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21章 为什么只向着她
    挂了电话,霍漱清舒了口气,然而,他的手机又响了。

    是江采囡打来的。

    “江站长?”霍漱清问。

    “霍书记,上午能给我一点时间吗?有件事。”江采囡道。

    霍漱清想了想,道:“可以,等会儿我让小李和你约。”

    “好,那谢谢你了。对了,迦因还好吧?”江采囡问。

    “很好。今天小孙带她去市里到处逛逛。”霍漱清道。

    “哦,”江采囡笑了下,“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随时跟我说。”

    “那我先谢谢你,回头让她自己和你说吧!”霍漱清道。

    “嗯,好的,那就,等会儿见。”江采囡道。

    霍漱清“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对前面副驾驶位坐着的秘书李聪道:“今天上午给江站长找个时间,她有事找我。”

    “是,霍书记。”李聪道。

    霍漱清闭上眼静静坐着。

    江采囡找他?会是什么事?

    昨晚江采囡和苏凡说了那么多,让苏凡原本好好儿的情绪一落千丈,现在,江采囡还要找他做什么?

    不过,苏凡的事——

    钟摆,似乎在霍漱清的脑子里“嘀嗒”响了起来。

    很快的,李聪就查好了霍漱清今天的日程安排,把电话给江采囡打了过去,和江采囡约了上午十点四十分,在兵团总部那边。

    “好,我到时候准时过去。”江采囡道。

    李聪是知道霍漱清和江采囡私下接触比较多,不管是过去在松江,还是现在来了回疆。知道是知道,清楚是清楚,可是他不能多问,领导安排他什么就去做就好了,不能问,也不能随便说。霍书记现在也是情势不乐观,压力很多,身边的人一定要小心认真才行。

    江采囡挂了电话,长长地舒了口气。

    她刚才在电话里问苏凡的情况,霍漱清也没说什么,而且语气也很平常,是苏凡没有去找霍漱清呢,还是霍漱清都无所谓了?

    不能随便猜测,还是——

    苏凡那边,暂时不能有什么动作了,静观其变。

    江采囡,陷入了深思。

    时间,一分一秒,却又飞速流逝着。

    苏凡吃完早餐,和孙敏珺一起出去逛乌市的一些历史景点,以及博物馆。孙敏珺看着苏凡拿手机到处拍,却也不明白苏凡到底在拍什么。而霍漱清,在十点四十分,和江采囡见面了,只不过是在自己的车上。那个时间点,他正好要离开兵团总部。

    江采囡一上车,就把昨晚那份打印出来的邮件递给了霍漱清。

    “这是什么?”霍漱清拿着文件袋,问。

    “你打开看看。”江采囡道。

    霍漱清看了江采囡一眼,便打开了文件袋,里面的邮件内容。

    江采囡看着他,车子缓缓行驶着。

    “谢谢,我知道了。”霍漱清道。

    “不客气。”江采囡道。

    “不过,”霍漱清看着江采囡,道,“采囡——”

    “什么?”江采囡笑了下,问。

    “我不希望苏凡牵扯进来!”霍漱清道。

    江采囡的笑容,凝了下,干笑道:“你,什么意——”

    “你很清楚!我不喜欢工作和生活搅和在一起,所以,不要再去碰苏凡了。”霍漱清语气平静,道。

    原来,他是知道的,苏凡还是和他说了的。

    “我们是姐妹,我只是想关心关心迦因而已。”江采囡干笑道。

    “苏凡是捡了一条命回来的人,我不想她再受到任何人的伤害。至于过去的恩怨,咱们都算清了。现在,还有个小飞,难道你们想再增加一点什么,不再翻篇了吗?”霍漱清盯着江采囡,道。

    江采囡愣了片刻,笑了下,对霍漱清道:“没有人伤害迦因?怎么会呢?至于逸飞的事,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交代是不用了,我不希望事情继续恶化下去。这一点,我希望你能告诉你们的人。我们中间的人命越多,以后的事,就越不好说了。你应该明白!”霍漱清道。

    “这个,你没明白吗?”江采囡指着霍漱清手里的文件袋。

    霍漱清看着江采囡。

    “漱清,我不想你吃亏,我不想你为他们付出了那么多,却被他们一脚踹开——”江采囡猛地抱住霍漱清的胳膊,道。

    霍漱清推开她的手,道:“谢谢你这么为我着想,只不过,”他顿了下,江采囡望着他,“过去的事不能翻篇,将来的路,是没办法走的。”

    “你的意思是——”江采囡问。

    霍漱清然司机停了车,看着江采囡,道:“你只需要把我的话转达过去就可以了,你没有办法做主的,不是么?”

    江采囡沉默片刻,点点头,望着他,道:“我明白了。”

    说完,江采囡就拉开车门下了车。

    霍漱清的车队就从她的脚边开了过去。

    看着车队远去,江采囡呼出一口气,她的车子开了过来,江采囡就上了车。

    他不让她再靠近苏凡,是这个意思吗?

    他不让她再靠近苏凡,是这个意思吗?

    江采囡的心口,一阵抽痛。

    “江站长——”秘书小心地问,看江采囡一脸不高兴,也不敢大声。

    可是,江采囡没听见。

    她为霍漱清付出了那么多,为什么霍漱清还是要向着苏凡那个废人?那个一无是处的废人?

    霍漱清的车子,朝着省委而去。

    江采囡下了车,他重新打开江采囡给她的那个文件袋,仔细看着里面的邮件。

    果然还是,开始了!

    这一整天,苏凡和孙敏珺在市区里逛着,晚上回到家,洗漱了一下就给邵芮雪打电话了。

    邵芮雪今天去京里探望自己的丈夫了,毕竟江津一直在京里照顾覃逸飞,和忙着覃家的事,这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回过榕城了。可覃逸飞这边,好像也就一直是江津和他配合的好,江津就没有回去,留在覃逸飞这里了。于是就只有邵芮雪来京里探望丈夫,聊聊什么的。

    今天中午,邵芮雪就乘飞机来到了京里,直奔了医院。

    “小雪,真是对不起,让你们夫妻分开这么久。”覃逸飞对邵芮雪道。

    “没事,正好我可以享受单身时光!”邵芮雪对覃逸飞笑着说,说着,就抬头看着揽着自己的腰的江津。

    江津笑着道:“看来我应该多给你机会才好。”

    “这是你说的!”邵芮雪笑着道。

    江津无奈摇头。

    覃逸飞看着这夫妻两个眼里那浓浓的情意,那不言而喻的幸福,不禁微微笑了,道:“你们走吧,我等会儿去做复建。”

    “哦,对了,我下午和苏总约了那件事的。”江津对覃逸飞道,“到时间来了我就去了。”

    “那辛苦你了,江津。之前我们和他谈过了的,你按照我们约定的谈就可以了。”覃逸飞道。

    “我知道了。那你休息吧,我们就走了。”江津对覃逸飞道。

    覃逸飞点点头,对他们夫妻笑了下,道:“好好玩儿!”

    “再见,逸飞!”邵芮雪笑着说。

    说完,邵芮雪就挽着江津走出了病房。

    看着他们幸福的背影,覃逸飞的心,如同一把尖刀在剐着。

    他叹了口气,准备去复建了。

    “逸飞怎么样了?看着他精神挺好的。”邵芮雪问丈夫道。

    “还好吧!”江津道。

    “你们是在做什么吗?找苏总干嘛?”邵芮雪不解,问江津。

    “逸飞打算重新开始创业,我们有个创意,只不过现在我们自己的资金不够,需要苏总帮忙。”江津道。

    “帮忙?”邵芮雪不解,道,“覃书记去了沪城当书记,逸飞需要资金还用得着找苏总吗?”

    “你也知道他的为人,他是不会借着他爸爸的名头去做什么的。”江津道,“而且,我们和苏总聊了后,苏总对我们的计划也很感兴趣,我们两家公司合作,一起做。”

    “哦,原来是这样。”邵芮雪道,“那你们是打算回榕城,还是沪城?”

    “沪城吧!也不是因为覃书记在那里,而是在沪城做这些新兴产业更加有机会。”江津道。

    “这样也挺好的,逸飞找到事情做,心情也会好很多,康复速度也会快起来。”邵芮雪说道。

    “但愿吧!”江津叹了口气。

    邵芮雪看着丈夫,道:“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前天霍书记来开会,晚上过来看了逸飞。”江津道。

    “霍叔叔怎么样?他那边那么忙的。”邵芮雪道。

    “迦因过去霍书记那边了,你知道吗?”江津问妻子,说着,两人上了车。

    “是吗?我这两天都和她没联系,不知道她情况怎么样。可是她的身体不好,怎么能过去呢?”邵芮雪担忧地说。

    “和霍书记在一起的话,可能会好点吧!”江津这么说着,可是想想这些日子覃家人对苏凡的态度,江津也觉得苏凡很可怜。

    “你有空的话,多和她聊聊。”江津对妻子道。

    “嗯,我知道了,今晚就给她打电话。”邵芮雪道。

    看着丈夫那并不怎么舒展的眉头,邵芮雪的心里,也有些不安。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江津会这样担忧呢?

    下午,到了和苏以珩约好的时间,江津和邵芮雪一起去了约好的地点。因为目前这个项目还是个秘密计划,所以两人的见面并没有在苏以珩的办公室,而是在另一个地方。

    晚上,江津把邵芮雪送到他们在京城的家里,就又去了医院见了覃逸飞,和覃逸飞说了今天下午的情况。

    邵芮雪坐在窗口,端着酒杯,望着窗外的灯海,拿起手机。

    想起覃逸飞的样子,想起今天丈夫紧锁的眉头,准备给苏凡打电话。

    而她的手机,却响了,正是苏凡打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