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64章 你就这么听话?
    霍漱清说不出话。是啊,每次都是他在要求她做什么,他用他的道理去说服她,让她听从自己的安排。可是,他想过她的感受吗?没有。他觉得什么是对的,什么是大义,所以,他就根据这样的原则来要求自己,也要求苏凡。他觉得小飞是他的弟弟,不能破坏团结,不能——可是,苏凡想要什么,他又想要什么呢?霍漱清,沉默了。苏凡呼吸急促,好一会儿,她也听不见他的声音,而她亦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她,什么都没说,直接挂了电话,坐在沙发上,望着院子里那深深的夜色。霍漱清听见了手机的急促鸣音,知道她已经挂了电话了,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坐在车上。车子,开进了院子,停在了家门口,他下了车,楼里的灯亮着。孙敏珺在家里,而苏凡,不在。他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抬步走进了楼里。“您回来了?”孙敏珺赶紧帮他接过外衣,问候道。他“嗯”了一声,没说什么。谁都看得出他心情不好,李聪是听见他在电话里说什么的,可是他也不能乱说。“霍书记,要不您早点休息?”李聪便说。“嗯,你们也都睡去吧!”霍漱清说完,就走上楼了。孙敏珺刚要和李聪说什么,就听霍漱清叫了声“小孙”。“是,霍书记。”孙敏珺忙应声。“不用给我端汤过来了,我没胃口。”霍漱清道。孙敏珺愣住了,却还是应了声。看着霍漱清独自一人上楼,孙敏珺低声问李聪“霍书记怎么那么不高兴?出了什么事了?”“额,没什么,就是,和夫人有点小生气了,好像。”李聪道。孙敏珺“哦”了一声,看向了楼梯,可霍漱清已经不在了。卧室里,霍漱清坐在床上,久久不动。他和小飞,还有苏凡,三个人的事——而此时,苏凡拉开了落地窗,走进了院子。冷风,吹在她的脸上,却没有那么疼。她抬头,望着那深邃漆黑的夜空。这片天空下,逸飞曾经在好多个黑夜帮着她送念卿去医院,特别是那一次。如果,如果不是逸飞,那个时候不是逸飞的话,她该怎么办?她闭上眼,泪水从眼里涌了出来。逸飞帮了她那么多,多到她不能用言语诉说。如今,她背负的流言蜚语,当初的逸飞,不也是同样在背负吗?当年的逸飞,一个风华正茂的单身男孩,不顾世俗的眼光,不顾母亲的反对,一如既往地帮助她,帮她成就她的事业,帮她照顾抚养念卿,让念卿并没有因为单亲妈妈抚养而缺失爱的教育。而她——闭上眼,她看见的是曾经逸飞那阳光的笑容,那温暖的让人一看也会有种希望满满的感觉。而现在,现在的逸飞——他躺在病床上,虚弱无力,那么——不知道他将来会怎么样,不过,雪儿说他的康复进行的挺好的,而且,他不是已经开始新的工作了吗?那就说明,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一切都会变好的。逸飞,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打趴下的。可是,霍漱清为什么让她去见逸飞?难道是有什么事吗?逸飞,出了什么事吗?不对,不对,他就算是有什么事,那,那也和她没有关系了,不是她——霍漱清会处理,覃家会处理,而不是她,她,没有资格再去过问逸飞的事了。可是,如果逸飞有什么不好,如果逸飞过的不好的话,霍漱清的心,怎么会安呢?苏凡睁开眼睛,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准备给霍漱清打过去,问怎么了。可她刚准备拨,手机就响了,是霍漱清打来了。她微微愣了下,却还是赶紧接通了。手机里,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声音——“丫头——”黑夜里,寂静的黑夜里,他的声音,那么的,清晰。“霍——”她要叫他的名字,却被他打断了话语。“对不起,我刚才,你说的对,我的确没有考虑到你的想法,没有考虑到你的处境。”霍漱清道。苏凡,呆住了。“其实,关于小飞的事,我,从始至终都是在用我的想法强迫着你,我觉得我是对的,可我忘了你也有自己的想法,不管你想的是对还是错。我应该尊重你的想法,而不是去强迫你接受我的安排让你听从——”霍漱清道。他的心口,有种说不出的难受,他何尝不是害怕自己在那么温柔细心的小飞面前没有竞争力?“霍——”苏凡不想他再说下去,可是,她的话还是被他打断了。“你听我说,丫头。”霍漱清道。说着,他顿了下,听着她没有吭声,便说:“小飞,他想见你。”“为,为什么?”苏凡问。“我,不知道。覃叔叔和他谈了,他说他想见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我想,也许,他是有话要和你说吧,他醒来之后不是还没见过你吗?也许他——”霍漱清道。“你能和我一起去吗?”苏凡打断他的话,道。霍漱清愣住了。“我们一起去看看他吧!等你有空的时候,好吗?”苏凡道。霍漱清低头,良久不语。“对不起,我,我刚才那么和你说话,我——”苏凡沉静下来,道。“没事,是我,太武断了。”霍漱清道。“你,听我说,好吗?”苏凡道。“嗯。”他应了声。“逸飞的事,我,我——”苏凡道。“没事,你不用解释。”霍漱清道。“霍漱清——”苏凡叫了他一声。“苏凡,我们如果继续觉得这件事不正常的话,只会更加不正常下去,我不想这样。小飞是我的弟弟,而你,是我的妻子。既然我们过去一直用错误的心态看待,做了错误的事,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纠正吧,你说呢?我们需要好好生活下去,而小飞,也需要让他的人生轨迹回归正常。”霍漱清道。苏凡点头,“嗯”了一声。“那就这样决定了吧!等曾泉他们从回疆离开,我就和你一起去看小飞。”霍漱清道。“嗯。”“好了,那你睡吧,时间不早了。”他说。“霍漱清——”她叫了他一声。“什么?”他问。“我爱你。”她说。是啊,她爱他啊,不管到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爱他!“我知道,傻瓜!”他不禁笑了下,说道。即便她此时不在他的身边,即便他看不见她,可是,霍漱清依旧感觉到她就在自己是眼前,那种宠溺的笑容,不自觉地就露出来了。“那你,早点睡吧!”苏凡道。“嗯,你也是,晚安。”霍漱清说完,就等着她挂电话,可是,手机里又来了一通电话,“那我先挂了,有电话打进来。”“哦,好,那我挂了。”苏凡说完,就赶紧挂了电话。霍漱清接了另一通电话,是书记处打来的。“孙书记,您好。”霍漱清道。“漱清,休息了吗?”孙书记问。“还没有。”霍漱清答道。“哦,有件事,要和你说——”孙书记道,“首长希望你尽快拿个报告出来,关于——”霍漱清听着孙书记说的话,思考着。深夜里,苏凡抬头,仰望着夜空,脸上,突然有点冰冰凉凉的东西。下雨了吗?可是看着好像又不完全是雨。她折身,走进了客厅,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关了灯,苏凡便上楼走进了嘉漱的房间,看着嘉漱已经睡着,小保姆准备去洗嘉漱换下来的衣服,跟苏凡说了下就走了出去。坐在嘉漱的床边,苏凡俯身轻轻亲了下儿子那软软嫩嫩的小脸颊,不禁微微笑了。嘉漱啊,有点说不出来的秀气,身为一个男孩子,却也是秀气的模样,不知道是像她呢,还是霍漱清。曾泉说嘉漱像他,因为他是舅舅,男孩子就是会长得像舅舅。她当时还笑着说“你先赶紧生一个儿子,生出来最像你”这样的话,而曾泉——是啊,曾泉的情况不知道怎么样了。就在这个时候,苏凡的手机响了,嘉漱不安地动了下,她赶紧接了电话,轻轻拍着孩子,压低了声音。“你怎么打电话过来了?”她问。是曾泉。“哦,打扰你了?”曾泉问。“你稍等一下。”苏凡道,便轻轻亲了下嘉漱的脸颊,孩子很安静地睡了,苏凡就起身了。轻轻掩上门,苏凡便对着电话里的曾泉说:“你怎么打电话过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我听说你回榕城了?薛伯母的病严重吗?”曾泉问。“在医院里住着,母亲没什么大碍。”苏凡道。“哦,那就好,额,后天周末,我早上要开个会,开完会我就去榕城看看她老人家——”曾泉道。“那你要过来的话,我就不去你那里了。”苏凡道。“你打算来沪城?”曾泉问。“嗯,霍漱清让我过去看看你。”苏凡道。“你还真是听话啊!他不提醒你,你就不知道过来看看你哥是不是还在喘气儿?”曾泉笑道。“我就算不去看也知道你的气喘的很好。”苏凡道。曾泉笑着。“你不是要去回疆了吗?准备好了吗?”苏凡问。“嗯,基本没问题了。”曾泉道,“你什么时候回去?要不我们一起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