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82章 与众不同
    “霍漱清也这样,男人们好像都喜欢这样。”苏凡笑着说。仆人端来早餐,苏凡道谢,就坐在方希悠对面开始吃饭了。“嘉漱还没醒来吗?”方希悠问。“昨晚半夜起来玩了一个多小时,四点多才睡着的,这会儿还在睡。”苏凡道。方希悠看着苏凡,想了想,才说:“伯母怎么样?严重吗?”苏凡反应过来这是方希悠在问霍漱清母亲,便微笑着道谢道:“没什么大碍,谢谢嫂子。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那,出院之后,还是在榕城吗?”方希悠问。“嗯,现在乌市那边太冷了,我婆婆年纪大了,很难适应,等到春天暖和了,我们再把她接过去一起住。”苏凡道。“你已经决定去回疆工作了吗?”方希悠问道。苏凡点头,道:“那边,额,有很多新鲜的东西,我想去尝试一下。”方希悠笑了下,端起咖啡喝了口,道:“漱清一定很开心吧?”“是他让我过去的。”苏凡道。方希悠“哦”了一声,就听苏凡问:“嫂子最近是不是很忙?”“还好,前阵子忙,所以夫人让我休假几天。”方希悠道。“那还真是不巧,我哥要去回疆——”苏凡说着,忙说,“不如你也一起去吧!你们一起住我们家,我和嘉漱跑来打扰你们,要是不请你们过去住,我也觉得很不好意思。”“不了,阿泉过去是公事,我就不去跟他添乱了。”方希悠说着,想起苏凡好像去了救灾的地方,便说,“你是不是之前去过回疆那个发生了雪灾的地方?”“你怎么知道?”苏凡问。“额,听说的。”方希悠道,“你怎么去那里了?那么危险的?”苏凡笑了下,她又不能和方希悠说是自己太任性,所以跑了过去的,这种事,还是不要传出去好了。可是,方希悠这么问,她又不知道该怎么撒谎。既然不知道怎么撒谎,那就实话实说,就算被方希悠笑话也没关系。“其实,我是想过去看看霍漱清,就,就跑过去了。”苏凡道。方希悠愣住了,看着苏凡。“霍漱清也说我太过分了,可是,我,”苏凡尴尬地笑了,道,“我这人做事没脑子,不像嫂子你那么聪明。我就是想过去,然后就去了。”这是没脑子吗?这,简直是太聪明的做法了。虽然会让霍漱清的风评方面有些影响,这些风评也只是同僚之间,是对手对他会有批驳,可是,对于霍漱清来说,于公于私,苏凡这种做法简直就是满分。于私,霍漱清会感觉到满满的爱意,嘴上说苏凡过分,可心里是很甜很美的。于公,苏凡到达灾区后探访了灾民,了解了灾情,会让回疆的领导干部和百姓对霍漱清的好感倍增,会把他看做是一位亲民的领导。亲民,这是舆论和民众对首长的一个评价,非常好的一个评价。而霍漱清,利用苏凡也得到了这样的评价。这夫妻两个,还真是——方希悠对苏凡笑了,道:“我还是很佩服你啊!不过,你去了回疆的话,婚纱店就彻底放弃了吗?”“嗯,我已经交给了雪儿,不过,之前顾希和我说一起开店的,我现在也只能和她说抱歉了。”苏凡道,“霍漱清说顾希和以珩哥在回疆那边,可惜我只能等回京才能见到他们来说这件事了。”“没事,顾希是个很通情达理的人,比起生意,你和漱清在一起一家团圆,更加重要。”方希悠道。“是啊,不过就是感觉让顾希失望了。”苏凡边吃边说。就在这时,楼上传来哭声,苏凡便赶紧擦了下嘴巴,起身对方希悠道:“肯定是嘉漱醒来了,我去看看。”说完,苏凡就上楼了。方希悠看着苏凡的背影,久久不动。苏凡,还是不能小看啊!方希悠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深思。夫人说的话,总是在她的脑子里回荡。苏凡并不是个简单的人,一直以来,她对苏凡和曾泉的那段过去很介意,直到现在还很介意,可是,苏凡很明显已经从那段尴尬当中走了出来。而苏凡的做法是正确的,如果一味地回避躲避,才让事情变得复杂,没事的也会躲出事来。苏凡这样对待曾泉,也会消除曾泉的尴尬,让他们的关系回复正常。而不是像她这样——不能这样下去了,不能了。可是,那件事,在她心里始终是根刺,插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拔掉?即便如此,她也不能在苏凡面前失了分,绝对不能。她是方希悠!于是,在苏凡和保姆哄着嘉漱,给孩子穿衣的时候,方希悠推门进来了。苏凡没想到方希悠会来,却见方希悠哄着孩子,逗着孩子,心里舒然了许多。嫂子是个温柔善良的人,那么好的一个人,是她对不起嫂子,而嫂子——嫂子这样不计前嫌,却是她心里,显得她小气了啊!不能这样,绝对不能了。都说孩子是夫妻感情的纽带,看着嘉漱这么可爱,方希悠的心里,也柔软了许多。如果,如果她和曾泉有个孩子,像嘉漱这么可爱的孩子的话,曾泉一定会很开心吧!他们两个也一定会很幸福吧!可是,孩子——唉,这件事,急不来,可是也必须着急起来。曾泉去回疆要三天,而她可以在沪城待一周,等曾泉回来,她还是有机会的——只是,这几天正是生理期,等曾泉回来——不知道现在打排卵针会不会管用啊!方希悠在心里想着。苏凡哪里知道方希悠想的这些?曾泉当然也不知道了。早上在市里开了会,曾泉处理了几件公务,就做好准备出发去回疆了,直接从办公室里出发,没有回家,只是在上飞机后给方希悠打了个电话说了声,让她一个人好好玩。飞机,从机场起飞,向着西北的天空飞去。这次沪城市前往回疆的团队,包括了沪城政府方面的高级领导,当然还有商界的人,其中当然也有沈家楠。在这架包机上,曾泉听着那些已经在回疆进行了投资的企业负责人的报告,并做着记录。直到随行的副市长说了句“沈总,你谈谈你们公司的情况?”沈总?曾泉不禁抬头,就看见沈家楠走了过来,坐在副市长旁边的位置,礼貌地对他点头微笑,他也回了个微笑,然后沈家楠就开始讲了,曾泉依旧低头做着记录。飞向回疆的这一路,飞行极为平稳,曾泉一直被左右下属们包围着,不是听就是讲,没有一刻休息,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沈家楠的眼里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或许,他不在意吧!不该在意嘛,子虚乌有的事!不过,不在意,却也应该跟沈家楠说个什么。在难得的休息时间,曾泉走到沈家楠身边,伸手道:“沈总,你好。”“曾市长,您好!”沈家楠也忙握住了曾泉的手。曾泉笑了下,示意沈家楠走到一旁没人的地方,沈家楠便和他走了过去。副市长看着沈家楠和曾泉,心下疑惑,曾市长和沈家楠很熟吗?“有句话,我应该早点和沈总说的。”曾泉道。“您请讲!”沈家楠道。隐隐的,沈家楠感觉曾泉要说方希悠的事,而事实证明,他猜对了。“谢谢沈总救了我妻子。”曾泉道。说着,曾泉看着沈家楠。“曾市长不用客气,举手之劳。”沈家楠道。曾泉笑了下,道:“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我。”“谢谢曾市长!”沈家楠的回答,完全听不出感情色彩,丝毫没有其他很多企业家对他说话的那种谦卑和讨好。“不客气。”曾泉道,“那件事,希望沈总——”“我明白,曾市长放心。”沈家楠没有让曾泉说出来,他知道曾泉是希望他不要把那件事说出去,毕竟关系到他们夫妻的名声,传出去肯定是不好的。“沈总现在还是单身?”曾泉喝了口杯子里的茶,随口问道。“我妻子去世很多年了。”沈家楠道。“哦,沈总还真是很长情啊!”曾泉道。“只是比较习惯一个人了。”沈家楠礼貌地说。曾泉微微笑了下,道:“我上一次听到一个男人这么说的时候,我被那个男人吓了一大跳——”“不是每个男人都和曾市长一样能和青梅竹马的初恋结婚的。”沈家楠说乐居。曾泉笑笑,道:“是啊,这一点来说,我还真是很幸运的。”沈家楠没说话,喝了口自己端着的杯子里的水。曾泉也没有再想和他说什么,正好秘书过来在他耳边说了句话,他便伸手和沈家楠握了下,道:“很荣幸认识沈总,有空再聊。”“我也是,曾市长请便。”沈家楠道。看着曾泉被秘书叫了过去,沈家楠一言不发,静静站在原地。那件事,在曾泉这里,算是过去了。接下来要处理的,就是叶黎了。霍漱清把矛头对准了叶恒,计划用叶恒来牵制叶首长。可是,他不能让叶黎就这样轻轻松松逍遥着,绝对,不可能!飞机,终于降落在了乌市的机场。霍漱清亲自带人去机场迎接曾泉一行。寒风,肆虐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