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91章 你心里的人是谁
    被母亲那样叮嘱过的苏凡,看着眼前的方希悠,心里总是压着一块石头。她不能和方希悠说什么,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毕竟她和曾泉的尴尬,其实伤害最深的,是方希悠。方希悠为曾泉付出了那么多那么多,她那么爱曾泉——和方希悠寒暄了几句,苏凡问了下对回疆的感受,也就这样了吧!可是,方希悠拉着她来喝酒,肯定也不是单纯喝酒这么简单。苏凡心里,也许是因为心虚吧,她还是有点,不自然。方希悠自然是对回疆一片溢美之词,回疆配得上所有的赞美,那么美丽的一片土地,悠久的历史,还有蓬勃的未来。苏凡也是很赞同方希悠的这些话语的!只是,这些铺垫过去,才算是进入正题了。“你真的决定过来这边工作了?”方希悠问苏凡。“嗯,人事厅说我的手续都到位了,明天就可以去省里接受任命了。”苏凡道。方希悠笑了下,道:“很好,恭喜你!”“我只是想和嫂子你一样优秀,不过,我是不可能跟你一样的。”苏凡微笑道。“跟我一样吗?”方希悠重复道。看着方希悠眼里的神思,苏凡的心头,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嫂子——”苏凡叫了她一声。方希悠看着苏凡。“对不起!”苏凡望着方希悠,道。“对不起?”方希悠看着她。苏凡沉默了一会儿,方希悠问道:“你为什么要和我说对不起?”“我和曾泉,我们在云城认识,相处的很好,他很照顾我,可是,我没想到,我们这件事,会让你这么多年备受痛苦——”苏凡也说不下去了。方希悠苦笑了下,道:“痛苦吗?你终于知道我这些年的痛苦了啊!”望着这样的方希悠,苏凡却是说不出话。“阿泉,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理直气壮,他觉得他没有对不起我,他觉得你们是兄妹了,就可以抹杀过去的一切,就可以,可以正大光明在我眼皮底下继续关心你疼爱你——”方希悠道。“嫂子——”苏凡道。“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说了。”方希悠叹道。“我知道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可是,这么多天,我一直,一直都没有向你道歉,没有,”苏凡顿了下,道,“嫂子,对不起,我想,我现在不管说什么都没办法弥补你这么多年的伤痛,没有办法,可是,我——”“你觉得你和我道歉了,你就可以解脱了,是吗?”方希悠打断她的话,道。苏凡,嘴巴微张,却,说不出话。“迦因,或者说,我应该叫你苏凡,”方希悠看着苏凡,道,“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我可以接受你们在云城的那一段,可是,我没办法接受你回家以后和他的种种,我不会原谅你夺走我最爱的人,让我这辈子没有机会得到我的爱情,苏凡,我不会原谅你,不管你和我说多少个对不起,都不会弥补我内心的伤痛,不会让我得到我的丈夫。你说,我为什么还要原谅你,让你摆脱良心的谴责呢?”苏凡,望着方希悠,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方希悠这样对她说话,这样毫无遮掩,这样,直接!这样直白地表达自己的怨恨,表达自己的情绪,没有伪装,不用伪装,方希悠突然觉得好轻松。为什么她要让苏凡轻松呢?为什么要让苏凡摆脱良心的谴责?为什么呢?没那么便宜的事啊!她尽全力帮助苏凡,友好对待苏凡和孩子们,可她得到了什么呢?什么都没有,只有丈夫的一纸离婚协议。何必掩饰自己的怨恨呢?掩饰了,也是无济于事,不是吗?可是,苏凡,久久不语。方希悠也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默默喝酒。“是,你没必要原谅我,嫂子。”苏凡开口道。方希悠看了苏凡一眼。“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要说对不起。我不能为了自己的行为掩饰,我也不想掩饰。”苏凡道。方希悠看着她。“我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让你多么受伤,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做了很多错事。嫂子,我没有期待你可以原谅我,你想要怨恨我,可以怨恨我。可是,对于曾泉——”苏凡顿了下,她猛地想起曾泉的那一个梅花园,那是曾泉给方希悠种的吗?“你,喜欢梅花吗,嫂子?”苏凡问。自从曾泉带她去了那个梅园,苏凡就隐隐感觉那个梅花对于他有特殊的含义,可是——一定是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喜欢梅花,一定是的,否则,否则他不会有那么多的梅园,甚至在他失踪后,孙颖之也跑去梅园找他。“你,为什么问这个?”方希悠问道。“你喜欢梅花吗?”苏凡问,“我记得你以前在家里养过梅花,你是喜欢梅花的吧?”“没有特别喜欢。”方希悠道。苏凡,愣住了。“你问这个干什么?”方希悠问道。是啊怎么突然问这个呢?她喜欢梅花,还是不喜欢,和苏凡有什么关系?苏凡为什么要问?可是,苏凡很疑惑。到底,为什么,为什么,对于曾泉来说有那么重要意义的梅园,不是为了方希悠?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曾泉爱的,是别人吗?方希悠根本不知道苏凡脑子里想的事,不知道苏凡怎么前一秒钟在向她道歉,后一秒就问她喜欢什么花儿?这,太奇怪了吧?“没,没什么。”苏凡听到方希悠的回答,实在是,云里雾里了。曾泉那么珍视的梅花,却不是方希悠喜欢的花,那么,她就不能把这件事告诉方希悠了,不能把曾泉的秘密告诉方希悠。如果说了,肯定会引起问题。现在这个时候,这夫妻两个,不能再出任何的意外了。就算方希悠以后知道了梅园的事,那也不该是她苏凡告诉方希悠。可是,这么一来,苏凡就彻底晕了。曾泉,到底——难道曾泉心里真的有一个很爱的人?不是方希悠?那么,这个人,是颖之姐,还是谁?苏凡愣住了,方希悠也不想和她说什么了,就一个人坐在那里默默饮酒。过了一会儿,传来一阵敲门声,把苏凡的注意力吸引回来。苏凡赶紧起身去开门,却发现是霍漱清和曾泉开门进来了。“你们回来了?”苏凡惊讶道。“是啊,你怎么这样儿?”曾泉笑道。霍漱清没说什么,只是问苏凡“嘉漱睡了吗?我想过去看看”。“那我陪你过去吧!”苏凡道。苏凡说完,回头看了眼方希悠,却没有再说什么,只对曾泉说:“我们出去一下,你和嫂子喝酒吗?”“也好,我去换个衣服就等你们。”曾泉道。苏凡和霍漱清便离开了,方希悠始终坐在那里没有动,曾泉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就关门出去了。霍漱清先去换了衣服,然后洗了手去看儿子了,可苏凡心里一直想着刚才方希悠的事,心情低落。“怎么了?”霍漱清洗手的时候注意到苏凡的反常,问道。“没什么,就是有些事挺奇怪的。”苏凡道。这么说完,苏凡立刻对霍漱清道:“你去看嘉漱,我找曾泉去了。”“哎,怎么了?”霍漱清完全愣住了,问。“有事要去问他。”苏凡说完,就赶紧跑出了洗手间,霍漱清一脸莫名地站在那里。曾泉独自一人在楼上客房更衣间换衣服,就传来一阵敲门声,他还没说话,门就直接开了,苏凡跑了进来。“曾泉?”她进来喊着他的名字。“怎么了?连哥都不叫了?”曾泉的声音从更衣室传出来。苏凡便站在更衣室门口,背对着门,道:“有件事我要问你,你能说实话吗?”曾泉笑了,道:“那要看你问什么问题了。”“我认真的。”苏凡道。“好吧,你问吧,我尽量。”帘子另一边,曾泉说道。“你的那些梅花,是给谁种的?”苏凡直接问道。曾泉正在系扣子,听到她这么问,微微愣了下,然后继续手上的动作,道:“你怎么突然问这个?”“你回答我,不要问问题,这个很重要。”苏凡道,说完,她便放软了语气,“我知道这是你的隐私,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不管你心里的那个人,那个让你忘不了的人是谁,我都不会说出去。”“那你问这个干吗?”曾泉道。“你,愿意让我知道吗?我会保密的。”苏凡道,“我知道那个人不是嫂子,所以,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帘子,“唰”一下就拉开了,曾泉出来了。苏凡看着他。“你怎么突然这么八婆?”曾泉道。“我——”苏凡也知道自己没有立场问,可是——“我担心你,曾泉,我妈和我说了嫂子的那些传闻,我,”苏凡看着曾泉,道,“我担心你。”曾泉看着苏凡,愣了片刻,才挤出一丝笑,道:“没事,不用为我担心,没事的。”“可是——”苏凡道。“真的没事。”曾泉道,“那些只是传闻,我相信希悠——”“那么,你的梅园呢?”苏凡打断他的话,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