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53章 需要安静的生活
    而且,覃家是支持她的,不是吗?叶敏慧这么一想,就觉得轻松了好多。离开了病房的覃逸飞,冷风吹在他的脸上,吹乱了他的头发,也扬起了他的围巾。不远处的水塘里,仅有的几株芦苇顶着白色的花花,在风中飘动着。她去了回疆啊!那边,肯定是比这里冷。她的身体,怎么样了呢?应该没事了吧?有清哥在——覃逸飞的心头,猛地被针扎了下。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腿。希悠姐说的对,他不能再去想她了,要不然,要不然她就再也不能平静了。这些日子,他已经很努力地去不想她了,很努力把她放在心里了,可是,每次,每次只有在他一个人的时候,她就会从记忆力窜出来——敏慧回来了,和母亲一起回来的,看来,是母亲带她来的。母亲,还要这样撮合他们吗?他不去想苏凡,他努力去克制自己的感情,这些,他都做到了,可是,让他和敏慧重新在一起,让他们——他,怎么做得到?手机,在他的手里,他想给苏凡打电话,可是,他没有办法打过去,不能,绝对不能!他没有给苏凡打过去,可他的手机,却响了。是,父亲?覃逸飞接了起来。“爸?”覃逸飞问。“你怎么样?见到你妈了吗?”父亲问。“嗯,我妈过来了,我都好,没事,您别担心。”覃逸飞道。“那就好,额,明天我要去京里开会,晚上我先去你那边。”父亲道。覃逸飞“哦”了一声,就听父亲说:“我会稍微早点过来,晚上一起吃个饭,我会和你妈说的。”他没明白,父亲既然和母亲说了,那还给他打电话干嘛?难道,是有什么事?心里这么想着,可覃逸飞没有问。父亲要说的话,晚上肯定就会说了,如果,如果父亲不说,他,自己也要说,关于他和叶敏慧——“爸,有些事,我想和您谈一下。”覃逸飞道。“好,今晚爸爸陪你好好聊聊。”父亲道。说完,父亲就挂了电话。看来,父亲是有话要和他说了。会说什么?他和叶敏慧的事吗?覃逸飞长长地叹了口气,坐在轮椅上,静静望着眼前的芦苇丛,还有那从芦苇丛上飞过水鸟。水鸟的双脚,划过水面,留下了层层的涟漪,一切,就这样寂静无声,却又,精美绝伦。诗人都说,冬天来了就是什么肃杀之气,万物凋敝,他却觉得这样的冬天好安静,安静的让他的心里也安静了下来。他的生活,需要安静,而苏凡,更需要。他不能再像过去那样把她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为了自己的爱,那么自私的爱而去伤害她,让她遭受谴责,他,不能那样。雪初,对不起,雪初!他低下头,紧紧攥着手机,想要给她发条信息,却,没有发过去。翻开手机,他打开了朋友圈,看着她的动向,可是,什么都没有,她没有发布任何的近况,不是她屏蔽了他,而是,她没有发布。以前她在京里的时候,还偶尔会发一些文章,主要是一些时尚类的。而这些日子,她去了回疆,什么都没有发——刷新了一下,她,更新了?覃逸飞赶紧点开,她转发的是顾希发的一条消息,是顾希为新代言的一个品牌做的采访。她和顾希关系好,小雪说她和顾希要一起开公司,这也是她为什么会转发顾希的采访录吧!覃逸飞大致阅读了一遍那篇采访录,却没有在苏凡转发的文章下面点赞。她不知道他在看她的动向,那就,不要让她知道好了。他,不能再去打扰她的生活了。时间,就这么过着。而苏凡根本不知道自己去了灾区给霍漱清带来了什么影响。她不知道,霍漱清也同样,不知道。方慕白按照首长的嘱咐,必须快速处理此事。可是,毕竟这是江家弄过来的事,必须要有个结论,不能置之不理。而且,现在虽然把事情丢到了方慕白这里,可按照组织规定,身为吏部尚书的曾元进也要有个处理意见,只是现在曾元进和霍漱清的关系让他不得不回避。即便如此,方慕白也不希望代替曾元进解决这件事的那位领导,可以不要“夸大其实”。只是,吏部代替曾元进解决这件事的那位领导,似乎并没有那么好说话。而且,毕竟这件事是叶首长一手安排的,江家能把事情捅出来,自然也不会想着那么容易就拉倒。排除出曾元进的手脚,那位领导,当然可以遵循叶首长的意愿,“小事化大”!没有什么事情是简单的。曾元进很清楚这个道理。但是,方慕白并不能让这件事无休止去扩大,即便是吏部方面要抓着霍漱清来质询,方慕白这边,很快就想到了办法。于是,方慕白就打电话给曾元进,让曾元进立刻给苏凡一个官方身份,这样就可以免除霍漱清的问题了。“这样,可行?”曾元进深深怀疑。那些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怎么会因为事后挽救就把这件事放过去?“我记得迦因是不是工作关系还在云城?”方慕白问。“是,她当初辞职了,可是档案还在那里。”曾元进道,“你的意思是——”曾元进也想到了这个办法,尽管不知道管用不管用,可也是个,办法!“嗯,现在漱清那边被盯上了,你不可能把迦因的工作关系立刻转过去,我看,不如弄到沪城,就放在春明那边,跟春明说一下就好了——”方慕白道。把苏凡的工作关系弄到沪城,作为沪城的工作人员去回疆——协助救灾?好办法!“好,我这就办。”曾元进道。“嗯,那我这边就继续下去了,你赶紧把这个办好。”方慕白说完,就挂了电话。曾元进立刻让秘书调动了苏凡的电子档案——纸质版不可能瞬间从云城到达沪城——然后给覃春明打电话,让覃春明给苏凡的档案找个归宿。覃春明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听曾元进说完便立刻就着手去办了。“你和漱清说了吗?”覃春明问。“还没有。”曾元进道。“哦,我知道了。”覃春明点点头。挂了覃春明的电话,曾元进的心头,却是说不出的不舒服。不管是谁,这次事件的双方,霍漱清或者江家,大家都是明眼人,现在这样处理苏凡的工作关系,只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可是,为了能让这件事平息,文字手续还是不能缺少的。这就是规定。于是,曾元进把电话给霍漱清打了过去。此时,霍漱清正在检查工作,秘书接到了曾元进的电话。曾元进便问李聪:“有什么人找漱清了解情况吗?”“没有,部长。”李聪道,“是什么情况?”看来霍漱清还不知道。“漱清有空了让他给我打个电话,我有事和他说,尽快。”曾元进道。于是,曾元进就挂了电话。既然江家能把事情搬出来,怎么会没动静?不过,应该是慕白在处理,所以暂时还没有启动组织程序吧!毕竟这件事的调查是慕白全权负责的。李聪看着霍漱清有空了,便立刻走到霍漱清身边把曾元进来电话的事告诉了霍漱清。“部长很着急。”李聪低声道。霍漱清便和身边的人说了句,起身离开了。走到了一旁的休息室,李聪便赶紧把手机给了霍漱清。“爸——”电话接通,霍漱清便问了声。“迦因怎么去了灾区?”曾元进直接就问了。霍漱清便把自己准备让苏凡去妇联协助工作的事告诉了岳父,接着说:“我觉得让她先了解一下工作现状再决定比较好,所以就让冯继海带着她去看了看——”可是,话说完了,霍漱清很奇怪,岳父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原来是这样啊!“可是,迦因没有任何职位,不是政府的人,你让她这样去灾区,是违反组织原则的,你知道吗?”曾元进道。“对不起,爸,我,没想那么多。”霍漱清道,顿了片刻,他接着问,“是,什么人说了什么吗?”肯定啊,如果没有人说,岳父怎么会知道的?“嗯,江家把这件事直接捅到了慕白那里,现在慕白要开始调查。部里这边是老谢的人在负责,我回避了。”曾元进道。老谢就是吏部的一位副部长。江家?霍漱清愣住了。江采囡?“你别担心,慕白会处理好的,我已经把迦因的工作关系从云城转到了沪城,春明已经在办了。现在只要手续上不要出什么问题,那边想追究,也追不到什么。”曾元进道。“嗯,我知道了,爸。”霍漱清道,“以后我会小心的。”“你的想法是没什么问题,就是这次有点操之过急了。不过,漱清,迦因的身体,她可以帮你吗?”曾元进问,“她还没有完全康复,怎么可以——”“爸,没事的。我和她谈过了,我觉得她对有些事的看法很有见地,可能会帮到我。”霍漱清道。“好吧,既然你自己这么相信她,那就这么做吧!只不过,你也别太担心了,江家想闹,也掀不起什么大浪,就这些小事恶心人,那也是没办法的,也拦不住他们。”曾元进道。“嗯,我知道。”霍漱清道。“你的首要任务就是把回疆的工作干好,干出起色,这样对上对下都好交待。其他的一些小问题,我们会给你收拾的。”曾元进道。“谢谢您,爸!”霍漱清道。霍漱清知道,曾元进已经在为曾泉的上位排兵布阵了。在最近开始的一系列行为中,霍漱清,是被排除在外的。霍漱清很清楚,江家给他透露的也是这样的消息。可是,曾元进并没有和他说。不过,霍漱清并不想和岳父争执什么。江家先是透露出要拉拢他的意图,现在又来找他的麻烦,一拉一打,意图很明显。只是,他怎么会上当?他早就有预料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