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89章 谎言也没什么不好
    回到家,邵瑞雪把今天的事告诉了丈夫。江津,长久不语。也许,一切都到了要结束的时候,逸飞,应该,没问题吧!“小凡说,她今天会打电话给逸飞,跟他说见面的事。”邵瑞雪望着丈夫,道。江津,不语。“你是不是在为逸飞可惜?”邵瑞雪的手,轻轻放在丈夫的手背上,问。江津却摇头。邵瑞雪看着他。江津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终于到了解脱的时候了啊!”“你觉得逸飞他会不会恨小凡和霍叔叔?”邵瑞雪问。“为什么要恨呢?这样不是很好吗?大家都可以重新开始,什么都会变得正常一些,会好的。”江津道。“如果真的能这样就好了,霍叔叔的心里也就会少一点自责。”邵瑞雪道。江津看着妻子。“霍叔叔是个很重感情的人,他爱小凡,他也很疼逸飞,是不是?”邵瑞雪道,江津点头。“他本来应该是很感激逸飞的,结果事情偏离的轨道,出了那么多的误会和谣言,对他来说,也是很,很难处理和应对的,是不是?”邵瑞雪说着,丈夫微微点头。“逸飞也是个好人,他也是真心对小凡好的,可是,唉,造化弄人,感情就是这样,谁都说不来。”邵瑞雪叹了口气。江津轻轻拍拍邵瑞雪的手背,道:“我明天就去看他。”邵瑞雪点点头。“哦,对了,公司的事——”江津和妻子聊起来念清的事,而这时,苏凡也给覃逸飞拨了电话。给覃逸飞的这个电话,苏凡想了好久,都没有办法拨出去。自从逸飞出事后,她就再也没有听见过逸飞的声音,也没有和逸飞说话了。她不知道再和逸飞说什么,可是,现在不能再逃避下去了。手机,拨通了逸飞的电话。覃逸飞正在跟着医生做康健,手机响了。汗水,从他的脸上“啪嗒啪嗒”滴落在地板上,手机在响着,他伸手从衣兜里掏出来,视线落在屏幕上的时候,完全,怔住了。是,她?他愣在原地,全身好像僵住了一样,久久不动。康健医生也呆住了,见他这样,忙说:“要不暂时先休息一下吧!您这会儿也挺长时间了,太累了。”“嗯。”覃逸飞站直身体,护士便赶紧把他的轮椅推过来,覃逸飞坐在了轮椅上,护士便把轮椅给他推到了休息区。休息区只有几个人在喝茶聊天,覃逸飞看着手机屏幕,却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话。还没想好词语,手机就突然挂断了。她——他长长呼出一口气,镇定了下来,给她拨了回去。苏凡刚放下手机,却听见手机又响了,便拿了起来。是,逸飞!她按下接听键,努力挤出笑容。“逸飞,你好!”她先开口了。“你好。”覃逸飞道。他的声音,是不是有些颤抖?他不知道,可是他担心。可是,苏凡听出来他呼吸并不平静。“你,怎么了吗?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她问。“哦,我没有,我,挺好的。”他说。话出口,他才反应过来,她可能是觉得他说话的声音不太正常,便赶紧补了句“我刚才在做康健,有点累”。“哦,对不起,打扰你了。”苏凡道。“没事的,这会儿休息了。”覃逸飞说着,也努力挤出一丝笑,“你,怎么样?”他不知道还能问她什么,也只有这样说了。苏凡想了想,便说:“逸飞,我要去回疆工作了。”“我爸和我说了,你,过去,额,那边,挺好的。”覃逸飞道。“嗯,所以,我把念清转给雪儿了。”苏凡道。“你,决定了吗?”覃逸飞问。“嗯,我决定了。”苏凡的回答,很确定,覃逸飞说不出话来。他凝语片刻,道:“嗯,那样,挺好的,清哥那边就有人照顾了。”苏凡“嗯”了一声,顿了片刻,听着听筒里的安静,才说:“逸飞,过几天霍漱清有空了,我们一起去看你。自从你醒来,还没见过你呢,不知道你现在,现在怎么样——”覃逸飞,愣住了。她,要来看他?和清哥一起?“没事,你们,清哥那么忙,你们就别来了,我挺好的,真的,别来了。”覃逸飞说着,转过头看向窗外。萧瑟的冬风,扯着干枯的枝丫摆动。苏凡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沉默了好一会儿。“雪初——”他叫了她一声。“嗯。”“我没事,真的。”他说。苏凡闭上眼。他是在安慰她,让她不要担心,可是——“我知道你在我昏迷的时候和我说了很多话,虽然我不知道说了什么,可是,我,我感觉,好像还是,知道的。”覃逸飞道。苏凡,一言不发,低下头。“谢谢你,雪初,其实,我,是想和你说谢谢,可是,我一直,一直都没有机会和你说。我,”覃逸飞顿了下,接着说,“谢谢你,雪初。”“别这么说,逸飞,你别——”苏凡道。“你听我说完,雪初。”覃逸飞道。苏凡,安静了下来。“其实,出事的那天,是我自己,我太大意了,所以才出事的。”覃逸飞说,“我知道我妈一直在怪你,可是,那件事,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的错,如果我可以小心一点,就没事的。”苏凡闭上眼睛,眼眶里泪水翻涌。他在安慰她,他知道她一直都在自责,他知道她为了这件事承受了太多的指责,他知道——他,不想让她自责,他,不想!“其实,有时候出点意外,也挺好的,可以让人,让人明白很多的事,看清楚很多事。”覃逸飞接着说。“逸飞,你,怎么了吗?”苏凡问。她根本不知道覃逸飞康复的状况,只是听说他康复的挺好的,他很认真做康健,可是,她自己也是受过重伤的,她知道大事故之后的创伤后遗症很严重也很复杂。而他——身体的伤痛,恢复起来远比心灵的创伤要快。覃逸飞出事后,不管怎么说,都失去了曾经的活动能力,这对他来说,怎么能不是一种打击呢?尽管他在努力去让自己恢复正常,可他是从生死关上走过来的,怎么会那么快就一切如常?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可现在他不停地和她说他没事,让她不要担心,不要自责,他越是这样说,苏凡的心就越是,越是没有办法平静。“我没事,现在,额,什么都挺好的,除了,”他笑了下,顿了片刻,道,“除了我不能跟过去一样跑步什么的,医生说只要继续坚持训练,时间长了会恢复正常的。”苏凡,沉默不语。“我感觉自己以前也挺闹腾的,现在这样安静下来,也感觉挺好的。”覃逸飞笑着说。可是,话说完了,安慰她结束了,他却不知道再说什么了。而苏凡,也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逸飞——”她叫了他一声。“嗯。”“你好好休息,我和霍漱清会一起去看你,等你康复了,我们一起去打球,怎么样?”苏凡道。覃逸飞笑了下,没说话。“我会开始练习,到时候我们一起打球,你指导我,怎么样?”苏凡道。一起打球吗?什么时候呢?什么时候他才能自由行动到可以去打球?他还可以吗?“到时候你要让着我一点,我的运动神经实在是,实在是太差了。”苏凡对他说。覃逸飞笑了,道:“你的运动神经真是很差,还真是需要好好练习才行。”苏凡挤出一丝笑,却是没有回答他。“额,”覃逸飞看向康健中心,对苏凡道,“我,我去锻炼了,额,你去忙吧!不用担心,我很好。”苏凡还来不及说话,他就直接说:“那我挂了,再见,雪初!”而他,也真的是直接说完就挂了电话。他,在逃避,他,害怕。他害怕和她继续说下去,他的谎言,没有办法继续编排。他的腿,什么时候能够正常?他还能去打球吗?一切都很难说,不是吗?可他不想让她因此自责,不想让她难过。直到这时,覃逸飞才知道,欺骗,其实也不是一件坏事,起码,起码能让他在乎的人免受良心的谴责,起码,可以解救她。这样,挺好的,真的,挺好的。可是,这时,覃逸飞想起一件事,想起方希悠曾经对他说的,如果他真正想让苏凡好过,让她不再担心他,不再自责,那就要好好的生活,只有他生活好好儿的,她才不会再担心,不会再觉得是她毁了他的生活。是啊,他只有这么做,只有这么做,才能让她安心。轮椅,推到了阳台上,覃逸飞抬头,望着那阴沉的天空。脸颊上,突然落下一颗颗冰凉的液体。下雪了啊!雪初!苏凡挂了电话,静静站在原处,一动不动。逸飞,他——他会好的,不是吗?他一定会好的,他是个好人,好人一定会好的。一定!苏凡深深叹了口气,手机,响了。是母亲打来的。她赶紧接听了。“妈,怎么了?”她问。“希悠和你哥在漱清那边住着,你知道吧?”母亲问。“嗯,我知道,霍漱清昨晚和我说了。”苏凡道,“怎么了吗?”“没事,我觉得你最好今天赶过去——”母亲道。“为什么,妈?我婆婆还没出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