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30章 如果有缘的话
    “是吗?应该说是,丢人,才对!”方希悠叹道。

    男人看着她。

    两个人谁都没说话。

    可是,寂静中,方希悠的手机响了,是秘书打来的。

    “方小姐,您现在在哪里?”秘书问。

    “哦,我已经离开了。没事,不用担心。”方希悠道。

    “那我去哪里接您?”秘书问。

    “额,你往回家的方向走吧,等会儿,我和你说。”方希悠说,准备要挂电话了,想起来曾泉,便对秘书说,“你给家里打电话问一下,阿泉回来了没有?”

    “是,我知道了,方小姐。”秘书说完,方希悠就挂了电话。

    结束了通话,方希悠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猛然觉得气氛很尴尬,意识到这个问题,方希悠笑了下。

    “哦,你还没有说,我应该送你回哪里?”男人问。

    方希悠便说了一个回家的路上的路口,这样,对方也不知道她家在哪里,不知道,她是谁。

    这样,很安全。

    毕竟,毕竟大家都是有家庭的人,何况,这次之后,可能就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就这样分开,也很好。

    “好的。”男人听完方希悠说,就让司机朝着那个方向开了。

    方希悠就立刻给秘书打了电话过去,说了接她的那个路口。

    “阿泉,回来了吗?”方希悠问。

    “市长还在开会,没有回来。”秘书道。

    方希悠“哦”了一声,是啊,他刚上任,很忙的,很忙的。

    “我等会儿就到,不用担心。”方希悠对秘书说。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那个——”男人道。

    “什么?”方希悠问。

    “你,要不要换一下衣服什么的,要是这样回去,家里人,会不会担心?”男人关切地说。

    是啊,她经历了那样可怕的事,现在头发乱糟糟的,衣服也有些破了,鞋跟也断了,这样回去——

    方希悠这才反应过来,曾泉一看她这样就知道她怎么了,她不能让他知道今晚的事,绝对不能。

    不等她开口,男人就看出她内心的担忧了,便说:“你要是我介意的话,我这边有家店,可以帮你,重新换一下。现在还没有关门。”

    “谢谢您,沈先生。”方希悠道。

    男人微微摇头,道:“你就当我是,额,想招揽生意好了。”

    方希悠知道他是说笑话,不禁笑了。

    “那您的生意手段也太积极了一点。”方希悠笑着道。

    她笑起来,很漂亮。

    沈家楠心里说道。

    于是,沈家楠给司机说了下,朝着附近的一家店开了过去。

    车子停在店门口的路边,沈家楠就拉开车门,请方希悠下了车。

    方希悠的身上,还披着他那件手工西装。

    “请吧!”沈家楠道。

    方希悠说了声“谢谢”,就跟着他一起走进了店里。

    虽说到了晚上九点,可是店里依旧灯光通明。

    店长一看是沈先生来了,忙亲自迎了上来。

    “先生!”店长道。

    “给这位女士选一套衣服,还有,马上找个发型师过来,对了,还有鞋子。”沈家楠道。

    “是,先生,我马上办。”店长忙说。

    “楼上的休息室,没有人吗?”沈家楠问。

    “没有没有,您过去吧,我等会儿让客人在外面待着。”店长道。

    “你把选好的拿过来,让女士在里面试。”沈家楠对店长道。

    于是,方希悠便和店长说了鞋子的号码,跟着沈家楠走上了二楼。

    “谢谢您。”方希悠对沈家楠道。

    “不客气。”沈家楠说着,手机就响了。

    方希悠便坐在沙发上,四处看看。

    这家店,她是知道的,专门做定制服装,是沪城非常有名的,算是老店了。只不过这些年有了专门的设计师,设计也算是很前卫,和国际接轨,沪城许多名流都在这家做衣服。

    “怎么了?”沈家楠对电话里的人说。

    “你不是说要来接我吗?怎么这么快就走了?”电话里的女人说。

    “有点事,就先走了,家里的车还没来?”沈家楠问。

    “来了,我就是问你一下怎么回事。没事了,我回家去了。”女人说完,就挂了电话。

    沈家楠不禁叹了口气,方希悠看了他一眼,他也看着她,两人都不禁笑了下。

    “我姐,很烦人。”沈家楠道。

    方希悠笑了下,没说话。

    其实他不用解释的。不管是他姐姐,还是他夫人,都和她没关系。

    “这是你们家的店吗?”方希悠问。

    “是我姐夫家的。”沈家楠解释道,“我姐夫继承了家里的生意,可是他去世好几年了,现在都是我姐姐在打理,有时候我帮帮她的忙。额,就是刚才打电话的这个姐姐。”

    “哦,”方希悠点点头,道,“那令姐是不是沈家云女士?”

    “是她。”沈家楠道,“哦,我叫沈家楠。”

    方希悠微笑道:“哦,原来您就是他们说的宁溪沈家的沈先生?”

    “不敢当不敢当。”沈家楠微笑着摆手道。

    说到宁溪沈家在沪城,那可是名声响当当的大家族。沈家从民国时代就开始在沪城发展的大家族,和很多当时的民族资本家一样,也是经历了许多的波折。建国前家族生意就全部转到了东南亚,直到改革开放之时,沈家楠的祖父响应祖国号召,又将大部分生意转到国内,开始投资建厂,支持国家建设。为此,沈家作为爱国资本家受到了中央领导人的接见,而当年接见沈家楠爷爷的人领导人里面,就有方希悠的爷爷。

    机缘巧合,老一辈的结交,在今天让后代以这样的方式相识。

    一般来说,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就是方希悠自己来介绍自己了,可是,她没有说任何关于自己的事。

    只是一面而已,她,没必要让对方知道自己的事。何况,今晚真的,很,丢人了。

    她不能让沈家楠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能让他知道她是谁。

    休息室里,一片安静。

    直到店长敲门进来,拿着为方希悠精选的衣服和鞋子。

    “您先试一下衣服,还是先打理发型?”店长微笑着问方希悠。

    “额,先把头发打理一下吧!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家了。”方希悠道。

    她,结婚了。

    沈家楠知道,从他第一次见到她,就看见了她手上的婚戒,直到现在,她依旧戴着。

    于是,方希悠和沈家楠说了声谢谢,就进去里面的房间弄头发了。

    沈家楠却也没有去追问她是谁,只是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等着她。

    方希悠很着急,她让发型师很快就弄好了头发,然后随便选了件裙子就穿上了,还有鞋子,然后就走出了试衣间。

    沈家楠一抬头,就看见身穿一身白色旗袍的方希悠,并不是完全的白色,上面还有一些淡蓝的花纹,那是织布的时候特意纺出来的纹路。乌发垂肩的方希悠,看起来那么的,灵秀动人。

    “很美。”他微笑道。

    “谢谢沈先生。”方希悠道,“很抱歉,我得回家了。”

    “哦,没问题,我送你回去。”沈家楠道。

    “我今晚没有带钱,明天我会派人送钱过来。”方希悠对店长道。

    店长尴尬地看向沈家楠,见沈家楠没有反对,便说:“好的好的,没关系,您方便就好。”

    于是,方希悠和店长、发型师道谢,跟着沈家楠一起下了楼,上了车。

    车子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车子一直开到了方希悠和秘书约好的那里,才停了下来。

    方希悠望着眼前这个很舒服的男人,微微笑了下,道:“谢谢您,沈先生。晚安!”

    说完,她就准备下车。

    可是,手刚去推车门,另一只手却被他拉住了。

    方希悠愣住了,回头盯着他。

    从她的眼里,他,看到了惊慌。

    他猛地意识到她今晚经历的事对她的影响,便立刻松开了手,微微笑了笑,道:“我来为你开门吧!”

    说完,他就下了车,方希悠的视线,一路愣愣地跟着他,直到他拉开了车门。

    方希悠下了车,就看见秘书已经跑了过来。

    “方小姐——”秘书紧张地问。

    方希悠转过头对沈家楠礼貌地笑了,道:“谢谢您,沈先生,后会有期。”

    是啊,后会有期,如果,有缘的话。

    “你,是谁?”沈家楠问。

    方希悠微微摇头,道:“如果还有机会再见面的话,我,一定会告诉您。但是,现在,再见!”说完,方希悠就头也不回,跟着秘书上了前面的那辆自己的车子,而车子,很快就在沈家楠的眼里,疾驰而去。

    方,小姐?

    沈家楠站在原地,久久不动。

    今晚那个叶黎,为什么要对她非礼?他们之间——

    而那次,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为什么她在哭?

    她和自己的仆人说的“阿泉”,又是谁?是她的丈夫吗?

    很多很多的疑问,在沈家楠的脑海里飘荡着。

    而方希悠,再也没有回头,尽管她知道他可能一直在看着她的车,可是,她,不能回头。

    叶黎的事,她已经吃够亏了,她,不能再犯错了。哪怕,哪怕沈家楠是一个让她有那种一直想要的安全感的人,她,不能犯错。

    他是想要认识她的,从第一次见面,她就知道。而她,也因为他那个特殊的声音而心跳加快,可是,一切,就到此为止吧!

    今晚的事,沈家楠应该不会说出去,他救了她,她会找机会报答他的,一定。

    望着车外茫茫的夜色,方希悠,闭上了双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