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95章 这样才会变得亲密
    他吻着她,在深夜里。她闭着眼睛,心里,却如同波浪一般不停地翻涌。他知道她已经睡着了,吻了几下就停止了,当做是晚安吻——霍漱清说的,女人要滋润,要呵护,而希悠,希悠她主动说出了她这些年太冷淡,这么坦诚跟他说,而不是把过错推给他或者不言不语,这是件好事,所以,他也要主动一点,主动,就从晚安吻开始——于是,曾泉转过身就去睡觉了。可是,他刚要转身,手就被她拉住了。他愣住了,在黑暗中盯着她。四目相对,什么,都看不见,其实真的是什么都看不见。“希——”他还没叫出她的名字,她就起身趴在了他的身上。曾泉,呆住了。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俯身吻着他,一言不发。曾泉只是愣了那么片刻,就翻身压住了她。黑暗中,她的衣衫被扯开,而他的也是同样。肌肤相亲,点燃了这寒冷的夜。可以,重新开始的吗?哪怕,哪怕他只是醉了。第二天天亮了,曾泉和霍漱清一起出席了两省合作的协议签署仪式,最终的一个签署过程,仪式结束后,曾泉一行就要启程返回沪城。而两人离开的时候,苏凡和方希悠都没有起床。昨夜,都累了,不是吗?苏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这个时间,在这个国家其他地方已经是快到午饭的时间,可是,在回疆,正是工作时间。苏凡看了下时间,猛地起床。洗漱完毕跑下楼,她看见孙敏珺正在客厅里坐在沙发上,拿着电脑在做什么。“我嫂子呢?”苏凡问孙敏珺。“哦,方小姐可能还没起床,她没下楼。”孙敏珺把电脑放在一旁,道。“她昨晚很早就回房间了,不知道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苏凡道。“曾市长没说——”孙敏珺道。“我去看看,要是她不舒服的话,赶紧找医生看看。”苏凡说完,就赶紧上楼了。苏凡上楼,来到方希悠的房门口,轻轻敲门。可是,方希悠没有回答。苏凡有点不放心,便给曾泉打了个电话,可是曾泉没接,她也就挂掉了。在门口站了会儿,苏凡又敲了下门,说了句“嫂子,你怎么了?我进来了”,说完,苏凡就推门进去了。苏凡进去的时候,方希悠已经醒了,听见苏凡进来,她起床了。昨晚的事,两个人还是有点尴尬,至少,苏凡觉得很尴尬,看见方希悠起床,她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可方希悠倒是很淡定,好像昨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对苏凡道:“我今天是不是起太晚了?”“没事,飞机还赶得及。”苏凡微笑道。“抱歉!”方希悠道。苏凡摇头,道:“嫂子,我去楼下等你。”说完,苏凡就准备走了,方希悠却叫住了她。“迦因——”“什么?”苏凡转身问道。“昨晚,对不起!”方希悠道。苏凡微微一愣,想起昨晚方希悠说的那句“我恨你”的话,轻轻摇头。“真的,很难堪。”方希悠苦笑了下,道,“我想,过去的事,是真的要放下了。我不该把自己的不幸都归结于你,就算是错,也是我自己的错——”“嫂子,你别这么说。”苏凡打断方希悠的话。方希悠看着她。苏凡抿抿唇,道:“其实,我也,我才是应该向你道歉的。我没有搞清楚自己的位置,过多干涉了你和我哥的婚姻,对不起,嫂子。”方希悠,愣住了,看着苏凡。苏凡不知该怎么说下去了,停住了。方希悠笑了下,道:“那,我们算是扯平了吧?”苏凡愣住了。“嫂子?”苏凡道。方希悠笑了下,道:“阿泉总和我说,我们要放下过去,我想,我们是应该放下过去,我和他,也和你。”苏凡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真是很无能的行为,而把自己的命运归咎于别人,才是蠢事。所以,迦因,我们,扯平了吧?”方希悠道。苏凡点头。“那,以后大家都重新开始,希望你也是。”方希悠道。苏凡没说话,方希悠也没再说什么,走向了洗手间。“嫂子,我在楼下等你吃早饭。”苏凡说完,就走了出去。方希悠冲了个澡,随便吹了下头发,就穿着睡衣下楼了。虽然外面天寒地冻,可是家里暖气很舒服。方希悠走到餐厅的时候,苏凡果然在那里等着她。“嫂子请坐!”苏凡看见方希悠,起身道。“别这么客气。”方希悠微笑道。保姆阿姨端上来了早饭,方希悠四顾道:“嘉漱呢?怎么不见了?”“刚才张阿姨和敏珺带着他出去外面玩了,附近有个室内儿童游乐园,挺不错的。就带着他去了,有很多小朋友都在那里玩。”苏凡道。“哦,这样啊!”方希悠道。保姆阿姨端来早饭,就主动上楼去打扫了,留下苏凡和方希悠在餐厅里。“迦因——”方希悠叫了苏凡一声。苏凡抬头,看着方希悠。“我,从没对任何人说过昨天晚上那种话。”方希悠道。苏凡没明白。“我从来没那么恶毒过,真的。不惮以最坏的思想揣测别人,这是我一直以来的做人准则。所以,不管是谁,多么让我厌恶的人,我都不会说出很重的话。而我,却对你——”方希悠道。“我理解你的心情。”苏凡道。方希悠摇头,道:“我最近发现自己变得都不像自己了,总是做一些很奇怪的事,变得很,有些恶毒,很小气,很——我不喜欢这样,可是我就变成了这样的人。”苏凡望着方希悠,道:“其实,我也,也做了很,很坏的事。”方希悠不解,看着苏凡。苏凡想和方希悠说,我昨晚跟我哥说,让他去找那个让他动心的人。可是,她没办法说出口。方希悠说恨她什么的,她都可以理解并原谅,可是,她并不能保证方希悠会在听了她说这种话之后像她一样想。既然不能保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什么都别说了吧!何况,她也答应了曾泉,以后她不会再过问他们的事了。想了想,苏凡笑了下,道:“一切都会变好的。”方希悠没明白她要说什么,却听她这样说,也不再追问,便点点头。“其实——”苏凡道。方希悠看着苏凡。“我哥那个人呢,有时候感觉他就是属于那种需要被敲打的类型。”苏凡笑着说。方希悠愣住了。“敲打?”方希悠问。“额,这么说不准确,不过也差不多。他呢,这辈子太顺了,什么都得到了,要什么有什么,有很顺利的仕途,还有你这么好的妻子,像他这样的人,根本不知道挫折是什么意思。”苏凡道。方希悠笑了下,没说话。的确,曾泉很顺,曾泉的人生,很顺。正如苏凡所说。他几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得到别人拼劲一生都得不到的东西。可是,他也同样得到了别人不能理解的孤独。“所以呢,像他这样,就需要时不时地敲打一下,你要是太顺着他的意思了,他反倒是觉得没趣了。”苏凡道。方希悠的心头,一顿,盯着苏凡。因为她太顺着曾泉,曾泉才对她视而不见吗?而苏凡总是和他斗嘴,不会顺着他,他才会一直记挂着她吗?可是,可是那个让他牵肠挂肚的女人呢?难道也和苏凡一样吗?那个人,究竟是谁?必须要查清楚,她不能稀里糊涂和他在一起生活。绝对不能。见苏凡这么认真和自己说话,方希悠不禁笑了,看着苏凡,道:“我昨晚那么说你,你,还愿意帮我?”苏凡笑了下,道:“正如你刚才说的,昨晚是你第一次对别人说那样的话,那我,额,应该感到开心才是。”“开心?”方希悠不明白了,看着苏凡。“是啊,说明你愿意把你的真实感受表达出来了,哪怕是怨愤,你也愿意说出来了,说出来比憋在心里好多了,真的。”苏凡道,“而我,成为第一个让你愿意说出这种话的人,我很开心。比起其他的,你愿意敞开心扉表达感情,这是最重要的。”方希悠,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盯着苏凡。苏凡对她笑了,一如既往灿烂的笑容。“你,不恨我吗,迦因?”方希悠问。“为什么要恨你呢?你恨我是很正常的,换做我是你,恐怕早就爆发了,而不是一直忍到现在。所以,我不会恨你。”苏凡道,“而且,我还会觉得我们的关系,是不是真的就亲近起来了呢?”苏凡看着方希悠微笑着。方希悠有点搞不清苏凡的脑回路了,怎么,怎么会有这么想?说开心就算了,居然,居然还会说关系亲近?“为什么?”方希悠问。“因为,额,好朋友之间才会无所顾忌地说出心里的想法啊!就像我和雪儿,会吵会闹,可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苏凡道。方希悠,愣住了。苏凡微微笑了,道:“我知道嫂子和我不会是朋友,可是,你能对我坦诚直言,对我来说就是亲近的表现,你说那种话,却没有恶意,这一点我明白。”说完,苏凡没有再开口,低头吃饭。而方希悠一直愣愣坐着,直到许久之后,苏凡才抬头望着方希悠,道:“一颗心本来就不大,要是藏了太多的心事,会承受不了的。你和我哥是夫妻,他是你爱的人,两个人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多多沟通,心里会舒服很多的。要是心情不好了,就敲打他一下,也是让你们变得亲密的方法。”方希悠,沉默了。“人和人,有时候就是靠这样的办法才亲近起来的。因为,只有一个人让你可以肆无忌惮地表达心情的时候,那个人会觉得你是信任他的,那才是自己人。”苏凡道,望着方希悠,苏凡接着说,“我们结婚,不就是想要有个人永远都是自己的人吗?那何必在那个人面前伪装自己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