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07章 有些东西不能分享
    “我还有个会要去——”霍漱清对苏凡道。

    “没事,那你走吧,呃,开完会了回家,还是直接去机场?”苏凡问。

    “我开完会了和他们要吃个饭,然后就回家接你,你把行李都准备好。”霍漱清道。

    “嗯,我知道了。”苏凡道。

    看着霍漱清乘车离去,苏凡不禁微微弯起了唇角。

    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面发展啊!真好!

    回到家,苏凡便赶紧开始整理行李。大姑打电话说,泉儿走了,奶奶很难过,让迦因把念卿送过去陪陪老太太。罗文茵出门了,就打电话给苏凡,让苏凡送过去。

    苏凡便放下行李,赶紧去找念卿了。

    这几天念卿和邻居家的小盆友玩的不知道多好,早上两个孩子在一起玩,中午就跟着人家的妈妈在外面吃饭,吃完饭现在回来了,苏凡就赶紧过去了。

    到了隔壁家,勤务人员立刻就通知了那个小盆友的妈妈,那个妈妈就领着苏凡一起去找孩子。

    “对不起给您添麻烦了。”苏凡道。

    “没事的,BoBo也喜欢和念卿在一起,她们玩的很好。”那个妈妈说。

    两个妈妈闲聊着,就到了孩子们玩的那个房间了。

    苏凡刚要敲门,那个妈妈就拉住了她的手,对她摇摇头,指了指门。

    两个妈妈都没有说话,轻轻推了下门,开了个缝儿,就听见里面念卿和小盆友的聊天。

    “你爸爸妈妈要走了,你不难过吗?”BoBo问念卿。

    “为什么要难过啊?他们一直都不会陪我的。”念卿道。

    “你妈妈也是吗?”BoBo问。

    “我妈妈身体不好,她经常不会管我的。”念卿说道。

    “妈妈就是那样,根本不懂我们要什么。”BoBo说。

    “我想去看小飞叔叔,妈妈就不陪我去,她不去,还不让我去。”念卿说道。

    “那我就让我妈妈陪你去,好吗?”BoBo问。

    “真的吗?好啊好啊,小飞叔叔最好了,不管我想玩什么,他都会陪我。”念卿说。

    “那也能让小飞叔叔陪我吗?”BoBo问。

    “可以啊,当然没问题,不管我说什么,小飞叔叔都会答应我的。他对我可好了。”念卿一脸得意。

    “那你让他给我当爸爸好吗?”BoBo问。

    “不要,他是我爸爸,我不要他给你当爸爸。”念卿一下子就翻脸了。

    “可是你说可以把他分给我的。”BoBo道。

    念卿说不出话来。

    看来这个分享还是说早了,而且,有些东西是不能分享的,比如说,爸爸。

    可是——

    “我可以把我妈妈分给你,你把小飞叔叔分给我,我们两个不就又有爸爸又有妈妈了吗?而且,我们两个还能变成姐妹!”BoBo还是很聪明的。

    念卿想了想,道:“可是我不要你妈妈做我妈妈。”

    “可是你说你妈妈不爱你的啊!我可以让我妈妈给你,你可以让小飞叔叔爱我。”BoBo说道。

    “我还是想要我自己的妈妈,还有,爸爸。”念卿认真地说。

    “那小飞叔叔给我做爸爸吧!”BoBo道。

    “不要,小飞叔叔是我的爸爸——”念卿说。

    “可是你不能有两个爸爸,BoBo一个爸爸都没有。”BoBo抗议道。

    念卿不说话了。

    苏凡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了,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年轻女人,发现对方眼神黯淡。

    “小孩子瞎说的,你别想太多。”苏凡安慰道。

    女人摇摇头,走向一旁,苏凡也走了过去。

    “BoBo出生前,我和她爸爸就分手了,其实,她爸爸都不知道她的存在。”女人道。

    苏凡愣住了,看着对方。

    “那,你一个人就——”苏凡问。

    女人点头,道:“是啊,我,我很爱他,所以,舍不得,舍不得把BoBo给——”

    那不就是和她一样苦了吗?

    一个单身女人带着个孩子——

    “你能把BoBo教育的这么好,真是,很不容易。”苏凡道。

    女人轻轻摇头,对苏凡笑了下,道:“呃,您方便吗?我想和您聊聊。”

    “好吧!”苏凡道。

    “不会很久的,我想您家里人也在等着念卿的。”女人说着,领着苏凡到隔壁的厢房。

    推门进去,鼻间就飘来一股幽香。

    “我一个人没事做就会在这里品香。”女人对苏凡微笑道,“请坐,我给您泡茶。”

    “谢谢!”苏凡说着,就坐在沙发上。

    向着周围一看,满满都是古色古香的感觉。

    对于这位邻居,苏凡也是有所听闻的,毕竟能在这个胡同里住的人,都是一定级别的权贵,普通人就算是有钱也住不进来。她就听方希悠说,当年苏以珩的父亲想搬进这个胡同,却一直都没有办法进来,后来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位置一直在胡同很里面很里面,都要出去了。就在要搬进来之前半年,苏以珩父亲就去世了。苏以珩的继母和弟弟陆于同就放弃了这里的住宅,住在了原来的地方。连苏以珩的父亲都进不来,可见这里的位置有多抢手。

    而现在,这位年轻女人虽然是个单身妈妈,却依旧可以和家人住在这里——

    “我这里有梅茶,您尝一尝,怎么样?”年轻女人道。

    苏凡一愣,梅茶?

    “呃,我家后院有一个梅花园,您要是有时间的话,我想带您去参观一下。”年轻女人道。

    “谢谢,呃,我——”苏凡道。

    “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杨思龄。”女人忙说。

    “曾迦因!”苏凡道。

    “您好,我一直都听念卿说,可是我们都没有好好聊聊。”杨思龄道。

    “念卿一直给您添麻烦了,我很过意不去。”苏凡道。

    “别客气,我也很喜欢念卿,BoBo和她很投缘。”杨思龄道,“哦,BoBo下学期就要和念卿在一起读幼儿园了,我已经办好了入学手续。”

    “那就太好了,念卿又多了一个朋友。”苏凡道。

    “是啊,可是,我听念卿说,您要去回疆,那她是不是也要跟着转学过去?”杨思龄问。

    “我还没有决定。”苏凡道。

    “哦,这样啊!”杨思龄道。

    房间里陷入了一片安静,苏凡看着眼前这个长发垂肩的年轻女人,感觉真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一副古代的画里。

    再加上,这碗梅花茶——

    苏凡端起茶碗,突然发现茶碗底部也有一朵,梅花?

    “您,很喜欢梅花?”苏凡问。

    “嗯,是的。这个茶,是我自己做的,只不过不是这个院子里的梅花,我在南京那边有一个梅园,就是用那边的花做的。”杨思龄道。

    “那,这个茶碗呢?也是您自己做的吗?”苏凡问。

    杨思龄微笑着点点头。

    “真是太厉害了,我差点以为这碗底的梅花是真的了。”苏凡道。

    “您谬赞了,我,只是喜欢玩这些,不像您,还是婚纱设计师。”杨思龄道,“念卿说您以前在榕城做婚纱,是吗?”

    苏凡点头,道:“嗯,只不过那边现在交给了一个设计团队在做,我没有再做设计了,这两年,身体不太好。”

    “我听念卿说了。”杨思龄道,“哦,说了这么多,我,我想有些事请教您一下。”

    “别客气,有什么事您说。”苏凡道。

    “一个人,怎么可以带着一个孩子生活那么久?我知道您当年在榕城生活很艰苦,是吗?”杨思龄道。

    苏凡愣住了,怎么这个邻居对自己的了解这么多,而相反的,自己对杨思龄一点了解都没有,今天才知道名字?

    “我,其实也没什么苦的,呃,有个很好的朋友,他帮了我很多。”苏凡道。

    是啊,很好的,朋友,就是逸飞。

    “小飞叔叔,是吗?”杨思龄问。

    苏凡点头。

    “真是,羡慕您!”杨思龄微微笑了,道。

    苏凡不知道对方说的这个羡慕,是什么意思?

    羡慕覃逸飞帮她?可是,这个杨思龄,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面,肯定不会比她过的苦的,怎么还会羡慕她?

    “是我太没用了!”苏凡也只有这么说。

    “呃,刚才,BoBo和念卿说的话,您别往心里去,她就是一直想要爸爸,可是,我没办法给她爸爸。现在她和念卿成了好朋友,就,就这样无理取闹了,您别介意。”杨思龄道。

    “不会的,小孩子的话,我不会的。”苏凡说。

    直到带着念卿离开杨家,苏凡也不知道杨思龄约她聊天到底有什么目的。原以为杨思龄要说自己的事,却没想到她被杨思龄问了那么多问题。

    到底,这个杨思龄——

    苏凡想不通怎么回事,也就没有再想了。

    只是,那个梅茶,还有茶碗里的梅花,让苏凡的心头,有种什么感觉,飘散不去。

    曾泉的那个梅园——

    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不会有关系的,怎么会有关系呢?如果真是和曾泉有什么关系,方希悠家也住在隔壁,大家不会这么安静的,绝对不会。

    可是,那个,梅花——

    苏凡把念卿放在了奶奶家,念卿倒是很喜欢在太奶奶家待着,简直就是个霸王一样,太奶奶什么都依着她,大姑说奶奶把念卿当成曾泉在养了。

    和奶奶还有大姑说了今晚要离京的事,苏凡就被她们劝着赶紧走了,留下了念卿。念卿倒真是一点分别的难过都没有,玩的很嗨。

    苏凡告别了奶奶和大姑,乘车回家,抓紧时间整理行李,准备和霍漱清离开。

    只是,车子开到家门口的时候,苏凡在车窗里朝前望去,看向杨思龄家的方向,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是那个梅花。

    此时的苏凡并不知道,这个杨思龄,日后会和自己发生什么。

    车子,徐徐开进了曾家。

    看着女儿沉沉睡去的杨思龄,轻轻解开衣衫,走到穿衣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腿间的那朵红梅,不管多少年,还是那么的鲜艳。

    她的手,轻轻贴在那朵梅花之上,闭上了双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