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20章 那就太没品了
    曾泉不是到了沪城了吗?怎么打电话——

    肯定是报平安的。

    苏凡便给他回拨了过去,曾泉刚好走到办公室门口,秘书赶紧把手机给了他。

    “是霍夫人的!”秘书报告道。

    霍夫人,这是外界苏凡的称呼。

    “让他们十分钟后进来找我。”曾泉对秘书说完,就接过手机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原本是要五分钟后见几个下属的,现在苏凡的电话来了,那会见就推迟了。

    “睡醒了?”曾泉接听了电话,问道。

    苏凡笑了下,道:“你已经开始上班了?”

    “是啊,就这劳碌命。”曾泉道,“怎么样?还好吧?”

    “挺好啊!你呢?”苏凡问。

    “嗯,都好。”曾泉道。

    “那就好。”苏凡道。

    曾泉想了想,便问:“有没有不开眼的给你添堵?跟哥说,我替你去扁!”

    苏凡笑了,道:“算了吧,你的手现在要去造福老百姓,不能去打拳击。”

    “我说的真的。有什么事,我会帮你的。”曾泉道。

    “嗯,我记住你的话了。有需要的话,我一定会来找你的。”苏凡道。

    “呃,你昨天找闵敬言查江采囡?”曾泉顿了下,问。

    苏凡愣了下,旋即就明白了,她找了闵敬言,闵敬言肯定会更苏以珩报告,苏以珩知道了,也会告诉曾泉的。

    “嗯,一点小事。”苏凡道,“已经查清楚了,没事了。”

    “江采囡那个人,你要小心一点。”曾泉道,“孙敏珺在那边盯着,以珩也派了人过去帮你,你自己多个心眼儿就行了,别傻乎乎的什么人都相信。”

    “嗯,我明白了。”苏凡道,想了想,苏凡便说,“你现在,有时间吗?”

    曾泉看了下腕表,道:“还有八分钟,你说。”

    苏凡笑了,道:“跟你们说话真麻烦,总得掐着点。”

    “那我可以给你多一分钟。”曾泉笑了,道。

    “好好,我抓紧时间,领导的时间耽误不起。”苏凡道。

    “这你应该跟霍漱清去抱怨,不能怪我。”曾泉笑着说。

    秘书给他端来茶,他便随手打开秘书早就放在他办公桌上的需要马上批阅的文件。

    “是霍漱清的事。”苏凡道。

    “他怎么了?”曾泉问。

    苏凡叹了口气,道:“昨晚我们为了江采囡的事吵架了。”

    “真,吵了?”曾泉问,“他,怎么说的?”

    “他说,他和江采囡只是工作接触,没别的什么。”苏凡说,“你说,我是不是,太小心眼了?我觉得我可能是真的不该太把这事儿当回事,江采囡喜欢霍漱清,这种事也不是霍漱清的错,我,不该那么计较的。可能,这种事,要是太计较了,男人也就烦了,是不是?”

    “没错,有时候没有的事,妻子要是太计较,丈夫可能就会烦了,然后就会想,你既然一天到晚怀疑我出轨,那我就干脆出轨给你看好了。有这样的人的。”曾泉道。

    苏凡叹了口气。

    “迦因——”曾泉叫了声。

    “嗯,什么?”她问。

    “不要理江采囡,霍漱清要是和江采囡出事,也太没品位了。”曾泉道。

    苏凡笑了。

    “而且,你要想想,江采囡的堂哥是被霍漱清给弄进去的,霍漱清怎么可能会和江采囡有什么?”曾泉道,“只不过,江采囡帮过他,那么个人情债,他也不能完全忽视。你就不要想太多,总之记住,不要上江采囡的当,少和她接触,自己的事,自己好好拿主意,要是一时半会儿想不通该怎么做,就多想一会儿。”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苏凡道。

    “跟我这么客气干嘛?”曾泉道。

    苏凡笑了,没说话。

    曾泉也知道她现在肯定是在没心没肺地笑,不由得叹了口气,道:“挺起腰板来,遇事多想想,别让霍漱清把咱们曾家的人看扁了,知道吗?”

    “放心,我会的。”苏凡道。

    “你会的?”曾泉问,“你是打算帮着他让他看扁我们?”

    苏凡也知道他这是故意说的,却笑了,道:“到时候你去揍他就好了。”

    “你以为我不想吗?还不是怕你心疼?我一说他不好,你都能跟我拼命,我要是再跟他动手,你还不得直接劈了我?”曾泉道。

    苏凡笑着,没说话。

    “好了,就先这样吧!我还有事——”曾泉道。

    “哦,那你忙吧!”苏凡道,刚准备挂电话,就听曾泉说——

    “婚纱店的事,你和霍漱清说了没?”曾泉问。

    “说了,他说我可以在两边飞。”苏凡道。

    “嗯,这样是最好的,两边都可以照顾的到,不过,孩子们,到时候再说吧!你什么时候要从回疆走了,就过来沪城看看,给你选址。”曾泉道。

    “好,我和雪儿先说一下,让她先过去看看。”苏凡道。

    “嗯,你先让她跑跑也可以。”曾泉道,门上果然传来敲门声,时间到了。

    “那你忙吧!有什么事我就和你打电话。”苏凡道。

    “嗯,拜拜!”说完,曾泉就听见苏凡挂了电话,便对门口说了声,“进来——”

    “曾市长——”

    苏凡挂了和曾泉的电话,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曾泉说的对,不用理江采囡,不用理,霍漱清不会那么糊涂的。

    可是,昨晚她那样了,他是不是还在生气?

    苏凡想了想,拨出了他的电话。

    “你醒了?”霍漱清的声音传进来。

    不过好像很近,近的好像就在她身边一样。

    苏凡抬头,果然是他走进来了。

    她挂了电话,看着他。

    他走到床边,看着她,就坐在了她身边。

    “怎么不多睡会儿?”他说。

    苏凡摇头,望着他,道:“昨晚的事——”

    “还想要?”他打断她的话,道。

    还想——

    苏凡的脸立刻就红了,道:“你怎么老是这样?真是——”

    他深深笑了,俯身要去吻她。

    她别过脸,低声道:“我还没刷牙。”

    “小傻瓜。”他说着,亲了下她的唇角。

    苏凡看着他。

    “今天我会晚点回来,我跟小孙说了,你要是想出门,就让她陪着你去。晚饭不用等我了,你要是累了就早点睡——”霍漱清说着,盯着她,顿了下,补充道,“放心,我累了也是回你这里睡。”

    说着,他的手在她身上不安分了一下,苏凡涨红了脸。

    “你——”她瞪着他,道。

    可是,眼里的他,满满都是温柔的微笑。

    苏凡也发不出火了,再说刚才曾泉也和她说了那些——

    “昨晚的事,对不起!”她说。

    他微微一愣,俯身轻轻吻着她的脸,道:“傻丫头!”

    苏凡望着他,道:“江采囡的事,你自己处理就好,我以后,不想再听到她说什么了。”

    “谢谢你的信任!”他说。

    “我只是不相信你会那么没品。”她说道。

    霍漱清笑了,道:“那你昨晚还火成那样?一口要吃了我的样子。”

    “你要是好好说的话,我怎么会那么生气?瓜田——”苏凡道。

    “我知道,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正冠,我知道了。”霍漱清道,“可是,”他顿了下,深深注视着她,道,“丫头,有些事,不会是你看起来的那个样子,也许我会做一些让你,不舒服的事,可是,你要记住,我永远只爱你这个笨丫头!”

    苏凡的心,担忧了起来,拉住他的手,道:“霍漱清,出了什么事吗?”

    他轻轻摇头,道:“不会有事的,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他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

    苏凡盯着他,他微微一笑,安慰道:“没事,你就只管开心玩就好,其他的事,我会处理。”

    可是,她依旧不放心。

    “哦,对了,昨晚覃叔叔给曾泉和希悠办了个欢迎宴会,好像效果挺好的。”霍漱清道。

    “是吗?嫂子永远都是最好的。”苏凡道。

    “嗯,那我去上班了,你再睡会儿,没关系,我和他们说了,不要上来叫你。”他说。

    说着,他亲了下她的额头,就起身去更衣室了。

    苏凡看着他的背影,还是起身了。

    “来,我帮你。”苏凡道。

    他看着她。

    “刚才我和我哥打电话了。”苏凡道。

    “哦,说什么了?”他问。

    “没聊什么,我和他说,我准备让雪儿过去沪城帮忙看看婚纱店的选址。”苏凡道。

    “这就开始了?”他问。

    “现在,不行吗?”苏凡抬头,望着他,问。

    “没有,挺好的,你早点开始工作,免得闲的无聊。”霍漱清道。

    苏凡帮他整理着衣服,霍漱清望着她,想起昨晚她哭的样子,拥住了她。

    “怎么了?”苏凡不解,抬头望着他。

    “没事。”他说。

    苏凡静静站着,良久,才说:“霍漱清,你说,我是不是有毛病?”

    “你只要做你想做的事就好了,其他的,不要多想。”霍漱清道,“你知不知道世上很多事都是自己想出来的?”

    “庸人自扰。”苏凡道。

    “既然决定了要去做婚纱,你就开始着手吧!”霍漱清道,“需要我做什么,跟我说就好了。”

    看着霍漱清乘车离开,苏凡站在窗口,沉默了。

    坐在车上,霍漱清的脑子里,却是不能清净。

    有些事,是有点不对劲,可是——

    他不能找苏以珩帮忙,苏以珩——

    于是,霍漱清便拨了个号码,手机很快就接通了。

    “霍书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