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50章 你是个老流忙
    苏凡?江采囡,愣住了。这是苏凡吗?苏凡怎么会来这里?这是灾区啊!而且,现在是,这才几点?苏凡怎么会——她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来的?江采囡心里有很多的疑问,可是,她没有表现的怎样,依旧微笑热情地走向了苏凡,道:“迦因,是你吗?”苏凡笑了下,道:“采囡姐,你好。”江采囡没想到自己和苏凡上次那样争执过了,怎么现在居然能这样平静面对呢?苏凡,还真是,有点厉害啊!看来,苏凡还是有些进步。“你是刚到吗?这里太冷了,你要注意保暖啊!”江采囡拉着苏凡的手,微笑道。“谢谢采囡姐,我回去霍漱清房间休息一下,等等他。”苏凡道。“哦,这样啊,那,你去等等他吧!额,我就去,额,去吃早饭了。”江采囡有点尴尬,道。是啊,苏凡可以去霍漱清的房间休息,名正言顺,而她昨晚,他连门都没给她开——江采囡的心里,一阵酸楚。“嗯,那你去忙吧,采囡姐,是不是还要去采访?”苏凡问。“是啊,还有很多的采访任务。”江采囡道,说着就笑了下,“那我走了,再见!”“再见!”苏凡说了句,也没有回头,就和李聪往前走了。江采囡看着苏凡的背影,牙齿咬了下,随即转身下楼。李聪帮苏凡开了门,苏凡走了进去。“夫人,您先休息,我去安排早饭给您送过来。”李聪道。“麻烦你了。”苏凡道。“不客气,夫人,只是这边条件不太好,吃的——”李聪道。“别这么说,随便什么都可以,我不想给大家添麻烦。”苏凡忙说。“那我就出去了,夫人,有什么事您就跟我说。”李聪道。说完,李聪就拉开门离开了。苏凡脱下羽绒服和围巾,站在窗口向外面看去,外面的世界,白茫茫一片。大雪,从昨天中午就开始变小了,昨天半夜就停了。可是,即便如此,也是冷的一塌糊涂。而且,毕竟是回疆的边境镇子,马路上的积雪,也没有被完全清除,只有前来救灾的人员使用融雪剂来清理道路,毕竟要保障救灾车辆的安全。她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呢?他工作那么忙,肯定没时间管她的——不过,她也没想过让他管自己,这次她要来这里亲眼看看情况到底怎么样。毕竟那些文章和报告里面写的,并没有真实感。只有亲自来看过了——门,突然开了,苏凡回头,是霍漱清。“你这么快?”她折身朝着他走去。“嗯,等会儿吃完早饭去看会,然后下午就可以回去了。”霍漱清道。“哦,那你得等会儿,李聪说早饭还要——”苏凡道。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堵上了,整个人被他紧紧卡在怀里不能动弹。辗转吮吸着,她的呼吸完全被他打乱,一颗心也彻底乱了节拍。他只是松开了须臾,就将她的身体,抵在墙上。“想要吗?”他吻着她,喘息着。苏凡的心,扑腾乱跳个不停,她连回答他的力气都没有,机会都没有,或者说,他原本就没想要她回答他。房间里,很快就响起了她那持续不断的吟哦之声。她的声音越来越大,他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巴,苏凡咬了下他的手指,霍漱清就笑了。一切,很快就归于了平息,毕竟外面还有工作人员,时间长了肯定会有人注意到的。当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肩头,苏凡听着他那渐渐平息的呼吸声。“你这丫头,声音那么大干嘛?”他笑着道。“你,还怪我?”苏凡喘息道。他亲了下她的侧脸,就松开了她。苏凡累死了,趴在墙上根本不能动。霍漱清整理好衣衫,抱着她,把她放在了床上,帮她脱掉衣服,帮她擦干净,盖上被子。“好好休息,今天不会有人吵你的。等下午一起走。”他说着,亲着她的脸。她的脸颊,依旧滚烫,看起立红润无比,可爱极了,让他忍不住又想去吻。“讨厌死了,人家大老远来找你,又不是做这种事的。”苏凡捶着他,道。他笑了,亲了下她的唇,道:“没办法,看到你就想了。要不是刚才在大街上,我恨不得直接扒光你——”“流氓!老流氓!”苏凡道。他笑着,捏着她的鼻尖。这时,门上传来敲门声,霍漱清赶紧起身。是李聪带着餐厅服务员送早餐进来了。苏凡这才想起来自己没穿衣服,妈呀,这,真是尴尬死了——而且,这个旅馆毕竟是镇上的,哪有什么客厅卧室的分割啊?苏凡赶紧叫了霍漱清一声,霍漱清愣住了,就看着她用把衣服塞进被子里盖住,然后穿上羽绒服跑进了洗漱间。霍漱清不禁无声笑了,一看床上没什么问题,便走过去开了门。果然是李聪来送饭了,把饭菜放在茶几上,李聪就带着服务员离开了。没看见夫人,李聪当然也不会傻乎乎去问。于是,房间里,又剩下了两个人,霍漱清才反锁了房门,打开了洗手间的门。“走了吗?”苏凡问。“嗯,你赶紧出来吃饭吧,这样会着凉的。”霍漱清道。苏凡看着他一脸平静的样子,真是恨不得暴扁他一顿。这个始作俑者,永远都是隔岸观火,看着她在那里着急忙活的。男人啊,这就是男人啊!好在,苏凡出去的时候,霍漱清帮她把茶几挪到了床边,这样她就可以坐在床上吃了。“没事,你别管了,我还是坐在椅子上吧。”苏凡道。“乖乖坐着。”霍漱清道,说着就给她舀了碗汤。“谢谢。”苏凡说着,接过了碗。喝了口稀饭,真的很温暖,一口喝下去,感觉整个身体都暖和了起来。“你过来干嘛了?”霍漱清吃起早饭,这才问起她来。“额,我过来看看情况。”苏凡道,“你不是说让我来回疆工作吗?我想先看看,然后再做决定。”听她这么说,霍漱清倒是真的愣住了。“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所以,我先看看,然后想想,额,我不知道——”苏凡道。“发生雪灾的村子你就别去了,可以去一下安置点。我让冯继海陪着你去。”霍漱清道。苏凡愣住了,看着他。“真的?”苏凡问,“会不会给你添乱了?”霍漱清摇头,道:“我也赞成你的想法,你自己过来看看情况,你就会对将来工作可能遇到的情况有个大致的判断。如果你觉得你能承受,你愿意做,那你就做,如果你看过了,觉得太麻烦复杂,你不想参与,我也不会强迫你。”苏凡看着他,对他笑了,道:“你还真是开明。”“开明?难到我以前是个老封建吗?”霍漱清蹙眉道。看着他这故作认真的模样,苏凡笑了,道:“没有,我没那么说,我只是,很意外,你这么决定,我很意外。我以为我是来给你添麻烦了,所以我不敢说——”“你该不会是等着我出去了,然后你就偷跑出去吧?”霍漱清问道。苏凡笑了,没说话。“你这丫头——”霍漱清道,“等会儿吃完饭,你先睡一会儿,睡醒了就给冯继海打电话,我让他等着你。”“嗯,我知道了。”苏凡道。“好了,吃饭吧!”霍漱清道。苏凡“嗯”了一声,就开心吃起早饭来。虽然只有馒头稀饭和咸菜,今天因为领导来,旅馆早餐还加了煎鸡蛋,可是,这对于霍漱清来说还是太简单的早饭。不过苏凡倒是很适应,毕竟她从小就是这么过来的。她看着霍漱清,发现他也是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吃的有滋有味的。可是,霍漱清的早饭还没吃饭,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他赶紧起身去看。苏凡听着有人在门口和他说什么,然后他很快就折身回来了。“出了点事,我去处理一下。你不用管。”说完,他穿上羽绒服就赶紧出去了。苏凡想让他装半个馒头在路上吃,也都来不及说了,就看着他急匆匆离开。唉,这就是工作啊,没办法。吃完早饭,苏凡稍微在床上躺着睡了会儿,定了个闹钟,准备稍微休息一下就去找冯继海。同样身在灾区的江采囡,一边给下属布置着采访任务,脑子里却想着的是苏凡的事。苏凡来这里干什么?她想要干什么?一定要搞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看出来,霍漱清对她江采囡是真的不如过去那样的亲切了,霍漱清开始排斥她了,尽管在公开场合还是和过去一样,可是私底下,她已经感觉到了,即便程度很轻。而这绝对不是个好的征兆,两件事这样发生,绝对不好。只是,她该如何应对?江采囡不敢拖下去了。很多事情,真的是瞬息万变。于是,在安排完工作后,江采囡决定开始监视苏凡,至少要知道苏凡来干什么,然后再做出反应。然而,就在苏凡和冯继海一起出现在灾民安置点的时候,江采囡彻底懵了。苏凡来这种地方干嘛?她又不是政府工作人员,难道说——江采囡突然有种感觉,脑子里闪过一道亮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