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24章 总有一天会离开你
    晚上,霍漱清回到家的时候,苏凡在书房里处理她今天拍的照片。

    “你这是——”他走进去,看着书房桌子上那么多的打印照片,有的还被剪开了,不解地问。

    “今天和敏珺出去拍了很多照片,你看,这是我选出来打印的。”苏凡微笑着说。

    “那你,剪开了,为什么?”霍漱清拿起一张照片,问。

    “因为,呃,你没觉得这样,很美吗?这些图案线条?”苏凡拿起来,给他看。

    他认真看着,眉头微皱,没说话。

    猛地,他感觉到他的眉心有人轻轻按着。

    不用说,是谁。

    他的视线,从照片上移到她的脸上。

    “你啊,不要老是皱着眉,会老的。”她轻轻给他按着眉心,道。

    她的声音柔柔的,霍漱清注视着她,心里,似乎也慢慢融化了。

    不管到何时,不管经历了或者经历着怎样的艰辛和烦乱,似乎,一听到她这温柔如水的声音,他的心,就会变得柔软起来。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如此痴迷于她吗?

    “霍漱清早就老了。”他说。

    “才没有。”她说着,认真地望着他,良久,才对他笑了,道,“霍漱清啊,是这个世上最帅最帅的——”

    可是,她没说出来,他倒是愣住了,很好奇,道:“什么?”

    她也笑了,道:“最帅的,老头!”

    说完,她就哈哈笑了起来,笑的腰都弯了。

    看着她这样笑,他才猛地反应过来,一把就抱住她,道:“好啊,你这个小丫头,居然说我是老头?”

    苏凡却依旧笑着。

    他抱着她,根本不松手,也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只是抱着她,看着她那么放肆地笑着,好像过去一样,好像很久没有这样过了。他的心里,不禁一片,潮湿。

    霍漱清紧紧拥住她,脸庞贴着她的脸颊,久久不语。

    “怎么了?”苏凡察觉出他的异常,问。

    尽管和他分开了不少的时间,可是,她是了解他的,至少,她了解他的一些情绪的表达,她,很清楚。

    他没有说话,轻轻松开她,目光柔柔地注视着她。

    好一会儿之后,苏凡才对她笑了下,道:“累了吧?我给你放水泡个澡。”

    说着,她推开了他的手,刚要走,却还是停了下来,踮起脚,亲了一下他的唇角。

    看着她离开,霍漱清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走出书房,霍漱清走进卧室去换衣服,苏凡从浴室走了出来。

    “来,我帮你吧!”她说。

    “没事,我自己可以。”他说,看了她一眼,还是让她帮忙了,“我怕你这样帮我习惯了,我就丧失了自我生存的能力,怎么办?”

    “你以为我不这样做,你就有自我生存的能力了?”苏凡道。

    “额,换衣服还是可以办到的。”他笑了下,道。

    苏凡笑了下,没说话。

    霍漱清看着她,想起今天江采囡给他看的那份邮件,眉头不禁一蹙。

    “怎么又皱眉了?”她一抬头就发现了,便问。

    他笑笑摇头,道:“我以后注意,现在好像有点习惯性——”

    “可不要再这样了,会长很多皱纹的。难得你想让以后你带着念卿出门的时候,被人当做爷孙?”苏凡道。

    “那可不至于,就算是爷孙,那我也是最帅的爷爷。”他笑着说。

    “才不要呢!”她说道。

    霍漱清笑笑没说话。

    苏凡抬头,看了他一眼,道:“是不是这边工作很忙?”

    “还好,工作嘛,到哪里都是一样。只是这边还不是很熟悉,需要时间适应。”霍漱清道。

    “没事,你没问题的。”苏凡道。

    “真的吗?”他问,“有时候觉得自己很迷茫,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知道未来,在哪里。”

    说着,他叹了口气。

    “那就,”苏凡想了想,道,“就不要去想工作的事了,好好泡个澡什么的,放松一下。或者,”想了下,苏凡道,“我等会儿陪你玩一会儿。”

    “玩?玩什么?”他问。

    “额,游戏啊!手机游戏。”苏凡道。

    霍漱清愣住了。

    “现在很多游戏都挺有趣的,于同,就是以珩哥的弟弟,你记得吧?”苏凡道。

    霍漱清点头。

    “他的公司就做了不少的游戏,卖的很不错。现在这个产业每年盈利很大的,你知道的吧?”她说。

    “嗯,我知道,游戏产业现在很火。”霍漱清道,“不过那都是小孩子年轻人玩的,我——”

    “没事啦,你玩一玩就会放松下来的。而且,你的智商没问题,不会——”苏凡笑着道。

    他知道她是在想办法让他轻松起来,还说智商,这丫头——

    “你先去泡澡,等你泡完澡了,我们一起玩。念卿现在玩游戏很厉害,她和于同——”苏凡道。

    “你怎么能让她玩游戏呢?她还是个孩子——”霍漱清道。

    “没关系的,她好像对那东西没上瘾。”苏凡道。

    “那说明陆于同做的游戏不好玩。哪有不上瘾的游戏?只有不上瘾的人。”霍漱清道。

    “可能你女儿随了你了,就是不上瘾。”苏凡道。

    霍漱清脱完了衣服,苏凡把浴衣给他穿上,就走去了浴室,关掉了浴缸里的水。

    “她,真的那样?我说念卿。”他走进来,问。

    “是啊,我觉得她简直不像个小孩,不知道怎么回事。”苏凡说着,看着霍漱清走进了浴缸,“我有时候挺担心这一点的。”

    “这样,是不太好。小孩子还是应该傻一点。”霍漱清道。

    “可能是因为她妈太没用了,所以,她就天生比较有担当一些?”苏凡说道。

    “我觉得可能是你妈对她的影响太深了。”霍漱清躺在浴缸里,闭着眼睛,道。

    苏凡坐在旁边,看着他。

    “是吗?也许吧!我妈觉得她没培养过我,觉得我没什么出息,什么都不好,不像她的女儿,而小雨又是那个样子,所以就及早培养念卿吧!”苏凡道,说着就长长的叹了口气。

    霍漱清睁开眼,望着她。

    她眼里的失望,他看得见。

    他伸出手,放在她的手上,苏凡望着他。

    “每个人做事的方法和理念不同,你虽然做的不完美,可是这世上没有谁是完美的。”他说。

    苏凡苦笑了下,摇头,道:“我妈和我嫂子就都挺——”

    “你觉得她们很成功?”霍漱清问。

    “至少,比我要成功,我——”苏凡没有说下去。

    我连和自己的丈夫怎么相处都弄不好,跟废物有什么区别了。可是她没有说出来。

    “别人是别人,你又何必把自己的短处和她们比呢?而且,我也没觉得她们有多么幸福,也许她们是很成功,可是,你应该知道,她们其实并不幸福。”霍漱清道。

    苏凡不语。

    “不要胡思乱想了。”霍漱清道。

    苏凡望着他,他眼里的疲惫未散,苏凡的心头一疼。

    真是的,她是要劝慰他的,怎么又让他安慰上自己了?

    “嗯,我知道了,没事的,我就是,额,随口说说而已。”苏凡对他笑了下,道。

    霍漱清没说话。

    苏凡想了想,道:“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他问。

    苏凡抿了下嘴唇,道:“我,不想去沪城了。”

    霍漱清愣住了,看着她,道:“怎么突然不去了?沪城那边挺好的,我觉得你应该过去。”

    苏凡沉默了好一会儿,一言不发。

    “怎么了?你怕希悠不高兴?”霍漱清问。

    “额,有一点,但,不是全部,我想她不会再介意什么了,应该。毕竟,事情都过去了,她和我哥也和好了。而且,她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苏凡道。

    霍漱清摇摇头,望着苏凡,道:“以后,不要把别人都想的那么好,每个人都是自私的,都有自己的目的。明白吗?”

    苏凡低头不语。

    “你的家人,他们爱你关心你,但是,遇到事情,不管什么事,你都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能丧失思考能力,明白吗,丫头?”霍漱清盯着她,道。

    “那么,你呢?”苏凡问。

    “我也是一样的。我们其他人给你建议,都会从我们自己的立场出发,并不一定会考虑到你的想法和心迹,所以,别人的建议,也只能是建议,你,要自己思考做决定,不能凡事都听别人的,不管这个人是我,还是你的家人,你的,母亲。”霍漱清道。

    苏凡望着他,不语。

    “我们,总有一天会离开你,你的路,必须是你自己走,没有人可以代替你去走你的人生道路,没有一个人可以陪伴你到最后,最后在你身边的那人,永远都是你自己。所以,你要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不管你的想法是对还是错,你要自己想,做一个独立的人!”霍漱清道。

    此时的霍漱清并不知道,今晚自己对她说的这番话,日后会对她有怎样的影响,日后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他没有办法预见。

    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预见。

    “可是,我,”苏凡道。

    霍漱清看着她。

    “我不能没有你,霍漱清,不管到什么时候,我——”她抓住他的手。

    “傻丫头,人生聚散离合,这是世事发展的必然,是很正常的事。你要适应,做个坚强独立的人,这样,变故发生的时候,你会有能力去适应和抵抗不测。”霍漱清道。

    苏凡泪眼汪汪。

    “你要离开我吗,霍漱清?你不要我了吗?”她哭着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