉个人色彩太浓厚,并不适合那个位置。可是,首长属意于他,我还是要尽全力去扶持他培养他,但是,目前为止,他,差得很远。”

    “时间还长,他还年轻,有很多年让他去历练。”霍漱清道。

    “真心话吗?”覃春明看着霍漱清。

    霍漱清望着覃春明,不语。

    “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要是我们把力量放在曾泉身上,去辅助他培养他,让他走上那个位置,你向上的机会,就会变小了。你岳父,还有我们其他人,不会有那么多的精力同时扶持你们两个人。你,得给他让路。”覃春明道。

    “我明白。”霍漱清道。

    覃春明看着霍漱清。

    霍漱清沉默片刻,道:“不管是公心还是私心,我理解我岳父的做法,既然这是首长的心愿,我也会尽全力去扶持曾泉。”

    “那个位置,只能有一个人。如果曾泉可以成为优秀的领导人,我们大家,包括我,做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霍漱清望着覃春明,顿了片刻,“曾泉,目前为止是缺乏身为领导人的素质和执政力,他也的确有些,浓厚的个人色彩。但是,他还有时间,有我们这么多人来帮助他,他是会历练出来的。而且,身为最高领导人,是必须要有一些个人色彩的,您说是不是?”

    覃春明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我是担心你因此失去太多,你比他--

    “您相信首长,对不对?”霍漱清打断了覃春明的话。

    “可是,这和曾泉这件事,是两码事。”覃春明道。

    “既然我们信任他,那就继续信任下去,哪怕是这件事。我们能做的,就是尽力让一个不怎么完美的事,变得,完美。我相信曾泉他会做好,而且,我也,相信希悠!”霍漱清道,“曾泉还没准备好,希悠,准备好了。”

    覃春明叹了口气。

    “谢谢您为我考虑,覃叔叔,我想的很明白,我也,理解这样的安排。如果我要为曾泉牺牲什么,我也愿意去牺牲。”霍漱清说着,望着覃春明,“我走到今天,不是也有很多人为我做出了牺牲吗?别人能为我牺牲,我,又为什么不能为了曾泉牺牲?何况,这么做不光是为了曾泉为了曾家,更是为了首长的信任和他一直以来的梦想。我想,既然他能选择曾泉,那就是说曾泉可以继承他的政治梦想,实现我们的目标!”

    覃春明看着霍漱清,良久不语。

    车子,慢慢开到了曾家的胡同口。

    “你说的对,我们,的确是应该一如既往支持首长的意志,曾泉年轻,可塑性还是很强的。而且,那个孩子,怎么说呢,真是不怎么按牌理出牌的一个人。”覃春明笑着,叹了口气,道,“如果将来交给了他,真是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啊!”

    “这样才值得期待吧!”霍漱清道,“而且,首长为了让曾泉可以出头,连自己女儿的幸福都牺牲了,我怎么可以这样自私,只考虑自己的前途呢?”

    覃春明看着他,道:“孙小姐--”

    霍漱清点头,道:“苏凡和我说,孙小姐彻底放弃了,是曾泉告诉她的。”

    覃春明叹了口气,没说话。

    车子,眼看着就到曾家门口了。

    “漱清,迦因她,”覃春明说着,看着霍漱清,“现在她处境很难,这方面,有我们家的因素,你徐阿姨真是,唉,我很对不起迦因。”

    霍漱清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我,不知道该,和她说什么,亏欠她太多了。”霍漱清道。

    “既然觉得心有愧,那就早点去挽回。还有,让她离开曾家吧,文茵那个人,控制欲太强,她总是自作主张,特别是在迦因的事情上。当初我和元进说过,让文茵少插手一些事,可是,你也知道元进有多么纵容她的。”覃春明道,“迦因是个好孩子,别失去她了。”

    霍漱清点头。

    “关于你说曾泉和希悠的事,”覃春明说着,霍漱清看着他,“希悠的确是很有能力,那个位置对她来说是驾轻就熟。可是,正如你说曾泉是潜力无限,我觉得,迦因,也是很有潜力。你和她好好聊聊,帮助她走出低谷,她未必不比希悠做的差。”

    “您,为什么会这么说?”霍漱清不明白,问。

    “因为,她比希悠更亲民,她的方式,更容易达到目的!”覃春明道。

    霍漱清望着覃春明,他,明白覃春明的意思。

    “我们要支持曾泉,可是,漱清,我不希望你就此放弃。你和迦因,要一起努力加油,为了你,也为了,她!当然,我这么说,也是自私的缘故,我希望你能够成就你的梦想,还有我和,你父亲的。”说完,覃春明就下了车。

    曾泉和方希悠迎了上来。

    “覃叔叔--”两个人问候道。

    “抱歉抱歉,来晚了。我们在家里吃了个饭!”覃春明笑着说。

    “没事没事,我爸爸他们在等着您呢!”曾泉道。

    “漱清,请--”方希悠微笑道。

    “恭喜你们!”霍漱清笑着说。

    “让大家费心了!”方希悠道。

    “只要你们没事就好。”霍漱清笑道,“明天去沪城吗?”

    “嗯,明天走。”方希悠答道,“迦因一直在等你呢!还有念卿,她很喜欢你带来的礼物。”

    霍漱清笑了,道:“小孩子就那样啊!礼物比爸爸亲。”

    “是敏珺准备的吧?”方希悠笑问。

    这时,苏凡刚好从后院走过来,走到了廊柱下,可是因为在黑暗中,没有人看见她,只是,她听到了霍漱清他们的说话声。

    “是,让她去买的,她很会挑礼物。”霍漱清道。

    方希悠点头,道:“是啊,她的眼光很好。”

    苏凡站在黑暗中,看着他们一行人走进了客厅,心,一丝丝抽痛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