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28章 我是方家的希悠
    这样,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回家的路上,霍漱清想起来覃春明和他说的话。

    苏凡,有她自己处理问题的方法,她和方希悠不一样。这几天,方希悠和曾泉一起到了沪城,真的就是马不停蹄参加各种活动。不过,那些活动,都是方希悠精选过的。毕竟她除了是市长夫人,更是第一夫人办公室主任,这样官方的身份不能允许她做一些不合身份的事。不用说,方希悠会替曾泉打点很多的关系,特别是在沪城那样的一个经济发展的中心,方希悠可以帮助曾泉更有效地和各界打交道,政令也更加容易实施下去。

    霍漱清是知道的,覃春明和曾泉的空降,对于之前已经有些不安的沪城官场来说,才是巨大的震动。好在覃春明先过去了,政令有个短暂的调整和过度时间,曾泉再过去,就会稍微顺利一些。而方希悠这些日子,当然是在全力让各界,主要就是沪城的老干部们以及中高层的领导对曾泉有个接受和了解的意向,让他不那么面临强大的心里抵触。

    除了官场方面,方希悠还马不停蹄和沪城的商界及社会各界,通过妇女组织和慈善组织进行了交流,向大家介绍她的丈夫曾泉,虽然他的执政经验不是很丰富,可是“他是个非常风趣的人,他总会有很多有趣的想法”、“他很支持创新,现在流行的各种新鲜的玩意儿,他都很了解”、“他从小就喜欢读书,虽然他的考试成绩不是很突出,但是,这个时代我们要鼓励孩子们拥有创造性的思维,他从小正是这样的人”,等等,方希悠介绍了很多曾泉的事。

    可是,每次说这些话的时候,她很清楚,他的风趣幽默还有他的那些有趣的想法,都是他曾经在苏凡面前表现出来的,他说的那些笑话和幽默感,都是他在苏凡面前说过的,而不是她。那些时候,方希悠总是逼着自己变成那个场景下的苏凡,用苏凡的语气来说这些事。

    这样,很可悲吗?

    方希悠在心里深深叹息,可是,看着大家对她说的的确是开始接受,并且在思考,事后和她聊的时候,方希悠也感觉到自己并不是完全白说,并不是完全没用。她知道,一两次的见面和聊天,并不能改变什么,但是,至少是有一些正面的意义,这样就够了。以后还有机会,她还可以帮助曾泉让他的理政更加顺畅,让更多的人支持他。多一些支持者,总好过到处都是质疑他的人。就像夫人说的,女人,可以做很多事,温柔的力量,也是很强大的。

    望着眼前这并不算陌生的夜色,方希悠的嘴角咧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怎么达到目的,并不重要,关键是,结果是她想要的。

    “方小姐——”一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传入了方希悠的耳朵。

    方希悠全身的肌肉,好像僵住了一样。

    这个声音,不是别人,而是,叶黎!

    自从那次在叶家离开,方希悠就再也没有见过叶黎,却没想到今天会在这个慈善宴会上,遇到!

    这个世界,还真是小!世界,本来,就很小。

    “还真是巧啊,方小姐!”等方希悠转过身,叶黎就这样热情笑着,问候她。

    虽然是在阳台上,可方希悠依旧担心会被人发现,毕竟里面的宴会厅里来来去去的人可是不少的。而且,她又是今晚的贵宾,身上的注意力不用说有多少。

    “你好,叶总!”方希悠微笑道。

    叶黎很绅士地向她行了个屈膝礼,微笑道:“好久不见了,希悠。”

    方希悠笑了下,道:“你最近怎么样?”

    “凑活,不如你曾夫人这样,受人瞩目!”叶黎笑着道。

    方希悠总感觉叶黎不会平白无故出现在这里,更加不会平白无故找她聊天。

    “谢谢,是大家给我面子而已。”方希悠道。

    “我们之间,不用这么见外,不是么,希悠?”叶黎走进她,在方希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方希悠却没有惊叫,只是非常意外,却又不意外。

    “不愧是曾夫人,这么淡定!”叶黎说着,揽住了她的腰身。

    她穿了一件齐膝的改良旗袍,活动幅度本来就受到了限制,却将她婀娜的身姿勾勒的恰到好处。

    “叶黎,你这是干什么?”方希悠笑了下,道,“喝多了吧?”

    “没有,只是,想你了。”叶黎道。

    “想我?”方希悠冷冷笑了下,那笑容,让叶黎的血液,瞬间就冻住了,却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她,就是那么冷酷的一个人,他忘记了,方希悠,一直都是个冷酷的女人。

    冷酷,无情!

    “很可惜,我并不想为你这种想念向你道谢。我,不需要你的,想念,叶总!”方希悠道。

    叶黎的手,慢慢松懈了下来。

    他很意外,他,反应不过来。

    “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想你,希悠,我想你,我想你那一天,我吻你的脚的时候,你那动情的——”叶黎好像是有点慌了。

    方希悠的心里,冷冷地笑了。

    就这么点段位,也想出来混?叶首长的基因变异了吧!

    “如果,你不想你父亲知道你有多么失态的话,松开我的手,郑,黎!”方希悠说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嘴巴微微靠近了他。

    郑黎?

    叶黎惊呆了,已经,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叫他了,他是叶黎啊,他,不是郑黎,他不是那个被人耻笑的私生子,他——

    可是,眼里的方希悠,是冷酷的,冷的如同一座冰山,让叶黎感觉自己的手都冻冰了,不自觉地,松开了。

    “很好!”方希悠说着,往后退了两步。

    “希悠,你,为什么——”叶黎道。

    “我为什么?什么,为什么?”方希悠问。

    “你,不是,爱我的吗?我们有那么多共同的爱好,你欣赏我的才华,你更喜欢我吻你——”叶黎道。

    “我想纠正你一下,郑黎,不,还是叫你叶黎吧,我想纠正一下,我,从来只爱我的丈夫,我,永远都是曾泉的妻子。是的,我欣赏你的才华,也只是,欣赏而已。我欣赏的艺术家多了去了,要是各个都来跟我表白,我就没办法清净了。你也有很多粉丝,这一点,你应该很容易理解。”方希悠道,见叶黎要说话,方希悠抬手打断了他,道,“至于什么我喜欢你吻我之类的,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只喜欢我丈夫吻我,你我之间,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而已。”

    “希悠,你,你骗我。是不是曾泉骗你了?是不是——”叶黎拉住方希悠的手,激动地说。

    被自己的女神说成这个样子,把自己一直以来以为的爱情被女神如此贬低,艺术家气质的叶黎,要是不慌、不被打击死,那是假的。

    “他们和我说你只是利用我的,可是我知道不是,我知道你爱我,你只是被曾家逼的,你——”叶黎道。

    “郑黎,放开你的手!我最后一遍告诉你,你,给我听清楚了!”方希悠声色俱厉,道。

    叶黎,呆住了,愣愣地盯着方希悠。

    “你给我记住了,我,方希悠,我是方家的女儿,曾家的儿媳妇,曾泉的妻子。我很仰慕你父亲,他是优秀的政治家,叶家的很多人,也是我的朋友,可,我告诉你,我方希悠,绝对不会和你这种来历不明的私生子怎么样。我方希悠,也是你这种人配得上的吗?”方希悠真是生气了,把所有她这辈子都没怎么说过的狠话,都说出来了。

    “希悠,希悠,这是假的,都是假的,是曾泉逼你的,是不是?他根本就不配你,他配不上你——”叶黎像是疯了一样抱住方希悠,把方希悠逼到了阳台的边上,她的后背,抵着生硬的阳台边,有些疼。

    “叶黎,你放开我。”方希悠抬起脚就使劲踩着叶黎的脚面。

    叶黎很疼,可是他不能松开她,他爱她。

    “希悠,我爱你,这些日子,我天天都在想你,我想你的嘴唇,想你柔软的身体,想你——”叶黎也是疯了,想要吻她。

    方希悠平生何曾遇到过这种事?气愤和被羞辱的感觉从胸膛里冒了出来。

    她躲着他的那张让她厌恶的嘴,抬手打他,可是,叶黎不会放手!

    外面的宴会厅里,就在阳台口,人来人往,可是,没人去注意阳台上的情形。

    “叶黎,你他妈放开我,混蛋!”方希悠开口骂了。

    可是叶黎,根本不会放开她,他撕扯着她的衣服。

    阳台是有弧度的,而他们在的这个角落,正好是阳台的弧线起笔的地方,而且,恰好被阳台门口的短墙给挡住了,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他们是谁。

    方希悠的身体被往后压了,脚快要悬空,双脚根本没办法用力,而她的手,也被捏住了,她用力躲着他的臭嘴。

    她知道,要是现在大叫“救命”,里面可能会有人听到,然后救她,可是,那样一来,她的声誉呢?岂不是全毁了吗?她可是方希悠啊,方家的希悠啊!她是第一夫人办公室的主任,她是这座城市的市长夫人,她怎么可以被人在这里欺辱?

    羞愤的泪水,从方希悠的眼里涌了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