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17章 你这个流氓
    是她想了太久了吗?

    这么低级的伎俩,她怎么就没有识破?这么简单的,她怎么会相信?

    苏凡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那,她说的,你爽约的事,是怎么回事?”

    霍漱清看着她。

    “是不是有什么内情?如果,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你可以不用跟我说,我,只是,问一下——”苏凡望着他,道。

    “我和她吃个饭,你觉得,有什么大问题吗?”他问。

    她说不出话来。

    难道真的是她太小题大做了吗?

    “苏凡——”良久,他叫了她一声。

    “什么?”

    “你是怀疑我和江采囡,是不是?”他问。

    她,没说话。

    “你对我,就连这么一点信任都没有吗?”他问道。

    “我相信你,可是——”她说。

    “这也叫相信吗?”他问。

    苏凡不说话。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在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上纠缠,你马上就要三十岁了,凡事,你自己该有个判断,而不是听别人随便说一句,你就来质问我!”霍漱清说着,从水里站起来。

    水声哗啦,水也洒在她的身上。

    他从浴缸里走出来,从她身边走过去。

    她闭上眼,泪水,从眼里涌了出来。

    “你觉得是我太无聊了,是吗?你觉得我不相信你,是吗?”他擦身体的时候,她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他,没有说话。

    苏凡起身,朝着他走了过来。

    “是,很多事,我是不知道,我也不明白,可是,我们是夫妻,我们要开诚布公,我们要坦诚相待,这是你自己说的。我不清楚那件事,江采囡觉得那是你爱她而不爱我,觉得那是你认为她的重要性超越了我,那件事,对于她来说就是这样的意义,所以,她在我面前趾高气扬,所以,她可以无视我们婚姻的事实,所以——”她说着,却被他打断了她的话。

    “她觉得的就是事实?这就是你对整件事的判断?”他转过身,盯着她,道。

    “那你觉得你是完全无辜的?你觉得,我身为你的妻子,我连知道这点小事的真相的权利都没有吗?”苏凡反问道。

    霍漱清没说话,看着她。

    “还是说,你所谓的开诚布公,只是看你心情的?”苏凡继续问道。

    看,心情?

    霍漱清,说不出话来。

    苏凡盯着他,她极少和他这样吵架,或者说,相识以来,和他这样争吵真是屈指可数的。而今天,怎么就——

    不该和他吵吗?

    江采囡那样咄咄逼人的气势,不就是因为他才有的吗?为什么,他要给江采囡那种气势,而她不能有?

    他很想说,那你和小飞呢?你现在对他,就真的没有感情了吗?可是,他不能说,他不想刺激到她,而且,是她去照顾小飞,让小飞苏醒的。

    是啊,她,让小飞苏醒了,没有人可以做到,只有她!

    这,足以说明问题,不是吗?

    可是,让她去照顾小飞的,是他,是他请她去的,现在,他不能把这件事拿来攻击她指责她,不能!

    明知道不能,可是,他的心里,是不快的,被她认为他和江采囡——

    “所以呢?你想说明什么?”他反问道。

    “我,没想说明什么,我只是想说——”她望着他,道。

    想说什么?她一时愣住了。

    她看出来他不高兴,所以,她,愣住了。

    可是,他为什么不高兴?他凭什么不高兴?

    他盯着她。

    “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霍漱清,你和她的绯闻传的到处都是,你觉得我不该问你一下,你不该和我解释一下吗?”她说。

    他的嘴巴微微张开,却又闭上。

    “难道我没有跟你解释吗?”他说,“我和她,只是工作接触,你连这点都不能相信?”

    “好,我相信你,你们,只是工作接触,你爽约去见她,也只是为了工作,可以,我相信你。可是,她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咄咄逼人?难道你不能明白吗?”她盯着他,道。

    他明白,他,怎么会不明白?

    “你既然知道,一天到晚没事干跟她在一起搅和什么?”他擦着身上的水珠,道。

    苏凡一把抓住他的毛巾,盯着他,道:“你现在觉得都是我的错,是吗?”

    他推开她的手,擦着头发,道:“你不喜欢她,不要理她就是了——”

    “那你呢?”她问他道。

    “我?我有工作——”霍漱清道。

    苏凡盯着他。

    真的只是为了工作?

    苏凡是这么想的,他知道。

    “不要无理取闹了,苏凡。”他说。

    无理取闹?

    苏凡,愣住了。

    “你,觉得我是无理取闹?我们是夫妻,我问你和另外一个女人的关系,这是无理取闹?”苏凡问。

    “你要我的解释,我已经给你解释清楚了,如果你还不相信,我也没办法。关于江采囡的事,以后别再问我,我也不会再跟你解释什么!至于你要怎么处理你和江采囡的关系,那是你自己的事,我不希望我的家里因为这种无聊的事整天争吵。”说完,他走了出去。

    浴室的门,哐当一下就关上了,苏凡,愣在原地。

    他,解释了吗?

    他的解释,来来去去就是,工作,工作!

    的确,他和江采囡是要有工作接触的,可是,全省那么多的部门,难道他一天到晚就接触一个华社?

    苏凡在浴室里站了会儿,走了出去,霍漱清正在外面穿着浴衣打电话。

    还是,工作!

    他的头发,还是湿湿的。

    苏凡看着一阵心疼,他怎么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不会照顾自己?

    没事,他不会照顾自己,江采囡会照顾他。

    哼!

    她这么一想,心里就冒出了火。

    明明是他的错,怎么好像每次搞到最后都变成了她的错了?

    怎么每次都是他有理?

    苏凡越想越气。

    江采囡不是想和他在一起吗?那就让他们在一起好了。

    让江采囡知道他是多么难缠麻烦的一个人。

    于是,苏凡看着他,生气地,看着他。

    不对,凭什么要把他让给江采囡?难道她江采囡就那么几句话,那么几句谎言,就能轻而易举地得到他?

    绝对不要!

    不能便宜她!

    可是,一想到霍漱清这么蛮不讲理,苏凡就真的想把他扔给江采囡好了,让江采囡也知道他是多么霸道,也让江采囡体会一下。

    霍漱清回头,就看见她坐在沙发上生气,可他没理她,一直讲完了电话,才坐在她身边,看着她。

    “生气了?”他说。

    苏凡没理他,转过身,背对着他。

    “夫妻之间,这样争对错有什么意思?”霍漱清道。

    苏凡不说话,依旧不理他。

    “生活本来就是说不清的,没必要争个谁对谁错,有什么意思?”他说。

    “可是——”苏凡转过身,看着他。

    “江采囡的事,我自有分寸!”他说。

    “你的分寸是什么?牺牲色相——”她问道。

    “说这么难听?”他打断她的话,道。

    苏凡盯着他,却发现他的五官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你,干——”苏凡“嘛”字还没说出来,唇瓣就结结实实被他吻住了,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整个人被他压在沙发上。

    可是她不喜欢他这样,事情在那里摆着,他也不说清楚,动不动就——

    她使劲推着他,不想让他靠近自己,可是他还是压了过来,那么重的身体,她怎么能撼动半分?

    “你,干嘛?”在他松开她的那么瞬间,苏凡叫道。

    “我只干你!”他说着,唇手并用。

    因为是要准备睡觉了,苏凡只穿了睡衣,而他也只穿着浴衣,很快就直奔了主题。

    “霍漱清——”她大叫道。

    “乖一点——”他喘着气,道。

    “我讨厌你——”她叫道。

    “那也没用了!”他说。

    好痛,这个男人,干嘛总是要这样?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解决问题了吗?”她忍着疼,道。

    “难道这样不能解决问题?夫妻之间,还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他说道,却丝毫不放松自己的行动。

    “我不是让你解决生理问题的!”

    “这是你的职责,苏凡,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是夫妻,要是连这点事都不做了,算什么夫妻?”

    “可是我不喜欢!我不喜欢你动不动就,就这样,啊——”她叫道。

    “我喜欢,苏凡,我最喜欢这样了!”他说道。

    “你,你就是个流氓!”她真是要气死了。

    “女人不是喜欢这样流氓点?”他反问道。

    “那你去找别的女人流氓好了,别来找我。”她说道。

    他停住了,盯着她。

    “你,干嘛?”她不解,问道。

    “我在想,是不是要去找别的女人,还是,就在你这里待一辈子算了。”他看着好像很认真地。

    这么认真地思考这种问题,真是,什么画风?

    苏凡真是不能理解啊!

    “霍漱清,你——”苏凡真是要被他给气死了。

    “你说,我要不要去找?”他再一次问道。

    她不理他。

    “问你话呢!”他说。

    真是个无赖,苏凡心想。

    这么无赖的,害得她连生气的事都忘了。

    是啊,她是在生气的啊!怎么这个男人——

    他们刚才不是还在吵架吗?怎么这会儿又——

    到底,怎么回事?

    “我告诉你,苏凡,你给我记住了——”他卡住她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她转过脸,又被他给扳过来。

    “你烦不烦?”她叫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