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67章 还想和我斗?
    苏凡在枪击手术之后,好几个月的昏迷,就是江家用药物控制的结果,险些让苏凡失去了生命。后来虽然苏凡醒过来了,可她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加上创伤后遗症的影响,那么长的时间里,苏凡简直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而现在,居然,居然他们还在继续毒害苏凡,他,绝对不会容忍,绝对,不能容忍!霍漱清在地上踱步,陷入了深思。苏以珩那边抓了叶黎,那么,叶首长很快就会知道消息了。一旦得知了消息,叶首长肯定会动手。叶黎毕竟是叶首长的儿子,他不会坐视不理的。只不过,霍漱清并不知道苏以珩是丝毫没有隐藏自己就抓了叶黎的,这对叶首长来说,且不管叶黎会不会被苏以珩惩治,单单是被抓这一点,就足够让叶首长丢脸了。而且,苏以珩是刻意这么做的,他就是要让别人知道,是他抓了叶黎,是他在打叶首长的脸。难道只许姓叶的横行霸道,他就不行?毕竟,苏以珩不是官场中人,他做决定要考虑自己身边这一帮人的前途,可是他更加自由,不会像霍漱清那样深思熟虑,要在达到目的的同时,尽量减少不必要的伤亡。在书房地上踱着步子,霍漱清慢慢思考着。这个夜,注定是难眠的。方希悠早就回到家了,这些日子,她忙的已经腿都要断了,昨天晚上甚至忙到在办公室留宿了。今晚回到家里,她就直接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了,很快就睡着了。可是,她猛地惊醒了。以珩,以珩——她赶紧打开灯,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马上就给苏以珩拨了过去。手,不停地颤抖着。汗水,从她的头皮里渗出来,她感觉到了,不停地往下流。可是,手机听筒里,只传来一个声音,不停地重复着“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不便接听,请稍后再拨”。怎么回事?怎么会打不通?以珩的手机——方希悠从床上下来,连鞋都顾不得穿,光着脚在地板上走来走去。梦里的情形,让她不寒而栗,她担心苏以珩,她,担心他!于是,她立刻给苏以珩的助理打电话过去,可是,没有接听,同样没有接听。出事了吗?肯定是出事了。即便以珩的电话不通,他助理的电话一定是通的,一定会接听的,怎么现在——深深的,方希悠的心里,生出强烈的不安。到底出了什么事?方希悠的疲惫,彻底被这深深的担忧给赶走了。她再也无法入眠,无法安静坐着。苏以珩这边的电话,完全没有办法联通。她该怎么办?刚刚的梦里,她看见——不行,绝对不能这样坐视不理。方希悠立刻穿好衣服,连头发都来不及扎,拿着手机和车钥匙就往门外走。父亲去出差了,母亲早已入眠,而她——警卫问她要去干什么,她说要去京通集团,警卫见她神情紧张,便主动拿过她的车钥匙。“我送您过去。”警卫员说着,就立刻去开车了。等警卫的时候,方希悠把电话给曾泉打了过去。此时,曾泉刚准备睡觉,还坐在床上看书,结果手机就响了。他很奇怪,这么晚了,她不是应该睡了吗?怎么——然而,手机一接通,曾泉还来不及开口,方希悠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我联系不到以珩了。”曾泉愣了下,他听见方希悠的呼吸急促,她很着急,他听得出来,便安慰道:“你别担心,刚才他还和我通过电话的。”“刚才?什么时候?他和你说什么了?”方希悠追问道。“额,没说什么。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曾泉不明白,问。其实,刚才不是没什么,而是——他不想让方希悠太担心,毕竟,以珩对于他们都是那么重要,那么很重要的朋友和伙伴,还有兄弟。车子开来了,方希悠赶紧上了车。“我刚才梦见他出事了,浑身是血,我叫他,他根本没有回答——”方希悠道。“别怕,别怕,希悠,他不会有事的,别担心了。”曾泉放下书,安慰道。可是,方希悠连连摇头,道:“阿泉,你忘了吗?当年,当年他出事的时候,我,我也在梦里梦到了,结果——”“那是——”曾泉还没说完话,就被方希悠抢断了。“阿泉,我要去找他,这次一定要找到他!”方希悠道,“我们不能看着他出事而坐视不管,这次,我们可以帮到他的,阿泉。不管这次是什么事,我们一定可以帮到他。”“好好好,你先安静一下,你听我说,你要去哪里找他?”曾泉问。“京通,徐妍和闵敬言肯定在加班,我去找他们。”方希悠道。“好,你找到他们之后呢?”曾泉问,“希悠,我们要帮他之前,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问闵敬言就会知道的。”方希悠答道。“好,那你先去找他们。我等你消息,一有消息,你就给我打电话,记住了吗?”曾泉道。“嗯,我知道,阿泉!”说完,方希悠就挂了电话。可是,她的心,依旧惴惴不安。苏以珩,到底——夜色,在窗外闪烁着,车子,一直不停地开往京通大厦。而曾泉,也没法安静下来了。刚刚以珩还和他通过电话——现在以珩去处理叶黎的事了,那件事并不是很好解决的。听以珩的语气,那是要杜绝后患的做法。曾泉,陷入了深思。他,大抵猜到了苏以珩要做什么,可是,他没办法和方希悠说。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着。方希悠到达了京通集团,直接赶去闵敬言的B2,而正如她所知道的,闵敬言和徐妍都在加班。只是,他们在调查其他的案子。方希悠赶过去的时候,徐妍正在做苏凡那个药物的实验,闵敬言在看她的结果。与此同时,苏以珩已经把叶黎带到了自己的隐秘住处。而霍漱清,也知道该怎么来牵制叶首长,保护苏以珩。既然他有办法,那就必须马上行动起来。毕竟,时间也不多了。夜,深沉,慢慢走向黎明。叶首长从叶黎母亲那里得知儿子被苏以珩抓住的消息,正在外地检查工作的人,赶紧深夜安排自己的手下开始行动,去准备救叶黎。可是,怎么救?苏以珩肯定不会让他找到叶黎,除非,苏以珩要谈条件了。谈条件?怎么可能?他怎么会和苏以珩那种暴徒谈条件?只是,苏以珩是个暴徒,那么,叶黎落在他手上,肯定不会有什么好。“到底出了什么事?苏以珩抓阿黎做什么?”叶首长问秘书道,“是不是阿黎最近又去招惹方希悠了?”除了这一点让苏以珩暴怒,其他的估计也不大可能了。可是,毕竟刚发生过覃逸飞的事,叶首长也不敢保证是不是苏以珩为了覃逸飞开始了报复行为。覃逸飞不管怎么说,都是苏以珩妹妹的未婚夫嘛!秘书怎么会不知道叶黎的那些浑事?而且,最近,的确——叶首长看了眼秘书欲言又止的样子,道:“看来还真是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蛋!”“可是,不管怎么说,都得想办法把他从苏以珩那里给——”秘书道。“谁能从苏以珩手上把人抢过来?你说?”叶首长也是很生气,要不是因为叶黎母亲,他才不会把那个没用的家伙入自己的家门。秘书哑口无言,回答不出来。的确,没有人,放眼全国,没有人可以做到从苏以珩手里抢人这种事。“他到底干什么了?”叶首长问。秘书便把叶黎和他的狐朋狗友吹嘘说自己上了方希悠的事告诉了叶首长,叶首长,彻底呆住了。“这个,混球!”叶首长怒道。秘书不敢说话。叶首长气的在地上跺来跺去。上面属意曾泉做接班人,那么,方希悠就可能是未来的第一夫人了,这个混小子,怎么能对方希悠做出那种事?不过,方家没有立刻动手,那就说明那小子没得手,要不然——只是,现在把方希悠的名声搞坏了,苏以珩才会抓了那小子去收拾。秘书怎么会不懂首长的想法?叶黎如此说方希悠,苏以珩不把叶黎给打死才是怪事啊!何况再加上之前覃逸飞的事,叶黎今晚落到苏以珩手里,基本,不死就算是运气了。谁说苏以珩不会把叶黎给弄死的?就算不死也会残啊!苏以珩有那个胆量,如果苏以珩害怕后果,就不会这样明目张胆地做了。就像他们派人去杀覃逸飞,那也是设计了很久的、用了车祸的,而苏以珩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对叶黎下手了,那就说明苏以珩是毫不畏惧的,他根本无所谓叶家要对他做什么。“要不,跟方书记谈谈?”秘书建议道。叶首长看了秘书一眼,没说话。儿子的行为的确是让他很火大,但是,诋毁方希悠,让方希悠的名声受损,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猛地,叶首长的眼睛一亮。谁说他必须去救儿子?就算是那个混小子,也未必做的完全都是浑事。“把阿黎那件事搞清楚,就他和方希悠那件事,是不是确切的事,有什么认证,你马上派人给我查清楚。”叶首长道。秘书没明白,首长这是要干什么?看着首长,秘书不说话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