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97章 一个漂亮的女人
    霍漱清是不知道今天早上家里发生了什么,看着苏凡这么轻松的,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他也不再担心什么了。“我要回家了,你去上班吗?”苏凡问他。“嗯,我今晚可能要稍微晚一点回来。”霍漱清道,“你们不用等我吃饭了。”“我知道了,那你,别太累了。”苏凡道。“放心吧!”霍漱清说着,挽着她的手,一起走向车子。下属们看着书记和妻子这么恩爱,也难说心里不羡慕。苏凡和霍漱清上了不同的车子,霍漱清看着她乘车远去,才上了自己的车。“霍书记,下午的专访,我把材料给您准备好了。”省委办公厅的秘书长跟上来,对他说。“等会儿直接送到我办公室。”霍漱清道。“是,我知道了。”秘书长应声,霍漱清就乘车离开了。今天下午的专访,是华社对这次回疆和沪城两省合作的一个特别专栏。华社的话,是江采囡吗?霍漱清想了想,既然江采囡要过来,那他还是等江采囡来采访的时候,找机会和她谈一谈。回到家的苏凡,正好碰到张阿姨和孙敏珺领着嘉漱回来了。“玩累了吗?”苏凡抱起儿子,亲着儿子的脸蛋问道。嘉漱咿咿呀呀说着,当然他的咿呀之语没有人听得清,却还是有人懂的。“每天这个时间,嘉漱要小睡一会儿的。”张阿姨道。“那我哄他睡觉。”苏凡抱着儿子就上楼了。“我把牛奶端上来。”照顾嘉漱的小保姆道。下午的时候,霍漱清开完会回来,正好遇上了华社前来采访的记者。办公厅的下属给他介绍了下,霍漱清愣住了。“您好,霍书记,我叫谭静,是华社记者,今天奉命采访您!”说着,年轻女子露出甜甜的微笑,除了两个酒窝和苏凡不像,这个模样,恍惚之间真的好像是看见了苏凡。怎么可能像苏凡呢?怎么,这么巧吗?霍漱清看了眼眼前的女记者,问秘书道:“时间到了吗?”“还有十分钟,霍书记!”没等李聪开口,谭静就抢先说。周围人都看了眼谭静。“那就准备开始吧!”霍漱清说完,就走进了办公室。李聪赶紧给下属安排,让谭静和摄影师进来书记办公室。霍漱清走进办公室里间去洗手换了下衣服,李聪跟着进去帮忙,让下属们布置负责采访事宜。书记的办公室很大,而这次采访关系重大,自然要在办公室里进行,也显得隆重。“江采囡怎么没来?”霍漱清问李聪。李聪看了领导一眼,道:“听说江站长要离职,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霍漱清看着李聪。“我马上打电话给江站长。”李聪道。江采囡要离职了?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江采囡要走?难道说江采囡这个棋子,对于他们不重要了,还是说,江采囡没用了,要有个替换的?替换?霍漱清的手顿住了,他看了眼套间门口。那里传来了办公室里的声音,那是下属们在准备采访的声音。还有个女人的声音,那就是谭静?酷似苏凡的一个年轻女人?霍漱清擦干手,换了下衬衫,穿了一件干净的夹克,走进了办公室。“时间到了吗?”他问。“到了,霍书记。”下属答道。“请坐,谭记者!”霍漱清礼貌地说。“谢谢霍书记。”谭静嫣然一笑,坐在霍漱清对面,把自己的短裙稍微压了下。这是个礼貌的举动,在场的人也都注意到了。“开始你的提问吧!”霍漱清道。“好的,霍书记,是这样的。您到任回疆省书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都注意到全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请您谈谈您的初衷——”谭静道。霍漱清原本在车上已经看了采访的提纲,他记得第一个问题不是这个,而谭静——采访组的导演看了下台本,也愣住了。这个谭静,怎么随便修改提纲?李聪站在一旁看着台本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看向了霍漱清。他的心里也同样奇怪谭静的反常举动,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可以在采访领导的时候犯这种低级错误?霍漱清并没有提醒谭静她的提问出现了顺序错误,而是认真地回答了她的问题。到了第二个问题,再一次被谭静打乱了顺序,导演紧张起来了,李聪等人心里除了奇怪还是奇怪。而霍漱清,依旧没有打断谭静的提问,很配合地做了回答。几个问题下来,虽然顺序发生了改变,可是,霍漱清慢慢发现,被谭静修改了的提问顺序,重点似乎有所改变。谭静关注的是他对回疆更远大的设计,从基础到未来,逻辑没有丝毫的问题,反倒是比之前更加合理有序。这个谭静,还真是很厉害的记者。霍漱清心想。这么厉害的一个女记者,长相酷似苏凡,却比苏凡更加干练——原来,他们的目的在这里。李聪给江采囡打了电话,可是江采囡在开会,并没有接听。在霍漱清接受采访中途,江采囡给李聪打了过来,李聪赶紧走出霍漱清办公室,快步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反锁了门。“江站长,您好。”李聪道。“李秘书长,什么事啊?”江采囡笑问。“听说江站长您要升官了,什么时候让我们贺贺您啊!”李聪笑着说。“李秘书长您的消息出差了,我是要调职,不是升官儿。”江采囡道。“哦,一样一样,什么时候我们给您贺一贺?”李聪笑问。“不必了。心意我领了,以后我怕是也帮不到李秘书长什么忙,还是不浪费您的时间了。”江采囡道。李聪收敛了笑容,压低声音,道:“霍书记想问您怎么没有来采访?怎么换了个新人?还是个连规矩都不懂的新人?”霍漱清,问她?江采囡的心头,猛地抽痛了下,却笑着对李聪道:“我都是要走的人了,干嘛还抢风头啊!这种和大领导直接见面的机会,还是让给下面的人吧!”和李聪挂了电话,江采囡望着窗外那凄冷的颜色,心抽痛着。她何尝不想再见霍漱清?可是,现在这样的环境,她见他,又有什么用?他是不会理解她的,他只会把她当成是一个谋害他妻子的凶手,把她当成敌人。是啊,她是霍漱清的敌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她没办法——江采囡的眼睛,湿润了。如果可以,她真想去见霍漱清一面,亲口告诉他,她要走了,可能以后都没办法见面了。可是,她不能,她要做的,就是安排谭静去接触霍漱清,让霍漱清多多和谭静见面。现在,第一次已经见面成功了,霍漱清一看见谭静,肯定就会记下的。毕竟谭静那么像苏凡,而且比苏凡更吸引男人,那种漂亮又热情,而且还很聪明的女人,都是男人喜欢的。相比较之下,苏凡简直是可有可无了。以后,就交给谭静了。江采囡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走回了会议室。可是,此时的江采囡忘记了一件事,如果,如果你真的那么爱霍漱清的话,就该把谭静的计划告诉霍漱清,让霍漱清有个应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霍漱清怎么会不知道呢?江采囡要走了,然后有个酷似苏凡的女人来接替江采囡,这里面要是没文章才奇了怪了。采访,顺利结束了。导演看霍漱清对谭静挺满意的,并没有因为谭静私自打乱采访提纲而生气,心里松了口气。李聪便命人开始收拾现场。霍漱清和采访组人员握手,说“辛苦了”,其中也包括谭静。谭静见霍漱清握手完毕转身了,赶紧从手包里掏出一张照片,走近他,微笑道:“霍书记,您看这张照片。”霍漱清拿起照片一看,笑了下,道:“这是什么?”照片上是霍漱清,正在台上作报告,背景是华东大学优秀校友论坛。“这是那一年您回母校做报告时我拍的,怎么样?”谭静微笑着说。“你是华东大学毕业的吗?”霍漱清问。“是啊,我在华东大学新闻系本硕连读。”谭静道。“不错嘛!”霍漱清道。“我还修了个法语的学士学位。”谭静微笑道。“那你和我妻子应该会有共同语言。”霍漱清笑着,坐在了自己办公椅上。“您夫人?”谭静没明白。“是啊,我妻子是云城大学外语系毕业的,她英语学的非常好,还学了法语的。”霍漱清微笑道,“她还翻译过法国作家的书,还翻译过几部法国电影。”谭静,愣住了,看着霍漱清。他的笑容,是自豪的那种,他很自豪,为他的妻子。就因为她翻译过书和电影?怎么没听说过?霍漱清这几句话,让谭静的优越感,瞬间被击溃了。“是吗?那我真想认识一下夫人,向她请教一下!”谭静立刻露出乖巧的笑容,望着霍漱清,道,“不知道夫人翻译过什么作品,霍书记能介绍一下吗,我想先拜读拜读!”“听说过枪手吗?”霍漱清把照片还给谭静,道。“枪手?”谭静没明白。霍漱清笑了,道:“我妻子就是给人做枪手的那种,因为她没钱嘛,接了活儿就给人翻译了,只能拿到钱,拿不到署名权。”谭静愣住了。这时,李聪走过来在霍漱清耳边说了什么,霍漱清便起身向谭静伸出手,微笑道:“欢迎华东大学的学妹来为回疆的发展贡献力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