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36章 你就是红颜祸水
    苏凡,她是与众不同的。看着妻子和大家拍照,看着苏凡脸上的笑容,霍漱清的心,也荡开了层层的涟漪。她就是这样的苏凡,她不是别人,不是方希悠,不是罗文茵,她,只是苏凡!可她,也是独一无二的,苏凡!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可是时间越来越晚了,苏凡望着霍漱清,便对大家笑着说:“霍书记难得可以出来晨跑一下,我们不如一起监督他好了。”明明是要让围观群众离开,可苏凡却说,请大家一起监督霍书记晨跑,结果,话一出,在场的人们也都不再闲逛了,开始活动起筋骨,大有跑马拉松的架势。苏凡笑着走到霍漱清身边,抬头望着他,道:“今天不能偷懒了哦,霍漱清同志。”“你找了这么多人来监督,我怎么敢偷懒?”霍漱清也笑着说。苏凡便骑上了车子,一行人开始在人行道上慢跑起来。霍漱清的警卫、负责安保的武警、还有越来越多的群众,加入了这一场临时发起来的和书记晨跑的活动,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沿途碰到的不少车子,也被车主们停在了路边,一起跑了起来。于是,这个早上,这一场晨跑,立刻就登上了回疆的媒体,甚至是国家的媒体。只是,人们的关注点,不再只是那位意气风发、年轻有为、和蔼可亲的书记身上,还有他身边那个骑着自行车、始终陪着他的年轻女人身上。他们两个人挽着手相视而笑的情形,以及其他的甜蜜互动,全都被记录了下来。江采囡看到了这些消息,看着苏凡脸上那灿烂的笑容,一把将电脑推在地上。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苏凡怎么可以被这样赞许?苏凡就是个疯女人,她不该,不该这样,绝对,不行!江采囡怎么会不知道,这些新闻能够上到媒体上,那也是经过了霍漱清的许可的。否则,这种过于私人的照片,怎么会上国家媒体?爱妻?亲民?这就是霍漱清吗?像霍漱清这样级别的一位官员,居然可以允许自己的妻子的照片一起上媒体,这绝对是一件非同寻常的事。江采囡嗅的出来,霍漱清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是选择和苏凡一起战斗了吗?还是说,霍漱清在向他的岳父表达什么?具体的,江采囡并不清楚,因为霍漱清那天拿了她给的东西后,就没有下文了。而霍漱清,和苏凡一起晨跑完毕,回到了家里,上楼去冲澡更衣,准备去上班了。秘书跟他请示了刚才那些照片和视频如何处理,霍漱清让办公厅的工作人员们删选一遍后发出去。“夫人的照片越少越好。”霍漱清强调说。“大概留多少?”秘书李聪问。霍漱清想了想,说:“和我在一起的,一张,另外单独的,一张,就够了,不能多了。尺度方面,你把关。”“是,霍书记。”李聪道。“至于群众发出去的,就不要管了。”霍漱清道。“好的,霍书记。”李聪道。看着苏凡进来,李聪就问候了苏凡一声,离开了。“你不去冲澡吗?快到上班时间了。”苏凡对霍漱清道。“马上去。”他说着,揽住她的腰身,亲了下她的唇,道,“今天,额,谢谢你。”“谢什么?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她说。“不是。”他说。苏凡看着他。“我们是夫妻——”他说着,就吻住了她。苏凡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给推着进了浴室。他只是关上了门,就拥着她到了蓬头下面,打开了水龙头。温热的水流,“哗”一下就冲了下来。苏凡推着他,却被他吻的更深了,甚至连她的衣服,都被他扒开了。“你,干嘛?”就在他松开她的那一刻,她叫道。“我们是夫妻——”他说着,就再度吻上了她。“可是,我,我衣服都湿了——”她支吾道。“没事,等会儿换。丫头,我爱你!”他吻着她,道。苏凡的心头,一股热潮涌动着。“我爱你,霍漱清!”她说着,迎合着他。“好,真好!”他有些含糊不清。密闭的空间里,很快就传来了男人和女人的声音,长短高低交错着。最后,她是被他裹着浴巾从浴室抱出来的,苏凡趴在床上,依旧在喘着气。这个人,真是,搞不懂他怎么这么多年了,还在这种事情上如此不知餍足。听着他哼着歌从浴室出来,苏凡就是说不出的感觉,生气还是无奈,抑或是,欢喜?“你再睡会儿,今天起的那么早,再补补觉。”他走过来,坐在床边,注视着她,道。“知道了。”她应声,却是那么无力。望着她那酡红的脸颊,霍漱清脑子里想起白居易那首长恨歌里的——“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他的手指,轻轻抚上她那滚烫的脸颊,幽幽道。苏凡望着他,道:“你别糟蹋杨贵妃了。”他笑了,道:“我糟蹋她做什么?我只糟蹋我老婆就够了。”苏凡也忍不住笑了下,道:“美得你,你又不是皇帝,还做这种梦?”“我比皇帝幸福多了——”他说着,抬手一看腕表,道,“不说了,我走了,再不走,你就真的成了红颜祸水了。”“切,你们这些男人,明明是自己不满足,还非要把错都推到女人的身上。”苏凡道。“怎么不怪你们?”他说着,走向了更衣室。苏凡挣扎着起来,过去给他帮忙,可是,刚才她一直站在地上,而他时间又不短,结果两条腿都酸的现在还不能使力气。真是讨厌的男人!他看了她一眼,道:“去躺着,不用你帮忙了,这点事,我还是做的了的。”“不把你给伺候好了,我怎么敢安心睡觉?”苏凡道。霍漱清笑了,道:“有这个觉悟就好。”苏凡看着他,笑着,霍漱清也看着她。“怎么都看不够。”他说着,捧着她的脸颊,道。“别这么肉麻了。”她笑了下,道。“说你是红颜祸水还不信?我真的想和你在床上睡一整天,什么工作啊,都扔到一边去。”他拥着她,道。“后天不是周末吗?我们可以在附近找个地方玩玩?”苏凡道。“我想想啊,周六,额,好像有事,只能到周六晚上或者礼拜天了。我让李聪查一下,尽量把时间调开。”他说。“如果你工作很忙的话就算了,我们可以过年再去——”苏凡道。“就这周吧!再推下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霍漱清道,“你知道吗,刚才看着你骑自行车,我想到什么了?”“什么?”她问。“当年在云城的时候,咱们去那个湿地公园的事。”他说着,松开了她,苏凡就帮他找衣服穿。“那个啊!”苏凡道,“那里真的好美啊,我还想去一次。”“过年的时候选个你想去的地方,咱们两个去,孩子们就别带了——”霍漱清道。“还是算了吧,不带孩子怎么行?平时也没和孩子们在一起,过年了,咱们两个偷偷跑出去玩,孩子们心里很难受的。”苏凡道。“可我想和你多一点时间在一起,咱们这么多年,我也没带你好好度假休息一下——”霍漱清道。“以前在云城的时候不是挺多的吗?而且,你去哪里不都是做那一件事,换不换地方有什么区别?”苏凡说着,脸颊就飞起两团红晕。他看着她,笑了,道:“我记得你很喜欢的啊!”“切,是你自己最喜欢好不好?什么都推到人家身上。”苏凡的声音,娇娇的。“当然都要推到你身上了,要不是你让我这么痴迷,我怎么会——”他说着,手指在她滚烫的脸颊上摩挲着。“好了,别说这些了,你赶紧上班去吧!李秘书还等着呢!”苏凡道。“要不是时间来不及,真想再来一次。”他吻了下她的唇,道。“讨厌,赶紧滚!”苏凡道。霍漱清笑着。“明天,就不要出去外面跑步了吧?”苏凡说。“可以啊!在院子里也可以。”他说,“你是想让我们的邻居们眼红啊!”苏凡含笑道:“那是你自己觉得别人会眼红,事实上不会的。”霍漱清笑了,道:“那可不一定,羡慕我的人很多的。”“美得你!”苏凡道。“那我走了,晚上,额,我尽量回来吃饭。”他说。“没事,你看你的时间。”苏凡道。他捧着她的脸,轻轻吻了下她的眉心,苏凡闭上了眼睛。“丫头,你回来真好!”他说,苏凡笑了下,把他推出了门。站在窗口看着霍漱清的车子离开了院子,苏凡的脸上,映着阳光的笑容。打了个哈欠,苏凡走进浴室把头发吹干了,换上睡衣又躺在了床上。刚躺下没多久,手机就响了。是曾泉打来的?苏凡笑着接了,问:“市长大人早安!”“还早安?这都十点了,姑奶奶。”曾泉道。苏凡笑了,躺在枕头上,道:“市长大人有什么训示啊?不会是想提醒我时间吧?”“我哪儿敢训示你?”曾泉笑道,“我看了你和霍漱清的照片,不错啊!挺好的。”“照片?”苏凡问。“就是刚才你们不是去晨跑了吗?回疆的书记和第一夫人带头组织晨练健身,为回疆人民倡导健康的生活方式——”曾泉道。“你别拽了,说人话。”苏凡打断他的话,道。曾泉笑了,道:“我刚才读的是报道啊!看见了你的照片,骑着自行车挺精神的。”“我没带鞋子啊,只能骑车。”苏凡道。“挺好,绿色出行,也算是锻炼身体了。”曾泉道。苏凡笑了,道:“你什么事儿啊,不会是专门打电话过来和我说这个的吧?”“就是为了这事儿啊!干的不错!”曾泉笑着说,“看来霍漱清是你的良药,到了他那边,你什么都好了。那个心理医生,要被你给开了吧?”“额,倒是真的没什么联系了。”苏凡道。“不用去看她了,又没什么意思。我看着你现在就这样挺好,和霍漱清在一起就没问题。那你就多待一阵子,不要急着回京。”曾泉道。“要回去看看孩子们,不能老在这边待着。”苏凡道。“下周我去回疆,到时候我们一起回?”他说。“你要来?来干什么?”苏凡一下子坐起来,问。“听你这口气,不欢迎我?”曾泉道。“没有,没有,当然欢迎你啊!只是,你大老远的——”苏凡道。“沪城和回疆的省级合作,覃书记让我过去和回疆方面谈,所以,初步可能是下周我过来。”曾泉道。“太好了,那我和霍漱清等着你,你到时候直接住在家里好了。”苏凡惊喜道。“好,那我到时候住你们家,你把房子给我准备好。”曾泉笑着道。“没问题,绝对会热情招待市长大人。”苏凡也笑着说道。“你啊,这真是——”曾泉叹了口气,道,“你只要有霍漱清就够了!”苏凡笑了,问:“我嫂子呢?她还在你那边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