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39章 我不会和他争
    “啊,你也看到了啊!”苏凡道。今天好像很多人都看到了,就连母亲也都打电话过来和她说那件事。母亲问他们两个怎么会去外面晨跑,出动那么的警力也不太好。苏凡没有说那是自己的主意,要不然母亲肯定要怪她了。后来母亲还说,“漱清的安全是第一重要的事,你不要跟去添乱”。好吧,苏凡也只有这样接受了,被母亲说一通就说一通吧!现在顾希这么说——没办法,谁叫现在是网络时代呢?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发生的事都有可能会被大家知道。“是啊,我看到了,你们两个还真是恩爱呢!霍书记出去跑步还带着你啊?”顾希道。“额,是我说出去跑步,结果没想到会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明天我们就不出门了,在院子里跑。我妈也说出去的话,会麻烦很多的人,还是不要出门了。”苏凡道。“那也是没办法的啊!不过,你们也要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两个人一起跑步也是很正常的。”顾希道。“是啊,可是没想到会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所以还是算了,不给大家添乱了。”苏凡道。顾希笑了,道:“哥哥说你总是先替别人着想,最后才想到自己,果然是真的。其实,你没必要顾虑那么多,想做什么就去做好了。老是想着不给别人添麻烦,你可怎么办?哪有不给别人添麻烦的事啊?何况那个人还是自己的男人,不给他添麻烦,给谁添?”苏凡听着顾希这么说,不禁笑了。“本来嘛,”顾希听见苏凡的笑声,道,“他们不就是给咱们收拾烂摊子的吗?要是连这点都做不到,要他们干嘛,你说是不是?”苏凡笑着,没说话。“我知道你是心疼霍书记,不像我,能怎么使唤苏以珩就怎么使唤他,绝对不手软。”顾希道。“你哪有使唤以珩哥啊?我看他都是自己主动的。”苏凡道。顾希笑了道:“这就是调教的结果,男人就要好好调教才行。要不然他们就不知道主人在哪里,跑出去了可怎么办?”苏凡笑着。顾希这话说的,感觉不是说自己的老公,而是说,小狗!可是,苏凡知道,顾希和苏以珩的感情,那不是一般的感情。也正是因为他们那样特殊,顾希才会这样说自己和苏以珩的关系。“你就嘴巴这么说说,心里都不知道怎么疼以珩哥的。”苏凡道。顾希笑了,道:“刚才我说的事儿,迦因姐,你好好考虑考虑啊,咱们别耽搁了,你说呢?”“好啊!没问题。”苏凡道。“那好,我就去忙了,下一组镜头要开始了。”顾希道。“嗯,好的,回头发照片过来看看。”苏凡道。“noproblem!”顾希说完,挂了电话。苏凡不禁笑了,放下了手机。门开了,霍漱清来了。“你回来了?”苏凡忙起身,迎了过去。“没有太晚吧?”霍漱清问。“没有,刚做好。”苏凡道。霍漱清把外套递给孙敏珺,就和苏凡一起走到了客厅。“李聪——”霍漱清停下脚步,对秘书道。“是,霍书记。”秘书道。“你给孙厅长那边打电话,明天早上八点出发。”霍漱清道,“其他人也都早点准备。”“是,霍书记。”秘书领命,便走到了一旁去打电话了。“走,去换衣服吧,准备吃饭。”苏凡道。于是,霍漱清就和苏凡一起上楼了。“刚才顾希打电话来了。”苏凡对霍漱清道。“哦,她回来了吗?”霍漱清问。“没有,时装周结束了,可是她还在拍宣传片。”苏凡道。霍漱清“哦”了一声,就听苏凡说:“顾希真是好玩,感觉以珩哥在她那里就跟宠物一样的。”看着苏凡在笑,霍漱清便说:“每对夫妻相处方式不同,他们两个,就属于那种打打闹闹的吧!”“嗯,我也觉得是。”苏凡道。“希悠回京了,你问了吗?”霍漱清问道。“哦,没有,我没打电话。”苏凡道,“是有什么事吗?”“没事。”霍漱清道。苏凡看了他一眼,就听他说:“明天早上要出去远一点的地方视察,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回来,你不用等我。”“出了什么事了吗?”苏凡问。“嗯,要去看看。”霍漱清道。苏凡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完全不像早上那么轻松。可能今天真的是出了很严重的事吧!换了衣服,两人就下楼去吃饭了。“都是我爱吃的啊!”霍漱清一看满桌的菜,道。“迦因今天一直在厨房忙了一下午。”孙敏珺笑着说。“你尝尝?”苏凡笑着对霍漱清说。“好啊!大家一起来吧!”霍漱清对孙敏珺和秘书李聪说。刚吃了两口菜,秘书的手机就响了,李聪赶紧走到一旁去接电话。不到两分钟,李聪就快走过来,在霍漱清耳边说了几句话,霍漱清吃饭的筷子停住了。“你立刻通知谢省长、所有的常委,二十分钟后第一会议室开会。”霍漱清命令道。“是,霍书记。”李聪快步走到一旁,开始联络。苏凡望着霍漱清,道:“你赶紧上楼换衣服吧。”霍漱清立刻就起身了,苏凡也赶紧跟了过去,对孙敏珺道:“给霍书记把饭菜装到饭盒里,让他在路上吃。”“好的。”孙敏珺也赶紧站起来了,和仆人一起找了饭盒,给霍漱清盛米饭和菜。一顿好好的晚饭,就这么不欢而散了。苏凡看着霍漱清的车子离开院子,深深叹了口气。“迦因——”孙敏珺叫了她一声。苏凡回头。“进去吃点东西吧!菜还热着。”孙敏珺道。苏凡点点头。她也是习惯霍漱清这样的,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苏凡这边的晚餐不欢而散了,而沪城那边,曾泉和覃春明通了电话后,覃春明便安排妻子在家准备了一顿晚饭,请曾泉过去了。而此时,晚餐已经结束。覃春明夫妇是知道的,曾泉特意上门,必定是重要的事。而最近京里的波谲云诡,让覃春明也是不得不警觉起来。敌人的小动作,已经开始变成了一个隐隐即将发作的大漩涡,而这一场大台风的目标,就是霍漱清和曾泉。“我这里有个新茶,你过来一起品品,下周去那边的时候,给漱清也捎上两盒。”晚饭结束了,覃春明对曾泉道。于是,曾泉便起身和徐梦华道别,和覃春明一起来到了一楼的茶室。覃春明的秘书便给两位领导烧水,准备茶具和茶叶,曾泉把茶具摆开来。“以后多让希悠过来走走,我听大家对她的评价都非常好。”覃春明对曾泉道。“嗯,她有时间的话,就会过来。不过她那边也是事情挺多的。”曾泉道。覃春明点头,道:“是啊,哪里都需要她啊!”说着,覃春明笑了,道,“额,孙小姐,怎么样?”曾泉一愣,看了覃春明一眼,却见覃春明露出谜一样的笑容。“挺好的,她去旅行了。说是准备回来以后,开始做她的事业。”曾泉道。覃春明微微点头,道:“那也不错。”秘书见水烧开了,便把点关掉,退了出去,留下两位领导。曾泉看了覃春明一眼,便开始泡茶了。“覃叔叔,下周,我去回疆,您有什么要嘱咐的吗?”曾泉问。“我们市里的意见和看法,会上已经有了共识,我没什么可说的了。”覃春明道。“那我知道了。”曾泉说着,把茶杯端了起来,递向覃春明。覃春明伸手要去接,可是——“覃叔叔,您,还是希望霍漱清可以替代我,是吗?”曾泉道。覃春明愣了下,看着曾泉,旋即笑了,道:“怎么会呢?我和首长已经保证过了,一定全心全意支持你——”“我知道漱清比我优秀,他不光执政经验比我丰富,而且,他比我更成熟稳妥。”曾泉道。覃春明便放下手,看着他。“是的,漱清是要成熟一些。”覃春明道。曾泉望着覃春明,把茶杯放在覃春明面前,认真地说,“我会支持霍漱清!”覃春明愣住了,看着曾泉,道:“你,什么意思?”“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和霍漱清争什么,即便是现在,我也不会和他争。我和他之间,从来都不是竞争的关系,他帮助过我,我也支持过他,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是如此!”曾泉道。关于曾泉今晚要谈的内容,覃春明不是没有想过,可是,想过了好多种,万万没有想到曾泉会这么说。至于曾泉所说的,霍漱清帮过他,他也帮过霍漱清,这也是实情。在霍漱清和苏凡结婚之前,霍漱清的升迁也都是有曾泉从中帮忙的。只是,过去这些,和将来——现在环境不同了,两个人的情况改变了很多,还能继续像过去那样,合作互助下去吗?覃春明,沉默了。此一时,彼一时!曾泉望着覃春明,覃春明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现在,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你,知道了吧?”覃春明开口道。曾泉点头。“你父亲和我呢,以前啊,虽然中间有你文姨牵扯着,不算疏远可也不算怎么,亲近。这一点,你是知道的,特别是当初在江宁省的时候。”覃春明道。曾泉喝了口茶,听覃春明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