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11章 他最喜欢玫瑰
    听苏凡这么说,江采囡不禁笑了。

    “你还跟我瞒什么啊?又没什么关系的。”江采囡道,“我不会把这种事拿到文章里去说。”

    苏凡笑了,道:“真的没有啊!他只是去休假做了些研究而已。”

    江采囡看着苏凡,笑了,道:“迦因,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没有啊!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苏凡也笑着道。

    江采囡笑了,这个苏凡,看样子,还是,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可是,苏凡不是一直在看心理医生的吗?肯定还是有问题的啊!如果她没问题,就不会去看心理医生了,怎么——

    难道她的情报有误?

    不可能,绝对不会有问题,一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可是,出了什么问题呢?

    在这个事情也没必要纠缠了,反正曾泉赴任了,正式上任,也是没办法更改的事。

    “那他们不准备生孩子啊?大家其实一直都很好奇,不知道希悠是不是丁克主义。”江采囡道。

    “孩子的事,顺气自然吧!他们两个,应该是有他们自己的想法的。”苏凡道。

    这,算是聊天把天聊死了吧!

    苏凡看着江采囡,笑了下,道:“抱歉,采囡姐。”

    “抱歉?”江采囡不解,道,“你怎么要说抱歉?”

    苏凡沉默了片刻,道:“之前在洛城的时候——”

    江采囡盯着苏凡。

    苏凡安慰似的笑了下,道:“其实没什么,孩子是上天的礼物,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了。”

    江采囡明白了苏凡在说什么,那一晚——

    “谢谢你安慰我,迦因。”江采囡道,却苦笑着叹了口气,“我没你这么运气好,他,是不会因为孩子而和我在一起的。现在也好,孩子没了,我也,少了点牵挂。”

    苏凡没说话。

    “哦,到了,我们去买衣服吧!”江采囡笑着道,车子停在停车场,两个人就下车了。

    和江采囡一起在店里逛着,江采囡给她推荐了两个品牌,其中一个是苏凡经常买的牌子,就买了两件裙子,又买了高跟鞋。把东西交给了警卫员小董,然后两人就去了附近一家美容院。

    美容院里,江采囡极力跟苏凡推荐那家店的全身按摩,说是这家店有古代西域的按摩方法,用的精油也是西域古方调制而成,对于舒缓压力特别有效。

    “不了,我,我只要敷下脸就好了。”苏凡道。

    “你试试吧,真的——”江采囡推荐道。

    “是啊,您试试——”店里的美容技师开始介绍了。

    “不用了,我不喜欢。”苏凡道。

    “迦因——”江采囡道。

    “采囡姐,时间不多了。”苏凡道。

    江采囡看着苏凡,看了一会儿,才说:“你是身上的伤——”

    苏凡笑了下,对技师说:“我只想敷脸,其他的,不用做了。”

    技师看了江采囡一眼,江采囡点点头,这才开始做脸了。

    “迦因,你的伤,没事了吧?”江采囡问。

    “没事啊!没什么。”苏凡道。

    江采囡想了想,道:“其实,你没必要觉得不好意思——”

    “采囡姐,这是我自己的事,所以,请你不要再说了,好吗?”苏凡看着江采囡,道。

    江采囡便不说话了。

    美容室里,一片安静,两个人都不说话。

    这时,门里进来了两个年轻女孩,端着用品,苏凡躺在床上,并没有注意。

    “对不起,迦因,我,没考虑到你的心情,你别生气。”江采囡道。

    “没关系。”苏凡道。

    说是没关系,可是听得出来心情是不好的。

    江采囡想了想,便说:“你要不要看我的刺青?”

    “你,还有刺青?”苏凡问。

    “嗯。你要不要看看?”江采囡问。

    苏凡觉得那是人家的隐私,还是不看了。

    便笑了下,道:“不了,我——”

    可是,江采囡解开身上的袍子,露出了胸口——

    “你看——怎么样?”江采囡道。

    是一朵很艳丽的,玫瑰?

    而且刚好是在沟沟的位置,看起来真的,很有诱惑力。

    苏凡的脸不禁一红,道:“你喜欢玫瑰?”

    “不是。”江采囡说着,系上腰带,躺好了,闭上眼,“是他喜欢,他说他最喜欢玫瑰花,很娇艳。所以,我就在这里刺了一个。”

    他?苏凡很好奇,这个“他”是谁?江采囡老说,到底,是谁?

    “呃,他看见了吗?”苏凡便好奇地问。

    她以前也和邵芮雪一起去做过美容,邵芮雪说,女孩子们都是在这个时候聊八卦什么的,所以一些大店的美容技师知道很多的秘密。

    既然是有这样的“规矩”,那她就聊聊好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看到了。”江采囡道。

    “是吗?那他是不是很喜欢?”苏凡问。

    “嗯,他特别喜欢这个地方。”江采囡笑着道,还跟苏凡说那个“他”怎么喜欢的。

    都是一些男女亲密事,可是这样说出来,苏凡就听着面红耳赤的,不知道给她洗脸的技师有没有感觉到。真是想不到,江采囡居然连这种事都能这样说出来。

    “你也去刺一个吧,迦因。”江采囡道。

    难道江采囡是因为她刚才说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身上的伤疤,才说这件事的?

    “呃,我还是有点不是很能接受。”苏凡道。

    “没事,他肯定会喜欢的。”江采囡笑着说。

    又是他?

    这个他,是霍漱清吧!

    毕竟是在外面,江采囡肯定不能把苏凡和霍漱清的私密事拿来说的。

    “呃,采囡姐?”苏凡道。

    “什么?”江采囡问。

    “你,很爱那个男人吗?”苏凡问。

    “嗯。”江采囡道。

    “那他呢?你为他付出了那么多,难道他对你连个交待都没有吗?”苏凡问。

    “交待什么呢?我是心甘情愿的。”江采囡道。

    江采囡越是这样,苏凡就越是对江采囡的这个神秘“男人”好奇。

    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让江采囡这样——

    猛地,苏凡的脑子里,想起了江采囡流产那一晚她看见的霍漱清发给江采囡的短信——

    孩子会有的!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江采囡说的那个男人,是,霍漱清?

    真的,是霍漱清吗?

    玫瑰,玫瑰——

    霍漱清也说他喜欢玫瑰,是因为她喜欢。

    “采囡姐,能聊聊那个他吗?”苏凡问。

    “可以啊,你想知道什么?”江采囡问,“不过,我可不想说他是谁。”

    苏凡笑了,道:“我知道这是你的秘密。”顿了下,苏凡问,“你能讲讲他和玫瑰花的事吗?”

    江采囡看向苏凡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微微的笑,便说:“他喜欢和玫瑰花茶,他的办公室里总是放着一罐——”

    办公室里放着玫瑰花茶的,是,霍漱清!

    难道江采囡说的这个人,和霍漱清这么相像?还是说,根本,就是霍漱清?

    “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这样死心塌地跟着他到处跑吗?”江采囡道。

    跟着他,到处跑?什么意思?

    江采囡这些年,除了跟着霍漱清到处跑,还在跟着谁?

    霍漱清到了哪里,江采囡就跟到哪里,这,几乎已经成了一个众人皆知的事实了。

    苏凡的心,一点点,撕裂着。

    “为,为什么?”苏凡问。

    “因为他能为了我,爽了他妻子的约。只要是我说什么时候要和他去吃饭,如果同时他和他妻子约了,他,一定选择的是我!”江采囡道。

    “是吗?”苏凡道。

    “是啊,所以,呃,我愿意和他在一起。就算现在,我什么名分都没有。”江采囡道。

    苏凡笑了下,没说话。

    江采囡的余光,看了下苏凡的方向,她看出来苏凡的手捏住了又松开了。

    果然,还是有效的!

    苏凡,我会让你变成一个真正的,疯女人!看看漱清还会不会要你!

    静静闭着眼,苏凡的脑子里,一团乱。

    那一晚的情形,在她的脑子里开始不停地旋转,如同电影的快镜头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霍漱清,霍漱清——

    猛地,苏凡的手机响了。

    旁边的一个小妹赶紧把苏凡的手包拿了过来。

    苏凡赶紧接了电话,是孙敏珺打来的——

    “迦因,您现在在美容院吗?”

    苏凡一愣,孙敏珺怎么知道?

    “嗯,怎么了?”苏凡问。

    “这边有点事需要您处理。”孙敏珺道。

    “我这边才开始——”苏凡道,“好,那我马上回来。”

    说完,苏凡就挂了电话。

    “对不起,采囡姐,你慢慢做吧,我要回去了。”苏凡道。

    “怎么了?”江采囡讶异地问。

    “敏珺说有事找我,我还是赶紧回去。”苏凡说着,让技师赶紧给她把脸上的面膜洗掉。

    江采囡却拦住了技师。

    “迦因,你干嘛那么听她的话?你是女主人,还是她是女主人?”江采囡道。

    “不是那个问题,今天家里有事,我不能把所有的事都交给她一个人,那样太——”苏凡道。

    “你别急,做完美容再回去,要是连一点小事都搞不定,你可以把她赶回京里去了。”江采囡道。

    见苏凡还是要走,江采囡接着说:“漱清不是让你好好做美容,美美的去见那些领导和家属吗?”说着,江采囡对技师们说:“这位是咱们回疆的第一夫人,你们可要好好服务。”

    一听江采囡这么说,技师赶紧配合起来,缠着苏凡,完全不给苏凡离开的机会。

    苏凡被这么软磨硬泡着,根本没办法离开了。

    没办法,苏凡只得在那里躺着,让技师们在她的脸上服务。

    给她拿包的小妹,跟领班说了下,悄声走了出去,走到厕所,小妹拨了个电话,直接打给孙敏珺。

    “夫人被困住了,出不来。”小敏道。

    “情况怎么样?”孙敏珺问。

    “江站长好像总是在刺激夫人的情绪一样,我看着夫人好像心情不好。”小敏道。

    “那你想办法,不管用什么办法,立刻让夫人离开!绝对不能和江采囡在一起!”孙敏珺道。

    “是,我知道了。”小敏说完,挂了电话。

    半分钟后,楼里的火警,响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