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34章 心血来潮
    他笑了下,道:“继续喂啊,怎么又停了?’”

    “你又不是小孩子,来自己吃。”苏凡道。

    “哎,我身体补好了,谁是最得利的人?好像不是我吧?”他说道。

    苏凡脸一红,道:“你真是,有的没的都往一起扯。”

    他笑了,道:“是谁一天到晚那么紧张给我这个补那个补的,再补下去,我这火气旺的怎么办?你这身子骨受得了?”

    说着,他的唇,就向她凑近了。

    “哎,我手里还有碗呢!打翻——”苏凡道,唇瓣却被他含住了。

    夜色,在苏凡的喘息声中越来越深,直到他躺在了她的身边,一切,才终于结束。

    望着她那一张一合的香唇,他忍不住又吻了过去。

    “不要啦!”她说。

    “看着就想吃。”他说。

    她笑了下,道:“我放心了。”

    “放心什么?”他问。

    “看来你没跑到别处交公粮去——”她说。

    话一说出口,苏凡才发现他那诧异的眼神,脸颊更加烫了,才知道自己,说错话,赶紧背过身。

    “转过去干嘛?”他轻笑,扳着她的肩膀,她却抖了一下肩,想要推开他的手。

    “干嘛不好意思?话都是你说的,这会儿不好意思了?”他笑着道,“连这么专业的术语都知道,看来我还真是太不了解你了啊!”

    “讨厌啦!别理我了——”她赶紧用被子盖着自己,不让他看见。

    可是霍漱清怎么会这样放过她?钻进了被子。

    “你别进来,你——”她推着他,道。

    “我没进去啊!我只是想看看你,如果你想我进——”他笑着道。

    “你别说了,还说——”她转过身,捂住他的嘴巴。

    可是,被窝里,两个人四目相对。

    他的眼里,满满都是笑意,苏凡看着他,也忍不住笑了,松开了手,他就吻了过来。

    “什么时候学会的这些?我都不知道——”他吻着她,问。

    “听来的。”她说,“难道你不知道?你肯定知道的。”

    “是啊,我知道,可是,我没听你说过。”他注视着她,道。

    苏凡低眉。

    被子里的光线不是那么明亮,空间也不够大,两个人呼出的热气就让彼此很快脸颊发烫起来。

    “丫头——”他低声叫道,再度吻了过来。

    “干嘛?”她问。

    “你,爱我吗?”他问。

    她的心,猛地一滞,愣住了。

    他注视着她,手指,在她滚烫的脸颊上游弋着。

    “你,爱我吗?”他又问了一遍。

    “为,为什么这么问?”她问。

    “我想知道。有时候,感觉,很没自信,不知道你的心在哪里,是不是还在我这里,不知道,我在心里有多少的份量,不知道——”他说着,目光游弋。

    “你,觉得呢?”她的心头,一疼。道。

    他躺在她身边,却没有掀开被子,盯着被子顶上,幽幽道:“有时候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放眼一望,四周好像只有我一个人,走在一条不知道方向的路上,不知道怎么走,却只有向前——”

    她的手,握住了他的。

    他转过头,注视着她。

    “丫头,我觉得这些年,我都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我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过去的自己,不知道自己——”他说着,叹了口气。

    她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你,现在做的是你想做的事吗?”她问。

    “我,有时候不是很清楚。”他说。

    “我也是,很多时候都不清楚。”她说,“可是,我记得你以前和我说过一句话,你还记得吗?”

    他望着她。

    “你说,跟随自己的心灵走就好了,问心无愧就好。”她认真地说。

    他不语。

    “可是,这些年,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心灵应该往哪里走,好像总是在原地徘徊,停滞不前。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她说着,顿了下,望着他,“如果是你,不会有问题的。所以,额,如果觉得累了,不知道怎么办了,那就,休息一下好了。没必要强迫自己做什么事,只要,休息一下。”

    霍漱清一言不发,把头靠在她的肩上。

    苏凡抱住了他。

    明明他的身高那么的高,却还是像个孩子一样缩在了她的怀里。

    “你好像很久很久没有休假了,是不是?”她问。

    “嗯,可是,我不能休假。”他说,“现在,更加不行。”

    苏凡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说,他新来这个地方,任务繁重,怎么可能休假呢?

    可是——

    “你抱我一会儿吧,苏凡!”他说着,闭上了眼睛。

    苏凡便紧紧抱住了他。

    “如果没有你,我可怎么办?”他好像是在梦中呓语一般。

    苏凡的眼睛润湿了,道:“我这么,这么没用的,你——”

    “傻丫头,你比任何人都重要,比,一切都要重要。”他说着,吻了下她的肩。

    苏凡闭上眼泪水流了出来。

    “我想要每天回家看到你,想要每天和你说说话,可是,我知道你不能总是在这边,两个孩子不能在这里,你的身体也不太好,这边对你并不方便。我——”他说着,叹了口气。

    苏凡任由泪水横流,嘴唇颤抖着,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没事,你别担心,我只是,突然之间觉得很,很孤独,特别孤独。”他说着,闭上了眼睛。

    苏凡拥着他,没有松开。

    她不知道他到底在经历什么,可是,她知道他的路并不那么顺畅。外人看来的光鲜,和他看似平坦的仕途,只不过是,看起来而已。他承受的压力,并不是很多人知道的,她也并不是完全清楚。

    他年纪轻轻就坐到今天的位置,可是他不是过渡来了,而是真实要做出成绩,要达到一定的效果和结果的,不是看着好看来混资历了。可是,在这样的一个复杂的地方做出成绩,谈何容易?

    即便是离开职场多年,经常看新闻的苏凡也知道回疆的内外局势。

    首长的复兴大计正在铺开,回疆地位越来越重要,如果回疆的问题处理好了,这块内陆之地,可能就会变得跟如今的东南一带一样的富庶,这个国家也会因此变得更加的强大富有。可现在的局势——

    苏凡轻轻亲了下他的发顶,却听到了他轻微的鼾声。

    第二天早上,霍漱清醒来的时候,习惯性地看了下身边却发现,她居然不在?

    这家伙?起床了?这么早?

    他重新看了下时间,现在真的才六点,他没有早起也没有晚,可她,怎么——

    霍漱清满心的疑问,起了床,正准备下床,却听见了她的声音——

    “你起来了?”苏凡问。

    “嗯,你怎么这么早?昨晚没睡好吗?”他问。

    “没有,昨晚,睡的很香。好了,别说了,你去洗漱吧!”她说着,就笑着拉着他起来。

    霍漱清感觉自己好像还没怎么睡醒,可习惯性就这么早起了。在一个上午九点才上班的城市,六点钟起床是有点早了。

    “好好好,我起来了。”他说着,就被她给拉着进去了洗手间。

    然后,霍漱清看着她把牙刷递给他,道:“你,这是要滋生我的腐败苗头啊!”

    “这怎么就跟腐败联系上了?牙膏是超市买的。”苏凡道。

    霍漱清笑了,道:“让自己的老婆挤牙膏,这就是腐败啊腐败!”

    “切,那你把牙膏扔掉,自己去挤。”她说着,作势就去拿他的牙刷,却被他给抢回来了。

    “老婆的服务,难得一次,就算是腐败,我也就腐败了。”他说着,笑了。

    苏凡微笑看着他,就听他说:“今天怎么这么早?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早起了吗?”苏凡问,“我要和你一起去晨跑啊!”

    “晨跑?”他看了她一眼,那眼神真的是相当怪异。

    “当然了。你经常不是坐在椅子上坐着就是在车上,要么就是坐沙发,能走几步路?要是再不锻炼身体,可就麻烦了。趁着年轻赶紧锻炼——”她说。

    “可是我每天中午在办公室都会运动一下啊!”他满嘴的牙膏,对她道。

    “在办公室运动什么?”她问,“羽毛球?半小时?”

    “额——”他不说话了。

    看来她已经和他的秘书了解清楚了,他的确每天中午在单位的运动场里打办个小时的羽毛球,刚活动开,就有事情耽搁了,然后每次就是半小时。虽然他很想去打篮球,可是篮球那得人多一点,他也不想让那么多人陪他打篮球,搞的劳民伤财的,传出去也不好,何况是在现在这个环境下。找个人打羽毛球,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哪里够啊?今天开始,每天早上我们一起去跑步,晨跑。”苏凡道,“跑,额,四十分钟。”

    “这么冷的天去跑步?你不怕冷啊?”他说。

    “我当然想在被窝里待着,可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现在正好是三九,锻炼身体最好的时候。”苏凡道。

    霍漱清真是无语了,她居然能为了赶着他去跑步,连这种理由都想得出来。

    不过,既然她这么说了,就这么做吧!身体嘛,也是非常重要的。

    “你快点啊!我在楼下等你。”苏凡说着,就走出了洗漱间。

    等霍漱清洗漱完毕下楼,就发现苏凡已经在吃饭了。

    而今天的早饭,好像,额,和平时有点不是那么一样。

    “怎么今天早上就有馄饨了?”霍漱清惊讶道。

    “是夫人早上起来包的。”仆人微笑着报告道。

    霍漱清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苏凡,深深笑了。

    “赶紧吃吧!吃完了出门。”苏凡道。

    “好嘞!”霍漱清笑着应声。

    仆人和秘书难得见霍漱清这么轻松高兴,也都不禁笑了。

    “哎,你吃太快了,慢点吃。”苏凡叫道。

    “好久没吃你做的馄饨了。”他说。

    苏凡微微笑了,道:“那你也要慢一点啊!吃饭太快的话,胃受不了的。”

    “哎,我说你最近是不是跟那帮医生混的有点久了?怎么张口闭口就一副养生家的味道?”霍漱清道。

    “你要想说我是神棍的话,就别吃了。”苏凡道。

    “我哪有说你是神棍?我的大专家,养生专家!”霍漱清笑道。

    “切,你自己知道。不带这么骂人的。”苏凡道。

    “得得得,我不说了不说了。”霍漱清道。

    餐厅里,一片笑语。

    这个家,好像自从霍漱清搬进来,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笑声了。

    吃完早饭,霍漱清就被苏凡拉着上楼换了运动服,穿着运动鞋,开始跑步了。

    虽说家里装备齐全,可是霍漱清根本没碰过这些。只是苏凡,来的时候根本没有带什么运动鞋和衣服,而且跑步也是今天早上才想起来的,结果只能穿着靴子和他出门了,好在是平底靴。

    “不如,我们今天先感受一下温度和环境,明天再正式跑?”霍漱清道。

    “为什么?你是不是想偷懒?”苏凡道。

    “没有没有,我不偷懒,只是,你没有合适的鞋——”霍漱清说。

    苏凡倒是不在意,打断他的话,道:“没事啊!我没说我一定要跑,是你必须跑。”

    霍漱清没明白。

    等到警卫员把自行车推来,苏凡气了上去,霍漱清才知道自己上了当,原来是她骑车,让他跑?

    好吧好吧,就这样吧!他也不争了,就这样。

    “好了,出门了。”苏凡骑上自行车,道,“我在前面,你追我啊!”

    “刚吃完饭啊,姑奶奶!”他说,“你们专家不是说饭后不能剧烈运动吗?”

    “哦,是啊!”苏凡道,“那,我们两个都慢一点好了,你慢慢跑,我慢慢骑。”

    夫妻两个出了门,两名警卫员在后面跟着他们。

    早上六点半,对于这个城市来说是非常早的。

    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出门,而清扫马路的清洁工人,还在继续工作。

    霍漱清和苏凡,跑出了院子。秘书赶紧通知了武警方面,等霍漱清和苏凡出门的时候,武警的保卫车辆也跟了上去。

    这这个城市,再怎么样的安全措施都不为过。

    可是,当苏凡看到警车的时候,突然后悔了。

    她的一时心血来潮,是不是给太多人添了麻烦了?

    可是,霍漱清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尽管他并不是很喜欢这样,可是他不能让警卫撤走。毕竟,他的安全是他们最重要的工作。

    虽说是出来跑步,可是苏凡很快就发现,这一场晨跑,变成了霍漱清的亲民之旅,只要碰到清洁工人,他都会过去握手感谢。碰到问候他的居民,他都会笑着挥手打招呼。

    唉,早知道就不出门了。苏凡心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