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13章 玫瑰花的诱惑
    “你确定吗?”苏凡正在讲电话。

    “目前为止应该是这样没有错,我会继续派人去排查,尽快给您回复。”电话里的人说。

    苏凡挂了电话,继续在电脑上打开网页寻找。

    “迦因,怎么了?”孙敏珺愣住了,问。

    “你看——”苏凡道。

    孙敏珺赶紧走到苏凡身边坐下,看见电脑网页上,居然满满都是玫瑰图案的,刺青?

    “这是——”孙敏珺问。

    “江采囡在骗我!”苏凡道,“她在这里的刺青,”苏凡说着,给孙敏珺指着位置,孙敏珺点头。

    “就是这个图案,我记得她那个玫瑰的花型,你看,是这样——”苏凡拿起茶几上的一张纸,孙敏珺接过认真看着,是一朵手绘的玫瑰。

    “你画的?”孙敏珺问。

    “嗯,我从小就在玫瑰园里长大,我画过各种玫瑰花的花型,所以,她那个,我看一眼就记住了,就是这个图案。我在网上搜索了京里做这个刺青的店,江采囡那种人,是绝对不会找没有名气的刺青师去给自己身上动的,所以,我找遍了京里所有专业刺花的名刺青师,然后打电话给闵敬言,他派人去挨个调查问询,结果,证明了我的猜测。刚刚他在电话了和我说了。”苏凡道。

    孙敏珺,呆住了。

    “江采囡的,是她找人画上去的,根本,就不是刺的。她,在骗我!”苏凡道。

    孙敏珺还是不明白,道:“她是在骗你,所以——”

    “她暗示我,霍漱清喜欢玫瑰花,所以她就在胸口刺了玫瑰花,还说霍漱清和她那个什么的时候,最喜欢吻那个玫瑰花的花心。她,只是想刺激我而已。”苏凡道。

    “那你现在,是打算——”孙敏珺问。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苏凡合上电脑,对孙敏珺笑了下。

    孙敏珺,完全没明白,怎么就——

    “家里有油画颜料吗?”苏凡问。

    “呃,那个,没有。”孙敏珺道。

    “赶紧派人去买,既然要做戏,就得好好准备才行。”苏凡起身,道。

    孙敏珺也跟着站起身,看着苏凡拿着电脑走出卧室,她也跟着出去。

    猛地,孙敏珺明白了苏凡的意思,不禁,笑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

    孙敏珺真是有点迫不及待想看到晚上江采囡吃瘪的样子了,那简直,太爽了。哼哼,到时候,她还要去帮苏凡一把,好好把那个贱女人踩两脚。

    “你们这么快就布置好了?”苏凡一下楼,看见客厅里已经大变样了,惊道。

    “还没有。”孙敏珺道。

    “夫人您看看还有什么不足的地方,我们现在就赶紧改。”李主任忙过来陪笑道。

    “我觉得很好,辛苦你们了。”苏凡微笑道。

    “谢谢夫人!”李主任道。

    孙敏珺忙说:“你们谁出去帮夫人买一套油画颜料回来?”

    “油画颜料?”李主任诧异道。

    没听说过霍夫人是画家啊!只听说她以前开婚纱店——

    “是啊,我要用一下。”苏凡道。

    “好。”李主任立刻领命,转身就指派了一个年轻干事去买了。

    “我来帮忙吗?”苏凡看着大家都在紧锣密鼓,问。

    “方案都定了,现在就是他们来摆就可以了,还有没有到的东西,正在路上。”孙敏珺道。

    苏凡“哦”了一声。

    “那,我上楼去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叫我。”苏凡对孙敏珺道。

    “好的。”孙敏珺道。

    苏凡便上楼了。

    等苏凡的身影彻底离开,李主任才低声问孙敏珺,道:“夫人还是画家?”

    孙敏珺笑了下,道:“设计师也是在画画,触类旁通。”

    李主任笑了,点点头。

    苏凡上了楼,打开了今天刚买的衣服,开始在身上比对。

    穿哪一件好呢?

    按说,今晚她应该很端庄才对,毕竟是一个私密场合,而且是第一次作为霍漱清的妻子在回疆官场出现。可想想江采囡——

    两件礼服裙子,一条是黑色的抹肩短裙,一条是酒红色深v长裙。黑色这件的话,显得很稳重,也感觉是很清纯的那种。而酒红色的,自然就是成熟妩媚风格,截然不同。

    苏凡看着更衣镜,把黑色的收了起来。

    很快的,工作人员就把油画颜料买来了,苏凡一个人坐在楼上的房间里,对着镜子,开始在胸口画玫瑰,和江采囡同样的位置,同样的花。

    这个颜料要干的话,还需要时间,要不然会把衣服弄脏。苏凡便一直穿着浴袍在楼上,孙敏珺知道她在做什么,就直接让保姆大姐把午饭给苏凡端到楼上去了。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下午的时候,孙敏珺安排好了厨师们的事,就陪着苏凡去了她约好的美容院,为晚上的宴会做最后的准备。

    作为苏凡的助理出现的孙敏珺,也是把自己认真打扮了一下,却是很有分寸的,保证让自己不要抢到苏凡的风头,这就是她的界限。

    到了六点半,苏凡和孙敏珺,以及李主任和那些前来帮忙的工作人员,为晚宴做着最后的准备工作,每一个细节,从餐桌布置,到菜品摆放,再到鲜花的选择和放置,每一个细节都在用心讲究。孙敏珺的目的是让回疆官场的高层真正了解曾家的标准,体会到霍漱清和苏凡对他们的重视。而苏凡,也为了这个目的认真努力着,当然,还有,江采囡的事。

    七点钟,霍漱清来了。

    回疆的七点,即便是冬天,还是天亮着,而且恰好今天还是大晴天。

    “哇,你们都准备的这么好了?”霍漱清一进门就惊叹道。

    大家都向霍漱清问好,苏凡走到他面前,道:“是敏珺和李主任的功劳,他们两个真是宴会专家。每一个人都做的很细致。”

    “我没想到。”霍漱清笑着道,又对所有来帮忙的人说,“谢谢大家,今天辛苦了。”

    “你要不要去厨房看一下?”苏凡揽着他的胳膊,笑着问。

    “我先换个衣服洗个手。”霍漱清道。

    于是,在上楼的一路,霍漱清和客厅里的每个人都握手道谢。

    到了二楼卧室,霍漱清在更衣间里换衣服,苏凡在他旁边帮忙。

    霍漱清看着她穿着那件酒红色的礼服裙在自己身边忙活,两只眼睛一直盯着镜子里的她。

    “呃,你,好像不一样了。”他说。

    “有吗?”苏凡抬头,对他笑了下。

    他一低头,就看见了她胸前那若隐若现的,玫瑰花。

    从他这个角度,他并不能看清楚,可是,看着那里是有东西的。

    奇怪,她的胸口怎么——

    他没说话,直接伸手就去拉开她胸口的那块布料了。

    苏凡一愣,赶紧按住了,道:“你干嘛啊?”

    霍漱清看着她,笑了,猛地就吻住了她。

    苏凡的背,猛地就贴上了冰凉的镜面,她完全没有时间反应,他的唇和双手就在她的身上开始肆虐了起来。

    “唔——”她叫了声。

    他松开了她的唇,直接拨开她的领口,那朵艳丽的玫瑰就落入了他的眼里,手却没有放过她。

    “你,干嘛?”她喘着气,道。

    “我喜欢你这样,苏凡!”他说着,吻上了那朵玫瑰。

    不能说是吻,直接用牙咬了。

    “好痛。”她叫道。

    “真想吃了它。”他说着。

    突然间,她的脸贴在镜面上,可整个过程,她完全没有拒绝和反抗的机会。

    苏凡猛地睁大了双眼。

    “好痛。”她低声叫道。

    “你这个样子,不是故意来勾引我吃你的吗?”他喘着气,道。

    镜面上,不时地衣衫的扑簌声

    “你,你喜欢吗?”她问道。

    “爱死了。”他的声音低沉,道。

    苏凡想起江采囡和自己说的那些,便说:“如果别的女人身上也有这样的图案,你也会这样做,这样说吗?”

    “死丫头,你又想套我话是不是?”他说着,用力惩罚了她一下。

    她吃痛的叫了声,道:“我怎么知道你和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怎么做你才觉得是真的?这样还不够?”他咬着她的耳垂,道,“你看我衣服都来不及换,楼下一堆人等着,就被你这个小妖精迷成了这样,你还觉得不够?”

    他说着,直接拉下了她身上裙子的肩带,那朵艳丽的玫瑰花,就在镜子里被积压出各种形状出来。

    “你要是天天这样等我回家,我真的连班都不想上了。”他说道。

    她知道他是个需求很强烈的人,可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个时候——

    门上,传来敲门声——

    苏凡猛地一愣。

    “霍书记,客人们来了。”是秘书李聪的声音。

    “快点啊,客人来了。”苏凡低声道。

    “好,马上就好,马上——”他在她背后说着,然后对门外的秘书喊了句“我马上就来了”,接着就快速结束了这一场战斗。

    “是,霍书记。”李聪就离开了。

    门外的秘书和楼下的工作人员同客人,哪里知道领导在楼上正和他的小妻子做着这样的事呢?

    谁都不知道,可是苏凡的心里,却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一颗心狂乱跃动着,双手趴在镜面上,久久不动。

    这个,坏男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