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15章 防火防盗防闺蜜
    苏凡这是怎么了?居然——

    江采囡看着苏凡,好一会儿都反应不过来。

    可是,眼里的苏凡,始终在对她微笑着。

    那种笑容,江采囡看着真是,太不舒服了。

    “是吗?你什么时候绘的?”江采囡笑了下,问。

    “就今天。”苏凡道,“我看了你的之后,很喜欢。采囡姐要不要看看我们的花是不是一样的?”

    这下,江采囡更是惊呆了。

    苏凡怎么会——

    可是,一低头,江采囡果然是看见苏凡的胸口那里是有什么的,虽然是被裙子的领子给挡住了,可依旧是露了一点点出来,看不清是什么。

    性感就是要若隐若现,而不是全部暴露出来,若隐若现才会让人有探索的欲望。

    江采囡也是注意到了苏凡今晚吸引到的那些目光里,有很多不得不说是被她这种无言的性感给吸引到的。可是,苏凡怎么会性感?这个词,和苏凡完全不搭界的啊!

    那么,苏凡到底为什么会要这么做?是为了吸引注意,还是另有目的?

    毕竟江采囡是心虚的,难免会觉得苏凡话中有话,觉得苏凡是在针对她。

    既然有所怀疑,那就去找到答案。

    于是,江采囡便笑着对周围几位夫人说了抱歉,拉着苏凡一起离开,来到了一楼的客用洗手间。

    “你真的想看吗,采囡姐?”苏凡关上洗手间的门,问。

    江采囡也笑了,看着苏凡,道:“你这一招不错,我看那些老头的眼睛都要直了。”

    苏凡含笑看着江采囡。

    “我觉得这样怪怪的——”江采囡道。

    是啊,两个女人在洗手间里看胸口的刺青,是有点怪。

    “多亏你提醒了我,这一招,真的很有效。”苏凡笑着说。

    江采囡看着苏凡。

    苏凡说着,轻轻拨开覆盖在玫瑰花上的那片小布料,笑着对江采囡道:“你看,这里,有他的牙印!”

    江采囡,愣住了。

    他的牙印?

    漱清?

    漱清已经,看过了?

    他居然会,咬?

    江采囡盯着苏凡。

    “男人果然是会对这种东西着迷的,采囡姐,你说的没错,所以,谢谢你教了我这一点。”苏凡道。

    江采囡干笑了下。

    苏凡看着江采囡,她很想问江采囡,这么骗她有什么意思?可是,她没有说出来,只是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对江采囡道:“以后有什么不懂的,我会找采囡姐请教,我先提前谢谢采囡姐了。”

    四目相对,江采囡心虚地觉得苏凡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一切,被苏凡这样盯着,江采囡有点不敢直视她。可是,瞬间之后,江采囡就明白过来了,苏凡根本不可能知道她做的那些事,就凭苏凡?怎么会知道?

    江采囡的自信,瞬间就回来了。

    于是,她一如既往地热情微笑了,对苏凡道:“放心,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是吗?”苏凡笑了下,道,“不过,他的反应,好像不像你所说的那样呢?你没有说他会咬,对不对?可他刚才,咬了,而且——”

    江采囡脸上的笑容,倏然而逝。

    他的反应?

    什么意思?

    苏凡知道她说的是霍漱清?苏凡怎么会知道——

    难道是孙敏珺跟苏凡说了什么?

    一定是的,肯定是孙敏珺在苏凡面前说了什么话,要不然,要不然苏凡不会突然之间就搞清楚状况的!

    江采囡微微向后退了一步,靠着洗手台,环抱着双臂站着。

    “迦因——”江采囡叫了声,苏凡也背靠着门,看着江采囡。

    “或者说,我还是叫你,苏凡吧!你本来就是这个名字,对不对?”江采囡道。

    “都可以。”苏凡道。

    “你是觉得,我在骗你,是吗?我和漱清的事,你觉得我在骗你,是吗?”江采囡问道。

    “我想知道,你所谓的你和他的事,是什么事?”苏凡问。

    江采囡笑了下,道:“我觉得,还是不要说了,我们还是应该保持良好的姐妹关系,不要因为他——”

    “这年头有句话很火,采囡姐知道吗?”苏凡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盯着江采囡,道。

    一个女人,对自己说她和自己的丈夫之间的私情事,明示暗示,还要在自己面前说配不上自己的丈夫,什么的,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什么?”江采囡现在完全恢复了以往的气势,看着苏凡,道。

    “防火防盗防闺蜜!”苏凡道,“好像现在很多的故事里面,真实的,虚构的,闺蜜的唯一定位就是抢男人,是不是?”

    江采囡笑了下,道:“你看的还真不少。不过,我想修正一点——”

    苏凡看着江采囡。

    “任何事都是双向的,或者说,在这样的三角关系里,并不能一味地去指责那个所谓的抢好朋友男人的闺蜜。如果,那个好朋友,那个女人,可以做的更好来赢得男人的喜爱和衷心,闺蜜能抢得走吗?不可能,如果抢走了,那一定是那个朋友做的不够好。或者说,她的男人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爱她。”江采囡道。

    苏凡不语。

    “这一点,我想你应该深有体会。如果孙蔓对漱清足够关心,如果漱清真的爱孙蔓,你觉得你有机会成为霍夫人吗?所以,我没觉得是你一个人的错,而是,孙蔓自己犯了错,失去漱清,这就是她早就注定的结局!”江采囡道,“所以,迦因,你说错了,不是闺蜜要抢男人,而是,你自己做的,不够好,是你,配不上他!”

    苏凡笑了下,道:“是啊,我配不上他,你以前就和我说过了。不过,那又怎么样?”

    江采囡愣住了,那又怎么样?

    “你说的对,我是霍漱清的妻子,这,就是现实。我配不上他还是配得上他,都无关紧要了,现实才是说明一切问题最根本的证据,不是么?”苏凡道。

    江采囡点点头,道:“你说的对,这就是现实。那么,我想问你一句,他除了对你的身体感兴趣,对你的家族带给他的东西感兴趣,你觉得你对他而言,还有什么吸引力?他,真的,爱你吗?”

    “他,爱我!”苏凡道。

    江采囡笑了,看着苏凡,摇头叹气。

    苏凡看着江采囡,不解。

    “你有这份自信,很好,迦因,真的,很好。不过,我们两个既然把话说到这里了,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你可以去问问漱清,他有没有欺骗过你什么,或者说,隐瞒过你什么,更准确地说,他有没有为了我,而爽过你的约?你,可以去问他,我想,这个答案,会让你知道,你所谓的现实,只是一个梦幻而已,一个,很美好的,梦!”江采囡说着,走到苏凡的身边,低头看了下苏凡的胸口那若隐若现的玫瑰花,笑了下,道,“画的,不错!”

    苏凡愣愣地看着江采囡。

    江采囡笑了下,道:“让一下,迦因,漱清在外面会等久的。”

    说着,江采囡就轻轻推了下苏凡,苏凡站在了一旁,盯着江采囡。

    “他为了你——”苏凡喃喃道。

    江采囡得意地笑了,道:“我和他的秘密,还很多很多,你要是感兴趣,我们改天好好聊。”

    说完,江采囡走出了洗手间,苏凡一个人站在那里,久久不动。

    他为了江采囡,爽了她的约吗?

    是江采囡骗她的,一定是的,江采囡心虚了,在骗她。这只是江采囡的另一个诡计而已,就像是那个玫瑰花,都是谎言!

    对,是谎言!

    虽然嘴上说那是谎言,可是,离开了洗漱间的苏凡,明显的还是有点走神了。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好像有点,神游太虚的样子。

    “怎么了?”霍漱清觉得有点不对劲,低声问苏凡。

    苏凡抬头望着他,他的眸子那么深,她想了想,还是摇摇头。

    孙敏珺在一旁帮忙招待客人,却也发现了苏凡的异常。

    刚才苏凡和江采囡一起去洗手间的时候,她注意到了,却没跟过去。看着苏凡今晚的表现,应该是没事了。可现在,看着苏凡好像又不是没事的样子。

    怎么,回事?

    那个江采囡,又对迦因做了什么?

    孙敏珺不放心,便走到苏凡身边,低声说:“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苏凡看了孙敏珺一眼,摇摇头。

    孙敏珺看着苏凡的眼神,便说:“去休息一下再说吧!”

    苏凡摇头,道:“我没事,要是现在离开太没礼貌了。”

    孙敏珺是知道苏凡很倔的,可现在这样——

    还好,晚宴已经举行了一个半小时了,毕竟是回疆省高层领导全部都在这里,还是要注意影响和小心安全的。

    于是,在一小时四十分钟后,霍漱清和苏凡一起举杯感谢其他同事和夫人们的到来——

    “我们大家精诚团结,把回疆的工作做到最好,完成对中央和人民的承诺!”霍漱清道。

    宴会,结束了。

    霍漱清和苏凡嘱托工作人员把家里收拾好,两个人就上楼了。

    “今晚表现真好,谢谢你,丫头!”霍漱清道。

    可是苏凡,没有回答他。

    表现的好吗?

    他需要的,只是她在人前跟个傻子一样的笑,陪衬着他,然后把她当个傻子一样玩弄于鼓掌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