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48章 根本不了解他
    挂了曾泉的电话,苏凡心情却是久久无法平静。可是,她应该相信曾泉的,不是吗?因为他是个优秀的人,她一直都知道。从当初他更她纠正“小泉”和“阿泉”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是个不一样的人,对于国家和民族,他并不是完全没有自己的意识和思想的。加油吧,曾泉,加油吧,实现你的理想!是啊,曾泉要去实现他的理想,那么她呢?难道继续待在这里,真的当什么书记夫人?苏凡起身,走进了书房。顾希过几天就来了,她们两个约好一起来做自己的事业的,她不能这样继续歇着。只是,霍漱清和她谈的事——苏凡也很想帮助霍漱清,可是,她的能力,能做到什么?一面是霍漱清的期待,一面是做了多年的事业,苏凡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许,二者并不是冲突的,她只要努力,少休息一点时间,两件事,她可以同时做到的。毕竟,她想要做一个独立的人,而不是完全依附于霍漱清。好吧,同时干吧!加油,苏凡,你一定可以,加油!此时的曾泉,刚结束了和苏凡的通话,就接到了下属的电话,汇报工作。夜晚,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有着不同的内容。霍漱清到达灾民家里,详细视察了每一户灾民的受灾情况,听当地干部给他翻译的时候,他还拿着本子做着记录,一旁的秘书给他拿着手机灯照亮。从灾民的家里,到牲畜圈,霍漱清认真做了调研,甚至还和当地干部一起帮着灾民连夜分发草料。所有一切安顿下来,霍漱清安慰灾民,让他们放心,政府一定会尽快帮助他们恢复正常的生活和生产。而霍漱清的这些行为和话语,都被江采囡和下属记者的照片和录音笔记录了下来。等到霍漱清一行乘飞机返回镇上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镇上的工作人员为书记准备了临时的住处,可是条件毕竟有限,霍漱清什么都没有说,回去房间整理今天的见闻,开始思考解决这些偏远地区群众实际困难的方法。尽管这是在镇上,可是所有的干部不敢掉以轻心,霍书记的安全,是他们工作的第一要务。甚至冯继海还劝他乘飞机返回县里或者市区住一晚,毕竟那里安全一些。可是霍漱清坚持住在这里,比起明天早上再回来开现场会布置后续工作,霍漱清情愿在这里坚守一夜,体会灾民们的感受。“走到人民中去”,这是首长一直在同身边的工作人员和其他的干部们强调的。洗了个脸,霍漱清擦着脸上的水珠,想起了还没有给苏凡打电话。今天出来这么长时间,而且又是灾区,她肯定会担心的。可是,现在都——他看了下放在水池边的腕表,已经是夜里三点了,她肯定睡了吧!霍漱清走出洗手间,戴上腕表,想了想,还是给她发了条信息。这样的话,就算是她睡着了,天亮醒来看到信息的话,她就不会再担心了。于是,他就输入了一条信息——我回到宾馆了,一切都好,勿念!发完信息,霍漱清便把手机放下,拿起自己刚才去灾民家里的时候做的记录本,一页页翻开看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愣了下,接起来一看,居然是,苏凡?这丫头,难道没睡觉吗?他赶紧接了电话。“丫头?”他叫了声。“你,还好吧?”苏凡问。“嗯,挺好的,很好。你怎么没睡?”霍漱清问。她想说,我一直都在等你的电话,可是她没说出口。“有点睡不着,就在看看书。”苏凡道。“那你赶紧睡吧,现在很晚了。”霍漱清道。“嗯,你也是,你是不是还要工作?”苏凡问。她真是很了解他,她知道他是个工作狂。“还有些情况,我得再看看理顺一下,早上开会研究。”霍漱清道。“那你,注意休息。”苏凡道。“嗯,我知道。”霍漱清道。接下来,就不知道说什么了。手机里,一片安静。苏凡不知道和他说什么,也许是什么都没必要和他说,就这么听听他的声音,听到他说一切平安就好了。就这样,就好了。对于霍漱清来说,何尝不是如此呢?可是,时间,毕竟晚了。霍漱清却怎么都舍不得挂电话。直到门上传来敲门声,他才对苏凡说:“有人来找我,先挂了吧!你赶紧去睡觉。”“嗯,我知道了,你也早点休息。额,那你什么时候回来?”苏凡问。“明天下午。”霍漱清道。“好的,我知道了,那就这样,晚安。”说完,苏凡就等着他挂电话。他起身,对电话里的她说了句“晚安”就挂了电话,走向了门口。苏凡听着手机里传来的鸣音,不禁笑了下,觉得自己还真是傻,居然一晚上不睡觉就等着他的电话。好了,现在也接到电话了,就不用再等了。从门上的猫眼看见门外的人,霍漱清的眉头蹙了起来。而门外的人,还是敲了两下门。大晚上的,这个宾馆里住的都是来视察灾情的各级各方面的领导干部,这要是让别人看见江采囡大晚上在他房门外站着,像什么话?可是,让她这样一直站着,更说不清。于是,霍漱清把门拉开了一道缝儿,却依旧挂着防盗链。“江站长,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霍漱清问。江采囡一看霍漱清没有完全打开门,也明白他的意思,便笑了下,把手里打印出来的稿子拿起来,递给他,道:“这是今天视察灾情的通稿,你看一下,如果没有问题,我就上传发布了。”霍漱清愣了下,从江采囡手里接过稿件,道:“这种事你身为站长不就可以自己决定了吗?怎么问我?”“毕竟是关系到地方的事,又是比较敏感的事件,还是要请你这位一把手定夺才好。”江采囡道。霍漱清没有仔细看,只是大概扫了眼,对江采囡道:“江站长,你们也有你们的纪律,不是吗?华社和地方政府没有隶属关系,虽然我也有权利审查你们的发稿,可是,这种事,还是你们部门内部自己来审核,不用跟我请示。还有,请你在报道中突出灾情,让外界更清楚了解这次的雪灾,还有基层干部和驻地部队战士救灾的事迹,突出民族团结,不要写我。”说着,霍漱清就把稿子递给了江采囡。江采囡愣了下,旋即笑了,道:“到了这个时候,霍书记你这样低调,是不是有点太——”“江站长,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救灾,以及善后工作,而不是宣传我这个人,我,不需要这样可以的宣传和粉饰。我也不喜欢这样,江站长,请你尊重我的意愿。”霍漱清道。霍漱清怎么会不知道江采囡是什么目的呢?江采囡是想要宣传他,让全国人民还有上下同僚,包括中央都知道他霍漱清是怎样的一个干部,可是,他不想那样。是的,他不需要宣传和粉饰,他需要做的是好好工作,低调做事,早日完成首长布置给他的艰巨任务。然而,现在国外周边情况越来越严峻,叙利亚多年的内战趋于终结,叙利亚要和平了,我们国家对叙利亚的战后重建也马上就开始了。可是,美国怎么会甘心让我国有这么好的发展环境?叙利亚安静了,就把大兵撤到了阿富汗,而阿富汗,就在眼前越过边境的那边。本来阿富汗就不平静,美国大兵一来,恐怖分子也就来了,越过了边境线怎么办?一旦那些极端势力越了过来,挑拨边疆的群众怎么办?这是非常现实的安全问题。时间,给予中国的不多了,给予霍漱清的,更不多了。“漱清——”江采囡叫了声。“抱歉,江站长,时间不早了,我还有报告要看,不能和你讨论了。”霍漱清道。这样的逐客令,江采囡怎么会听不出来?好吧,江采囡也知道自己这样也没意思。“那你早点休息吧,漱清!”说完,江采囡就转身了,霍漱清直接关了门。江采囡回头看了他的房门,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走向了自己的房间,回去修改稿件。凡是关系到霍漱清的稿件,都是江采囡自己写的,这一点在华社是公开的秘密。可是,江采囡不理解霍漱清的意思,她不明白霍漱清为什么要这样低调,是为了不让外界看出来他有意和曾泉争夺吗?很有可能啊!现在沪城的新闻里,曾泉的出镜率明显比市委书记覃春明要多,让外界感觉覃春明就是躲在幕后的一个军师一样,而曾泉才是前台的那个正主。但是霍漱清完全不让江采囡那样报道自己,就是彻底躲在了事件里面。因为,如果霍漱清现在也高调的开始树立自己的形象,来宣传自己,这就会让外界,准确地说是组织内部的人,特别是曾元进这个阵营里的上下干部产生疑问,霍漱清和曾泉两个人,到底应该选择谁去支持?现在霍漱清这样低调,其实就是为了维护曾泉的位置?对,就是这样!江采囡心想。只是,霍漱清想要隐藏自己,可是,江采囡不会让他如愿。她怎么能让外界不知道霍漱清是一个怎样负责任、亲民的好领导呢?而且,她就是要报道霍漱清,曾泉做的那些政治秀,只不过是左右上下的同僚安排给他,来突出他的,可霍漱清做的这些事,根本就是实实在在的,不是什么秀,她就要让全国人民知道回疆的书记是最优秀最好的领导。可是,江采囡不了解霍漱清,真的,不理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