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80章 扪心自问
    可是,她又不能问,也不能说,要不然方希悠心里会不高兴的,这一点她知道。只是,这样不闻不问,她又——想来想去,在保姆给嘉漱换衣服洗漱的时候,苏凡把孩子交给保姆,就走出了房间,走到了隔壁的客房,关上门,给霍漱清打了个电话,想和他说一说。此时的苏凡并不知道,在她家里的顾希和苏以珩,陷入了结婚以来最深的冷战。当着霍漱清的面,两个人并没有争吵,而且,和霍漱清一起吃了晚饭后,夫妻二人就准备乘飞机离开。可是霍漱清说时间太晚了,要走的话,也等到明天早上再走,安全一些。毕竟有霍漱清的情义在这里,苏以珩也不好驳了他。何况他们两个人还有事情要谈,待一晚上比较好。只是,顾希真是气坏了,对苏以珩不理不睬,回到了房间躺着。“你去哄哄她。”霍漱清道,“我还有几份材料要看,等你们两个说完了再说。”“没事,她等会儿就好了。”苏以珩道。霍漱清便没有再继续劝苏以珩,给苏以珩的杯子里倒了些许红酒,苏以珩便端起了杯子。“回疆的葡萄品质好,酿出来的酒,别有滋味。”苏以珩一边晃动着酒杯,对霍漱清道。“你不来投资一个?”霍漱清笑问。苏以珩也笑了,道:“没问题,开春儿了就行动。就这个品质,不比波尔多差。”“那我就当你答应了。”霍漱清道。“一定!”苏以珩笑着说,“哦,对了,霍书记,之前迦因不是想要做香水的吗?我觉得她在回疆完全可以开始——”“她要来妇联工作。”霍漱清道。苏以珩愣了片刻,旋即点头,道:“这样挺好的,迦因的性格,和人交流沟通起来,更容易赢得信任。”“是啊,我也这么觉得。她天生就有这样的能力。”霍漱清道,说着,他笑了下,“我其实也是有私心,首先还是私心。”“这很正常,毕竟你们是夫妻,要在一起生活才好。”苏以珩道,“而且,让她在这边有个公职,可以调剂她的心情,也可以照顾您和家里,也可能会帮助到您。”霍漱清点头,道:“回疆的问题很复杂,想要取得长治久安,必须赢得老百姓真心的支持才行。只有全体老百姓的多数来支持我们的工作,那些坏人就失去了存活的土壤。光是依靠现在的这种方式,根本不够,治标不治本。”苏以珩也赞同他,道:“如果您让迦因来做这个工作的话,完全没有问题。现在只要让她停止服药,她的身体就会康复了。做起事来,不会再有后顾之忧。”霍漱清微微点头。“叶首长在京里的活动,你知道吗?”霍漱清问苏以珩。苏以珩点头。“情况是不是不太乐观?”苏以珩问霍漱清。霍漱清微微点头,道:“这段时间,你可能会比较困难,不过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我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抓叶黎的时候,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苏以珩道。就在这时,门突然开了,顾希冲了进来,霍漱清和苏以珩都愣住了。“你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那我呢?那咱们整个家呢?”顾希质问苏以珩道。苏以珩盯着妻子,怎么这谈话就被她给听去了?她什么时候趴在门上偷听的?可是,顾希很生气,盯着他。“你不是去休息了吗?怎么——”苏以珩赶紧起身,走到妻子身边劝道。“你——”顾希想和他吵,可是,霍漱清在这里。她什么都说不出来。霍漱清放下酒杯,走到夫妻两个面前,微微笑了下,道:“以珩,你去和顾希好好解释解释。”苏以珩看着霍漱清,又看看妻子,才对霍漱清说:“对不起,霍书记。”“没事,”霍漱清又对顾希道,“听以珩和你好好说,要是他再不好好讲话,你就来找我,我来跟你解释。”“对不起,霍书记。”顾希道。霍漱清摇头,轻轻拍拍苏以珩的肩膀,道:“你们去聊吧,我先忙会儿。”于是,苏以珩和顾希离开了霍漱清的书房,霍漱清关上门,打开了电脑。没过多久,他的手机就响了,是苏凡打来的。霍漱清看着手机,接通了。“怎么了?”他问。“你在忙吗?”苏凡问。“嗯,还好。有什么事吗?”他问道。“我嫂子到沪城了。”苏凡道。“哦,她是去看曾泉的?”霍漱清问。这件事倒是挺奇怪的。明天曾泉就要来乌市,方希悠也是知道的,怎么就突然跑过去了?也许是夫妻之间的思念吧!不过,方希悠和曾泉这对夫妻,虽然和好了,可是说到夫妻之间的感情羁绊,根本就不可能让方希悠有冲动去见曾泉,何况发生了叶黎这件事,曾泉的心里怎么无动于衷?不过,现在方希悠能过来,也许对他们夫妻关系来说,是件好事,至少,应该是个缓和的契机吧!“应该是吧,昨晚我哥和我说的一些话,让我很担心他们两个。”苏凡道,“我不知道要不要去看看情况。”“他和你说什么了?”霍漱清问。苏凡便把昨晚曾泉和她聊的一些事告诉了霍漱清,霍漱清沉默不语。曾泉是对方希悠那件事自责的,他能感觉得到,他也懂。妻子遇上那样的危难,自己不在身边,没有在当场救她,让她免除恐惧,还是在事情发生很久之后才从别人那里得知,这件事,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是有影响的。再加上曾泉和方希悠两个人的性格和感情过往,这件事想要平静妥善解决,并不容易。“你别管了,让他们两个自己谈。”霍漱清听完苏凡的话,对她说道。“应该没事吧?”苏凡什么都不知道,她不知道那晚的事,不知道叶黎的事,担心也是很自然的。“不会有事的,你就好好陪着嘉漱好了。”霍漱清道,“哦,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榕城?”“明天早上我就回去,明天我哥不是要去你那边么。”苏凡道。“嗯,那你就在榕城待几天,姐姐打电话说妈没什么事,过两天可能就能出院了。”霍漱清道。“等妈出院了我带着嘉漱过来。”苏凡道。“那我就让小孙早点准备嘉漱的婴儿房吧!”霍漱清道。苏凡笑了下。“曾泉他们的事,你别问,也别说什么,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说多了不好。”霍漱清道。苏凡也明白这一点。“嗯,我知道,以后,我不会再说什么了。”苏凡道。这么做,好像是有点太冷酷了啊!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就这样静观其变吧!“额,丫头,有件事,我要告诉你。”霍漱清想了想,道。“什么事?”苏凡问。他这么认真的,是不是什么大事啊!“顾希和以珩在咱们家里。”霍漱清道。“他们?他们怎么会在咱们家?是有什么事吗?”苏凡问。“顾希到乌市来看看,以珩接她回去。”霍漱清道。苏凡“哦”了一声,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去?”“明天就走。”霍漱清道。“那我就见不到顾希了。”苏凡道。“你回京以后可以见面的。”霍漱清说道。是啊,回京之后再见。可是,霍漱清没有告诉苏凡,顾希和他说起来打算自己做品牌约苏凡加入的时候,他拒绝了顾希,把苏凡要来回疆工作的事告诉了顾希,结果顾希还叹息了一声。苏凡放弃自己的事业跟着他,其实对她自己来说也是一个损失,霍漱清很清楚这一点。是他自私也好,他不能让苏凡离开他的身边了,再也不能。哪怕这么做,真的勉强了她。“嗯,没事的,等回京以后再去约她。”苏凡笑了下,道。“那你早点休息吧!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霍漱清道。“嗯,晚安。”苏凡说完就挂了电话。霍漱清听着她挂断了,心里才叹了口气。苏凡所遭遇的一切不幸,都是因为他,而他,又能做什么来补偿她呢?就在霍漱清这么想的时候,楼上的客房里,苏以珩和顾希夫妻两个人,争吵了起来。这是他们婚后,准确地说,是他们在经历了那一次的生死之劫之后,第一次这样的争吵。一切,都是因为方希悠!谁的心里会没有一个结?谁会没有那个结呢?“苏以珩,你知不知道这件事你越轨了?”顾希盯着苏以珩,道。“你的意思是,我要眼睁睁看着那个混蛋欺负希悠、破坏她的名声,还坐视不理?你希望我这么做?”苏以珩反问道。“你和我哥商量过吗?你和他说过吗?”顾希问道。“你觉得阿泉现在的身份,能去处理这种事?他一旦出手,毁了的,是他的前途,这一点,难道你不懂?”苏以珩也很火大,道。“因为会毁了他,所以你就自作主张,去希悠姐出头了?”顾希道,“苏以珩,你扪心自问,你是为了保护她的名声,还是为了成全你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