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63章 受够你的自作主张了
    “现在见了,也,没什么意义,不是吗,姐姐?”苏凡道。霍佳敏看着苏凡。“不管是我,还是他,我们大家都该翻过那一页,不该再,再让所有人难堪了,你说是不是,姐姐?”苏凡望着霍佳敏,道。霍佳敏叹了口气,道:“我觉得,你应该去见他一面。”苏凡不语。“我想,小飞他也是想见你的,就算是,让他和你说声谢谢也可以。”霍佳敏道,“要不然,你让小飞一直欠着你这个情,你们三个人,这一页永远都翻不过去。”苏凡,一言不发。回到了霍家,嘉漱还在玩,张阿姨和他的育儿嫂一起陪着他。一看苏凡进门,张阿姨惊呆了,赶紧起身迎了过去。“你怎么来了?不提前说一声?”张阿姨微笑着问。“我听说我妈住院了,就过来看看。”苏凡道,说着就走向了儿子。嘉漱已经会走路了,就是跌跌撞撞根本不稳当。“嘉漱,妈妈抱抱——”苏凡跪在儿子面前,伸手去抱孩子,可是嘉漱一看她,愣了下,苏凡的心里突然像是被扎了一下,手在半空中停滞了,嘉漱却转头就笑着跑向了那个小保姆。苏凡,呆住了。张阿姨忙走过来,对苏凡道:“嘉漱这两天有点感冒。”因为身体不舒服就认生啊!苏凡的心头,却是很难受。自己这个母亲,真是太失职了。当初她那么艰难地抚养念卿,生了嘉漱以后,生活条件各方面都好了太多,可是她没有尽到母亲的职责,只是把孩子扔给了张阿姨和保姆,真是——苏凡刚要起身,就看着嘉漱笑着朝着自己跑过来了,一下子就扑到了自己的怀里。“你现在这么结实了啊,小家伙!”苏凡惊喜道,不过她说的也是实话,嘉漱身体敦实的紧,一下子扑过来,相比于身体单薄的她,那个力量也是不小的。孩子身上的独有的味道,填满了苏凡的心扉,她紧紧抱着孩子,任由嘉漱在她的脸上乱抓,任由孩子的口水抹在她那价值不菲的丝巾上面。苏凡笑着,嘉漱也是咿咿呀呀不停地说着什么。霍佳敏和张阿姨,还有小保姆看着这母子两个,心里也松了口气。苏凡抱起儿子,对小保姆道谢,霍佳敏走了过来,嘉漱就伸着胳膊要去大姑怀里,霍佳敏便接过嘉漱,抱在怀里,和苏凡一起坐在沙发上,张阿姨便让小保姆去倒茶了。“这小家伙,好像没有念卿那么调皮,是不是?”霍佳敏对苏凡道。苏凡笑了,道:“念卿这么大的时候,也挺乖的,后来才——”想了想,苏凡摇头,道,“不是,念卿快两岁那时候就可有主意了,也是被逸飞给惯的——”话到此,苏凡脸上的表情突然僵住了,看向霍佳敏,霍佳敏却没有觉得什么,只是微微笑了,逗着嘉漱,道:“你还别说,念卿现在说话啊什么的,就有点像小飞小时候,那种不可一世的那种感觉。额,不过,漱清也那样,可能啊,大院里长大的孩子都那样,拽的二五八万的。”苏凡微笑着,看着儿子。霍佳敏看着苏凡,道:“你不信看着,嘉漱过两年也那样。”“那可未必,我觉得我哥就挺好的,也没有——”苏凡道。霍佳敏笑了,道:“你看看你,偏心了吧!你哥啊,我可听说他小时候是混世魔王一样的人,你居然还说他挺好的?”苏凡笑着,不语。张阿姨便和苏凡说起嘉漱的一些事,苏凡听着,抱着孩子逗着,脸上虽然在笑,可是心里,还是满满的遗憾。到了嘉漱睡觉的时间了,小保姆便抱着孩子上楼了。苏凡也跟着去了,她想多陪孩子一会儿,可手机却响了。“没事,我去吧!”张阿姨微笑道。苏凡便赶紧掏出手机,接了电话,是霍漱清打来的。霍佳敏便上楼了,苏凡关了一楼客厅的灯,只留着一盏落地灯。“你回家了?”苏凡问。“嗯,正在路上,还要一会儿。”霍漱清道,“你呢?”“我和姐姐一起吃了个饭,到家了,刚刚陪着嘉漱玩了会儿,现在孩子去睡觉了。”苏凡道。“哦,嘉漱怎么样?有没有长大一点?”霍漱清问。“重了,也高了。”苏凡道,“小孩子长的很快的。”霍漱清笑了,道:“我,不知道,没注意过——”他这么说,心里很是歉疚的,苏凡也是。“霍漱清——”苏凡望着院子里那浓烈的夜色,叫了他一声。“什么?”他问。“妈住院了,我这次回来就把嘉漱一起带回乌市,怎么样?”苏凡问。“可以啊,只是,你的身体,可以应付得了吗?嘉漱那么大的孩子,还是很费心的。”霍漱清道。“没事,张阿姨和小刘一起过来就好了。”苏凡道,“孩子在家里,也热闹点,你说呢?”“我没意见,就怕你太累了。”霍漱清道。“我没事的,你别担心。”苏凡道。“有件事,我要和你说。”霍漱清道。“什么?”苏凡问。“你的工作关系在沪城,既然你过去了,就顺便去一趟沪城,和曾泉见面说一下,让他知道一下我们的计划。那个手续呢,明天我就让人给你转到乌市。”霍漱清道。“哦,这样啊!”苏凡很奇怪,为什么她的工作关系会在沪城,不是云城吗?“嗯,妈情况怎么样?”霍漱清问。“没什么大碍,我问过医生了,姐姐也和我谈过了,你别太担心了。只是,妈这边常年需要人照顾,姐姐一个人,脱不开身——”苏凡道。“等开春暖和了,再把妈接过来好了。现在回疆比榕城还冷,她就算是过来,也不能出门。再等等吧!”霍漱清道。“嗯,我知道了。”苏凡道。手机里,一片安静。霍漱清的脑海里,想到的是覃逸飞的事,可他,说不出口。也许,等她回来了,见到她了,再说那件事会更好点吧!只是——“丫头——”他叫了她一声。“什么?”她问。“你,额,去念清看看吧。”霍漱清道。“嗯,我和雪儿还要商量一下呢!念清到底怎么办——”苏凡说着,叹了口气。关了念清吗?那是她的心血啊!霍漱清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想法呢?“念清的话,还是别关了。”霍漱清道。“可是,如果我去回疆工作的话,不能再——”苏凡道。“交给小雪去处理,就跟这几年一样。你们两个好好讨论一下方案,如果要搬到沪城去,那就搬过去,可是,不要关了,那是你的梦想。”霍漱清道。苏凡说不出话来。“我不希望你为了我,牺牲太多。”他说。面对着窗外的夜色,苏凡微微笑了,道:“没有,我,没有牺牲什么。去回疆也是我的心愿,念清也是我的梦想,没有牺牲什么。”霍漱清淡淡笑了下,没说话。“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太贪心了?”她问。“额,你指的是什么?”他问。“就是做事啊!又想去回疆,又放不下念清——”苏凡道。是啊,放不下念清,究竟是为了什么呢?苏凡自己也说不清。“额,霍漱清,我觉得,我还是把念清全部都给雪儿好了。”苏凡想了想,道。“为什么?你不想要了吗?”霍漱清问。“不是有规定么,政府工作人员不能经商,我之前没有正式上班,所以也就无所谓了,现在要去回疆工作,要是还把念清留在自己的名下,那,”苏凡顿了下,道,“现在管的那么严,要是被别人追查下去,牵扯到你就不好了。”霍漱清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苏凡会这样想。“虽然我也很舍不得,可是,人生,总得有取舍,你说是不是?没有人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的。”苏凡幽幽地说。是啊,没有人可以。她早就知道,她早就应该有所取舍的,而不是等到现在。不过,也许这次的事是个契机吧,让她可以下定决心重新开始,把过去的一切都放下,重新,开始!霍漱清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沉默许久。车子,在黑夜中缓缓行驶着。这个城市的人们,不会知道他们的书记会在这么晚才回家,不会知道他忙到连自己的老母亲和儿女都无法照料,不会知道他的家人在为他一个人的成功,付出了多少。“丫头——”他低低叫了她一声。“怎么了?”她问。“你,去一趟北戴河吧!”霍漱清道。“怎么了?我身体很好,去那里干什么?”苏凡不明白。“小飞,他,想见你。”霍漱清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以致于他说出来之后,自己,都愣住了。他不是一直都不想让苏凡见小飞的吗?怎么现在——苏凡,彻底,呆住了。“你,去——”他说。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霍漱清,为什么你一次次要这样替我做决定?”她质问道。他的嘴巴张开,却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受够你这样的自作主张了,霍漱清,我讨厌你什么都替我决定,之前你让我去医院照顾他,现在你又让我去见他,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为什么一次次要让我这样做?”她反问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