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18章 必须尽快动手
    霍家的工作人员们都不会知道书记卧室里上演的这一场天雷地火的战斗,不过想想也不会怎么太平的,毕竟书记和夫人分开了好一阵子,夫人又那么年轻漂亮性感的,人家夫妻之间发生点什么都是很正常,也是应该的。

    孙敏珺洗漱完毕,全身疲惫地躺在床上。

    这是她来到回疆后,在霍漱清在家的时候,唯一一个不用在晚上为他煲汤送汤的夜晚。

    只是,这样一来,好像,有点,什么地方不太适应。

    她知道苏凡今天赢得了很多的赞誉,也看出来江采囡眼里那掩饰不去的嫉妒和恨意,还有,霍漱清看向苏凡的爱意和满意。

    这样就最好了,最好了。

    那个江采囡,还真是不要脸到极点呢!

    可是,为什么后来江采囡离开的时候,在她面前还是,趾高气扬?

    难道又出了什么事?

    孙敏珺想不明白,也不知道。而她的手机,响了。

    是罗文茵打来的。

    “夫人——”孙敏珺坐起身,问候道。

    “情况怎么样?”罗文茵问。

    “一切都好,迦因今晚,特别好。”孙敏珺答道。

    “那就好,辛苦你了,敏珺!”罗文茵道。

    “没事,夫人。”孙敏珺道。

    “江采囡呢?”罗文茵问。

    孙敏珺便把今天晚宴的事告诉了罗文茵,罗文茵满意地松了口气。

    “夫人,今天迦因和我说江采囡——”孙敏珺便把今天白天的事也告诉了罗文茵,罗文茵一听,真是气坏了。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罗文茵骂道。

    “迦因问我怎么办,我就把您吩咐我的事,告诉了迦因。”孙敏珺道。

    “你做的没错,跟她说清楚比较好,现在还是别瞒着她了,要不然她容易做错事。”罗文茵道。

    “可是,我担心江采囡太过阴险,迦因未必是她的对手。”孙敏珺道。

    “这方面你多盯着点。”罗文茵道,“我回头再和她说说。”

    “是,夫人。”孙敏珺道。

    罗文茵便和孙敏珺继续说着,而,夜色也越来越深。

    回到住处的江采囡,想起霍漱清晚上看苏凡的眼神和脸上那温柔的笑意,一颗心抽着疼。

    她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换上浴衣准备去泡澡,可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胸口的那朵玫瑰,越看越生气,直接把酒杯朝着镜子里的自己砸去了。

    “哗啦”一声,玻璃碎了,而镜子里她的影子,也花了。

    苏凡,苏凡——

    手机,响了,从卧室传来,江采囡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久久不动。

    铃声响了又断了,然后又响了起来,江采囡缓缓转身,系好腰带,走向了手机,拿起来一看,是父亲的,呼出一口气。

    “怎么不接电话?”父亲问。

    “没听见。”江采囡道,“怎么了?”

    “霍漱清那边,情况怎么样?”父亲问。

    “不太清楚。”江采囡道。

    父亲一听,反问道:“不太清楚?不太清楚是什么意思?”

    “苏凡那边有点问题,不过,您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江采囡道。

    “有件事,你明天可以和霍漱清见面,透露给他。”父亲道。

    “什么事?”江采囡问。

    “已经发到你那个邮箱里了,你明天可以拿给霍漱清看。”父亲道,“还有,现在要开始实施第二阶段的计划了,不要再拖。”

    “可是,我还没有把苏凡给处理掉,要是开始第二阶段,实在——”江采囡道。

    “时间紧迫,曾泉已经彻底打乱了我们的计划,不能再让霍漱清继续这样下去了。必须尽快动手,你先看完给霍漱清的东西——”父亲道。

    江采囡听着父亲的安排。

    父亲突然决定加快进度,那就是说明最近又出了大事。

    而江采囡的猜测没有错。

    曾泉的上位,已经成为了叶首长最担心的一件事。担心,就绝对不能让曾泉上去。只不过,曾泉现在只是在沪城任职,虽说明年就会担任沪城的一把手,可是沪城的一把手距离真正的一把手还差很远很远。所以,阻止曾泉上位,还有时间。

    事实上,在方希悠去见叶首长谈曾泉的事的时候,叶首长也猜到了可能会是曾泉上位。可是,曾泉去沪城这件事,阻止不了,也不好阻止,放曾元进一马来换取其他的资源,也是一个良策。正如方希悠对叶首长的陈秘书所说的,做大事的人,不能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放弃,也总是要得到一些什么才放弃的。

    于是,在放过了曾泉之后,叶首长也得到了他想要的一点东西。只是,曾泉一去沪城上任,对于叶首长来说,时间也是不多的。倒计时,从这时就开始了。

    曾元进扶持儿子上位,肯定就会削弱了霍漱清原本应该得到的支持,加上霍漱清的履历和能力、年龄都在曾泉之前,有关曾泉的这个安排,肯定会引起曾元进这个团队内部的异议,首当其冲就是覃春明的不满。这个计划,会让曾元进和方家都拼劲全力,也会让他们得到好处,可是这对覃春明来说就是得不偿失,毕竟,覃春明努力培养的霍漱清,也只有霍漱清。曾泉的上位会分割霍漱清的资源,这是覃春明不能接受的。叶首长如此认为,也对自己身边的人如此分析安排着。

    利用霍漱清的“失宠”拉拢覃春明,瓦解曾元进的大联盟,从而把曾泉拉下马,这,就是叶首长制定的战略。而为了实现这一环,首当其冲,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要让霍漱清真的失宠进而失势!一旦霍漱清失去足够的支持力量,覃春明是不会坐以待毙的,而且,这两年覃春明的飞速上位,为他集结了从上到下的坚实支持,这些支持是不能让曾泉得到的,绝对不能!

    而江采囡,在打开自己的秘密邮箱后,看到了第一步!

    该怎么做?江采囡躺在浴缸里,陷入了深思。

    她原以为苏凡很好对付,因为苏凡在枪击之后就给了她一个懦弱的形象,苏凡相信她,她也一直在做苏凡的好姐妹,她很好的迎合了苏凡的爱好,可是,她没有办法控制苏凡,罗文茵对苏凡的影响力太大了。尽管她想办法给苏凡使用那些神秘的药物,让苏凡在受到意外的刺激后失去对自己大脑的控制,从而让霍漱清和罗文茵把她当做精神有问题来对待,这个计划一直进行的很成功,霍漱清和罗文茵都没有发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苏凡这次突然开了自己的心理医生,跑到乌市来,还——

    既然苏凡来了,而且,那些药物的效果还没有彻底消退,她还是有办法对付苏凡的。今晚她和苏凡说的那些事,肯定会让苏凡去找霍漱清闹,而结果——她会继续跟踪,不是吗?苏凡,简直太好对付了,麻烦的就是孙敏珺那个贱人!

    慢慢来,慢慢来!

    躺在浴缸里,江采囡静静喝着酒,大脑飞速运转着。

    可是,此时的霍漱清和苏凡并不知道这一切。苏凡满心怒气,却被他这样无赖地抵赖了过去,完全没有任何的效果。

    苏凡总是搞不清楚,他为什么可以有那么好的精力,晚宴开始之前就来了一次,刚刚又两次,她自己都骨头散架撑不起来了,他居然还能哼着歌起床去接电话。

    不是都说男人做那种事会更费力气吗?他怎么会——

    真想搞清楚他的身体是个什么构造!

    霍漱清接到了覃春明的电话,一看是覃春明秘书的号码,霍漱清立刻按掉了,亲了下躺在床上、已经没了半条命的小妻子的脸颊,说了句“你先睡,我去接个电话”就走了出去。

    苏凡真是气死了,却连拿起枕头去砸他的力气都没了。

    “覃叔叔——”霍漱清反锁了书房的门,道。

    “迦因情况怎么样?”覃春明问。

    “一切都好。”霍漱清道。

    “让她多陪你一阵子,你们也分开挺久了。”覃春明道。

    “嗯。”霍漱清道。

    “有件事,我想和你说——”覃春明道。

    黑夜,渐渐走向了黎明,在不同的城市,在不同的经纬。

    身在沪城的曾泉,很早就起床了,在餐厅里吃早餐看早报。

    他和方希悠住的这个房子,是市政府特意安排给他的,覃春明和他在一个院子里,昨晚他还和方希悠去参加了覃春明为他举行了一个小型欢迎会。只不过和霍漱清家里的情况不同,因为覃春明的妻子徐梦华在京里照顾儿子覃逸飞,这一场家宴,由市委秘书处组织,在市委的下属酒店里举办。参加欢迎会的,除了市里四大家领导干部,还有各大国企央企在沪的主管领导,以及他们的家眷。场面自然是比霍漱清家里的要大的多了,当然,不管有多少人,方希悠的风采成为了众人热议的焦点,一如既往。

    覃春明热情地把这一对年轻的夫妇介绍给自己的同僚和下属们,看着曾泉方希悠和他们热聊,覃春明自然而然想到了在另一座城市里的霍漱清和苏凡。

    一切都会顺利吧!

    而方希悠,当然对这一切是非常满意的,清晨醒来,看着窗外的阳光,心情也是大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