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16章 你这个小笨猪
    看着霍漱清,苏凡想了好一会儿,却还是忍着没有开口。

    “你累了吧?”她问。

    “还好,”他刚和她说完,手机就响了。

    苏凡听得出他还是工作的事,他的世界,除了工作,就是工作!

    等他挂了电话,苏凡又看着他拨了电话出去,又是安排工作方面的事,她便直接去浴室给他放水洗澡。

    从水龙头里出来的水,是最适宜的温度,可她还是坐在浴缸边上,伸手慢慢搅动着里面的水,试着水温。

    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他的确是为了工作付出了很多,这也没有什么责备的,毕竟工作就是他的生命,仕途是他的全部,他是不能停止也不能犯错了,要是出了事,官场上这规矩,都是要牵扯一大批人的。

    那么,江采囡——

    江采囡说的话,江采囡流产那夜的短信——

    就如同针一样扎在她的心上,难受极了。

    她该问他吗?万一她问了,他的回答,他的答案和江采囡一样,怎么办?她哪里有后续的应对办法?

    万一,江采囡就是在等着她问他,让他自己说出他们的事,然后,逼着她离开呢?

    那样的话,江采囡不就登堂入室,不就得偿所愿了吗?

    江采囡的目的,就是让她主动离开他,是不是呢?

    苏凡静静坐在浴缸边,水流无声。

    “你在这里?”他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嗯,你泡个澡吧,舒服点。”她赶紧说。

    “我们,一起,怎么样?”他走过来,俯身在她耳边说。

    她的脸颊立刻就红了,道:“我有点累,我想去睡觉——”

    “泡澡解乏。”他说。

    可是,他不光是说,还拉着她的手起来,一起走到了更衣间。

    苏凡只好和他一起去换衣服,可是,礼服裙的拉链在背后,根本没办法自己拉开。

    看着她的手不停地去够那个拉链,也不开口,霍漱清还是主动帮了她。

    “这个,是不是会洗掉?”他指着她胸口的玫瑰,问。

    “还好。”她说,“不过,我想洗掉了。”

    “留着吧,很漂亮。”他说。

    “可是,我不喜欢了。”她说道,就走到了化妆台前,开始取下首饰和头上的发卡等等。

    霍漱清不解,之前不是还好好儿的吗?怎么突然就——

    他走到她身边,道:“没事,泡个澡就好了。”

    苏凡抬头,看着镜子里的他,却是说不出话来,而他,也没有再说什么,只说“那我先在里面等你,你快一点”,说完,他就走了。

    他一走,她倒是不知道要不要去了。

    静静坐在那里,好久。

    之前决心去对抗江采囡的气势,一下子就被江采囡给戳没了。

    她真是没用,就算是鼓起勇气去做什么事,也只是个气球而已,一戳就破,根本没有任何的,内涵。她所有的勇气,都是来源于他,而他——

    江采囡真的是太厉害了,知道什么最容易伤到她,知道她最在意的是什么,只是,为什么要变成这样?

    霍漱清静静躺在浴缸里,浴室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的脑子里,很多事情在交织着,还有新近发生的这些,必须要解决。

    曾泉的事是大事,曾泉一去沪城上任,叶首长和江家那边就开始动作了,如果不能保证曾泉的安全,那么——

    事情,总是一件接着一件。

    浴室门开了,他睁开眼,看了她一眼。

    “来,过来!”他说,她却没有走进来,只是问他,“你要不要什么?”

    “哦,没有,我就想多泡一会儿。”他说着,闭上了眼睛,“最近事情太多了。”

    苏凡站在旁边,看着他那紧闭的双眼。

    “你怎么了?要是累了,就进来泡一会儿,睡着了也没关系。”他说。

    她想和他说江采囡的事,可是,看着他这么累,她开不了口。

    “怎么了?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他说道。

    “那朵花,是我在江采囡的身上看到的。”苏凡道。

    霍漱清愣住了,看着她。

    “江采囡?”他问。

    苏凡没有回答。

    “你们,没事干,看什么身上的——”霍漱清不理解,道,“你们女人喜欢炫耀这些?”

    “你,不喜欢吗?”她问。

    “我?当然喜欢啊!”他说。

    苏凡挤出一丝笑。

    他看着她。

    苏凡想了想,才说:“为什么,你走到哪个省,江采囡,就会到哪个省?”

    霍漱清看着她,沉默了许久,才说:“为什么问这个?”

    “没什么,就是,问一下。”她说。

    “这是,组织的安排——”他说。

    是啊,组织的安排,很正确,无懈可击,又,冠冕堂皇!

    苏凡低下头。

    “你,想说什么?”他问。

    她这样总是说江采囡,肯定是有问题的。

    “没什么,就是——”苏凡道。

    “江采囡,和你说了什么?”他问。

    苏凡抬头望着他。

    他起身,手轻轻覆在她的脸上,捧着她的脸。

    “我和你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告诉我,知道吗?”他说。

    苏凡望着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我,可以说吗?”

    “当然——”他说。

    “我不知道我敢不敢说,我——”她看着他,顿了下,“我,害怕。”

    “傻丫头,不管是什么事,你都可以跟我说,不用害怕。我们是夫妻,明白吗?”他说。

    他今天和苏凡的心理医生徐医生打电话聊过了,问了苏凡近期的情况,徐医生和他说苏凡的情况有点说不清,但是她愿意主动去面对陌生的环境,是一个积极的进步,身边的人要多多鼓励她,注意她的精神状况变化,千万不要刺激她。

    而霍漱清现在觉得苏凡今天是有些反常,之前的精神亢奋,到现在的情绪低落,她——

    “想要问什么?”他认真地问。

    苏凡的嘴巴动了动,道:“你和江采囡,可以跟我说说你们的事吗?”

    “我和江采囡的事?”霍漱清愣了下,道,“我和她没事啊!怎么了?”

    苏凡没说话,低下头。

    “丫头?”霍漱清的脑子里,已经有了答案,不光有了答案,甚至已经猜出来苏凡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了。

    “我说过,我们之间有什么问题要开诚布公——”他说。

    “那你说说你们的事。”苏凡道。

    “我,我们只是工作接触——”霍漱清道。

    “她流产了,你大半夜发短信安慰她。还爽了我的约,和她去约会吃饭,这些,都是工作接触吗?”她的音量提高了,盯着他。

    霍漱清看着她。

    原来,如此!

    江采囡,终究还是,对她动手了!不出所料!

    “你想说明什么?”他问。

    “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这些,也都是,你所谓的工作接触吗?”苏凡道。

    “你的意思是我不能和除了你之外的女人有任何接触,是吗?”他反问道。

    “可以有,那是你的自由,我也不想限制你的自由,可是,这两件事,你能解释清楚吗?你能——”苏凡道。

    “我可以解释。”霍漱清打断她的话,道。

    苏凡看着他。

    “你说的她流产的时候的短信的事,这一件,我,不知道,我,从来没给她发过什么安慰信息。”霍漱清道。

    苏凡盯着他。

    “你,不信?”他问。

    “我亲眼看见那条信息上写的是你的名字,是你给她发的,你说,别难过,孩子会有的。”苏凡道。

    “你看见是我的名字,你觉得是我发给她的?”霍漱清问。

    苏凡没说话。

    “你是不是还觉得,她的孩子,就是我的?”霍漱清接着问。

    苏凡的心头,一丝疼。

    他是有点无奈无语,可是,苏凡她太单纯了,江采囡这种雕虫小技居然就骗到了她,还让她在脑子里想了这么久。

    想了这么久,却没说出来——

    霍漱清本来是有点生气的,因为她对他的怀疑,他是不高兴的,可是,想到她憋了那么久才跟他说——

    她的病情,她的身体变成现在这样,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没办法继续推卸下去。

    “我跟你这么解释,你把咱们两个的手机拿过来。”霍漱清道。

    “要手机干嘛?”她问。

    “你拿过来就知道了。”他说。

    于是,苏凡就起身去外面取手机了。

    可是,霍漱清的眉头,蹙了起来。

    很快的,她就拿着手机进来了,霍漱清拿过毛巾擦了下手,开始打开手机。

    “你看,这是你的号码——”他说着,给苏凡看了下他手机上她的号码记录。

    苏凡点头。

    “把你的手机给我,我给我发条信息。”霍漱清道。

    苏凡愣住了,看着他,等他把手机放下,他的手机就响了,他打开了手机短信箱。

    “你看,这是我刚才用你的手机发给我的信息。你看显示名。”霍漱清把手机递给苏凡。

    苏凡愣住了,显示名不是之前的“丫头”,而是“小笨猪”?

    “你——”她说。

    “明白了吗?”霍漱清道。

    苏凡看着那条信息,顿时反应了过来。

    “只要修改一下备注名,不管是谁的号码,都可以改成我的名字,这一点,你还觉得有问题吗?她要是成心想让你误会,这一点小伎俩根本不费事。”霍漱清道。

    苏凡面露尴尬。

    “也就你这个小笨猪一下子就上当,还想了这么久!”霍漱清说着,捏着她的脸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